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48、第四十八章

48、第四十八章

    第48章

    若說刑星月的到來,  受影響最大的人,不是大將軍,也不是姚春暖,  而是王朗。[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可以說,  刑星月的到來,  驚到他了。明明這樣的事在前世是發生在兩年後,這一世怎麼提前了那麼多?

    一直以來,  刑星月對她親哥的坑害,被他當作標志□□件,  標志著一代將星刑長風的隕落,標志著他展露頭角的開始。

    他這時才驚覺,他原來以為他這次會有充足的時間來慢慢部署,竟是錯的。如今所有的軌跡全都亂套了亂套了。

    翌日,  吳總管親自出面,正式介紹姚春暖和于宸認識。

    幕府成員們都挺緊張的,一山不容二虎,  會不會斗起來啊。

    顯然他們想多了,  兩人都面帶微笑,友好地互道了句幸會。

    接著便是分工,于宸負責的工作偏軍事向,  姚春暖則偏政務向。工作劃分和交接時,兩人都非常爽快,  並不戀權和拖泥帶水。

    交接時,于宸對她說道,“咱們一起努力把這一攤子做大了。”

    “好。”她也是這個意思呢。

    刑星月如願地住下來了,沒有被送回去。因為快過年了,加上她懷著孕,  大夫看了,說確實不適合長途奔波。大將軍就松了口,允許她過完年再送回去。

    和姚春暖預料的那樣,刑星月的到來,還是影響到她了。這位四小姐不知道怎麼回事,經常在她出現的地方出沒。而她遠遠見了這位四小姐,都是躲著走的。幕府的成員也給她幫忙打掩護。

    看著再次被忽悠走的刑星月,姚春暖拱手謝同僚。雖不知她找自己干什麼,但多半離不開她那破事,她是真心不想摻和啊。

    此時正好是他們吃午飯的時間,姚春暖吐槽道,“你說咱們幕府好歹也十來號人了,她怎麼不找你們,偏偏就盯上我了呢?”于宸來的時候把幕府剩下的人員也一並帶來了,現在幕府成員十來號了。

    幕府的成員提起她,表情都是一言難盡。

    “大概是覺得你一女的比較好說話吧?”

    其他人也附和,“嗯,應該是覺得你比較容易心軟,加上同樣是孕婦,更有可能站在她的立場為她著想。”

    “最重要的一點當然是人家覺得你在大將軍和吳總管跟前挺得臉的,比咱得臉比咱說得上話。”

    姚春暖苦著臉,饒了她吧,這份偏愛她承受不來。

    其他人都笑了。

    傍晚的時候,姚春暖如常地下值,在進家門前被叫住了,“姚姐姐,等等——”

    姚春看著側過頭,看到刑星月就站在隔壁的院子里,虎視眈眈地看著自己。

    躲過了初一,沒躲過十五,姚春暖無奈地道,“好巧。”對于她的自來熟,姚春暖直接忽略,不就是個稱呼嗎?

    “姚姐姐,你能和說我說說話嗎?”

    “你想說什麼?”

    刑星月想說的可多了。她逮著了人,開始絮絮叨叨她與她的情郎相識相知相愛的過程,甜甜的戀愛之後,她鼓起勇氣反抗家人先前給她訂的那門親事,然後被棒打鴛鴦,最後和情郎一起私奔到北境找哥哥的故事。

    說完可歌要泣的淒美愛情之後,刑星月哀求她,“姚姐姐,听說我哥很听得進你的話,你能不能幫我們求求情?”

    姚春暖在心里不斷吐槽,你自己的親哥說不通,讓我一個外人去給你求情,你是怎麼想的?

    刑星月還在盯著她看,姚春暖清了清嗓子道,“其實我覺得這事,你們倆一起去和大將軍說比較合適呢。”她說話的時候,看了一眼隔壁掩著的大門,對于這位閉門不出萬事讓女人頂在前頭的男人都無語了。

    刑星月皺了皺眉,委屈地道,“我說過了,可我大哥根本不听。”

    親,我剛才說的是你們,不是你哦。小妹妹,你現在都還沒弄懂你親哥為什麼生氣吧。他生氣不在于你反抗家里安排的親事,而在于你哥看不上那男的,覺得自家你眼光不行,還不听勸。

    “姚姐姐,你就幫幫我們吧。”

    “我很抱歉,最近肚子里的孩子大了,精力不濟,實在沒力氣再去做別的事了。四小姐也懷孕了,應該能理解的吧?”

    刑星月連忙道,“只是說說話,不費精力的。”

    姚春暖呵呵,曹多無口,和上司說話不費精力?干涉上司的家務事不得小心謹慎?算了,她和她說什麼呢,兩人分屬不同頻道,完全說不通好嗎?

    “姚姐姐,我是真的喜歡景州,而且我們還有了共同的孩子,我希望能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你能理解嗎?”

