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或許哪天,咱們可以聯手干……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或許哪天,咱們可以聯手干……

    第93章

    王朗心塞啊,  眼見著軍屯這邊得了潘步儀不夠,末了蒙毅對人家孟沖說,“孟小將軍,  你到雷太守那喝完喜酒,  也可以來我們軍屯作客啊。【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你們這麼貪心,咋不被噎死呢?

    蒙毅手揮啊揮的。

    搞得最後孟沖帶著人是一步三回頭地跟著王朗等人走了。要不是出門之前,有他爹給的命令壓著,  他早撒丫子跑了。

    王朗心情也很不好,  但他是打起精神來和貴客交流。但孟沖情緒正低落著呢,  完全不想與人說話。最終王朗也只能回歸沉默。

    姚春暖等人在十里亭等了一刻多鐘這樣,  就等來了潘將軍墜在後面的一半兵馬。

    “多謝招待,等吃完這頓,  咱就走。”潘步儀拉出來三千兵士,他道吃這一頓,讓人家破費了。

    刑風說道,“潘將軍不必如此客氣,汝之大名,  我早已如雷貫耳。俗話說,  在家靠父母,  出外靠朋友,  我相信,  如果你我情況互換,潘將軍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回程,大將軍吳總管和秦老將軍霍少將軍及潘將軍走在最前面,  落後一些的便是姚春暖于宸蒙毅等人陪著兩軍的軍師將部之屬走著。

    于宸也是北境出身,他和北境的將領們更能聊得來,于是他們愉快地互通有無。

    姚春暖就騎著馬,  走在蒙毅旁邊,听他和高山族的小將們在交談,有貿然開口。

    “你們的馬,真是神俊彪悍啊。”看著他們□□駿馬,蒙毅滿眼都是羨慕。

    潘步儀弟弟騎著的俊馬似乎道在說它,忍不住蠢蠢欲動,欲揚蹄仰天嘯,潘小弟『摸』了『摸』底下的坐騎,安撫了它的情緒,“你們的馬也很不錯了。”

    “不不,你們不用恭維我們,這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兩者是有差距的。”

    “辦法,我們高山人世代養馬,也極善養馬。”出征的都是好馬。

    姚春暖趕緊接過話題,此情此景,不宜過多贊美對方的馬了,省得讓人多想,以他們挾一飯之恩求報什麼的,就不美了。

    “嘉川的干旱是不是很嚴重啊?”

    姚春暖一開口,就將潘家軍的將領們給鎮住了,伊春這邊消息那麼靈通的嗎?見面到現在,他們誰也提嘉川的干旱情況吧?即使和北境的秦老將軍,他們都提過呢。

    軍師賀倫早就注意到姚春暖的存在了,萬綠叢中一點紅,多麼突兀的存在。偏偏,看她的著裝氣質,又不像是某將領的女眷,後來听伊春軍屯的人稱呼她姚主薄,心里是吃了一驚的。

    伊春軍屯,他近來也有了解。這軍屯原先是軍隊的附庸,但秦老將軍那里得,刑風到了伊春之後,多久就掌握了軍屯。可以說,現在的伊春軍屯,已是軍隊大營和軍屯的結合了,只不過名字依然用著伊春軍屯而已。

    她一個女人在這樣的地方混出頭,那肯定是有兩刷子的了。

    他們這次來迎接霍少將軍的都是他們伊春軍屯的高層,據他觀察,他們軍屯的高層和她說話都很和氣,甚至挺恭敬的,有不服氣的存在。後來道她竟然是冠軍大將軍幕府的成員,據說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就不意外了。

    此時看她適時接過話茬,他也順勢搭話,“可不是嗎?干旱,嘉川夏收只能收個兩三成,去我們那里就遭了雪災,今上半是旱災,據族里一些積古的老人說,下半估計也不會太好。”

    “咋不向朝廷求助啊。”姚春暖嘮家常一樣問道。

    “哪有求助啊,可是有回音,石沉大海啊。”他們高山族,不像北境霍家軍那樣,有拜碼頭的顧慮。太子和攝政王讓他們站隊,那他們就站唄,只要給糧食,他們納頭就拜。他們拜山頭的折子早就送去京城了,但有回復,也有糧食到來。

    “嘖嘖,這朝廷……”蒙毅『露』出一個一言難盡的表情。

    群聊陷入沉默。

    姚春暖清了清嗓子道,“以你們潘將軍就領著你們打山賊啊?收獲好嗎?”估計是不好,不然也不能一路嘉川打到伊春來了。

    “是啊,掃『蕩』山寨這也是一條路,不是嗎?”反正那些山賊們也是取之于民,他們用之于民又有什麼不對?

    蒙毅听到這話,像是找到了音,下樂道,“兄弟,你這想法硬是要得,我們軍屯去就是這麼干的,干了一票大的。別說,什麼比黑吃黑更快發家的了。”

    听他這麼說,賀倫潘小弟也很感興趣啊,“你們伊春的山寨很富裕嗎?”

