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85章 (修)我向來不憚以最大的……

第85章 (修)我向來不憚以最大的……

    第85章

    對伊春軍屯的屯民而言,  今年的春耕是稀奇的,一些新式的種地方式,讓他們開了界。【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在農稼院的農博士的指導下,  軍屯的公田全都按照軍屯收集總結出來的那本《農作物種植技》指導種下各種農作物,  比如麥子、稻子、黍菽豆芝麻等等。

    軍屯無數的新鮮物告訴屯民們,種地,軍屯是認真的。

    屯民們听說公田里種植的水稻,  光稻種品種就有三十種,  軍屯在公田都種上了,  還標上了記號,  就等成熟的時候,看看哪些品種產量高蟲害少,  適合他們這片土地種植。

    一些新物種新品種,都由農稼院管理,就種在特定的公田里。屯民們的私田,推薦種的都是確定的優質的糧種。

    軍屯有良種,他們私也可在兌換樓里拿工分或者功勛值兌換,  然後種在私田里。但是這個需登記,  嚴禁他們種子倒賣給外面的。一經發現,  便記錄在冊,  後兌換樓里有什麼稀罕物,  那些有前科的別想優待兌換了。

    經過大半個月近一個月的忙碌,他們掐著時節,應季的作物都給種下了。還種的,  都已經打好了溝壟,再不濟也整好了地了,就等時節到了下種。

    這天下午,  大軍府的大廚房送來了送來了新鮮出爐的春日點心。于宸和姚春暖見此,讓搬來桌椅,放到外頭的小花園里。其他成員紛紛放下手頭的活,移步小花園,稍作小憩,順便吃些點心。

    他們這邊正準備開始,蒙毅就拎著一壺酒過來了。看見小花園的布置,當下就笑了,“你們倒是會忙里偷閑。”

    朱永年迅速吞下一口餅子,正經地道,“適當的休息是為了更好地干活。還是說說你吧,怎麼才下午就喝上了?”

    姚春暖隨口一接,“看他紅光滿面,眉梢飛揚的子,怕是有喜。”

    蒙毅朝她豎起了個大拇指,“猜對了。昨晚,我已得了周玉樹的親口應允,會留下來,留在軍屯。”

    其他紛紛說道,“恭喜蒙軍,這不容易啊。”

    蒙毅喝了一口酒,心道,可不是嗎?別看周玉樹小小年紀的,卻頑固得。說服他,真是費了老鼻子功夫了。

    對這個結果,姚春暖覺得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周玉樹這,觀其品『性』氣質,有些像三國時期的儒趙雲,並不好收服。

    不是當初施眉為了能順利帶走魏秋瑜他推出來,致使他們兩者之的關系出現了裂痕,便是蒙毅如何用使出水磨的功夫,他們如何施恩于他,三個月一到,他都是走的。

    但實卻是有利于他們的。先是他和伊春大營那邊的關系有了裂縫,蒙毅又趁虛而入,不斷地他往伊春軍屯這邊拽,最後一擊,應該是大軍的重視了。大軍從狄羅繳獲了兩千多匹馬,欲再建一個新的騎兵營,連先前的騎兵營的戰損都給他們補齊,就怕補了,新的騎兵營會因馬太少建不起來。這第二個騎兵營,大軍在考察過周玉樹這個之後,也是屬意他來做。而周玉樹礙于三個月的服役時,自己的歸屬不明,一直推拒。但這兩個月,大軍就是虛位待,周玉樹能不動嗎?

    姚春暖說道,“既然周小軍答應你留下來了,那有一件,你必須做了。”

    蒙毅︰“什麼啊。”

    姚春暖示意他湊近,然後小聲地交待起來。

    其他也不好奇姚春暖交待了什麼,有些不該知道的,知道了就是麻煩。

    蒙毅听完之後,整個猛地站了起來,“不是,你的消息怎麼那麼及時?”

    “我這不是尋思著那三個月的約定期限快到了,有備無患嗎?哪知道真的派上用場了?了,別 鋁耍 愀轄 迅熗稅傘!br />
    蒙毅驚詫她的消息那麼及時,姚春暖能說連她也想到韓『潮』能做到這一步嗎?

    韓晉安和他大哥跟著她底下的商隊出了,而他留了下來。她原來的情報網比較粗糙,先前也暫時找不到對口的。她弄這個,是不想當個聾子,對伊春對外面的消息一無所知而已。

    韓『潮』留下來後,就接管了情報,在原有的基礎上進了優化和擴建,目前活躍在伊春。可說,她現在耳清目明得,發在伊春城的,不消多久,她便能拿到最詳細的信息,伊春城外,大的消息也休想瞞過她。

