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40、第四十章

40、第四十章

    第40章

    眾所周知,  幕府成員是大將軍的智囊及近臣心腹。[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姚春暖如今好歹也是幕府成員之一,這樣的發展勢頭很猛。她如今是同一批流放人員中混得最好的,最靚的崽。自然有人打听她的好惡,  想與她交好,或避免與她交惡。

    她和王家的關系,  與韓家及魏秋瑜之間的恩怨,  並不是秘密。所以,  就有人悄悄眯地將魏秋瑜的事和她說了。

    听到魏秋瑜給鄭沛的夫人修腳,姚春暖挑眉,  魏秋瑜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

    修腳和做臉部及身體的美容護養還不一樣。修腳在現代還不會被嫌棄,  一切向錢看齊。但在古代,  細分了三教九流之後,修腳真真就是下九流了。

    不管她現在圖的是什麼,做了這個行當,以後不回到官官宦階層便罷,回到了,這便是她一生的污點,甚至她的孩子都會被這事影響著。除非她能做出更大的功跡,才能讓這樣的污點成為人人津津有道的苦難,  但是她能嗎?

    算了,她腦子一向不怎麼好使,不意外。

    姚春暖沒想到,她剛得知魏秋瑜的近況,她人就找了過來。

    正是下值的時候,  通常呢,她都是最早走的一個,沒辦法,  辦事效率高嘛,況且她懷孕了,也沒辦法久坐。

    被她高效的工作方式所影響,幕府的成員們在上值的時候都聚精會神地干活,然後跟著她準時下值回家。

    姚春暖剛出來,就看到魏秋瑜了,蕭解命下意識就將她護在身後。

    “你出來,我有話和你說!”魏秋瑜道。

    姚春暖看她鼻頭通紅,眼楮也是紅紅的,從北區跑到南區,就為和她說話?這決心有點大啊。

    姚春暖沒有依她所言地出去,而是抱著肚子,說道,“說兩句話可以,但你就站在那,別靠過來。”她現在可是大著肚子,萬一魏秋瑜想不開推她一把,即使她給自己賠命都不夠的。

    幕府眾人側目,都知道你和韓家老二媳婦魏氏不合,但這樣防備,也是少見。

    姚春暖面不改色。

    她這麼一副貪生怕死的樣子,魏秋瑜瞪她,“你就這麼怕死?”

    姚春暖反問,“難道你不怕?”現在的生活她剛奮斗得有起色,多有奔頭啊,她還沒活夠呢,“你要是不怕你可以試試去死一死啊。”

    幕府眾人︰……

    沒想到他們只是落在後面一點,停了腳步一下,就听到這麼勁爆的話。原來姚主薄這張嘴這麼毒的嗎?動不動就讓人去死一個試試,只怕試試就逝世哦。

    魏秋瑜氣。她深吸口氣,告訴自己正事要緊,不氣不氣。

    最後當然是魏秋瑜妥協啦,兩人站在將軍府外的東北方向,離得有兩米遠,且魏秋瑜的雙腳還被蕭解命用繩子綁在了一起。蕭解命站的地方能隨時策應,卻又保證了兩人說話的隱私。幕府的人則陸續回家了,她們兩人明顯有話說,他們又不是那等沒眼色的人,自是不會留下來打擾的。

    魏秋瑜吸吸鼻子道,“你能不能高抬貴手,別再針對我針對韓家了?”

    姚春暖︰……

    真是天降一口大鍋,她認真反思,她最近並沒有對韓家出手吧?

    嗯,雖然沒有出手,卻一直在關注,他們如今混得蠻慘的,她也就沒出手,省得給他們送同情分,讓他們有機會賣慘。她一直知道自己只需要在他們每次冒頭的時候,像敲地鼠那樣將他們敲下去就可以了。

    還有啊,韓家有魏秋瑜這個自作主張瞎折騰的人,自己都能把自己攪和得一團糟,還用得著她出手?

    況且除了她以外,還有三皇子在虎視眈眈呢。

    嘖,韓家這是頭上壓著兩座,不,三座大山啊,想起來,難咯。

    心里的計劃是這麼回事,但是呢,面對魏秋瑜,又是另一番說辭了,“嘖,瞧瞧你這話說的,好像我不出手都對不住這句污蔑,謝謝你的提醒啊,回頭我就落實下去。”

    魏秋瑜一噎,好一會,她才哭喪著臉道,“你別這樣,韓家現在已經夠難的了,你把我們當一只屁放了行嗎?”