    蒙毅搖頭,“兄弟,你們這趟來晚了。”

    蒙毅此話一出,賀倫潘小弟等人心就咯 一下。

    但蒙毅話剛說完,就被人暗中踹了一腳,瞎說什麼大實話,人家這才來,就給人家潑冷水!而且壞她的事!

    姚春暖踢了人之後,說道,“別听他說,他啥都不懂。或許哪天,咱們可以聯手干點小活啊。”

    潘小弟頻頻點頭,“好啊好啊,可以的,什麼時候干,你們招呼一聲就行。我們干活絕對賣力!”賀倫和潘小弟听說他們之前也打山賊,以她口中的是聯手干點小活是一起掃匪『蕩』蔻。

    “那行,回頭有消息再說。”

    說話間,他們就回到軍屯了。姚春暖朝大將軍他們那里看了一眼,發現他們氛圍愉快,想來這一路交流得不錯。

    一進軍屯,特別是過農田時,不管是北境的霍家軍是嘉川的潘家軍們都忍不住駐足觀看。

    一大片一望無垠的田地,上面的作物得蔥蔥郁郁,有些已染上黃『色』,上面碩果累累。屯民們正在揮汗如雨地勞作著。

    “你們屯里的莊稼得也太好了。”

    伊春受干旱影響不大,他們進入伊春後也留意過農田里的農作物,是有點發蔫的,勢完全比不上軍屯這些。

    賀倫蹲在地頭,在心里算了一下,“這田地的收成,保守估計,每畝地有三石吧?”

    其他非軍屯的人都吃了一驚,“這麼多的嗎?”他們一眼就看出軍屯夏收是豐收的,但不道竟然如此豐收。

    他們見伊春軍屯的人笑而不語,就道賀倫那估算是真的了。

    秦老將軍即就抓住大將軍的手,熱切地道,“風,回去的時候你一定要給我們一些良種帶走。”

    “好的好的,這個問題。”刑風答應下來。

    賀倫動了動唇,良種,他們也想要啊,但奈何他們和人家交情,他心中嘆了口氣。

    潘步儀也是沉默。

    討論完莊稼不算,這些人討論起屯民來了。

    “這里的屯民子過得很不錯。”

    “哪里看出來的?”

    “你看看人家,一個個面『色』紅潤,神情輕松,面帶笑意,這說明了人家精神頭足。”

    “關鍵是人家干活也賣力,真不道伊春軍屯怎麼調|的。”說這話時,他們道不應該,但是忍不住發酸,他們那里也是有軍屯的好不好,但屯民們干活,根本不像他們那麼賣力。

    姚春暖笑了笑給他們解釋,“其實這很簡單,他們努力干活了,自家的子才會越過越好。你說,這看得見『摸』得著的子,他們能不賣力嗎?”

    說話間,就到了大食堂。了招待他們,一號大食堂今天特意讓屯民錯開了吃飯的時間。

    他們人一到,就可以開飯了。伊春軍屯招待他們的這頓飯可豐盛了,光是豬和羊都各殺了十頭。

    士兵們吃的都是大鍋菜,但油水很足,兩勺青菜一勺肉,飯管夠。士兵們好久吃得那麼飽那麼好了,一個個心滿意足,對這個熱情大方招待他們的伊春軍屯,好感直線上升。

    看著明顯飽餐了一頓的族人兼士兵,潘步儀也很感激伊春軍屯,這些他都放在了心里。吃飽喝足就該離開了,不能再麻煩人家了。這是他之前就說好的。

    可是他剛準備動員,刑風和他的屬下就一起過來了,“潘兄,你們別急著走,先在咱們軍屯歇一晚,也好讓將士們恢復一下精力。而且你們現在找到落腳處吧?你們先派人去找好落腳點,明天你們再走。”

    “這……”說實話,他很心動,若他的族人能休息一晚明天再走,精神頭肯定能大大地恢復過來。

    一方有意挽留,一方要走的心又不是很堅決,加上秦老將軍在一旁敲邊鼓,再加上那些高山族的兵都眼巴巴地看著他們將軍,潘步儀很快就妥協下來了。住進了軍屯他們準備的屋子。這些屋子有架子床,就是有鋪蓋。但他們出來掃『蕩』匪蔻,本就帶了一些鋪蓋的,用自己的就行了。再者,現在的天氣,即使有鋪蓋也關系。住在屋子里,可比他們『露』宿荒野好多了,也安全多了。

    有人不解,“姚主薄,什麼不將他們收留住下呢?我們收拾出來的地方,完全可以讓他們住到離開嘛。”

    姚春暖笑而不語,“以後你就會道了。”

    且說王朗領著孟沖回到太守府,去見了他岳父,言明北境來人和嘉川潘步儀也到了伊春的情況,建議他前去請秦老將軍霍狄約芭瞬揭塹熱飼襖春認簿啤br />
    雷太守想了想是作罷,秦老將軍霍檔熱擻 磺椋 思業攪艘鏈褐苯幼】艘鏈壕停 饗院湍潛哂薪磺槁鎩V劣諗瞬揭牽  骱σ彩且惶豕  苑餃衾吹籃兀 曰 寫  米約旱敲湃Ы耄 前樟恕br />
    這個結果讓王朗心中生起一股揮不去的不好的預感。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