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55、第五十五章

55、第五十五章

    ("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55章

    等安置好這隊護衛之後,

    姚父姚母召集兒子兒媳們開了個會,主要是集中一下意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甫一開始,姚母就表態了,“我要一定要去的,

    老頭子,

    你也得跟我一起!”

    “爹娘,一定要這樣嗎?你們大可以去妹妹那小住幾個月,

    半年一年都行,

    等住夠了再回來不行嗎?”姚大哥看著自家媳婦,

    有點猶豫,

    這一去,媳婦恐怕就難得回一次娘家了。而且他內心是不願意搬遷的,人離鄉賤,在金牛村,

    他隨便混著,

    都能活下去,

    去了伊春,他們又能做什麼?

    其實姚大哥這狀態很容易理解,那就是害怕未知。

    姚大的猶豫和抵觸是那麼明顯,姚母自然也看出來了。

    “你們不想去伊春的,

    都可以留下。但你們留下後,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不許給你妹惹麻煩!”姚母只有一個念頭,都不許拖累她女兒!

    姚大哥姚二哥等人都無語,

    一千多公里的距離,他們能給他妹惹什麼麻煩哦。

    “還說呢,這次要不是你妹妹的人回來得及時,

    我們一家子要被姚杏那死妮子害死。這算不算麻煩?”

    提起這事,姚大哥好不愧疚。好叭,這事說來還真的是托了他妹的福了。所以他娘這話也沒說錯。

    “爹娘,你們都走了,我們留下(干gan)啥,我和我媳婦及孩子們跟著一起走得了。”姚二哥笑嘻嘻地道。跟著爹娘,他們還能沾沾妹子的光,有(肉rou)吃。爹娘去了伊春,他們這些年輕的留下有什麼意思?反正他不是愛當家做主的。

    姚二嫂對丈夫的話沒意見,做買賣得背靠大樹才好乘涼,作為嘗過甜頭又失去大樹的他們,深知這一點。他們那店,剛開張的時候生意多好啊,那會王家還沒落難。後來王家失勢之後,他們也失去了王家庇護,不時有地痞流氓上門,讓他們煩不勝煩,如今他們在鎮上開那店更是生意平平。

    姚母頷首,對姚二哥說道,“可以,晚點你們就可以開始收拾行李了,還有記得將鎮上的鋪子兌出去。”完了,她又對姚大哥說,“家里的地,我們賣掉一半,剩下一半就留給你們,這座房子也留給你們。家里的銀子,就留三分之一給你們吧。”留多了這兩貨也是守不住,後面還不知道便宜誰呢。

    姚二哥側耳听著,覺得他娘這般分法還算公平,便沒吱聲。

    姚母這番話,幾乎就相當于分家了,雷厲風行的,弄得姚大哥姚大嫂心慌慌的,爹娘就這樣將他們給撇下了?

    “爹娘,你們真決定搬遷呀?不管爺(奶Nai)了?”姚大哥掙扎著問出了這麼個問題。

    一直沒作聲的姚父說話了,“以我對你爺爺的了解,他十之八九會同意舉家搬往伊春的。”

    姚大哥沒想到會得到這麼個答案,爺(奶Nai)都去了伊春的話,他大伯豈不是也會跟著一道去?想到金牛村就剩下他們這個小家,他便慌了神。

    “大哥,我覺得你們一家子才是最應該走的人。你們夫妻二人都不如姚杏心狠,我和你爹一走,你們不被她拆吃得骨頭渣子都沒了才怪。要知道你們可不止杏兒一個女兒,總得為虎子想一想吧?”姚二哥說道,他實在搞不懂他大哥在留戀什麼?

    姚大哥訕訕,“老二,沒那麼嚴重吧?杏子都被你說成了可怕的妖魔了。”

    姚二哥挑眉,“我就問你們一個問題,你覺得你們夫妻倆能搞得過姚杏?”

    姚大哥姚大嫂為難,這個女兒執拗起來,他們還真搞不過。

    姚母听著她家老二的話,暗暗點頭,老二在鎮上做了段日子的買賣,人確實通透了點。

    “大哥,別猶豫了,咱們一起去伊春吧,你別忘了你可是長子。”需要頂門立戶的!

    “老二,你也別勉(強qiang)你大哥大嫂了,(強qiang)扭的瓜不甜。你們想留下便留下,但我丑話可說在前頭,我們走了,你們夫妻倆可得自力更生了,千里之遙,有什麼困難得你們自個兒解決,別指望你爹娘我們和你妹。到時候不是我們不想幫,而是等消息傳到伊春我們再回來,估計黃花菜都涼了,真遇上危急情況,應該恰好能趕回來給你們收個尸。”

    姚大哥姚大嫂︰這話扎心了。

    最後姚大哥抹了一把臉,“爹娘,我們也跟著你們一道去伊春!”

