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51、第五十一章

51、第五十一章

    第51章

    那天之後,  姚春暖認為刑星月已經明白過來她們分屬兩類人,不會再來糾纏她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事情一開始確實和她想的一樣,先前是她躲著刑星月走,現在是刑星月遠遠見了她就繞道。接連過了兩天平靜日子,  姚春暖暗自滿意。

    大將軍府里很多人都知道,  外院的那個小院子,是姚主薄每每飯後或者干活累了想小憩時喜歡溜達的去處,  大家都會避著點。

    這日也不例外,  她干完飯就打算到院子里走兩步再回去干活。

    就在這時,  刑星月裹著純白色的狐狸披風,  提著裙擺,直直沖她走來。

    看她這副來勢洶洶的樣子,姚春暖捧著自己的大西瓜,很想扭頭就走。但她也知道刑星月這個人吧,  性子挺執拗的。也就是說,  她要找她,  她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她索性就等著了。

    “姚姐姐,我求求你了,你幫我向我哥求求情吧。我和林郎是真心相愛的。你就讓他同意了我們的事吧。”

    姚春暖︰……

    她讓大將軍同意他們的事?她怎麼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的權力?

    “既然你們這麼相愛,你也舍不得和他分開,  他同不同意你們都要在一起的吧?”既然如此的話,何必去為難他,又何必來為難我呢?

    “不不,不是這樣的。我是很希望我哥能同意我倆的事的。我爹娘已經不同意了,  長兄如父,我哥一定要同意的。而且嫁人是一輩子的事,你說為什麼他們就不能成全我呢?”說著說著,  刑星月又掉眼淚了。

    姚春暖有點明白了,刑星月死活要她哥同意,是想利用他來反制她爹娘吧?長兄如父,加上刑長風又是他們的親兒子,親兒子都同意了,他們估計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往深一點說,她就是想找一個可以甩鍋的人,嘖嘖,沒看出來啊。

    “要是他就是不同意呢?”

    “你去和他說,你說了,他肯定願意听你的。”

    姚春暖︰真是日了狗了,“妹妹,咱們講點道理好伐?這事我真不適合去說。”

    “我覺得合適啊,你就幫我說說話會怎麼樣?”姚春暖一直在推脫,這讓刑星月的口氣也是充滿了怨念。

    前兩日,她哥再也沒提送她回家的事。她正松了一口氣呢,就無意中就听到她哥打算將父母家人接來伊春的消息,她當下便什麼也顧不得了。

    她以為她有時間慢慢磨著讓她哥同意的,但現在她沒有時間了。姚春暖她為什麼要讓她哥派人去接她的家人呢?她要是不提出這個要求,她哥肯定也沒想起來要將她爹娘接來伊春這一茬來的。她造成的這一切,難道不該幫她說說情嗎?

    既然她一定要強人所難,那她就給她表演個當場翻臉。然後姚春暖板著臉說出那句噎人的話,“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她一直以來的好聲好氣,完全是看在她姓刑的份上。但是,刑星月嘴里說著柔柔弱弱的話,可態度卻是柔弱中帶著強硬,總要強迫她去做她不願意做的事,非職責範圍里的事,神煩。

    她目前效忠的是大將軍,或者說大將軍的軍團這個團隊,而非刑氏集團。別說現在的大將軍還沒造反那方面的想法,就算有了,刑家人想參與進來發展成家族事業,真到了那一步,涉及利益的組合與分配,和軍團這邊的部屬們還有得磨合呢。現在刑星月就想仗著一個姓氏來指使她,還早了點。

    正好通過這件事讓她看看大將軍的態度,要是他執意護短,站親不站理,那她大概可以另謀出路了,她可不想自己將來頭上全是姓刑的婆婆。

    別說,姚春暖這腰一挺,臉一板,還挺有氣勢的。

    刑星月當場嚅囁難言,“姚——”姚春暖的眼神太可怕了,讓她叫不出姐姐這兩個字,她將這兩個字生生地咽了回去,“你別這樣,我只是想請你幫我向我哥求求情,讓他替我做個主而已。”

    “可以!”大將軍大步走來,“你不過是仗著血緣關系,拿自己來逼迫我們就範而已。無論我們怎麼和你說林景書不好,你都那麼篤定。那麼好,我可以替你做主,也可以成全你。但是刑星月,這是你自己一意孤行的選擇,你做好承擔相應後果的心理準備了嗎?”

    “什麼?”刑星月睜著一雙淚眼看著她哥大步走近。

    大將軍對姚春暖溫和地道,“你先回去。”

    姚春暖巴不得呢,她人走遠了還能隱約听到兩人的話。

    “她是幕府的主薄,不是你的侍女,也不是可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不要再拿你的破事來煩她或者幕府的任何一個人。”

    听著這話,姚春暖心想,瞧著大將軍對他這妹妹也不算親近和寵溺啊,還挺嚴厲的,那他在原著里怎麼會著了他妹妹的道呢?

