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43、第四十三章

43、第四十三章

    第43章

    朱大帥等人霍地站了起來,  軍屯那邊的糧倉空的能跑耗子,他們拿什麼來分糧?沒跑了,準是他們刑家軍干的好事,  現在分的就是他們的糧食!

    昨晚剛偷了他們的糧食,今天就分糧。【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囂張,  太囂張了,  他們這是一點也沒有掩飾啊!

    “不行,  大帥,這個啞巴虧咱們不能吃!”他們加起來被偷了那麼多錢糧啊,金銀且不說了,光是糧食就幾千上萬石了。況且他們屯的糧食都是上等糧食,多以細糧為主。

    “走,帶上人馬,  咱們去一趟軍屯!”

    ********

    刑長風率領六千精兵干了一晚的活,三更之後又找了兩座最近的山寨意思意思地滅了,然後才收兵。

    回來後,  大家伙吃了頓飽飯。

    大廚房直接殺了近千只雞,  連院子外的空地都用上了,壘上了好幾個灶,  灶上都放著大鍋烤著。雞絲肉粥,雞肉包的餃子,  雞肉餡的包子,  外加好幾大鍋用拆解出來的雞骨頭炖得香香的雞湯,讓今晚的功臣們任舀任吃,  管飽管夠。

    吃飽喝足,刑長風就趕那些精兵去短暫地休息下。休息歸休息,但他們須衣不卸甲。因為他估計,  沒多久,他得拉他們出來亮個相。朱玉成應該會來軍屯一趟,打應該是打不起來的,除非他朱玉成瘋了。但他們這邊也不能示人以弱。

    刑長風沒有去休息,他和將士們一起吃了點東西後,就去洗漱了。剛才吃飯的時候,他就交待吳總管盡快將他們拉回來的糧食分下去。

    他們弄回來的這批糧食質量實在是太好了,吳總管想了想,扣下一批和他們軍屯糧倉那些糧食等量的細糧,將糧倉里那批質量不怎麼好的糧食拉出來,參雜著發下去。

    洗漱完畢,刑長風就坐在書房前處理公務,順便等消息。大概是年輕吧,精力充沛,一宿沒睡他也沒見疲憊。

    他在伊春軍屯至伊春大營這條路上沿路放置了斥侯,這不,朱大帥他們剛氣勢洶洶地出發,沒多久他就收到了消息。接著,他讓人去將短暫休息後的刑家軍都叫起來,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客人。

    傳令的士兵一說,刑家軍們一個個精神抖擻起來。

    朱大帥領著一個軍團的精兵氣勢洶洶地來。

    今天守門的是紀澤,他早就得了密令,見他果然來者不善,示意小兵關閉軍屯大門且去通知大將軍,而他則走上前交涉。

    “見過大帥,不知大帥如此勞師動眾,所為何來?”

    朱大帥臉色陰沉地看著被鎖上的大門,對紀澤道,“命他們將大門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說著,他就抽刀。

    “大帥息怒,有話好好說。”大門自然是不能開的。

    “哼!”朱大帥二話不說,直接朝他闢了一刀。

    紀澤早就防備著了,他靈敏一閃,只讓那刀削掉了他半只袖子,再一看,只受了點皮肉傷。

    一刀不成再一刀,紀澤看著鋒利的刀鋒暗暗叫苦,大將軍,你快點來啊,澤快支持不住了。

    就在這時,大門一開,刑長風走在最前面,他身後的精兵一個個手持弓箭迅速朝兩邊散開,以扇形的弧度包圍他們。

    朱大帥數了數,一二三,三層,是刑家軍如雷貫耳的三段射擊法無疑了。還有軍屯的牆頭上也扒滿了弓箭手。

    他們這邊也迅速地展開了陣型,防備著這些弓箭手。

    朱大帥虎目一瞪,“刑長風,你想造反嗎?”

    刑長風把玩著手中的匕首,不輕不重地道,“朱大帥,你來者不善,我雖不知原因,但總不能束手就擒不是?”

    “刑長風,你別給我裝,你會不知道我的來意?我且問你,昨晚偷襲了我軍幾個私庫的人是不是你?”

    “朱大帥,你說笑了,我可是尊紀守法的好人,怎麼會做這樣的事呢?想當初你將我的調令弄到軍屯來,又趁我入職前拉走了軍屯近八成的糧食,我有說過什麼做過什麼嗎?”不過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罷了。

    啊呸,都是當兵的,誰還不知道誰啊,還遵紀守法呢。

    “是,你是沒做什麼,但你一直記在心里,就等著回這麼一下呢。”朱大帥這邊有將領大著膽子說。

    朱大帥黑著臉,他的意思他是听出來了,不過是一報還一報罷了。

    刑長風理都沒理那將領,而是對朱大帥說道,“朱大帥,你軍中部下倉庫失竊一事,我能體諒你的心情,可我分明听說此乃周邊的山寨所為,你也別賴到我身上來啊。”

    朱大帥那邊的偏將不忿地道,“不是你還有誰?你這一大早的就給軍屯發糧食,還一發就發三個月,分明就是分贓!”

    蒙毅他們見朱大帥身邊的將領都插嘴了,也不甘示弱地嗆聲,“就不許是我們自己糧倉拿出來糧食給屯民們發的?”

