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俊俏的小白揚,才不白送給……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俊俏的小白揚,才不白送給……

    第84章

    姚春暖到家時,  看到刑夫果然在她家,和她娘聊得嗨呢。【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只能說吳總管料事如神。

    她听了一下,倒是挺有共同話題。

    先是她娘恭維聲,  “羨慕,  生兒子,既有本事又孝順。不像我,兒子資質平平,  孫子輩更差,  特別是我那個大孫女,  提起她,  我心肝在痛。”

    刑夫說道,“沒有吧,  別一個勁地埋汰兒女呀,幸虧那些孩子我見,不然還以為他們像中說那麼差呢,兒子他們看著挺實,女兒春暖又美又能干。我還羨慕呢。”

    “他們確實還好。但楊姐,  是不知道,  家家有本難念經,  我那個大孫女,  就是白眼狼一只……”姚母不忌諱家丑,  將姚杏事和刑母攤開來說。

    姚春暖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這多久,就已經稱姐道妹了?

    刑夫听得認,  但她听著听著,不知怎地,感覺姚母說大孫女和女兒是越來越像,  是為了男要死要活,不管家里同不同意,只是姚杏更分一點,竟然將高利貸往家里引。對于這點,刑夫暗算慶幸,突然覺得女兒好像沒那麼糟。

    要是姚春暖知道她此刻心里想法,一定會告訴她,還是太天了,前世在不知道情況下,女兒可是將兒子給害死了。這殺傷力不比姚杏弱。

    刑夫想了想,將自己煩惱說出來。

    听到刑家有這麼個女兒,刑母自個兒還在偷偷和她來往,甚至還想讓兒子給她男安排個輕松活計,姚母目瞪呆,當下就勸道,“楊姐,我勸還是防著點吧,我這血淋淋例子就擺在這呢,這女兒和我家姚杏是一個樣。要知道,我們家可從來沒有對不起我大孫女地,但她們這種滿心滿眼是自家男姑娘家是什麼敢干。”

    “不至于吧?”刑夫始終不相信她家星月會那麼壞。

    姚春暖看出來刑夫有點不開心了。知道是她娘話讓她心生不愉,她娘是,太熱心腸了,交淺言深啊。

    她走了出來,笑著說道,“刑大娘,我娘說話直,但想法不壞,听了別往心里去。其實四小姐私奔一事,她本固然有錯處,但我覺得男錯處更大。畢竟男比四小姐年長,又比她一個小姑娘有見識。”

    姚春暖注意到,刑母見了她,眼楮就是一亮,“阿暖,來這邊坐呀。”她指了指身邊椅子說道。

    等姚春暖說完,她頻頻點頭,“是是,我是這麼想。”這一席話下來,刑母看姚春暖就更順眼了。

    姚春暖繼續說道,“私奔這事已成定局,咱就不說了。就說說在吧,我覺得對四小姐太溺愛了。這段日子沒少為難吧?沒少讓大將軍為難吧?其實說到底,那姓林不是一外男,要不是傍上了您女兒,算得了什麼?恐怕連眼不會給他一個呢。”千錯萬錯,自家孩子沒錯,錯是帶壞自家孩子壞。

    是是。她說得極有道理。

    “大將軍知道您為了一個外男那麼『操』心,指定心里又酸又心疼。”

    先前是為了女兒,讓兒子讓一讓沒什麼,但在刑母腦子里就一個想法,那就是,她為了一個外男,讓自己兒子委屈了,這怎麼可以?

    “所以以四小姐提要求,打個折給她辦。妥協是相互。哪有一一讓再讓,另一卻寸步不讓呢?就忍心讓大將軍一讓再讓?”

    “好,以我就這麼辦!”姚春暖一席話讓刑母感覺自己像是打通了會任督二脈,“阿暖,出意。”關鍵是這些話她願意听,听得進去。

    看姚春暖將刑母哄得眉開眼笑,姚母心里酸酸。

    姚春暖看著是好氣又好笑,太受歡迎讓煩惱啊。當下她就上前挽住姚母手,問她今天給她做什麼好吃?她親娘哎,要不是為了替她解圍,她犯得著費這腦子費這舌啊。

    姚母假意地抽了抽手,沒能將手從女兒懷里抽出來,當下矜持地道,“前天不是說想吃薺菜餃子嗎?今早我特意去挖了一籃子薺菜回來給包餃子吃。”

    看到灶上瓷盆里已經調好薺菜豬肉餡,姚春暖是驚喜了,春天野菜里,沒有比這一更鮮美了。拌上芝麻香油撞陳醋蘸料,這滋味,神仙不換啊。

    “娘,是太好了,是天底下最好娘!”姚春暖好話不要錢一樣往她娘身上扔。

    就在這時,內院傳來孩子哭聲。姚春暖頓時想起小姚曦來,當時什麼顧不得了,她和她們打了聲招呼報,就風似地院子里沖。

    姚春暖剛踏進她院子里,就听到小姚曦震天哭聲。走近了發,『奶』娘在手忙腳『亂』地哄著,羅素衣在一旁是一臉焦急。但是誰上手哄不行,她就一個勁地干嚎。

    “怕是想她娘了。”『奶』娘對羅素衣說道。

    “快了,子快下值了。”羅素衣回道。

    “我回來了!”姚春暖三步並作步地沖了去,從『奶』娘手里將女兒接來,哄道,“來來來,娘小寶貝,想死娘了,別哭了啊,哭得娘心碎了,哦哦哦——”

    許是聞到了姚春暖氣息,小姚曦肉眼可見地安靜下來,安靜下來之,還睜著如同被雨水洗眼眸一個勁地瞅著她看。一顆晶瑩淚珠掛在她長長睫『毛』上,配合她微紅眼楮和鼻頭,姚春暖看了心軟得一踏糊涂。

