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89章 (抓蟲)她想讓他當她的情……

第89章 (抓蟲)她想讓他當她的情……

    第89章

    戚應善站直了身子,  她這是沖冠一怒為藍顏嗎?而且他剛才說話她也听進了呢,她果然沒有對王家人再客氣下了,他滋滋地想。【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等王朗人上制止時候,  為了避免阿夏吃虧,  姚春暖才聲,“阿夏,夠了,  住手吧。”這時,  張氏臉已經被來回扇了好幾巴掌了。

    “他二伯!”頂一張豬頭臉,  眼淚直流,  說話都不清晰了。

    她現在知道害怕了,姚春暖這人真變得好可怕,  說動手就動手。她為還是在御史府時候啊,對她說任過分話都不用承擔責任,頂多就只是被輩口頭訓斥幾句,再道個沒誠意歉就完了。

    王朝也忍不住朝姚春暖怒目而視,“姚氏,  你過分了!”

    姚春暖發現自己手不知時沾了一些粉末,  她將它們吹掉了,  “說這些之,  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記住,  別招惹那些自己得罪不起人。否則,打一頓都是輕,一不小心,  那可是會丟掉小命哦。”

    王朗沒有理會張氏,而是一直看姚春暖,“你覺得他比我好?”為了一個男人大動干戈,  她是認真?

    戚應善听到王朗提起他,他耳朵豎了起來,表面卻是一副眼觀鼻鼻觀心子。

    “他是比你好啊。”姚春暖干脆地說道。

    她說他比王朗好?真嗎?

    “他哪里比我好?能力、家世還是人?”王朗壓抑怒火問。

    姚春暖心說,你咋不說人品呢,原來你也知道自己人品不好啊?

    其實他們雙方都心知肚,他們和離了,她不可能一個人守,他也一。

    姚春暖沒有說再嫁,她找男人不等于再嫁好吧。況且她目在軍屯地位,及後體量,再嫁並不是她一個人事,事關軍屯,事關姚家,是一件很慎重事。

    王朗再婚是想借勢,而她則是被不想被借。

    “他好在哪里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沒有機會,你我之間絕無可能。”就說說他們復合,她會失什麼,姚春暖就絕不願意了。

    他們一旦復合,她所有她一切都會被王朗接手,她也變成了他附庸,後她誥命品級,還要靠他立功來封蔭,有功分不到她頭上。她自己大權在握不香嗎?

    她冷心冷肺回答,這話听在王家人耳朵里,那是刺耳極了。

    “姚氏,你權力欲真重,你為了伊春,誰又會接受一個人領導,與你共事?”推己及人,王朗大概白她說自己絕無機會原因。

    “那就是我事了,不勞你費盡。”大不了她就將整個大梁都變成伊春一好了。

    王朝忍了又忍,終于還是受不了,他沖姚春暖喊道,“我二哥即將要娶雷守為妻了!你就自視甚吧,真當自己是香餑餑,為我二哥離了你就娶不到好妻了。”

    聞言,姚春暖心中一動。她想得更多,卻是王朗與雷守聯姻後,會對伊春軍屯產生影響。其實更多是她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氣,她沒忘記在滿月宴上,那些大兵們渴望她再帶他們干一票大願望。本來呢,要對非仇非敵雷守下手,她良心還有點過不。但現在,無了。

    “王朝!”王朗輕喝。

    看到自家二哥責備眼神,王朝才攸地意識到自己竟然一氣之下,將偷听到消息給說了來,二哥和雷守結親一事,還處于保密階段。

    張氏也忍不住探頭說道,“就是,他二伯,不就是一個丫頭片子嗎,當我們王家稀罕啊。”

    真是記吃不記打,姚春暖憋了她一眼,嚇得她立即又縮回了王朗身後。

    但她想到剛才听到消息,又恨恨地探頭來,“姚氏,你不就是仗一個主薄身份嗎?我看你就像那秋後蚱蜢,也蹦不了多久了。”

    姚春暖眼楮微眯,干脆地放話,“你們真要這說話,那我回頭就讓大將軍答應三皇子那邊了。要知道我們現在雖然沒有答應子,但也沒有接受三皇子拉攏,我們如果徹底倒三皇子,就問子會不會怪罪你們吧。”

    姚春暖就賭,賭王朗身邊不可能沒有子人。

    她話,不僅讓子人忌憚,同時也讓三皇子人浮想聯翩。姚春暖在軍屯話語權還挺重,難保在她影響下,刑風難保不會真做那選擇,于是這些人私底下勒令王朗等人別再招惹她。

    三皇子人則在暗地里期待他們打起來,最好能讓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地坐享其成。

    這次交鋒,王家眾人敗退告終。

    王家人一,戚應善就趕來上眼『藥』了,“王朗好惡心啊,他自己和雷守打得火熱,都準備聯姻了,還肖想和你復合。”

    姚春暖失笑,“他惡心我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了。”

    這時,茶室里又剩下他倆了,茶水重新上過。

    姚春暖想了想,決定和他攤開來說,“剛才話,想必你也听見了。”

    “嗯。”

    “那我和你說件事,你認真听完好嗎?”

