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姚主薄,謝謝你當日贈藥之……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姚主薄,謝謝你當日贈藥之……

    86章

    經過這檔子事,  周玉樹對于去留當下是一點猶豫也沒有。【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我現在宣布,我要留在伊春軍屯,不再回伊春大營。”

    蒙毅上攬住他的肩膀,  “兄弟,  以咱們就在一個鍋里攪勺。”

    “周小將軍,歡迎加入我們伊春軍屯。”

    “歡迎——”

    對于這個結果,伊春大營那邊早有預料,  再看著簇擁著周玉樹的軍屯眾,  他們一個個灰頭土臉的。他們也沒臉繼續呆著。

    還沒出軍屯,  朱國濤就發,  只見他陰沉著臉質問王朗,“誰讓你自主張的?”

    其他也沒聲,  這事太丟臉,得有個來背這口鍋。之施眉是最佳選,誰讓他當初做主將給換出去的,偏今天王朗冒頭自主張將周玉樹的姨媽給請來,要是成功便是深謀遠慮,  失敗自然就得承擔責任。

    “面我們已經打動周玉樹,  可惜全你一句威脅給毀。”

    王朗冷笑,  一群自欺欺的家伙,  他看得明,  周玉樹從頭到尾都沒有過回伊春大營不。

    施眉理解他的做法,卻也不為他與朱國濤對上。

    “你們確定,在丟那麼大的臉之,  臨走還要在家的地盤表演一個余興節目?”王朗冷冷地反問。

    看看軍屯三五成群盯著他們看的屯民,朱國濤等不做聲。

    一群沉默地走著,因為回去的時候,  他們抄的是近,所以遇到不一樣的風景。

    經過一片水田時,發現里面種植的秧苗橫平豎直,秧苗和秧苗之間的距離就像度量過一般,所有不約而地停下腳步,蹲在那里看著。

    “他們軍屯種的稻子是用式法種植的?”《農物種植技要》里面一些的種地方法,伊春大營那邊歸納為式法。

    “應該是,可這又拔秧又『插』秧地折騰,現在看著,竟然還長得不錯?”不比他們省略育苗秧這一步的差啊。

    可他們問過老農的,都覺得那樣不妥,會傷到根系,稍有不慎就容易死苗。

    “這片稻田看著像很不錯啊,都生根返綠,一株株還挺茁壯的。”一眼看去,綠油油的,比他們的還。

    他們面面相覷,難是他們錯?

    “你們瞧那里,他們竟然將菽和麥竟然混合著種?”

    “豈止,那邊的菽和芝麻混種。”

    “那片果樹下冒頭的是不是菽苗?”

    伊春大營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伊春軍屯的是怎麼,怎麼這樣子種植,和菽干上?

    菽就是大豆,大豆有根瘤菌,大豆和其他農物混種套種,比如和小麥混種,主要是看大豆的固氮能力。

    和芝麻混種是為保收,這種方式就是以大豆為主,芝麻為輔。如果天氣比較干旱,則有利于芝麻生長,雨水較多時,則有利于大豆生長,增強抗災能力。

    而大豆和果樹等高桿物套種間,能合理利用地力,空間和光能,提高土地的復種指數,增加土地的產量。其實最種方式最是和玉米套種。但姚春暖將紅薯從老宅里拿出來,玉米沒有。

    現在他們其實只是看個稀奇,看不出其中的玄妙,等到收獲季節,他們就知。

    王朗沒做聲,他沒什麼說的,他在伊春大營做事,落實自己的法,遇到很多阻礙。就拿他一力做主拿四千八百兩換回來的《農物種植技要》來說,就很不伊春大營的僚認。現在看到家的一點點成果,就忍不住自我懷疑和悔吧?王朗覺得,等夏收的時候,這些還得捶胸頓足一回。

    施眉等離開時一路的表現,都跟在他們身的小兵匯報給幕府,姚春暖等倒不是很在意,他們看就看唄,反正現在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的。

    王朗施眉等剛走,大將軍和吳總管就過來,對周玉樹的加入表示歡迎。

    大將軍也很高興自己的麾下再添一員得力干將,“明日,你這位任騎兵營的司馬,也該就職,本將軍很期待不久的將來,你能練出一支騎兵強旅。”

    “諾!”委以重任,周玉樹滿臉堅毅,他單膝跪下應諾!

