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在中原地帶,她一個女子即……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在中原地帶,她一個女子即……

    66章

    十輛馬車一一從軍屯大門駛了進去,  進去之後,路就好走多了,因為沿途的主干道的雪都被清掃干淨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姚祖父進了軍屯之後,  就將馬車簾子撩起來了,  他想軍屯里的景象是怎麼樣的。

    姚祖父到遠處有人在掃雪,于是問道,“你們軍屯安排了人掃雪?”

    “嗯,  是安排了人掃雪,  這人選主要是軍屯南區的那些犯人勞役,  每天清掃軍屯各主干道。”

    馬車在經其中一人,  姚祖父無意中瞥見那人的臉,瞬間瞪大了楮,  “那是親——”他想喊親家大嫂的,但他頓了一下改口道,“王大夫人?”

    “或許是吧。”姚春暖淡淡地道,她沒到對方的正臉,但既然她祖父說是,  應該沒錯的。

    姚大伯等人聞言面面相覷,  然後唏噓,  想當初,  王大夫人登門提親的候,  是何等的矜持與尊貴,現在卻輪落到掃大街的地步。

    姚春暖道他們為何唏噓,但這人啊家族啊起落落真沒法說,  江山不容易,守江山也不容易。一朝不慎,從雲端到泥底也不罕見。不他們家目前正處于努力上升的階段,  思考如何守江山的太還早了點。

    “你別為難他們。”姚祖父特意交待,對王家人,他孫女以不親近,但最好不要仗勢刻意去踐踏他們。這種人家是有底蘊的,若不小心將他們的仇恨全引到己身上,萬一他們選擇同歸于盡,那就不好了。

    “我沒為難他們。”只是無視他們而已。她也不怕王家,只要她爬得夠高,便是以後他們平反了,至少己也能他們平起平坐。姚春暖一向明白,指望別人好心放己一馬,不如寄望于己的努力,讓對方忌憚。

    而且在姚春暖來,這掃大街在王家等人來雖然丟臉了點,卻確實是輕松活。現在冬天還不來,等夏天他們就道好了。輕松,一天得的工分也不少。

    姚祖父點了點頭,他說這句,就怕她年輕氣盛,給己豎了沒必要的敵人。

    馬車快就停在兩處大宅子前,姚春暖說到了,他們便陸續下車。

    這三座並排的宅子是她拿功勛值兌換下來的。古人以左為尊,故而她將左手邊那座宅子給了她大伯家,中間給了她爹娘,右手邊那座是她的,至于她祖父祖母,想住哪家都以。是的,姚春暖也搬家了,畢竟隨她的直系屬下越來越多,原來的房子明顯就不夠寬敞了。

    她也是這麼說的,“大伯,左邊這座房子是給你們家的。爹娘,中間這座是給咱家的。最右邊這座是我的。其實這三座房子的格局大小都差不多。”

    姚祖父姚大伯了連連點頭,兩家連在一起挺好的。前他家那位還擔心來了伊春之後,會老二家的一起住,都是當家做主慣的人,短間內住在一起還好,住一起久了,肯定會有摩擦的。像現在這樣就挺不錯的,親近而不親密。

    “至于祖父祖母,你倆就按己的心意來,想住哪家就住哪家。以上旬住大伯家,中旬住我爹娘那,下旬住我那里。”

    姚祖父姚祖母被她的話逗笑了。

    “行,改明兒我們就照阿暖的話試試,每家住上一旬。”姚祖母笑得『露』了牙床。

    確認好房子之後,他們便開始往里面搬東西。

    他們的馬車就停在外面,住這一片安家的都是軍屯里的中高層。路的人不少,每個人見了姚春暖都她招呼。

    “姚主薄,是你的家人到了啊?”

    “是啊,剛到。”

    從他們停下來,姚家人就到不斷有人他們阿暖招呼,就挺稀奇的。這樣的景象,在金牛村,只有姚祖父姚大伯去遛彎才會的。

    這讓姚家的女眷們都了個稀奇,姚母更是豪得不行。

    姚大伯娘低聲姚母說,“來阿暖真是息了。”

    進來大門之後,姚春暖大堂嫂楮亮亮的,“這真是我們家的房子嗎?”這房子好大,而且她數了數,除了主屋,另外還有兩三個小院子。他們完全以幾兄弟各住一處,帶妻子兒女,像一個小家一樣。他們堂妹這事辦得妥帖啊。

    姚春暖給他們兌換的房子都是兩進的,院牆一圍,里面是大院子套小院子,同兼顧熱鬧隱私。

    “小姑姑,這屋里好暖。”孩子們歡呼聲。

    姚春暖笑道,“屋子里鋪了火炕,廚房里的火不熄的話,屋里就會一直暖。”

    姚家人听了個稀奇。

    將孩子們全趕上炕,讓他們暖暖。這一路盡管康曉東已經安排得妥貼了,但單薄的馬車擋不住寒意,所以到了後半程,他們幾乎都龜縮在被褥里,輕易不下車。

    姚春暖去她娘說兩句體己話。

    姚母拉她的手,嘆道,“暖啊,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啊,不然真是險了。”

    “怎麼回事?”