    他們這番話被在客房里休息的康曉東等人听進耳朵里,他們相互之間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對了,阿暖寫的那封信呢?”姚母突然想起這事來了,當時信封上寫著祖父親啟,所以她才會把信給了公爹。

    “應該是我爹拿走了?”姚父不怎麼確定地道。

    姚母納悶,“那封信你爹看了之後就一直沒放下過?”

    “好像真是這樣?應該是忘了吧,爹他年紀也大了,忘(性xing)大也正常。”

    他們哪知道姚祖父一直拽著那封信不放手的原因,是因為姚春暖在信中給姚家規劃了將來發展的方向呢。

    若說姚祖父這把年紀了,最擔憂的莫過于子孫沒出息。如今他的孫女在信中給他指了一條明路︰再加上她的擔憂也不無道理,隨著她越來越聲名在外,不管是她的敵人也好還是她上峰的敵人也好,對付不了她,難免會想些歪門邪道,他們兩家至親就是靶子。所以姚祖父在看完信之後,就開始思索舉家搬遷的利弊了。

    回到家後,姚大伯家也開起了會議。

    “爹,你是怎麼想的?”姚大伯最先要確定他爹的想法。

    “說實話,我想去伊春!”姚祖父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甚至在說起這話時,雙眼發光。

    “你是知道我的心病的。”

    身為長子,他當然知道的。

    “我做了夢都想讓姚家更換門庭,可惜你們一個個都不是讀書科舉的料,便只能這麼中不溜地混著。”

    姚大伯慚愧地低下了頭。

    “你應該明白,一個人有沒有出身之間的區別。”

    姚大伯點頭,確實是這樣的,這些年,要不是他們姚家接連出了兩任村長,說不定他們名下的土地都會被人低價(強qiang)買(強qiang)賣。而且沒點出身,再沒點本事的話,求人辦事多難啊,有時候錢財去了,都拜不到正神。

    “現在阿暖好不容易找到了另一條路,並且已經走了上去,我們應該去幫她!而不是任由她一個人單打獨斗,獨自打拼,我們卻只享受她帶來的威望和榮譽。”姚祖父說這話時,整個人神采奕奕的。

    姚大伯有一瞬間的失神,他是好久都沒有見過這麼有斗志,這麼精神抖擻的父親了。

    “你呢?是在猶豫?是故土難離還是舍不得你的村長之位?”

    姚大伯搖頭,本來確實有點舍不得的,但听了他父親的一席話,比起佷女的主薄之位,他這個不入流的村長之位,便也沒什麼稀罕的了。至于故土難離什麼的,更不存在了,他們姚家往上數幾代,也不是金牛村人。而且經歷了佷女被牽連流放的事之後,他的威望也不如以前了,辦事不如以前順滑。

    姚祖父點了點頭,“你這麼想就對了,你注意到了嗎?這兩年的賦稅一年比一年多了。”

    听到這話,姚大伯當然明白他爹的意思,也就是說,往後他這村長的位子只會更不好坐。只是吧,要舉家去投奔佷女,他還是覺得不得勁。而且,他還有疑慮,“爹,阿暖以前瞧著沒那麼聰慧啊。”

    “後輩出息了還不好嗎?難得糊涂知不知道?而且不是有個叫做大器晚成的詞嗎?阿暖估計就是這樣的吧。到底是環境鍛煉人,讓她不得不成長起來。”

    姚大伯想想,確實,再也沒有比他佷女經歷的還要更惡劣的環境了。她不奮起,估計真的沒法善終。

    “別想那麼多了,如果不是親的,誰會那麼費心出錢出力地安排我們呢?”

    姚大伯想想也是。

    “行了,既然決定了,就行動起來吧。趕緊著手處理田產和房產吧,春耕還沒開始,田地的事也好處理。自理完了,就可以啟程了,別讓那些大兵一直等我們。還有你們,該回娘家的回娘家,該走親戚的走親戚,好好和各家親戚道個別吧。”說完這話,姚祖父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看向地里的皚皚白雪,只希望他做這個決定是對的,新年新氣象,他們姚家在新地頭有新的開始。

    姚家的媳婦們都生育了孩子,對于姚祖父和姚大伯做出全家搬遷至伊春的決定,有對于離開的不舍也有對新生活的期盼,她們都听話地回了娘家,該道別的道別。

    姚家這麼一動,動靜還蠻大的。首先是處理田產,他們特意去問姚祖父的堂兄弟那房親人他們要不要買地?如果要的話,上等田給他們十兩一畝,中等田給個七兩一畝就行。

    姚大伯家和姚父家的田加起來有近百畝,都是上等的田居多,中等田約佔四分之一這樣,都是從姚祖父開始慢慢淘換來的。說實話,若說舉家搬遷,姚家人最舍不得的便是這些田地了。要知道這些上等田都是熟田,每年的糧食產量在金牛村都是領先的。且它們都是連成片的,沒有東一塊西一塊的。