    大將軍事多,只呆一會就離開。

    吳總管留下來,逮著姚春暖和于宸,連忙從懷里掏出一張紙來,“來來來,趁著你倆都在,快來幫我參謀參謀,就剩下三個,選誰呢?還是先找他們談一談?”

    于宸和姚春暖對視一眼,吳總管抓壯丁。

    姚春暖拿起筆,迅速劃掉韓『潮』生的字。韓『潮』生明轉暗的事也只有他們軍屯的幾個最高層知,她沒到他都是暗處的還能進入三。

    吳總管大驚,“咋這咋,讓你一言不合就給劃掉?”

    是送給刑星月的,基本是肉包子打狗,為防止她再次利用,搞不得管她一輩子。姚春暖答,“這我有大用。”不能浪費在四小姐身上。

    難得,根本就不夠用,干嘛浪費啊。姚春暖腹誹,那個十個侯選是誰選的啊,眼光真夠毒辣的。

    于宸忍著笑,有樣學樣,也拿起筆,卻吳總管呵止。吳總管護犢子一樣護著單上僅剩的兩個,死活不肯讓于宸劃。

    “算算,不找你們商量,這兩個我親自去會一會,然就決定下來。”現在選一,他至少還有個選擇不是?

    *******

    這日,上值,姚春暖特意穿那條她在小姚曦滿月宴上所穿的中國紅的裙子,那條裙子她還挺喜歡的。三四月,暮春之際,不冷不熱的天氣,穿裙子最。還讓羅素衣幫她挽個隨雲髻,配上玉簪花步搖,腳下踩一雙描花繡鞋,站起來時,給一種亭亭玉立的感覺,甚至不自覺地帶上一絲搖曳的風姿。

    姚春暖最還用一點口脂,她本來就是冷白皮,捂一個冬天再加坐一個多月的月子,肌膚是完全養回來,抿上口脂之,更顯得她膚白如雪,氣『色』紅潤。

    阿夏納悶,今天是什麼日子,主子打扮得這麼漂亮?

    羅素衣抿嘴笑笑,她倒喜歡主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樣子的,“大概是春天來吧。”

    阿夏更納悶,春天不是早就來嗎?

    “走,去兌換樓看看。”

    兌換樓

    戚應善的腿腳終于休養,已經能正常行走,只要不做劇烈的運動,比如跑步什麼的,就沒大礙。他休養之一件事便是去兌換樓報並入職。

    姚祖父在給他講他的工以及工中應該注意的地方,“……你平日里要做的基本上就是這些,如果有什麼不懂的,你盡可以來問我。”

    戚應善點點頭,表示他都懂。

    就在這時,姚春暖帶著阿夏走進來。

    姚祖父看到姚春暖,愣一下,“你怎麼來?”

    “久沒來這邊,過來看看。”兌換樓在她轄下,她有巡視監察之權,“樓里沒什麼難處或者解決不的事吧?”

    姚春暖其實看到戚應善,他的腿腳之,身姿果然挺拔如松。她朝他點點頭,但注意力更多地還是放在和她祖父的談話上。

    姚祖父,說,“倒也沒什麼解決不的大問題,都是些小問題,比如昨天就有『婦』來問咱們兌換樓里有沒有糜花油。這個糜花油咱們兌換樓里沒有。”

    糜花油是西南某個地方的一種特產植物,這種植物開出來的花很小,卻是可以在采摘煉出油來的,對小孩子的病如腹痛腹泄等有奇效。

    自打兌換樓不斷地上架自種可兌換的物品,屯民們越發覺得他們軍屯的兌換樓神通廣大,給一處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出現在兌換樓的感覺。特別是春耕的時候,兌換樓將三十幾個品種的水稻種子拿出來的時候,這種感覺就達到巔峰。

