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王朗于意識到了姚春暖的……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王朗于意識到了姚春暖的……

    第102章

    天,  林景州默默地收拾著中的資料。[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他整理的作很慢,如果仔細看,可以看出他的雙似乎在失神。

    他在默默地背誦其中部分重要資料。很少人知道,  其實他的記憶力很好,  雖然沒有達到姚春暖過目不忘的程度,但相比普通人來說,卻好太多。

    就在時,  紀澤帶著位穿著制服的軍士出現,  其中兩位守在門口,  他領著兩位走了進來。

    “林景州,  你偷盜軍事機密,現在上頭下令將你緝拿。”

    到話,  林景州心緊,嘴上卻道,“紀小將軍,其中是不是有麼誤會?我是大將軍的妹夫,說直點,  軍屯都是我大舅哥的,  我是得利者,  怎麼可做出那種吃里扒外的事呢?”

    “你不用狡辯,  給我帶走!”後面那句,  紀澤是兩位軍士說的。

    林景州掙扎,“你們不麼我,我是你們大將軍的妹夫!我要見你們大將軍。”同時,  在驚首前,林景州隱秘地打了個勢,就有個外圍的小廝不著痕跡地退下,  朝刑府狂奔而去。

    林景州不安分,鬧著要見大將軍,後面確實見到了。

    大將軍在議事廳里看著沙盤,頭未抬,“說你要見我?都罪證確鑿了,就費勁了吧。”

    林景州振振有詞地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那些事做沒做過我心里清楚。”

    大將軍輕笑,“見了棺材不落淚,你不就是仗著刑星月會無條件地信任你嗎?”

    林景州心道,他就是樣想的又如何。但面上,卻不見絲毫有恃無恐,“大將軍,你誤會我了。”

    “好了,狡辯了,你不就是想讓刑星月來保你嗎?她來了。”

    林景州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果然見到刑星月挺著肚子來了,但臉上的神情,怎麼點不著急?

    大將軍指著林景州,刑星月說道,“看看吧,個男人偷盜伊春軍屯的軍事機密,我欲按律處置,你怎麼說?”

    趕在刑星月開口前,林景州急忙說道,“阿月,你哥誤會了。我現在的職位每天就整理些日常的資料,哪里接觸到麼軍事機密啊。”林景州企圖模糊焦點,模糊概念。

    “不管資料重不重要,你做法就算不。”

    “阿月,我沒做過,你相信我。是他們故意做的局,你知道的,你哥直沒同意我們的事。只是我沒想到,到了現在他我的意見還是那麼大。”林景州企圖讓大將軍和刑星月立起來。

    刑星月失望地他說,“我沒想到你是樣的人。”

    刑星月的話讓林景州瞬愣住了,反應不啊。刑星月冷淡的態度讓他警覺,似乎有麼事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

    “阿月,你是怎麼了?”林景州小心翼翼地問,“是不是還生我的?”

    就在時,蔣明走了進來,他進來就快步地來到刑星月的身邊,將中的披風披到她身上,嘴里同時埋怨,“你怎麼走那麼快?我不過是回頭給你拿件披風,轉就不見你人影了。”

    “星月你,你們——”林景州瞠目結舌地看著幕。

    他牆角被挖了?是樣嗎?林景州懵了。

    蔣明將刑星月拉到身後護著,防備地看著林景州,而刑星月沒有拒絕。

    看著兩人的互,林景州覺得太可笑了,終日打雁,終被雁啄。

    刑星月有多喜歡他他是知道的,她他可謂死心塌地。

    而且當兵的人,都挺根筋的,先前刑長風多不滿意他啊。但因為他拿捏著刑星月,最後刑長風只連刑星月都放棄了,外宣告她死亡。在他看來,都是無狂怒,傷不到他半分。

    因為血緣關系哪里是他說斷就斷的,何況他們兄妹上頭還有親爹親媽呢。切果然如他所料地發展了。

    他沒想到,有朝日會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美男計,他們竟然用了美男計。

    刑星月不在意他了,相當他失去了最緊要的護身符。

    林景州深吸了兩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星月,你怎麼可以樣我?在我為了你為了咱們的孩子咱們的家奮斗的時候,你卻背叛了我?”他在試圖勾起她的愧疚感。他早就知道女人旦你沒了感情,狠起心來有多冷酷了。味的哀求是沒用的。

    果然,刑星月因為他的質問愧疚了。

    時,蔣明握住了她的,“不是你的錯,是他最開始有目的地接近你,你只是醒悟過來了而已。他的努力只為實現他的抱負,哪里是為了你呢?你想啊,你本來就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用不著他辛苦用不著他奮斗。他現在反倒怪罪起你,是麼道理?”

    刑星月︰是啊,她本來就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的,跟了他,才過的窮日子。他努力奮斗不應該嗎?

    林景州呵呵笑,光男人說話就知道他女人很有套,而且將刑星月的子吃得死死的。他不再費口舌了,怪只怪他太大意了,以致後院失火。

    林景州很快就被押了下去。

    大將軍揮了揮,讓刑星月和蔣明離開。

    蔣明識趣,趕緊拉著刑星月離開,在招人煩。

    林景州被押下去拷問了。

    “來,坦交待吧,你是誰的人?”紀澤甩子鞭子問,姚春暖驅逐王朗的整個計劃,紀澤最為積極辦事,他要報當日王朗挖他根基之仇。

    被抽了鞭子,林景州哼聲,“你們逮住了我,我就不信你們查不到我身後的人。”

    “嘖,嘴還挺硬。但你不知道吧?因為王朗,我們將你查了個底朝天。表面上看,你是異姓王汝陰王的人,但實際上,你是太子的人吧?”