    姚春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看她這意思,像是真來求饒的?但是要她相信魏秋瑜歇了對付她的心思,她才不信呢。左不過是想先麻痹她罷了。

    “听說,你近來頗得鄭沛夫人的賞識啊。”姚春暖慢悠悠地道。

    聞言,魏秋瑜那個氣啊,自己都這麼求她了,姚春暖還專往她的痛處踩。

    她已經知道自己走了一步蠢棋,因為這又是她自作主張,現在韓家人更不待見她了,甚至連丈夫都和她分被窩了。她覺得,若不是條件不允許,他應該想和自己分房睡的吧。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痛定思痛,才決定來找姚春暖的,希望能將軍折罪。她希望自己的低頭,能讓姚春暖別再針對韓家了,讓韓家有個喘息發展的機會。因了姚春暖此時的身份,便是她不出手,也多的是討好她的小人出手為難韓家。所以,她需要姚春暖的一個態度,一個放他們一馬的表態。

    姚春暖見她氣紅了眼還在忍,再次出言道,“我萬萬沒有想到你能放低身段去做這個事。我很好奇你當初是怎麼想的?”

    魏秋瑜深吸著氣,胸、脯起伏著,“我們好歹也是故人,你說話難道就不能別這麼挾槍帶棒的嗎?”

    姚春暖果斷道,“不能。”魏秋瑜這忍功,又精進了。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她倆之間有生死大仇,魏秋瑜算計她的命都算計兩回了。

    如果說前世車禍那次是她無意的,那麼舉報她讓她跟著流放就是故意的。流放一路多辛苦啊,一不小心就可能一尸兩命。她雖然憑本事活著走過來了並且站起來了,可沒忘她遭受這一切是誰造的孽。

    她還想自己對她和顏悅色?她只會將她的尖酸刻薄留給她。

    魏秋瑜沒想到自己都放低了姿態來求和了,她還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還一直出言諷刺自己,頓時不忍了,“姚春暖,你也就現在過得風光了,我勸你得饒人處且饒人,免得自己將來下場淒涼,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

    姚春暖挑眉,魏秋瑜這是要爆了嗎?

    “你不信對吧?我告訴你,我們倆穿的是一本書,在書里你的結局好不淒慘,兒女、丈夫、娘家人包括你自己,要麼不得好死,要麼都窮困潦倒。”魏秋瑜滿是惡意地道。

    姚春暖好笑,她沒想到,魏秋瑜會滿嘴謊話,這是為了擾亂她打擊她?

    魏秋瑜說完那話之後,就一直盯著姚春暖。

    像是對她的發瘋很滿意,姚春暖點了點頭,“對,就是這樣!支稜起來,咱倆的關系就該直呼其名。記著啊,以後見著我,可別裝什麼故人故交什麼姐妹情深,我會吐的。”

    “你沒听到我剛才的話嗎?”魏秋瑜要瘋,姚春暖是不是腦子有病,連重點都不會听?

    “听到了啊,你突然告訴我這件事,是想告訴我,無論我怎麼掙扎努力都難逃悲慘的結局是嗎?怎麼,沒看到我驚慌失措,然後心神失守的灰敗樣子失望了?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

    “反正你愛信不信,結局就是如此。”

    “那麼,知道劇情的你,怎麼就混成了這麼個樣子呢?”姚春暖緩緩打出一記暴擊。

    魏秋瑜的臉瞬間就青青白白的,姚春暖這話,明晃晃地在嘲諷她能力不行。可不是嗎?在知道劇情的前提下,她還混得不如姚春暖多矣。難道,一個人的綜合能力就那麼重要?魏秋瑜不相信,她只相信這是姚春暖的運氣,因為自己在公司,真的沒比她差多少的。

    “你不相信我的話?對,我目前是混得不如你好,但這只是暫時的!”說著她還自己用力地咬了咬牙,仿佛這樣才能說服自己,“你知道書中的男主是誰嗎?是你的前夫——王朗,他最終將重回權力巔峰,你的下場,就是他的手筆。可惜啊,本來你可以躺羸的,你卻和他鬧掰了。”魏秋瑜盯著她看,想看到她後悔莫及的樣子。

    姚春暖好笑,沒想到啊,魏秋瑜也學聰明了,說的話九真一假。她說的是書中原主原本的結局。若站在這里的人不是姚春暖,是別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看她說得那麼詳盡,估計會忍不住相信她的。

    “你說的內容我相信,但是這一切不都被你改變了嗎?”