    說實話,韓家兄弟投奔她之後,干活都挺賣力的。姚春暖投桃報李,讓暗中照拂韓家的老弱成員。

    兩天,就到了三月之期。伊春大營那邊來了,陣仗還挺大的。

    施眉來了,王朗來了,並幾位在伊春大營就和周玉樹交好的武,最重的是,朱大帥的大子也來了。

    大家都能理解,朱大帥畢竟是伊春軍營的最高掌權者,即使再重視一個領也不可能親臨軍屯的,但他讓他大子代表他前來,已經是誠意十足了。

    施眉等隔三個月後再次走進伊春軍屯,發現這里和冬天相比,產了大變化。

    伊春的田地經過重新的規劃,春耕多久,應季的作物都種下了,有些已經冒了頭,一望無垠的田野里是一片瑩瑩綠光。遠遠望,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好一派田園風光。讓看著心情就舒適。

    在議大廳里,周玉樹見到了施眉等,他嘴唇動了動,然後就是沉默。

    “周小軍,我們來接你回了。”

    “是啊,我們來了,有我們在,量他們也不敢硬是你扣留下來。”

    伊春大營那邊的先聲奪地道。

    見此,姚春暖笑了笑。三個月前,打賭周玉樹留下的是她,這次主持議會的也是她,俗稱有始有終。

    姚春暖也廢話,直接說道,“當初我們雙方說好了,三個月服役時一到,是走是留,全由周小軍自己決定,我們雙方都不得干涉。周小軍,你現在可宣布,是走還是留了。”

    “周小軍,之前讓你留在伊春軍屯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施眉深吸口氣,率先說道。

    緊接著,朱大帥的大子朱國濤接著道,“周小軍,我父親正在大帥府等著我們一起回,他已讓備好了宴席,說許久你暢飲了。”

    “回來吧,三個月了,我們都在等你回家。”周玉樹交好的武們異口同聲地說道。

    陣仗那麼大,看來伊春大營那邊也察覺到不妙了呀。姚春暖端起茶水喝著,心情不錯地想道。

    蒙毅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了一句,“不管你做出什麼選擇,自己都好好的。”

    周玉樹重重地點了點頭。

    伊春大營的對蒙毅怒目而視,好心機啊!他說這話,倒顯得他們先前誠意滿滿的話像是『逼』迫周玉樹一!

    相比伊春大營那邊的鄭重嚴肅,軍屯這邊的都挺淡定的,三個月的時,該努力的他們都努力了,相信周小軍也看到了他們的誠意,做什麼決定就看他了。

    一直說話的王朗此時開口了,“周小軍這三個月都呆在伊春軍屯,對我們大營今年的規劃有所不知,我們伊春大營今年秋預計購進三千匹馬,準備組建第二個騎兵營,如今司馬之職虛位待,周小軍,回來吧。”

    周玉樹聞言,先是一愣,然後中劃過一絲遺憾。

    王朗一直在觀察著周玉樹的反應,當下急切地道,“周小軍回來吧,你姨媽也在大營里盼著你呢。”

    周玉樹聞言,懵了一下,然後他不可置信地問道,“你說什麼?我姨媽在伊春大營?”

    周玉樹父母雙亡,除了授業恩師,就剩下這麼一位老姨至親了,還是養育過幾年的娘媽。

    “是的,這三個月周小軍是在伊春軍屯過的,我們體恤你和親的思念之情,故而你姨媽從你老家請來了。就想給你個驚喜。也是這兩天剛到伊春的,我尋思著,今來接你回,正好讓你們團聚。”

    “你——”卑鄙!

    伊春軍屯這邊的也是義憤填膺,說得那麼好听,實還不是拿家親『逼』就範?

    伊春大營的都有作聲,顯然是默認了王朗這一做法了。他們能從軍營里那麼多中拼殺出來坐上高位,腦子不笨,還可稱得上聰明,自然看出來周玉樹意已決。

    現在,端看周玉樹怎麼選擇了。先賺回再說,想來王朗不笨,周姨媽那邊定然是安撫好了的,回頭讓周姨媽勸勸周玉樹,這件就能慢慢過。

    這時,不忍周玉樹為難,蒙毅跳出來了,氣憤地道,“王大,這便是你做不地道了,你家周小軍的姨媽接來,怎麼不告訴周姨媽他大外甥在我們軍屯而非你們大營呢?”

    王朗哼笑,理會他的叫囂。

    姚春暖仍舊慢斯條理地喝著茶。

    “幸虧我底下的上街遇到了她老家,她老家得知周小軍在我們軍屯,就主動跟我們回來了。”蒙毅咬緊了主動這兩個字。

    “你——”王朗愕然,“不可能!”

    “樹!”這時,隨著這一聲叫喚,外面沖進來一個旬『婦』。

    “姨媽!”周玉樹轉頭,迎了上。

    輸了,他們輸了,棋差一著!王朗緩緩地坐下。不知是不是巧合,他正好坐在姚春暖的斜對面,又剛好看到她閑適喝茶的模,再思及她從頭到尾的反應,似乎都是這麼閑適?這時若王朗還看不出姚春暖表現出來的勝券在握,他就太傻了。

    “是你對嗎?”是你看穿了我的計謀,也是你壞了我的。

    “你說是就是咯,我否認也用不是嗎?”姚春暖道。

    王朗深吸了一口氣,“你把我想得那麼壞?”就那麼篤定我會走這一步?

    “不是我把你想得那麼壞,而是你本來就那麼壞啊。我向來不憚最大的惡意來揣測你。”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