    反正屯民們覺得,有什麼需要,在外面買不到的物品,在兌換樓一定能換到的,即使現在沒有,不久的將來也會有。而他們只需要努力干活攢工或者功勛值就。而他們的勤勞,也讓軍屯如臂使指,進入一個高速的發展階段。

    只是屯民們不知,最近姚春暖也煩惱啊,最近她底下的三路商隊反饋,兌換樓里需要再添加的物品,有些還是比較稀少和珍貴的,真金白銀開,已經不太行。南北商,雖然也可以以物易物,但他們手上的東西不夠讓稀罕,有些東西,別的商戶也不是很樂意換給他們。

    姚春暖最擔心的問題還是出現,他們軍屯里,沒有自己獨一無的核心產品,讓南北商都趨之若的產品。但這也沒辦法,這是發展到這個階段必然會面臨的。

    其實鹽就很符合,這是大家都喜歡的寶貝,硬通貨,但鹽鐵是國家管控,實在是不動啊,即使她有曬鹽法,能輕而易舉地弄到大批高質量的食鹽。

    沒辦法動鹽鐵這一塊,她只能將視線從鹽上挪開,落在糖這一稀罕的物品上。他們大梁,糖挺稀缺的,市面上最多的就是麥牙糖,但價格並不親民。所以,如果她弄出糖,糖一定能大行其的。

    甜菜制糖,這是她能到的一個辦法,甘蔗制糖也是一個法子,但甘蔗種比較難找。弄來的甜菜種子,都種下,可甜菜離糖還有一個季節的距離。嗯,還是得辦法弄點稀罕物出來行,能讓她的商隊無往不利。

    除交換物品,他們幾個商隊還順勢網羅。

    什麼燒磚高手,什麼制瓦大師,什麼燒陶傳……只要是遇難,在當地呆不下去,商隊的遇見的手藝,就會勸他們,去伊春吧,都去,去到就給安家銀子。

    從過年到現在,他們軍屯都陸陸續續接收不少手藝。

    姚春暖沉思得有點久,姚祖父以為她在煩惱,還安慰她,“你也不必太煩惱,咱們兌換樓的物品品種已經夠多的。屯民們也是一出是一出,他們也不有 他們要的物品實在是太小眾,商隊也不弄到啊。”

    姚春暖嗯一聲,沒有多說其他的,有些事她自己規劃就行,沒必要說出來讓老跟著一起擔憂。

    戚應善一直安靜地站在一旁,等兩說完話,他上一步說,“姚主薄,謝謝你當日贈『藥』之恩。”對姚春暖,戚應善心懷感激,她那『藥』很管用。只是那天姚主薄醉,也不知還記不記得他?

    “不用客氣。”

    她還記得自己,戚應善的眼楮亮一下。

    “你們認識?”姚祖父狐疑。

    “見過一面。”

    “什麼時候?”

    “就小姚曦滿月那天。”

    “就是你喝醉那天?”

    “嗯哪。”

    姚祖父的視線在兩身上來回地打量一兩遍,姚春暖泰然自若,戚應善卻莫有點小緊張。

    看到這一幕,姚祖父罷罷手,對戚應善說,“你先去忙吧,不用在跟應答。”

    “是。”戚應善應下之,不自覺地看姚春暖一眼,轉身去忙。

    姚祖父狐疑地看著明顯裝扮過,更明艷動的孫女,“阿暖,你——”面的話,他遲疑著要不要說。

    “祖父你說什麼?”

    “沒什麼,不是什麼重要的話,一下子就忘。誒,老,記『性』不。”

    “哦。”姚春暖哦一聲之,喝完最一口茶,就站起來,“行,這邊沒事的話,那我就回幕府。”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