    姚母將姚杏她丈夫借了高利貸,要還債的候卻把人往娘家引的事說了。

    姚母的話讓在一旁收拾的姚大嫂面『色』訕訕的,但是沒辦法,女兒的所作所為讓她臉上無光,對比養了小姑的婆婆,姚杏實在太差勁了。

    姚春暖不客氣地道,“這樣的人你就當她死絕好了,以後敢登門直接去就是了,犯不氣。”

    姚母點頭,她也是這麼個意思,“是這個理兒,那就是個養不熟的。怕就怕以後你大哥心軟。”

    說什麼她大哥,她娘這是在敲她大嫂呢。姚春暖搖頭,“放心吧,京城伊春相距近兩千公里,若無意外,相見的能『性』低的了。”

    姚母想想也是,若無意外,此他們應該不會再相見了。

    她姚春暖剛姚母說了一會話,她祖父就支使了個孩子來請她去。

    原來他們剛安頓好,就不斷有人送禮上門。

    是吳總管帶禮物親來了一趟,他一來是說明大將軍不在軍屯,他是代表大將軍來歡迎他們的。然後他姚祖父姚父說話,提起他們的中間人姚春暖,他言語間全是溢美之詞。他庶務繁忙,就呆了一刻鐘左右便告辭了,臨走前還一直強調,讓他們安心住下,將軍屯當成己的家。

    之後又陸續來了一些人,不他們並沒有親來,而是讓家人或者管家送上表禮而已。

    甚至大將軍府的大廚房那邊也讓小徒弟送來了食物,“姚主薄,听說你家人到了,估計你的家人一間沒空開火,大管事特地讓小的給你送來一盆面一對大豬蹄添個菜。”

    這盆面是好的,這一對大豬蹄是鹵好的,一只怕得有七八斤重,一大家子人都盡夠吃了。

    “米大管事有心了,回頭我再親謝謝他。”

    他們算見識到了姚春暖在伊春軍屯的聲望了。

    搬遷房,總是忙碌又繁瑣的,等他們一家子人吃午飯,才總算閑下來了。

    姚春暖陪她祖父、大伯、親爹幾位哥哥在大廳里喝茶。

    “這兩座房子得花不少錢吧。”姚祖父最點來這點。

    姚大伯接口道,“是啊,阿暖,你告訴大伯置辦這座宅子花了多少銀子?大伯還你。你不能說不要,親兄弟明算賬,不然你幾個哥哥就不好帶了。而且你不用替我們擔心,咱們這次來,將田地房子都賣了,買房子的銀子還是有的。”

    這麼大的房子,用的木料也都是好的,泥牆夯得也結實,上面的瓦片鋪得也好,地基也是抬高了建的。周遭他也了,即便是化雪或者下大雨,家里都不會被淹。宅子里的格局也正,真是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

    這房子是給他們一大家子人住的,哪能讓佷女錢呢?阿暖只是他的佷女,又不是女兒,對他以及這些個堂哥們沒那個義務責任。再說了,安頓下來後,他們一家子何以謀,何以置產,這些都有能需要佷女搭上她的人情來給他們安排。這些方面,因為他們來,人地不熟,沒有門路,讓她幫忙就算了。房子的錢若還是裝傻不給,那就是便宜沒佔夠,沒分寸!

    姚春暖笑笑,雖然她不在意這座宅子的花費,但她大伯這態度擺來了,親人沒有死扒她吸血,這讓她高興。

    “這是我用功勛值換的,倒沒有怎麼花錢。”

    這個詞,讓在場的姚家人一愣,“功勛值是什麼,好得嗎?”

    緊接,姚春暖就他們解釋了一下目前軍屯使用的兩種與金錢貨幣相互關聯且通用的制度——公分功勛值。

    姚家眾男丁們听了個稀奇,這軍屯外面大不一樣啊。

    “阿暖,這房子錢咋辦?我們又沒有功勛值,也沒有工分。”

    “不急,等你們做工了,得了工分,後面憑工分分了糧食,就還我等量的糧食好了。”

    姚大伯想了想,同意了她的方案,“這樣也行。”

    大家略說了會話,主要是姚春暖給他們講了一些軍屯這邊的基本情況。考慮到姚家人周車勞頓,極需休息,而姚春暖身子也重,便各散了。

    姚春暖走後,姚大堂哥嘆,“堂妹挺有本事的。如果她沒有嫁給王家那段經歷,或者說,離後沒有懷孕即將產子這段,憑她現在的聲望,再嫁的話,肯定能嫁得更高。”

    說這話,姚大堂哥的心里不無惋惜,他這堂妹,人情達練,有手腕,懂用人,便是嫁入頂級閥門世家成為宗『婦』成為當家主母,也足夠勝任。

    偏偏她開竅晚了。他說這話也不是嫌棄,而是世情如此。他堂妹能在這里經營己的勢力,是得益于邊境的特殊『性』,這里唯才是舉,對男女『性』別並沒有分重。在中原地帶就不行了,她一個女子即使再有才能,也不能讓她走到高位上的。

    姚大堂哥現己說完這話,竟沒有人附,忍不住朝他爹祖父去,他爹估計是對他的話深以為然,中有淡淡的痛惜,而他祖父呢?咦,他只到他祖父笑而不語。

    一直到了久以後,等他堂妹一路往上走,輔助明太、祖繼往開來,定鼎江山,成為四大輔臣之一的女家主,姚大堂哥無意中想起今日他祖父的那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原來那個候,他祖父已經猜到他堂妹要走的是一條與人不同的道路了。而他還在為他堂妹未能嫁入高門而惋惜。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