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許老先生,或許你應該到……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許老先生,或許你應該到……

    第106章

    就在這時,  蕭解命帶著兩位老者和幾位隨從回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韓晉安留意到他們三人『色』輕松,臉上甚至還帶上一點微微的紅,顯然收獲不錯。

    這時,  屬下輪換,  吃飽的出去守著,換外面的人進來吃飯。

    店小正在麻利地上菜,和一個屬下錯身過的時候,  不小心絆倒,  湯汁往旁邊桌穿著孺袍的老者的老者身上濺去。

    老者躲閃,  可惜還是被濺到兩三滴湯汁。

    店小見闖禍,  一個勁地鞠躬道歉。

    老者皺眉看著自己髒的衣袍,沒有理會店小。

    這邊的動靜,  很快地吸引眾人的注意力。

    蕭解命在看到那位老者時,眼中精光一閃。

    韓晉安發現涉及到他的屬下,走過來。蕭解命跟上去。

    “老仗,真是不住,把你的衣衫給弄髒,  您看,  我們賠你一身外袍如?”

    “不必。”老者看他們一眼,  生硬地拒絕。

    “老生在喝悶酒,  不如我們給你賠酒一杯如?”說著,  蕭解命就坐下來。

    韓晉安不明白他為要多事,他坐下,自己只好跟著坐下。

    老者看他們一眼,  並未出聲趕人。

    蕭解命便他默許,當下便讓店小再拿兩壺酒過來,酒來之前他就著前的酒壺,  執壺給他斟滿酒,又給自己和韓晉安倒一杯,然後雙手飲滿賠罪。

    賠酒之後,店小將他們要的酒水給送來。

    蕭解命不著急走,他一邊斟酒一邊撩人家說話,不管人家反不反感,“不老生故在此喝悶酒,我想,人生苦短,若是可以,咱們都應該選擇快活地活著才是。”

    老者听到他的勸語,謂然一嘆,是啊,人生苦短,惜他年過半百,仍舊郁郁不得志,且這種狀態還將持續不道多少年,總之一眼望不到盡頭,又如能快活呢?

    “話雖如此,可談容易?”

    “老生,可是晉太守府干活不順心?”

    老者瞥他一眼,“小兄弟話里有話啊。”

    “老生勿怪,要我說啊,給誰干活不是干?如果上頭的人不,自己干得不開心,倒不如快刀斬『亂』麻,別謀他處。正所謂樹挪死人挪活,必執著于一城一人呢?”

    “你很解我啊,認識我?”老者眯著眼楮看向蕭解命。

    蕭解命點頭,坦白道,“嗯,如果小子沒猜錯的話,你是許許功曹吧?恕在下方才沒有直言。見過許功曹。”

    功曹,太守府屬官,除掌人事外,得以參預一郡的政務。

    “功曹,干的不過是功曹書佐的活罷。”許自嘲。

    功曹書佐,乃功曹從事下屬。

    許的事蕭解命還真道,不過他道的信息都來源于情報處。因為他是他家主子想招攬的人才之一。

    姚春暖將幾支商隊派出去,蕭解命另領秘密的任務就算,其他商隊還兼職著招攬人才的任務。

    姚春暖非常清楚,梁目前的取士方式是舉孝廉。

    舉孝廉做官,舉的是那種家交口稱贊的忠孝仁義之輩。這種取士方的目的是為更好地管理國家統一思想,非發展國力。

    他們不管你的管理能力如,至少你的思想是正確的,能夠服從朝廷服從皇室的管理,那就夠。

    舉孝廉的取士方式,容易選出一些思想正確的無能之輩。在交通交流不便的古代,想要管理好一個偏遠的地方,十適合派一個思想正確、能力不足的人前去當一把手。

    梁選官基本都是按照這個原則取士,比如伊春的雷太守,比如晉府的魏元望,就是很典型的代表人物。只要思想正確,就能保證他不會輕易地反叛或者作『亂』,能力不足,則保證他即使反判造不多的威脅。