    姚春暖的話讓魏秋瑜臉色驟變,她眼楮瞪得極大,顯然被姚春暖的話駭住了,“你你你——知道?”那她剛才豈不是像看跳梁小丑一樣在看她?

    “你難道沒發現嗎?穿書一事,你只能在我跟前透露。別的人,老天爺根本不讓你說出口。你無法對人言這里是一本書的世界,所以你也就這本事了,對我無能狂怒?”姚春暖的話直指她的惡意。

    姚春暖直接攤牌,省得她以後再跑來她跟前演這蹩腳的戲。而且她有自信,便是攤牌了,她依然能將韓家,王家以及魏秋瑜給踩在腳底下,便是不能,他們也休息拿捏她!

    那本原著已經沒什麼可說的了,都被改得面目全非了,估計作者他媽都不認識了。魏秋瑜現在能仰仗的做為底牌的可利用的,恐怕就是書中提及的某些大人物還有大事件了。

    可是大事件的發生,都有跡可循,並非一促而就的。她姚春暖未必就不能順勢而為。

    還有那些大人物,以魏秋瑜的格局和腦容量,估計是想提前投資或者施恩于這些人。但是吧,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有思想有自己的行為模式,可不是書中的紙片人。

    人與人之間的交情的建立,說白了就是利益的交換,循環交換,然後形成共同的更大的利益團體。

    所以即使大佬落難,眼皮子也不會太淺,以她現在一窮二白的現狀,能為人家提供什麼?所以她想空手套大佬,哪有那麼簡單。

    “原來你一直都知道原著。”魏秋瑜喃喃,“原來如此,我說呢,你哪有這麼厲害……姚春暖,你也不過如此,呵呵呵。”

    姚春暖翻了個白眼,承認別人的優秀,有那麼難嗎?

    魏秋瑜開始自言自語,姚春暖挑眉,她知道這是她自己的保護機制,在受到巨大刺激的時候,不願意面對某些事時升起的。看來魏秋瑜近來受到的打擊不輕啊,再來一擊,她整個人怕是要崩潰。

    但是姚春暖會手軟嗎?不,就差最後一擊了,只要擊潰她的自欺欺人,她就廢了,以後魏秋瑜見她一次怕她一次。

    “魏秋瑜,你想走捷徑,卻沒有走捷徑的能力。你說你好好做你的秀才娘子、舉人媳婦,進士夫人,狀元他娘,將來的老封君不好麼?落到這樣的下場,都是你貪心又無能造成的。”姚春暖壓低了聲音緩緩地道,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進了她的心里。

    果然,魏秋瑜瑟縮了一下。

    魏秋瑜的想法其實很好懂。

    那本書的內容她是知道的,女主是個先苦後甜的路子,魏秋瑜前面二三十年的日子可不太好。

    魏秋瑜原路不想走,無非是等她兒子位極人臣時,她都人老珠黃了,晚享受多少年啊。嫁進將軍府,她立即就能享受到榮華富貴。而且韓家在原著中,比王家還早平反,只在邊境呆了不到十年。且因為有舊部的庇護,他們也不算太吃苦。平反之後,又是榮華富貴,妥妥的將軍夫人,她連榮華富貴都要提前享受,不想等五六十之後,才因兒子蔭封。

    作者有話要說︰  來了來了,看完大家早點睡呀。感謝在2021-07-01  00:19:28~2021-07-01  23:50:2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檸檬橘子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牛嚼牡丹、u曳  20瓶;騎驢找馬追駱駝  15瓶;月半殤、關怡、留言非語、硪丟了你會來找麼o魽B哈口氣畫個圈圈、海藍  10瓶;九九歸一,我叫小二、七月榴火  5瓶;22668796  4瓶;愛幸運  3瓶;luckydog  2瓶;2451千尋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