    此話出,林景州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他完全沒想到,自己那麼隱秘的身份,會被他們扒了個徹底。還有,和王朗有麼關系?他直以為,是自己哪里沒做好,暴『露』了。

    “和王朗有麼關系?”林景州忍著痛,勢必要將事情問清楚。紀澤的意思,因為王朗的原因,所以害得自己暴『露』了?可是,太子布局伊春,是明暗兩條不同的線的啊,可以說,他基本只單線令太子,和王朗沒有過任何的聯系。

    “當然有關系啊,要不是咱們姚主薄查他,我們查不到你身上來。”

    所以,是他倒霉咯?

    紀澤點到為止,不再提起個話題。過猶不及嘛,只提點點信息就夠了。聰明人最會多想了,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聰明人自己就想出個完整的故事來。

    想到自己落敗,完全是敗王朗所賜,林景州面沉如水。

    稍晚的時候,林景州隱秘地做了件事。

    但他的舉瞞不過伊春軍屯的高層們。

    紀澤說,“他們送信的渠道很隱秘。”

    “姚主薄,我們不知他送出了麼訊息,不知內容會否如我們先前所料?”

    姚春暖道,“放心吧,林景州的暴『露』和隕落是肯定的了。他自己知道,不管我們說的話是真是假,王朗都是他發泄的象。畢竟錯誤推到人身上,總好過自己背著吧?被同伴連累死,總比自己犯錯死,更好更體面不是嗎?”

    *******

    接下的幾天,王朗將家人看得死死的,嚴防死守,就怕姚春暖下。

    雷倩被他那番話嚇到,暗暗地警惕起來。

    可是王朗直等,直等,等來等去,等來了紙調令。太子密令,讓他調離伊春,調往東南方。

    王朗先是愣,然後是不可置信,“是為何?”

    太子怎麼突然將他調離伊春?關鍵是,調離就罷了,竟然沒提前和他說聲?難道他做錯了麼,惹得太子不滿?

    監察者沒說話。難道要告訴他因為他的原因,折損了太子府枚埋得很深的棋子嗎?那枚棋子如果不被發現,將來或許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想到折進去的林景州,監察者惋惜不已。難怪太子怒了。

    但監察者知道,不給個原因的話,王朗只怕難服調令。是簡單地將事情說了下。

    王朗沒想到,林景州竟然是太子的人。不過想起上輩子刑長風的結局,似乎切又有跡可尋。

    “不是,林景州被發現,怎麼說是因為我呢?”他們倆人直都沒有交集,不是胡說八道嗎?

    是暗地里的人,接到林景州好不容易遞出來的訊息,訊息里確實是麼說的。

    突然,王朗不知道想到麼,臉『色』變,“我知道了,是姚春暖的計謀。”

    他終意識到了姚春暖的目的,是將他驅逐出伊春!

    想到點,王朗急忙說道,“監察大人,太子將我調離伊春,怕是正中她的下懷!”姚春暖真是厲害啊,他直東防西防,獨獨沒有想到她會出樣招。

    “王大人,你不適合留在伊春了。”監察者指出點。

    王朗臉『色』陰沉,敗走伊春,將是他政治生涯上的污點。伊春是他的起點,但個起點,他先前以為會是無比光明閃耀的,卻不料是麼個結局。

    “監察大人,真的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嗎?我們現在明明就已經猜到是姚春暖的計謀,為麼還要往里跳呢?”王朗是真不甘心。

    監察者嘆,“王大人,你還得考慮到目前的形勢,形勢『逼』人,懂了嗎王大人?”

    太子殿下在伊春安排了明暗兩層人,安排林景書麼個人,並不容易。就指望他在關鍵的時候起到作用,現在因為王朗折了。很難讓人不聯想到,如果讓他繼續待在伊春,難免不會繼續出紕漏。

    王朗算是個人才,既然在伊春沒辦法發揮作用,那就挪挪,物盡其用。

    王朗沉默,他知道,但凡太子還有其他的布局,他還留在伊春的話,些布局有可因為他,最終變成為流局,功虧簣。

    是威脅,姚春暖的威脅,□□『裸』的威脅。

    “王大人,你離開伊春好。在里,你太專注和你前妻的爭斗了,伊春的經營不夠。太子將您派去東南,那里是戰略要地,希望你在那里做出成績來,不辜負太子的期望。”

    “我走之後,伊春會有誰來接?”王朗突然問起個。

    監察者搖頭,“太子暫時不會派人過來了。”伊春邊有伊春軍屯樣強勢的勢力在,雷太守已經是太子的人了,朱大帥站三皇子那邊,局面維持著相的平衡,所以他們暫時不會再派人過來。伊春維持現狀就好,他們要求不高。畢竟各地布局,他們人緊缺啊。

    “王大人,以後的路還長著,咱們盡量往前看吧。現在,我們的目的是布局各地,你不只著伊春,太局限了。”其實監察者覺得可惜,王朗在伊春的作為,方向確實錯了。他的前妻姚春暖,個力卓絕的女子,在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下,連帶著伊春軍屯越來越敵視太子。

    本來他們孕育了個共同的孩子,多麼良好的合作基礎啊。不說僅憑點就將人完全拉入太子的陣營來,但是雙方合作的可還是很大的。但王朗走遠了,雙方漸漸就走到了立面。讓王朗調離的原因里有部分是因為個,不讓水越來越沸騰,還不到熱化的時候。

    其實王朗說是她的計謀又怎麼樣呢?人家就是有本事讓事情按照她的想法來發展。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