    所以姚家一放話出來要處理這批田產,更別提這個價錢要比市面上每畝還便宜了二兩。雖然姚家有意優先給同族的房頭先買,但同村的人還是聞風而動。

    面對姚家放出來的這些上等好田,姚祖父堂兄弟那房人有七八戶人家,全都咬牙盡量地吃下了,押箱底的銀子全拿出來,不夠的話,再和親戚借上一些,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反正田地買下後,種上糧食就有收成,有了收成賣了錢就能還得上債。

    最後,姚祖父堂兄弟那房人最後吃下了近五十畝的上等水田,剩下的那些,全被金牛村的村民們你兩畝我三畝地消化掉了。

    另外,姚家的兩座房子也是極好的,不管是整個的格局,在村里的位置,還是建造的時候的用料,在金牛村來說,都是好房子,更別說姚家人平時很愛惜房子,房子看起來也很新。所以要出手,並不難。

    也是兩家一同處理田產時,金牛村的村民才知道,原來姚春暖不僅將自己的親爹親媽親哥一家子接到伊春,連帶地連自己親爺(奶Nai)大伯一家都接去了。

    得知這個消息,加上大家伙兒瓜分了姚家的田地,一個個都使勁兒地夸姚春暖有孝心。其實也是有孝心啊,人家剛混好,就不忘將親人接去享福。這樣的,有些男兒都做不到呢。

    姚家這動靜,周邊幾個村子都有所耳聞,更別提一直在關注他們的姚杏和陳家了。

    “你那小姑可真是個能耐人。”陳婆子感嘆。當初她就是想將她說給她家老大的,可惜姚母沒應。

    姚杏此時悔得揚子都青了。她小姑果然克她,為什麼偏偏在她將娘家得罪死了之後,她小姑的人才出現呢?但凡那些人回來早一天,不,早到半天,她都不至于沒有了退路。

    陳婆子看了一眼沒作聲的大兒媳,“你回去好好求一求你爹娘他們,好歹把這樁事給解決了。”

    姚杏低聲道,“他們不會願意出錢的。”禍水東引之後,她(奶Nai)肯定連門都不會讓她登了的。

    陳婆子說道,“這錢他們不願意出便不出吧。有那些當兵的在,高利貸那邊好歹有點顧忌。正好,你們將縣學附近那座小房子賣了,把這事給了結了。這事要盡快啊。”否則等姚家跟那些大兵一走,高利貸那邊就真的無所顧忌了,現在好歹還能借點勢。

    “還有啊,你真的要回去多求求你娘,這門親不能斷!”

    姚杏低聲應了。

    姚杏不敢耽擱,她生怕哪天一睜眼,她娘家人就全走了。但她也不敢登姚家的門,至少短期內是不敢的,所以她只能金牛村的洗衣碼頭附近出沒,看看有沒有可能偶遇她娘。

    村里的人正得了姚家的恩惠,再加上姚杏將高利貸引到娘家來霍霍,大家都看不上她這個人,所以這些媳婦大娘們偷偷把她的行蹤告訴了姚家人。

    姚母得知後,連連冷笑,後又對大兒子大兒媳耳提面命一番,特別是大兒媳,姚杏出沒的地方可不就是沖著她來的?其他人她不擔心,姚杏敢在他們跟前出現,他們就敢拿大棒子揍她!

    姚杏蹲守了兩三天,沒蹲到她娘,她回味過來之後,略施小計,終于堵到她娘了。

    “娘——”

    姚大嫂悶頭走路,根本不應她。

    姚杏卻一直跟在她身後。

    “你別跟著我了。”姚大嫂連連後退,“也別說話,你說什麼我都不會信的。”

    說實話,經過這回的事,姚大嫂寒心了。她自認她這當娘的夠可以的了,女兒嫁人後回來說要盤個鋪子開店,她(奶Nai)不支持她,是她這當娘的從休己里挪出來二十兩銀子幫她,而她又是怎麼對她的?高利貸啊,她也敢往娘家引,她就沒想過她親老子親老娘還有她弟弟的安危嗎?她婆婆說得對啊,這個女兒就是個討債鬼。

    “娘,我知道錯了。”

    回應姚杏的是,姚大嫂拔腿就跑,不听不听,和尚念經。

    “娘!”姚杏追了上去。

    “你別跟著我了,咱們以後各過各的,你也別再來家里了,家里沒有一個人是歡迎你的。”姚大嫂頭也不回地說完這句,跟得更快了,還是往家的方向跑的,那慌亂的模樣仿佛有鬼在追。

    姚杏聞言,終于停止了追逐,她呆呆地看著原來家的方向,一動不動的。

    姚大嫂遠遠地回頭看了一眼,害怕極了。

    作者有話要說︰  抱歉啊,這麼晚才更新,昨晚空調打得太低了,有點感冒,一整天腦子都嗡嗡的,今晚就一更,等好了再雙更吧。下一章讓阿暖出來了。

    感謝在2021-07-11

    17:19:27~2021-07-12

    20:11:0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野生女朋友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假如沒有假如

    20瓶;拒絕慢更文、在路上le

    5瓶;柏

    3瓶;小葫蘆

    2瓶;土財主、青蓮、16968442、大黃貓咪、風之精靈、蛟寶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