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要多多地發展盟友。……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要多多地發展盟友。……

    第92章

    這天,  姚春暖騎著馬兒在校場上小跑著。【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她剛學會騎馬,正癮的時候。而且每天騎上個把時辰,運動一場,  汗淋灕過後,  身體特別舒爽。

    周玉樹現在憑軍屯第二騎兵營的司馬,近來一直領著新兵在校場上『操』練。

    姚春暖要學馬術,也在校場的跑道上學的,  之前教姚春暖戚應善騎術的人個老騎兵。周玉樹見了偶爾也會指點他們幾句,  時戚應善來晚,  周玉樹也沒避諱她聊幾句。

    這時,  姚春暖跑完最後一圈,干脆就在周玉樹身邊停下。

    校場上的兵丁們見了一幕,  也沒多,兩位人在校場上牽著馬兒聊兩句,這什麼呢?

    姚春暖留意到這一點,忍不住暢快,她找個男人的做法對了!

    她加入將軍的幕府的時候,  就已經腹便便,  母『性』極地壓制了單身女『性』的特征。上司同僚士兵她相處時,  對她的第一印象估計就孩子的娘。她生產後,  隨著月子後,  她身材的恢復,單身女『性』的特征顯『露』到了極致。滿月那日,敬酒時,  盡管那些男『性』的目光很克制,還讓姚春暖察覺到了。

    她當時就覺她的單身個隱患,她必須正視的隱患。

    後那些男『性』官員,  到了一定年紀不結婚,都會影響仕途的升遷。單身總人一種不穩重不可靠的印象。在這里,也的,男的可能還無所謂,對于她,如果一直單身,與那麼多同僚相處,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比如一些曖昧桃『色』傳言。

    所以她沒多久就找了戚應善。對他,她也不否認利用的成分,她喜歡他也的。這個男人呆在她身邊,她覺賞心悅目,心愉快。

    如果他拒絕,她雖然遺憾,卻也不會死纏爛打或者以權壓人什麼的。他既然答應了,那就能接受她提的條件的。況且她也沒打算腳踏兩條船三條船什麼的,只了自己的勢力不被分流,免底下的屬下多思,不準備那麼早成親而已。她就這麼一個自私的女人。

    對于姚春暖在他身邊下馬,周玉樹只掃了一眼,便專心地自己的愛馬喂飴糖。

    “周司馬,你在小雞山上養的雞現在多了?”

    周玉樹聞言,防備地看著她。她喜歡吃雞,猶愛雞爪,幕府的人就沒不知道的,幕府的人知道了,將軍府的人也知道了。她特意問起他的雞,準沒安好心。

    “听快兩斤重了。”

    “已經兩斤多重了。”周玉樹,現在那些雞他姨媽在管,他每晚都會山上看看,對具體的況也知道清清楚楚。

    姚春暖眼楮一亮,連皮『毛』兩斤多重?正做叫花雞最好的年紀啊。

    “回我讓阿夏姨媽那拿兩只雞,好嗎?”

    周玉樹扭開臉,“這些雞養養能長到五六斤重呢。而且它們快下蛋了。”初生蛋可營養了,母雞雞生的精華之精。

    他上了軍屯這條賊船才知道,軍屯最先注意他的,不他練兵的技術,而那手養雞的絕活。他剛知的時候,滿心的蕭索,一切都預謀的。

    姚春暖不知道他心里的糾結,還在盤算著,兩只不太少了?“三只吧,等我做好後,分你一只。”

    周玉樹︰……

    誰你的勇氣寸還沒就進尺的?兩只他都不,還三只?不過只兩只的話,就沒他的份了?那他的雞不白養了?

    “就這麼定了啊。”

    周玉樹忍了忍,“非吃不可嗎?”

    姚春暖點頭,“非吃不可。”

    “它們的還小。”周玉樹強調。

    “的吃頭,小小的風味。拜托,不用這麼難吧?那只你養的雞,又不你兒子。”姚春暖哭不,她心中發了狠地要好好弄這雞,好堵住這位養雞小將的嘴!

    “見者份,我也來兩只。”蒙毅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

    “沒沒!”周玉樹掉頭就走。

    避免蒙毅硬要,導致周玉樹反悔,姚春暖連忙拉住蒙毅,“你來干什麼?”

