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姚春暖沒想到,韓晉安竟然……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姚春暖沒想到,韓晉安竟然……

    第65章

    侍女來報,  “子,韓晉安在外面,欲未見于你。[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見。”承恩公府的人接觸韓晉安這事就發生在軍屯,  他們的眼皮底下,  姚春暖自是知道的,當時就覺得韓家要完了。

    他們都能知道的消息,更何況嚴密監視他們的三皇子呢?子兩字,  足以刺激三皇子瘋批的神經了。三皇子絕對會手起刀落,  送他們一家子去見閻羅王的。魏秋瑜和韓家都得死。在這節骨眼,  干嘛要見韓晉安?

    魏秋瑜有點運道,  趕在三皇子的人動手前,跳出了韓家這個坑。這巧合的事,  足以讓三皇子更加深信魏秋瑜是能掐會算的,三皇子對絕對會窮追舍的。

    “子,他跪在門外,如果子見他,他便一跪起。”

    姚春暖挑眉,  為了求見,  竟都跪下了?“就別管他,  他喜歡跪便讓他跪著。”笑話,  會是被道德綁架的人嗎?

    等午睡起床,  得知他在外面跪著,姚春暖看了一下『色』,這跪了差多有一個多時辰了吧?

    “子,  他跪在里,引來好多人指指點點。”

    姚春暖想了想,讓人將他請進來。

    韓晉安進來的時候,  整個凍得直發抖,臉『色』都青白青白的。

    “行啊,韓晉安,你是能屈能伸啊。”

    “今非昔比,姚薄,你自當得起我這一跪。”

    對于他的恭維,姚春暖只是笑笑,“吧,非要見我,有什事?”

    韓晉安在心底嘆了口氣,他話的時候其實一直在留心的神『色』,像出草根的平民啊,上完全有一朝得意便猖狂的輕狂勁。他知道自己目前的份和對等,他以前好歹也是名門之後,他以為姚春暖面對他的恭維,便是面上動聲『色』,至少眉眼也多少會有點得『色』的,有。

    “姚薄,我想求你救一救我們韓家。”

    “你笑了,你和你的家人現在是好好的嗎?”姚春暖裝作听懂,想這趟渾水。

    若听懂,韓晉安是信的,他徑直道,“姚薄,你救韓家一次,我以及韓家男丁願為爪牙,為你效犬馬之勞。”

    聞言,姚春暖吃了一驚,想到韓晉安會帶著韓家轉頭認為,這人會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癥了吧?自認對他們韓家下手挺狠的,從來有手下留情過。

    姚春暖問他,“你覺得我像缺干活的人嗎?你會以為,你跪一跪,再表表忠心,我便會將我們之的恩怨一筆勾銷了吧?”

    “其實在來未見你之前,我仔細想過了。我們家如今落到這步田地是多方原因的,固有你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我們韓家先算計你的,你怎報復我們韓家都冤。姚薄,你並非尋常女子,你和我們韓家之,有夾雜人命,所以算上生死大仇,何一笑抿恩仇?”這是韓晉安的心里話。魏秋瑜在的時候,他們是的恨透了姚春暖,是越到底層,他深刻反思之後,他們韓家落到這步田地,的是因為姚春暖一個人的原因嗎?三皇子的威『逼』,子的袖手旁觀。都是造成他們韓家處境艱難的重要原因。

    “呵呵,韓晉安,你是胸懷寬廣。”

    “而且我知道你恨魏秋瑜,我也恨,我們一家人都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是?”韓晉安絞盡腦汁來證明他們韓家是有用的。

    姚春暖好整以暇地道,“魏秋瑜翻出我的手掌心,我用上你們。”

    “實話告訴你吧韓晉安,想必你應該懂得城門立信的典故,你們韓家于我而言便是我立在城門的根木頭,彰顯我的威信。我要是收下你們,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于我來半點好處。所以,你請回吧。”

    “姚薄,如果我們韓家投奔你的事發生在今之前,確實有損你的威信。是你在魏秋瑜變成啞巴之後收下我們韓家,冤有頭債有,你只誅首惡,反而會顯得你計前嫌,寬宏大量。這事為外人所聞之後,會有更多的人才來投奔你。”

    姚春暖思索著,韓晉安這話有一定的道理。

    韓晉安明白姚春暖是拒絕,他一咬牙,“再者,姚薄,我韓家雖才,也是有點用的。”著,韓晉安從懷取出一份羊皮紙,遞給姚春暖,姚春暖接,他才轉而放到一旁的案幾上。

    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樣,姚春暖並著急將羊皮皮打開,而是道,“子的人是私下和你聯系了嗎?如今你舉家來投我,子你要怎交待?”

    果知道了承恩公府的人與他私下接觸的事,韓晉安一咬牙,坦白道,“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如今上位者仁,我們韓家全家又命在旦夕,顧了多了。姚薄,如果你肯救韓家,以後韓家就只認你一個子!”著,他人就單膝跪下了,這是將士對子的禮,以示忠誠。

    得知三皇子欲取他們韓家人『性』命,他拼命向子的勢力求助,至今有得到任何的回應以及援助。是他想盡忠,而是他們一家子的『性』命都受到威脅了。現在回想起來,從他秘密加入子的陣營,得到的幫助就極少極少,只能他失望了,子辜負了他的信任。

    姚春暖驚呆了,想到,韓晉安竟想當的二五仔。而且他如此大逆道的發言,他這是將柄送至手上?