    孩子不哭了,羅素衣松了氣,“這小家伙,早上一睜開眼就在找了。沒找著,是扁著嘴喝『奶』,喝完之睡了一覺,醒來她又繼續找,一直未能如願,就扯著小嗓門哭了好久。”

    *******

    姚春暖隨給出意,吳總管越想越可行,但他最還是請示了大將軍和刑爺,得到了一致首肯。

    刑母從姚家回來,就被吳總管告知,兒子和丈夫同意了給姓林安排一個活,他之前想要在兌換樓當副掌櫃助手那個活就別想了,是別活,但很輕松,刑母當即喜出望外。

    翌日她特意去伊春城見女兒一面。

    對于母親帶來消息,刑星月並不滿意,她挺著個大肚子發著脾氣道,“先前在兌換樓那個職位怎麼不行呢?看那姚春暖只是一個薄,給她家安排了那麼多職位,憑挑任選。怎麼到了我這里,就只要一個職位,還不能如願。我好歹是爹娘們女兒大哥妹妹,他是們女婿,為什麼要將就啊?”

    問題是,林景州身份,哥爹不承認啊。刑母心中說道。

    “姚薄給她家安排是她事,如果出了問題,自有她自己承擔。”哥明確說,可不想替他,不,是不想替收拾爛攤子。這是先前說起這個問題時候,兒子和她說。

    “娘,怎麼盡幫她說話?”

    刑母不磕聲。

    刑星月狐疑地打量著她娘,看見她娘完全不敢與她對視樣子,又突然間想起姚春暖那模樣是她母親喜歡樣子,她恍然,“娘,『毛』病又犯了?”

    刑母心虛。

    “娘,怎麼這樣啊!她再怎麼好看,我是親生女兒啊,怎麼能站在她那邊?”刑星月大叫。

    “別胡思『亂』想了,我要是不幫,我犯得著一個勁讓哥為難嗎?反工作事,我這當娘就只能幫們爭取到這個了,去不去就隨們吧。”刑母頭疼,誰還能沒點自己愛好呢,她就喜歡看美好,怎麼了嗎?

    林景州上前握住刑星月手挽住她圓滾滾腰,“謝謝岳母,這職位我干了。”那工作和兌換樓還是挨點邊,他先干著,再慢慢謀劃吧。

    “可是——”刑星月還是不滿意,怎麼能讓他受委屈呢?

    “沒關系,咱們慢慢來,以會好。”

    ********

    軍屬區,戚家

    戚婆子在炖一只母雞給四進補,這只母雞是家里用個功勛值換,在軍屯外還買不到這麼母雞呢。

    朱大夫今天特意來看戚應善恢復情況,看完傷之,他微微吃驚,“小子,這傷愈合情況比我預料中要好。”果然是年輕力壯,恢復力就是好。嗯,家里照顧得好,他聞到廚房里飄來雞湯味了。

    “是不是沒用我配膏『藥』?”朱大夫注意到了,他配『藥』膏是帶點紅『色』,他傷很干淨,不像是用他那『藥』樣子。

    戚應善如實說了,他用是另一款『藥』膏,連續幾天用下來,已經沒剩下多少了。

    朱大夫拿起來看了看,“小子從哪弄來膏『藥』?比我親自調配祖傳秘還好使?”

    姚薄說,傷潰爛發熱,讓傷患喪命,是因為傷處有他們看不見細盅做怪。要不是他學會了縫合術,斷骨重接事,他肯定不敢。有了這縫合術,他能讓創縮到最小。再配合用『藥』,和注意衛生清潔,他有八成把握。如今戚應善恢復得極好,他一下子就認定了這『藥』膏起了大用了。

    戚應善不知道出于什麼心理,下意識地不想讓他知道這『藥』是姚薄給。

    *****

    “祖父,預定那個助手,什麼時候能入職?”不知不覺,姚春暖想起了那位清俊少年郎君,就隨問道。

    “他已經斷骨重接了,是朱大夫幫他做治療,目前是恢復期,等痊愈了,就能入職了,估計還得十天半個月吧。”

    做了斷骨重接手術了?希望一切順利吧。姚春暖在心里默默地道。

    自打姚春暖給吳總管出了個意,天,他又找到了她,“一事不煩二,給四小姐準備在這了,幫忙挑一挑吧。”

    吳總管遞來一張單,想必是符合她先前提到要求,姚春暖接來一看,發上面有十個字,不多不少。

    姚春暖發上面有一個眼熟字,趁著吳總管倒水喝空檔,拿『毛』筆給劃掉了。

    倒完水吳總管好看到這一幕,“劃掉了一個?”

    “嗯。”俊俏小白揚,不白送給刑星月呢。

    “為什麼劃掉啊?”

    “不適合。”姚春暖若無其事地道。

    “怎麼不合適了?”這麼快就看出不合適了?

    “據我所知,這還瘸著腿呢。”

    “瘸腿啊,確實不怎麼合適。”

    “這上面,們問他們本意思了嗎?這種事,最好還是自願好。”姚春暖一邊喝著水一邊說道。她賭小白楊壓根不知道這事。嗯,他不像是會吃刑星月這碗軟飯。

    “還沒,這不是初篩嗎?”等十進五再去問不遲嘛,五個里,總有一個會願意吧?

    “十選一,劃掉一個還有九個呢,自己慢慢選吧。”姚春暖端著水杯起身往外走。嘖嘖,十里挑一,刑星月是有福氣。

    吳總管沖她喊道,“誒,不幫忙啊?”

    “不幫,說到底這是大將軍家務事。”她已經『插』手夠多了。

    “不幫?那剛劃掉一個字是幾個意思?”

    “我助為樂,順手為?”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