    ********

    王朗發現,近日的軍屯,隨時隨地都在散發著蓬勃向上的味道。此外,在精兵間,還暗暗地流轉著一股較勁的意味。

    這不,他出來打個水,就看到兩個精兵勾肩搭背地走到一旁的角落小聲地說起話來。

    “現在有個機會,年後去一趟京城,你要不要爭取一下……”

    “你是說去京城的目的是將姚主薄的家人接來?”

    “對。姚主薄年後不是要生產嗎?估計是想有家人陪在身邊吧。”

    姚春暖對外接人的借口確實是她快生了,想讓她爹娘過來看看她,順便伺候她坐月子。

    “那必須爭取呀。”

    “那走,我帶你去報個名!”

    “咳咳,你們在說什麼?”王朗出聲。

    兩個精兵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發現是王朗時,其中一個抓了抓頭,“就是年後有個任務,是去接姚主薄的家人的,大家都在爭取呢。”

    其實不止姚主薄的家人要接,其他軍中高層的家人也有要接的,但他們武將手里就有自己信任的親兵,輪不到他們這些小卒,他們能爭取的就是幕府各成員的機會。

    听到這話,王朗愣了愣,這事听著有點突然,但想想好像又說得過去。

    趁著他愣神的瞬間,那兩精兵相互拉扯著趕緊走人了,他們這才想起來這位是姚主薄的前夫呢,夠尷尬的。

    *******

    與姚春暖在流放地伊春混得風聲水起不同,流放的日子對韓家來說就一個字,苦啊,實在是太苦了。特別是姚春暖高升之後,在她的陰影籠罩下,日子就更沒盼頭了。

    這日傍晚,韓晉安剛完成一天的勞作,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家里走。經過一條巷子時,他人被拖了進去。

    片刻之後,得知來人的意圖,韓晉安先是一愣,然後便是狂喜,“太子醒了?”

    來人瞪了他一眼,“不該你打听的事別瞎打听!”

    韓晉安會意地點了點頭。

    承恩公府的人看著他這副胡子拉渣滿面風霜的模樣,暗自搖頭,嘖嘖,這韓家是真慘啊。

    “行叭,上頭的意思你省得了就行,注意隱蔽。這包銀子你拿著,自己努努力,往上爬一爬啊,你這身份也太低了。”來人嫌棄地道,就這身份,能起得了什麼作用哦。

    韓晉安顧不得銀子,連忙道,“大人有所不知,我們韓家在這軍屯要往上爬太難了。大將軍府幕府的主薄姚春暖對我韓家有極深的成見,此女乃真小人,又極得冠軍大將軍看重,她一定會對我們極盡打壓,不會讓我們有起復的機會的。”

    “此話何解?”來人來的太匆忙,並沒有全面地了解過伊春軍屯的情況。但姚春暖這人,他還是知道的,因為她在公堂上公然坑了韓家一把,使得韓家至今被三皇子惦記著。

    韓晉安在心里打了打腹稿,將姚春暖的可惡之處娓娓道來。

    因為姚春暖出身犯人勞役區,卻憑自己的能力一躍成為大將軍的幕僚,任職期間也干得有聲有色的原因,讓很多軍中的中低層軍官都跑來勞役區這邊找明珠。

    姚春暖原先所在的那一隊,被那些人用眼楮犁地地一樣,犁了一遍又一遍。陳進管轄下的勞役,流動性是最大的。因為但凡能看得過眼的,都會被挑走,接著上面又給他補充了,然後又被挑走了。

    陳進這人很奇怪,應該說是自帶一種奇怪的運氣,每回都會有一些出眾的勞役會分到他底下。所以,任憑陳進怎麼抗議,那些中低層軍官都當沒听見,逮著他一個勁地薅,就差沒把人薅禿嚕了。

    但是陳進那隊能提供的人才畢竟有限,沒辦法,那些小頭目百夫長千夫長只好將目光稍微轉移到別的勞役身上。

    他包括他的家人,好歹也是出身大家,能力不差,自然也是有人看上的。

    一開始,他們全家都挺高興的。這是一個機會,跟著這些中低層軍官,比當普通的勞役好多了,再不濟也能換個輕省的活計,他們當然願意啊。

    他們當時正高興地等著被提走,哪知道轉眼間,看中他們的那些個小頭目就被他們的同伴拉到一旁交頭接耳去了。

    看到那一幕,他瞬間就有了不詳的預感,果然,這些小頭目被嘀嘀咕咕之後,就不要他們了。

    當時他剛好听到那小頭目看著自己嘀咕了一句什麼,原來是姚主薄的手下敗將,那他不能要。

    他當時听了血液都飆升了。氣死他了,這些當兵的,竟然一點血性都沒有!真是慫,竟然害怕一個女人!