    姚春暖沉默了良久,才道,“你和你的家人想清楚了嗎?我實話告訴你,我是可能信任你的,我對你包括你們韓家,只會用而會信。至于什時候會信任,準,或許你們這一輩子都得到我的信任。”

    “你會庇佑我們一家子的『性』命嗎?”

    “如果我有能力做到的話。”

    “就夠了。”

    的坦白,讓韓晉安心里松了口氣,他這步棋走對了,他們韓家有了生機。姚春暖能出這話,其實是個挺坦『蕩』的人,最怕的就是嘴上笑嘻嘻地答應著,心里卻一點也以為的。

    姚春暖『揉』了『揉』眉心,也有點拿準收下韓晉安等人是好是壞了。

    “你子細作的份繼續用著吧,我現在是可能為了你和三皇子以及子對上的。你從斡旋,能能活下來,就看你的本事了。我頂多是再壓制你們韓家並著痕跡地提供一些幫助。有,你的份宜在明,準備化明為暗吧。”

    “是。”

    姚春暖揮手,讓他回去。

    韓晉安心里松了口氣,慢慢地退出去,這時他才隱約感覺到他背後都被汁水打濕了,也是,這人並好服。

    他快退到門外的時候,里面傳來姚春暖的聲音,“珍惜這次機會吧,別想著左右逢源,首鼠兩端,敢背叛我,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韓晉安︰豈止是知道,他是深深地領教過好?

    等他安全出去了之後,姚春暖才拿起桌面的羊皮紙,才一打開,就忍住坐直了子,這是一份北境的軍事防布圖!這會姚春暖更能感覺到韓家一心想投奔的誠意和決心了。

    *******

    冰雪地里,姚春暖就站在伊春大營的大門外,翹首遠望。

    一片雪白的世界,漸漸的遠處出現了幾個黑點,接著黑點越來越近。

    “子,我看到了,五六七八輛馬車,應該是他們到了。”羅素衣扶著姚春暖,有些激動地道。

    果,前後十輛馬車在他們跟前緩緩地停下。

    康曉東打頭,馬車停好後,他從車轅上跳下來,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姚春暖跟前行了一個軍禮,“報姚薄,屬下康曉東回來復命!”

    “辛苦了,康隊長。”姚春暖對康曉東等人道。

    康曉東咧嘴一笑,“辛苦。”

    “洗塵宴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一會帶著兄弟們去吧。”

    “謝謝姚薄。”康曉東極會看人眼『色』,當下就退到一旁。

    馬車上的人陸續下車,姚家人看著莊嚴威武大氣的軍屯大門口,很是震撼。

    伊春軍屯的大門是推倒重建過的,姚春暖給的圖紙,參照的是後世的軍營畫的,初次見到的人很難被震撼到。

    “這里就是伊春軍屯?”一下馬車,姚祖父姚大伯等人眯著眼楮看著莊嚴的軍屯大門。

    姚春暖扶著肚子在羅素衣的攙扶下迎了上去,阿夏站在姚春暖斜後方,眼觀六路耳听八方,打算一有危險就沖上去。

    姚春暖最先來到姚父姚母邊,笑著道,“爹娘,可算將你們盼來了。”

    “你這肚子,快生了吧?”姚母盯著的肚子看。

    姚春暖道,“嗯,就等娘你來呢。”

    姚母拍著胸脯保證著,“放心,娘到了,你安心地生吧,娘指定能伺候好你的月子。”

    姚春暖看向姚母旁邊的姚二哥,“二哥。”

    “阿暖。”

    剛才是姚二哥扶著他爹娘下來的,這會看著他娘精神抖擻的模樣也是佩服。他娘可厲害,一路顛簸,連他這個大男人都有點吃消,偏他娘,喊苦喊累的,一心就想快點到伊春見他妹妹。

    除了陪著姚祖父四處打量的姚大伯,幾乎所有姚家女眷的視線都落在姚春暖上,只見他們這大佷女臉『色』紅潤,穿得也體面,有侍女,有一個大塊頭的女護衛在一旁護著,看來是的混出頭了,是誑他們的。一時,大伯娘等人提著的心總算放下了。怪們,人離鄉賤,這一路們的心都是忐忑極了。

    姚春暖和姚父姚母了兩句話後,就走向了姚祖父和姚大伯等人,“祖父,大伯大伯母,歡迎來到伊春,同時阿暖也感謝你們的信任。”確實是濃厚的信任,也能一大家子背井離鄉地遷徙千里。

    姚祖父拍拍的小手臂,“你這次的安排很錯。”

    姚大伯道,“都是一家人兩家話,如果非要客套,我們麻煩你的地方更多。”

    “祖父、大伯大伯娘、爹娘,各位哥嫂,我已經讓人將房子收拾好了,也燒上炕了,外面冷了,咱們先進去吧。”姚春暖注意到了,馬車里的孩子們正探頭探腦的呢。這會下馬車的都是大人,能透透氣,活動活動筋骨,孩子們被拘在馬車上,估計要呆住了。

    “好好好,先進去。”听房子已經收拾好,他們便迫及待地想看一看即將入住的房子是何等模樣,是比老家的好呢是如老家的。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