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所以,打山寨是沒前途的……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所以,打山寨是沒前途的……

    95章

    “缺糧,  山寨的思路是對的。[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山寨里,那些落草為寇的山賊本就不是什好人,這做,  一來可除暴安良,  二來也能緩解自己的缺糧危機。”姚春暖首先肯定了他的做法。

    潘步儀點頭,他就是這想的。

    “可是這年頭,山寨也不好混啊。”姚春暖感嘆。

    伊春僅剩的幾座山寨︰還好意思說,  我不好混,  不都是因為?

    賀倫想起他的那幾個山寨的繳獲,  就頭疼,  “可不是嗎?一個個都瘦得很。”實在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所,  山寨是沒途的!”姚春暖總結地道。

    潘小弟︰???這是什意思,難道說的活計不是山寨嗎?

    潘步儀向來沉穩,只等她解『惑』。

    賀倫心中一動,他想起了伊春軍屯的某個傳言,難道是真的嗎?

    蒙毅在一旁笑得迭,  “對對對,  听姚薄的,  山寨沒途的。”

    “那去年干那票?”潘小弟不解。

    蒙毅攬過潘小弟的肩,  笑眯眯地道,  “潘老弟,不會真為光兩個山寨,我軍屯就繳獲那多吧?”

    “難道不是?”

    蒙毅搖頭,  “然不是,那兩座山寨不過是我弄來的財物糧食洗白的手段之一。”

    潘小弟瞪大了眼,沒想到是這樣的!

    原來軍屯里那個傳言竟然是真的嗎?姚春暖真憑自己一己之就推測來朱大帥的一座秘庫的具體位置?在場的都不笨,  盡管姚春暖等人事簡略了說,但結合傳言,就很快咂『摸』了真相。

    他看向姚春暖的眼神瞬間就變了,太壞了,先是披著人家的馬甲干活,回頭還把人家端了,把盜竊的罪名徹底扣在了人家山寨頭。

    姚春暖一臉的無奈,好吧,她的豐功偉績這快就被客人知道了嗎?可是,面披馬甲那事,完全是大軍他的意好嘛。

    “所我這次的活是?”

    姚春暖直接攤牌,“不怕和交底,我這次的活是雷太守位于城郊的一座私庫。”

    潘步儀等人都沒有說話。

    “雷太守他府中亦有無數財寶,那座私庫,算是他的一個後手和退路,之所設在城郊,是算隨時跑路的時候用的。七年,他兩袖清風,只身一人到了伊春。七年後,他有華服美宅,無數的金銀珠寶糧食。這些財物從何而來?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我現在就想知道的決定,這活能不能干?”

    蒙毅在一旁偷笑,姚薄把搞雷太守的理由都說得那清新脫俗,不就是報復他限制著他軍屯的人口和地嗎?

    潘小弟說道,“大哥,干吧,我和雷太守又沒交,了就了,反正是不義之財。”

    潘步儀和賀倫對視一眼,然後沖姚春暖點了點頭,“干了。”

    “很好,但有一件事,我必須先說清楚。”姚春暖說道,“這次的活,高山族的士兵為,我為輔。我不會大規模兵。”

    “為什啊?”

    潘小弟等人不解,不是伊春軍屯帶他干活嗎?他還想著,軍屯吃肉,他喝湯呢。怎一下他就成了了?

    “這真是一件小活,里面的收獲,根據我幕府預計,價值也就在二十萬兩白銀到三十萬兩白銀之間。”

    “連這都『摸』清楚了?”潘小弟愣愣的。

    蒙毅笑而不語,太不清楚咱軍屯幕府的能了。

    他清了清嗓道,“本來不來,我就算了。但這不是兄弟來了,特別是看一路來,顆粒無收的,看著心酸嗎?”

    姚春暖喝著水,看了他一眼,果然,這種酸了吧唧的話,不適合她。

    潘小弟點頭,“對對,可心酸了。”

    “我要是了大,不得分走一半的戰利品啊?不是炫耀,我軍屯的日比好過一些。這戰利品不分吧,去干活的兵心里不得勁。分吧,得到的就了一大半。而且,我不兵,不代表我袖手旁觀。這次我會兩位軍幫,我蒙毅軍和紀澤軍,我各帶一小隊人馬,要是協助。”蒙毅說著推心置腹的話。

    听到這話,潘步儀和賀倫的心就定了。他這下是完全相信伊春軍屯是真心想幫助他的了,不是想坑他。

    “雖然我不會大規模兵,但相信我,我軍屯不兵比兵好,一兵,怕是會給軍我軍都帶來麻煩。而且這點小活,動靜不會大,三千多士都是好手吧?”