    有一就有二,類似的情形不時地發生,他們一家子都麻木了,後來他們就無人問津了。

    他不知道,真有二愣子兵頭子跑到姚春暖跟前問,還介不介意韓家?姚春暖直白又肯定地回答還介意的。

    一句話,結結實實地杜絕了他們上升的通道。

    這之後,就再也沒有中低層軍官再關注他們韓家的人了。他們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將他們一家子直接忽略掉了。

    听完這些,來人摸了摸下巴,問他,“你覺得如果我去拉攏她,能將她拉攏過來嗎?”

    聞言,韓晉安瞪圓了眼楮,你什麼意思?

    來人摸了摸鼻子,訕訕地道,“咱們都是為主子效力的,一切都是為了主子嘛。”反正他是來布局的,都是埋釘子,選個有能力的當然比無能的好啦。

    來人咂摸了一下,在心里肯定了姚春暖的能力,關鍵心夠狠,也不要臉,不在意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你是我的仇人,我就要將你踩到塵埃里,不讓你有任何冒頭的機會。

    就比如她‘還介意的’那話一出,少不了得沾個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的名聲。便是男人處在她那位子被問起還介不介意以前的對手時,也得假意兩句,以示自己的寬宏大量能容人。但她偏不,少見有女人這麼不在意自己的名聲的。

    “我勸你還是打消拉攏她的念頭吧。”韓晉安道。

    “為何?”

    韓晉安忍住心中的焦慮,他當然不想姚春暖被成功地拉攏到太子這邊的陣營來。她那層出不窮的手段,她那打壓人不遺余力的狠勁,說實話,他有點忤她。他有預感,要是他們真的處在同一個陣營,自己未必能搞得過她。真到了那時,她能把他們韓家的生存空間給擠兌沒了吧,到時太子一個惜才,他們韓家還有活路嗎?姚春暖那樣的人,最好是放在太子的對立面,被太子殺了才好。

    “她因受王家的牽連而被流放伊春,本就對朝廷不滿。”

    來人打斷他的話,“這不關太子的事吧,是三皇子的陰謀,她要恨應該恨三皇子才對吧。”

    韓晉安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她會覺得是太子不作為。”

    來人不滿地想,韓晉安胡說,太子當時還昏迷著呢,怎麼作為?

    韓晉安越說越覺得應該就是這麼回事,“她是個沒什麼是非觀的人,你說她恨三皇子嗎?我看未必,她利用三皇子打壓我們韓家時,可是絲毫沒覺得她是恨三皇子的。”

    “她讓你們狗咬狗,也沒看出來不恨啊。”

    “那她可以在恨三皇子的同時也恨太子。”

    “同時恨,可以的。但總有個第一恨和第二恨吧?”如果三皇子排第一,他們排第二,也不是沒有機會拉攏她的呀。

    看他還不死心,韓晉安只得說道,“是冠軍大將軍慧眼識珠于苦難之中提拔了她,她這人挺死心眼的。”

    死心眼這點來人贊同,從韓家得罪了她,她便一直不遺余力地打壓他們,沒有一刻松懈就知道她是多麼地死心眼了。

    “你得考慮萬一拉攏不成,暴露的後果。”

    來人聞言,這才打消了剛才那突如其來的念頭。這一點,正是他慎重考慮之後暗中選定韓晉安為釘子的原因。韓家目前都被作賤到了塵埃了,太子是他們唯一的機會,肯定會死死抓住的。以後韓家就是太子的瘋狗,指哪打哪。

    直至他放棄拉攏姚春暖的念頭,他還在心里直呼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其實韓晉安心里一直有個疑問。太子既然看得上刑長風的這點勢力,為什麼不直接與他接觸呢?太子這面招牌打出來,文臣武將沒有不願意的吧,從龍之功呢?難道是刑長風不願意嗎?

    但韓晉安知道這是他們的機會。

    韓晉安不知道,其實來人去試探過,但刑長風的態度太含糊了,所以來人就放棄了繼續游說的想法。

    但是他也不想想,他連太子是否已經醒來這一點都不透露給刑長風,就讓人家沖鋒陷陣,刑長風又不傻,哪里會給準話?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粗長,明天雙更吧。今天來不及了。感謝在2021-07-08  22:57:38~2021-07-09  21:32:5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野生女朋友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野生女朋友  2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琉光  2個;secreteva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veya  109瓶;25886531  30瓶;瀕臨滅絕  22瓶;新、玄之又玄  20瓶;望既白、元老人物、敢敢、jojo、22280583  10瓶;醉流年  8瓶;seesaw  5瓶;kelly  2瓶;菲妮、2451千尋、紫色葡萄、呦呦鹿鳴、青蓮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