    “嗯。”戚應善心有所感,莫名地緊張起來了。

    “是這,我不否認,對你有好感,是男之間那種。我是希望我倆能在一起,但是我卻不能光正大地嫁給你,至少現在還不能。你懂我意思嗎?”姚春暖直接挑了想睡人家心思,嫁人對她而言,弊大于利,所不能嫁。

    其實她也知道,她這問,突兀了。但事趕事,就到了需要挑這一步,她也就問了。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戚應善抬眼看她,她想讓他當她情人,是這個意思嗎?他這麼想,也是這麼問。

    姚春暖呼吸一窒,話糙理不糙,她還是艱難地點頭了,“我是真挺喜歡你,希望你能認真考慮。我短處是有,但處也很顯啊。你要是願意,咱們就試在一起。要是不願,了這個門,咱們就當啥也沒發生過。”

    到這一步,她不會放棄自己奮斗到手權力。但她是個人,有欲、望,也需要正常感情生活,是,是感情生活,而非婚姻。

    即使是婚姻,她選擇也是不多,在她要保有自己手中權力提下。首先,大將軍不行,非她配不上,而是她不願意做成功男人背後人,這和她不願意和王朗復合原因差不多。其他武將臣也不行,和後世大公司忌辦公室戀情一道理,怕引起忌諱。所,她在和大將軍及同僚們相處時,很注意分寸。

    那麼排除了這些人,她只能在下面選。強男弱,需要男方心髒非常強大才行。男人在自己專業領域里有相應能力,又能讓她看得上,其實蠻難。而且他將來發展,勢力也會受她所影響,這影響是好是壞,還真不好說。

    她不後悔主動提這要求,也不怕萬一被人知道會怎麼想她。如果連這點異目光她都承受不住,她趁早嫁人,相夫教子算了。

    她是不一路,也足夠灑脫。如果戚應善拒絕,她雖然遺憾,也能接受。這種事,講究個你情我願。其實她也知道,倉促了。如果多一點時間相處,會更好一點。但形勢『逼』人,容不得她慢慢談一段感情了。這里不比後世,在這里,她如果失敗了,是會死。

    “那後我們會成親嗎?”戚應善問。

    姚春暖遺憾地道,“我敢肯定是現在不會,後不好說。這是客觀方面原因決定,主觀方面話,我是願意和你成親。”

    “這啊。”戚應善說道,“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只能有我這麼一個男人。若現第二個,除非我死。你能答應嗎?”

    “可,我答應你。”

    對于這個答案,姚春暖是意外又不意外,從他沒有當即拒絕,還問了她後面問題,她就知道她是有機會。

    戚應善不笨,相反他有內秀聰,更難得是思想通透。

    從她賜給他膏『藥』,看到她嬌醉態,他對她就有好感了。可能這份好感更早就埋在心間了吧,畢竟軍屯里她事跡一直在流傳,是鼓勵屯民上進典範。他早就知道她很強了,各種意上,但他不怕她強。

    歲冬時候,他們一家子受了大災大難大委屈,輾轉來到伊春,真是到了山窮水盡地步,多虧了伊春軍屯征召和收留,讓他們一家子得已活命。

    家人不知道是,他因為腿傷,發了幾天惡夢。那是一個很不好夢,夢里,家人死得僅剩下他和他妹妹,他腿也沒有治好。因為那個夢,越靠近伊春,他一直拖家人,想讓他們抵達伊春時間更慢一點。一直等他們入了城,又進入了軍屯,他夢里事都沒發生。他後來得知,在年,軍屯動過幾次大軍掃『蕩』山賊。他那時就覺得冥冥中一切都不一了。

    那麼好軍屯,有她一份功勞呢。

    戚應善也知道他們兩人之間進展很快,但機會來了,放在他面了,他會猶豫,但一想到放棄,他更不甘。比起心中濃濃不甘,那點猶豫就不值一提了。所就答應了吧。

    再說了,他是經歷了生死,經歷了病殘,又是呆在伊春這種邊境,自有一股灑脫。說到底,這事,其實是她吃虧。對他,只是名聲上不好听而已,他從來也不在意這些。就是他爹娘,得好好和他們說說。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