    “對,都是好手。”潘小弟驕傲地挺胸,不是好手的,都留在族里呢,不來。

    姚春暖頷首,“干這點活淨夠了。”

    接著,她招了招手,“來,我來說說這次的計劃。咱呢,不能直接對雷太守的秘庫動手,那樣會壞了咱的名聲的,咱得穿一層馬甲。”

    噗嗤,蒙毅一個忍不住笑了,軍屯余人也跟著笑了。姚薄,自次拿朱大帥那兩座秘庫開刀時,覺得披馬甲還有用嗎?只要是伊春城內,某某大人物的秘庫一事,別人懷不懷疑不知道,但朱大帥一準覺得就是干的。

    姚春暖白了他一眼,馬甲再不好看,她也得裹緊啊。

    潘小弟秒懂,“懂了,像次那樣,穿山賊的馬甲。”

    “不,馬甲讓山賊自己穿,咱只需要在他劫成功之後,在他回去的必經之路,來一個黑吃黑。但是記住不要貪心,逸待勞,只要搶走他劫來的一半財物就好。到時,只拿走小件而貴重的物品,留下那些笨重的玩意兒給他。他得了一半的財物,讓他不得不和之後來的官府的人斗著。記著不要全搶完,否則那些追兵就得追著跑了。”姚春暖交待著,特別是重點,一再強調。而且動手的山賊也算是伊春山賊里的佼佼者了,不容易啃。

    潘小弟︰黑吃黑啊,他喜歡。

    賀倫和潘步儀想到的更多,按照她的來做,他逸待勞,只分走一半的財物,山賊方應該會同意,便是不同意,他還不能殺掉幾個刺頭『逼』他同意?這樣一來,雖然只收獲一半,但沒有兵折損,相于白撿的便宜。要是多要,就得和山賊生死,己方的人馬也會流血丟命。還有可能被雷太守派來的追兵追堵。兩相一對比,哪個更劃算就不用說了。

    高明啊。此計深諳黑吃黑的精髓了。潘步儀和賀倫對視一眼,都發現對方驚異的眼神。

    看他不說話,蒙毅安撫道,“放心吧,我這邊都安排好了,依計行事,保證查不到身。期的活他都做好了。”而且姚薄說了,他軍屯不動,反而能降低對方的警戒心。

    潘小弟錘了蒙毅一下,“兄弟,夠仗義!”他已經確定這計劃通了。等一切順利,有了這一票,他也有臉回去面對族人了。

    潘步儀和賀倫也站起來,鄭重地向他道謝。瞧人家這計劃,期工作都做好了,只等摘桃了。他一來,他就這桃讓給了他。怎感謝都不為過。

    雙方達成合作意向之後,又商量了一些關鍵的問題,然後眼見夜深了,也商議得差不多了,就散了。

    回去的時候,潘小弟還一個勁地念叨著伊春軍屯的人真是太好了。對他真好,不止給吃給喝給地方休息,帶他干活,臨了,還準備了土特產讓他帶回去,親人也就做到這份了。

    “對了大哥,他軍屯好像挺缺好馬的,回頭我讓人送一批小馬犢過來吧?和他保持著友好的往來,我不會吃虧的。”

    潘步儀和賀倫都同意,一切都等他回到族地再說。

    高山族的人走後,蒙毅還纏著姚春暖問,“這次我完全可和高山族聯手的,何不干一票大的,連帶著直接偷襲朱大帥那兩座秘庫?”

    姚春暖裹著披風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朱大帥和雷太守一起動,是嫌咱的頭太鐵了嗎?這是『逼』人家兩人聯手!”

    “難道這次我只動雷太守,他就不會聯手了嗎?”蒙毅覺得,該聯手他總會聯手的。

    姚春暖笑笑,沒解釋,反而說道,“咱不能總逮著朱大帥一個人薅羊『毛』啊。”況且人家都已經明牌了,秘庫變寶庫,還直接派重兵鎮守那兩處寶庫了,除了硬干,他沒有微『操』的空間。說起硬干,別忘了,朱大帥可是手有七萬兵馬的大佬。

    走大,看到一直戚應善迎了來,蒙毅閉了嘴,和姚春暖道別後就回自己的住處了。

    北境的秦老軍和霍軍並不知道自己的姻親和自己半路撿到的小伙伴,背著自己,準備聯手干私活去了。

    翌日,伊春軍屯給高山族的士準備了一頓好早飯之後,就歡送他離開了。

    離開,雙方高層還交換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

    騎著馬兒了軍屯,高山族的士都還在感嘆伊春軍屯人好。他就不說了,連馬匹也給他喂得飽飽的,他的士兵都看見了,他給喂的都是很好的良草,他的馬兒飽餐了幾頓,這會都精神著呢。

    時間很快就到了王朗成親的吉日。

    夜,月黑風高,正是適合干大事的日。

    熱鬧了一天之後,送完了客人,王朗沒有回新房,而是進了一間密室,問起他最關心的問題,“伊春軍屯那里沒有異動嗎?”

    “沒有。”

    “確定沒有任務名目兵?”

    “沒有。”

    王朗听到這里,終于松了口氣。看來是他想多了,為姚春暖會趁著他新婚之夜發動奇襲。

    而此時,姚春暖也躺到了床。睡,她心想,“王朗,送一份皆生難忘的新婚禮物,可還喜歡?”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