    “這不,過兩天北境的人不要到了嗎?吳總管起馬兒沒意粒 媚忝前炎鋃記5鉸砭牽 搶鋨才帕聳忠杖寺磯藿拍亍!br />
    嘖,吳總管這絕對強迫癥犯了!

    姚春暖還好奇地跟著看了。

    一匹匹馬兒被拉上前,然後在老師傅的 嚓中,多余的蹄子前部都被修剪掉了。

    姚春暖看津津味,這就民間手藝人啊,等她回過神時,已經過了一刻多鐘了,她竟然看入『迷』了?姚春暖心中直呼毒。

    第三天,北境貴客到的那天,他們需要出城迎接,以示誠意。

    姚春暖他們一個個穿著騎馬裝,整裝待發,對于吳總管的話並無意見。

    他們這邊,由將軍帶隊,軍屯一干高層都了,順便還帶上了三千精兵。

    這兵沒少帶,很好。姚春暖暗暗點頭,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他們托,只帶幾百精兵,萬一被人一鍋端了怎麼辦?要知道此次了展現他們軍屯的鄭重以及誠意,他們軍屯高層可全員出動了呢。

    將軍準備在伊春城外的十里亭恭候北境貴客的駕。

    他們剛到十里亭不久,身後又傳來批人前來的響,他們回頭一看,發現太守府的人,約『摸』五百人,首之人不別人正王朗。

    王朗雷太守的女兒婚的日子就在三日後,這幾日,陸續賓客從不同的地前來。

    看對的陣勢,顯然對也來迎接客人的。

    王朗出走的時候,很不好看,還挖了紀澤的牆角,本沒什麼香火了。雷太守聯姻之後,太守府還在人口土地的問題上難軍屯這邊,軍屯這邊的高層也知道他從中作梗。

    所以此時見了他,軍屯這邊也沒人與他打招呼。好在他也識趣,沒上前自取其辱。

    蒙毅騎著馬兒,就在姚春暖邊上,見此,忍不住小問她,“雷太守你那前夫都騎到咱頭上了,咱還不搞他們嗎?”

    姚春暖盤算著自己的計劃,白了他一眼,“急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招待好北境的來客,搞黃了將軍的婚事,將軍能饒了你,吳總管也揍你。”

    他們軍屯這邊的人先到,佔據了十里亭。王朗又不欲上前他們商量,所以只能任由他們霸佔著了。

    如果來人別的勢力,他們還稍微讓出一點位置,對太守府王朗,那抱歉,先到先。

    太守府的人眼睜睜地看著伊春軍屯的人一字排開,完完全全佔據了十里亭,搞他們只能擠在右邊的邊上。他們沒辦法,如果這個位置不要,他們就只能被伊春軍屯的人完全地擋在後面了。

    其實他們也知道,最近他們太守軍屯的人點不諧,迎著伊春軍屯的精兵們睨向他們的不善的目光,他們能怎麼樣呢,也不敢,也不敢問。就怕他們暴起打人。他們其實也委屈啊,自家人不做人,關他們什麼事嘛。

    王朗坐在一旁沉思,伊春軍屯要迎接什麼人?連將軍都親迎,還,他瞧了瞧,高層也全出動了?

    他們沒等多久,地面就傳來軍進的震動。

    姚春暖等人就在前排,極目望,然後家伙就七嘴八舌地討論開了。

    “咦,怎麼來了那麼多人?”

    “對啊,北境那邊來消息不只來五百人而已嗎?”

    “這一眼看,肯定不止五百。”

    “至少八百人。”

    “不止,一千。”

    “兩千!”

    這塵土飛揚的,軍屯的人面面相覷,來這麼多久,借糧的話,打算將他們搬空的節奏?