    “你們軍屯的糧食才多少糧食,空的能跑耗子了,哪有能力一下子給全軍屯的人發放三個月的糧食!”

    “原來你們都知道啊。”蒙毅等人諷刺一笑。

    “說起來,本將軍昨晚心血來潮,帶兵去掃蕩了附近的兩個山寨,漯頭寨和青龍寨,今天發放的糧食都是從這兩個山寨里繳獲的。雖不知這兩個山寨與你們倉庫失竊是否有關系,但我軍滅了它們,你和你的部下應該感激我才對。”

    去你媽的感激!朱大帥這邊的人听到這話都要吐了。

    還有,騙鬼呢,兩座破落戶的山寨能有近萬石的糧食讓他們白撿?

    卻有人靈機一動,“這兩山寨確實與我們倉庫失竊有關,他們還在我們的倉庫里留了字,所以冠軍大將軍可否將在山寨繳獲的糧食還給我們?”

    刑長風還沒說話,他旁邊的將士就不干了,“這是我們的戰利品,憑啥還給你們啊。”

    “我們分屬伊春大營和伊春軍屯,本就該守望互助的,雖然你們說你們的糧食是在兩個山寨繳獲的,但確實是我們的糧食啊,你們該還給我們不該獨吞的。”

    刑長風一臉訝異和為難,“這死無對證的,總不能你說是就是吧,況且糧食都發完下去了,怎好叫屯民們再拿出來?”沒錯,這兩個山寨的人做惡多端,全被他下令滅了口。

    不少屯民就在旁邊听著,聞言暗暗點頭,不管,到了他們碗里就是他們的,憑啥還能讓煮熟的鴨子給飛走啊。

    突然,那被偷了雞的小將直直拉著朱大帥的袖子,指著遠處叫道,“大帥,雞——雞——那是我們的雞!”小將想哭,他養得白白胖胖的雞,全進了敵人的肚子!

    姚春暖覺得對方指的就是他們。

    他們幕府的成員們剛分到雞,這不,還沒得空提回家去呢,朱大帥就找上門來了。大將軍領著六千精兵出門,他們這些人就跟在後邊看熱鬧,連雞都沒來得及放下呢,這不,就給人看了個正著。

    姚春暖他們面面相覷,他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好像太明目張膽了點,可別將他們刺激瘋了才好。

    刑長風瞥了一眼,見到幕府的成員人人手里都提著兩只大肥雞,滿頭黑線。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竟然敢提著雞來看熱鬧,這是嫌刺激人刺激得不夠?

    朱大帥道,“刑長風,你太過分了!”

    “你說這雞是你的,你叫它,你看它應你嗎?”

    養雞小將無語,它都被殺了,怎麼應?就是沒死之前,它也不會應人啊。

    朱大帥那邊的將領都被刺激得不漢,“大帥,別和他們廢話了,咱們進去,把糧食搶回來!”就不信他們分糧分得那麼快!

    朱大帥道,“刑長風,識趣的就把那幾個倉庫的東西給我還回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你要怎麼不客氣?你確定要硬闖?你想清楚後果了嗎?”刑長風慢悠悠地提出三連問。

    刑長風說完這話,所有的弓箭手氣勢一變。

    刑長風的話如當頭喝棒,朱大帥終于冷靜下來了,同室操戈乃大怠,違反軍紀的重罪。只要他一聲令下,回頭刑長風就能參他一本。他這大帥的位子,多的是人虎視眈眈,如果他被參,那些人一定會一起動手將他拉下馬的。

    即使事出有因也不行,更別提他還沒確切的證據能證明他以及部下們的私庫確實是為他所劫。況且刑長風並非軟蛋,由著他捏了就捏了,屁都不敢放的那種人,他乃冠軍大將軍,只比他低一級。

    朱大帥再往里看了一眼,發現不止是刑家軍,便是原來軍屯的士兵都用綠油油的眼神看著他們,仿佛只要他們一動,他們就會亦無妨地撲上來。

    他剛才是氣瘋了,冷靜下來後,背後驚出一身冷汗。太久沒有被人這樣挑釁,太久沒有吃過那麼大的虧了,所以才會一氣之下頭腦發昏。

    姚春暖遠遠地站著,看到這一幕,眼楮亮晶晶的,對‘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這句話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她本身在干事業的時候就是個強勢的人,她同樣喜歡手腕強勢的上司。人都是挑軟{子捏的,強勢的人不容易吃虧。而且強勢,意味著銳意進取,意味著護短,跟著這樣的上司,才有可能一步步往上走。

    “這就對了嗎,有話好好說,咱不興喊打喊殺的啊。”

    朱大帥氣悶加吐血,敢情吃虧的不是你。參他,必須參他一本!還有精兵簡制的折子,他回去就讓人快馬加鞭送到京城去!

    “朱大帥來親自到咱們軍屯來視察,我們伊春軍屯是很歡迎的,還請大將軍入內詳敘。只是這些護送的士兵,就在此止步吧。”刑長風一句話便給這事定了性。朱大帥不反對的話,便不會再動手了。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1-07-03  17:32:10~2021-07-03  23:58: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patricia  20瓶;元傾嫻  10瓶;123  3瓶;夕陽如果不曾在西方、大黃貓咪、土財主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