    抱歉,她不能理解戀愛腦。

    “你也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你應該能理解的吧?”說這話的時候,刑星月的目光落在她圓滾滾的肚子上。

    這是你逼我的,姚春暖深呼吸,然後緊小臉,平鋪直述地道,“我是一個孩子的母親沒錯,但我和孩子他爹和離並斷絕關系了,現在我住在南區,他和他的家人十幾口子擠在北區,你覺得我能不能理解?”

    刑星月受驚一樣,眼楮瞪得大大的,“這這——”

    最後姚春暖笑眯眯地道,“你的忙我幫不上,天黑路滑,你回去吧,走路的時候小心點哦,別一個不小心把你和你情郎的寶貝結晶給摔沒了。”

    但她的笑落在刑星月眼里,可怕極了,她   地後退,看姚春暖仿佛在看一個魔鬼。

    姚春暖瀟灑地進屋了,還哼著不成調的曲兒,她心想,這回刑星月應該不會再去堵她了吧?

    快過年了,加上軍屯開始招兵了,軍屯的氛圍很熱烈歡快。既然征召新兵,那就得安排住處,現在軍屯里的房屋就不夠了,勢必要擴建,這事由由于宸和姚春暖共同負責,分工合作。

    姚春暖負責整個新兵住處的設計,當然會有相關的人員輔助她。

    姚春暖覺得這活挺適合她的,她有後世的見聞,種花國號稱基建狂魔不是白叫的。建築嘛,一般是所見即所得。因為見得多了,連姚春暖一個非建築專業的,也能說個一二三來,當然這一二三是外行的一二三。如今要修個新兵營,她又有相關人員輔助,自然不在話下。反正她提的建議,能行的就采用,行不通的就棄用,她不搞一言堂,這讓輔助她的老師傅松了口氣。

    老師傅松了口氣之余,將她提的意見中可行的整理出來。喲呵,姚主薄提的建議好像也不是瞎折騰嘛。這麼整出來,還怪能看的,比伊春大營那邊的兵營也不差,而且還省了點人力和財力。

    綜合了幾個老家伙的意見,大家伙一拍板,得,就這麼修了!

    人力的統籌,就交給于宸負責。

    擴建需要的人手是夠的,現在整個軍屯的屯民都處于貓冬狀態,就犯人勞役那邊會適當地安排一些活計,比如掃雪什麼的,不讓他們閑下來。勞動強度也是一年中最輕省的了。現在用到他們干活,也是采取輪三休一的制度,並不一味的壓榨他們。

    軍屯興土木,屯民和勞役們干得熱火朝天。士兵和軍官們則外出招兵,早上出去,晚上總能帶回來一群新兵蛋子。

    軍屯呈現一派欣欣向榮之像,屯民們除了偶爾會遇到經常愁眉不展的刑星月這一點點不和諧之外,一切都是美好向上的。

    這天,一小隊精兵扛著大旗從大將軍府門口走過,他們準備到伊春城門口,替換在那征兵的同伴。就在大將軍府門口,他們遇到了同樣出門的刑星月。他們連忙止步,讓她過了他們才走。

    刑星月眉頭緊鎖地往前走著,一副苦大愁深的模樣,根本沒注意到別的。

    走著走著,年輕的士兵憋不住了,“你們說她為什麼一直愁眉苦臉的啊,幾乎每一次見,都是這樣,沒一次是有笑臉的。”簡直晦氣。

    “不知道啊,她的日子應該好過吧,按理說不應該這樣啊。”大將軍的妹妹,有什麼愁的呢?

    其中一個士兵慢吞吞地道,“她發愁的事,應該和她一起來的男人有關吧。”

    此話一出,大家臉上神情都古古怪怪。

    刑星月那事,吳總管想替她遮掩一二來著,偏她總是去軍屬區找那男的,真是瞞都瞞不住。

    看他們越說越過,小隊長連忙喝道,“快走快走,議論什麼哪,大將軍的妹妹能是咱們議論的?”好歹給他們大將軍留點面子。

    他的兵聞言,撇了撇嘴,嘀咕道,“她?簡直給大將軍丟臉。”

    “可不是嗎?天天喪著張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大將軍多虧待她一樣。我要有這樣的妹妹,我準能氣死。”

    “就是,姚主薄都比她還要像我們大將軍的妹妹。”姚主薄當妹妹,掙臉啊。

    小隊長看他們一個個桀驁不馴,直接上腳,“你們還說?皮癢了是不是?!”

    小兵們一個個捂著屁股跑開了,個別還回頭氣他,“沒踹到沒踹到!”別以為他們不知道,隊長嘴上罵著他們,內心指不定多贊同他們的話呢。

    “小兔崽子!”

    作者有話要說︰  晚上還有一更。感謝在2021-07-06  23:16:55~2021-07-07  20:32:1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香菇不吃青椒  20瓶;瓜瓜大魔王、當時明月在、元老人物  10瓶;22668796  5瓶;beyou、aflatossina  3瓶;土財主、海水、橘子貓、青蓮、呦呦鹿鳴、爆米花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