    “別那些『亂』七八糟的了,來人三面旌旗飄揚,證明里面三股人馬。”

    可不嗎?三面旌旗,上面分別寫著的‘霍’、‘孟’、‘潘’。

    只見前面的部隊飛出一人,來人一騎領先,著朝他們沖過來,在他們跟前緊急煞住馬兒,然後一躍下馬。

    將軍也跟著翻身下馬,姚春暖等人也跟著下了馬。

    可以看出來人一位久戰沙場的老將軍,甫見面,他就一把抱住將軍,蒲扇般的掌還在他的背後拍了兩下,“刑老弟,好久不見,這風采依舊啊。”

    “秦老將軍,仍舊老當益壯。”

    隨著他們的寒暄,對面又幾個人牽著馬兒過來了。

    秦老將軍連忙他們雙介紹,“霍擔 繳窕赧 畝印E瞬揭牽 私 娓呱階逕僮宄ゃC銑澹 閑】 !被敉乘Z  煥礎br />
    高山族長居嘉川之地,嘉川界于北境伊春之間,更偏向北境。

    “這兩位,我們在路上遇到的兄弟軍隊。”

    經秦老將軍解釋,姚春暖等人才知道,他們三股人在半道上遇到的,北境霍家軍的目的伊春,孟義也來伊春喝喜酒,雷太守的客人。兩股人听到雙目的地一致,當即一拍即合,決定結伴而。潘步儀了,回頭軍隊里的人一商量,也決定來伊春看看,反正他們相遇的地離伊春也不遠了。

    于,就了眼前這一幕。

    話的時候,一個個肚子咕嚕嚕的響,他們面面相覷,尷尬極了。

    吳總管善解人意地道,“沒事沒事,這都中午了,我們也餓了。不過我們出來的時候,廚房那邊已經殺豬宰羊了。現在人也全到了,咱們就回吧?一起回!”

    “可——”潘將軍遲疑地道。

    “不用可了,認識了就兄弟了,兄弟招待一頓飯一頓酒不應分的麼?”

    “極極——”

    氣氛很熱烈,家間,就要往回走了。

    就在這時,王朗在侍衛的護送下,擠了上來,“可孟沖孟將軍?我雷太守的新女婿王朗,特地來此地迎接貴客的。”

    孟沖臉上劃過一絲尷尬,他能,他忘了自己來人道賀的麼?只能軍屯的人太熱了,差點就跟著他們一起走了。

    請完孟沖,王朗又朝潘步儀拱手道,“這位潘將軍?久仰名,也一起來喝杯水酒吧?”他強忍心中的激動,這位就潘步儀啊,嘉川名將啊!

    “其實我們還一半的人墜在後面。”潘步儀慢吞吞地道。

    軍屯雷太守那邊的人聞言都吃了一驚,兄弟,你這要干啥事啊,率著三千多人從嘉川到了伊春?

    避免他們多,潘步儀連忙道,“其實我們出來『蕩』匪的,只不過後面我們越走越遠。”

    姚春暖挑眉,西北那邊干旱的況這麼嚴峻了嗎?

    太守府那邊的人也臉『色』發黑,這這,不請自來也就罷了,可來的人也太多了。怎麼安置啊?他們也欲哭無淚,誰會拉著一隊軍隊來慶賀的啊。

    姚春暖朝吳總管于宸各看了一眼。他們伊春軍屯作一個組織團體,如今地盤也了,接下來發展地盤的同時,也要多多地發展盟友。這高山族就很適合發展嘛。作兄弟盟軍,可以多多交流。以後發生什麼事,也好守望相助。總之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接到姚春暖的暗示,于宸立即上前道,“王人,先來後到懂不懂?潘將軍我們秦老將軍霍少將的朋友,自然也我們的朋友,朋自遠來,不亦樂呼?自然我們來招待,你什麼關系?”

    吳總管也跟著道,“的,潘將軍,啥也不,你讓人把你後面的一千多兄弟叫上,咱們一起回軍屯!”

    王朗還待什麼,卻被人暗中扯了扯袖子。明白了暗示的王朗嘴巴瞬間發苦,這明明多好地結交高山族的機會啊,偏偏他做不了。他越過這些轄制自己上吧,又沒錢,他發誓,回頭他一定要找一個擅貨值經濟的屬下!

    潘步儀眼楮多利啊,當下就將往雷太守那處排除在外了,至于要不要伊春軍屯?他看向自家軍師,只見他沖自己點了點頭。既然他也覺可以,那就吧。他的族人他的兵確實也應該個修整一番了。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