    許出身于一個沒落的貴族,是一個內政型人才,為人很有才干。『性』子執拗,略帶偏激,是個睚眥必報之人。

    他的『性』子怎說呢,只能用那句,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吧。于敵人,他從來都是能踩兩腳,決不會只踩一腳,于他好的有恩的人,他是真心以待的。

    晉府太守魏元望不喜他這種錙銖必較的『性』格,所以這些年,他一直屈居人下,郁郁不得志。

    其實兩人不容是可以預見的。因為許和晉太守魏元望是梁官場里相反的兩類人,他是治理地方{國家}發展地方{國家}的能吏,魏元望呢,則是思想正確的無能之輩。

    梁這樣的取士方式,是人才的壓制,有才之士出不頭,頭上永遠有那一位思想正確卻並無才能的上司給壓制著。

    有德無才的上司,與有才品行略暇的下屬,兩看兩相厭就不奇怪。

    正因為姚春暖很深刻地認識到這一點,她道現在的梁,其實有識之士有才之人是很多的,甚至部人都因為梁的選官制度被浪費著。

    是,她現在只能暗戳戳地招攬著人才,招攬不到的話,就像現在這樣,留個聯系方式,萬一哪天人家自投羅網呢?

    “許老生,或許你應該到伊春去看看。”

    “剛才老朽不小心听到你們說話,你們是伊春人?”

    “算是吧。”韓晉安模稜兩可地答道,這位老者有時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感覺,讓他有種汗『毛』直立的感覺。

    蕭解命白他一眼,爽快地回道,“是啊,我們來自伊春軍屯。”

    “你們的口音很雜啊,听不出伊春的口音,去過很多地方吧?”

    韓晉安警醒。

    許瞥他一眼,然後給自己倒一杯酒自顧自地喝起來,嗤笑道,“你不用那緊張,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失意的老頭子罷,你們的事沒有一點興趣。”

    蕭解命連忙道,“許老生,你別理會他這個說話做事一根筋的愣子。”

    許指著蕭解命道,“你不錯,有機會老夫會去伊春看看的。”

    “好的呀,隨時歡迎。”蕭解命從懷里取出一塊木牌子給他,“許老生到伊春軍屯,將這塊牌子給守門卒,我家主人自會安排人來接您。”

    許接過牌子,看看,就扔進袖袋里。沒多久,他便離開。

    他走後,店小磨磨蹭蹭地上來擦桌子,“客官不住啊,剛才因為我,連累兩位給許老生賠酒,破費。”

    “你認識他啊?”

    “認識,他經常來的。只是听說那位許老生的脾氣不好,得罪他的人都會被他報復得很慘,我們都不敢怠慢他。”

    蕭解命哦一聲,“原來這樣。”

    “客官,剛才小的在後面听一耳朵,您勸他另謀他處,是不是想將他引薦給誰啊。可您不道,听說太守府的人都不喜歡他,他在太守府應該快待不下去吧?小的勸你慎重考慮啊。”

    “為?”

    店小一呆,他覺得他都說得這清楚,客官怎還問為?于是他只得詳細解釋道,“他脾氣不好啊,還錙銖必較,他在晉府時,常常因為一些小事就報復人,常弄得太守府怨聲載道,他要是去您引薦的那處,您就不怕他帶來麻煩嗎?”

    蕭解命雙眼有暗芒一閃逝,“嗨,這有。真正有才的人,誰還沒點自己的忌諱。曉得,避開就是。且得罪人被報復這不是應當的嗎?你傷害人家,還不許別人略施小懲?且,你放心吧,你擔心的問題不會發生。我家主子就曾說過一句話,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我家主子用人就挺不拘一格的。比如你眼前這位,當初我們還是主子的死頭呢,現在不一樣在我主子手底下好好地干活?”最後那句,蕭解命是指著韓晉安說的。

    搞得韓晉安都不好意思。

    姚春暖一直認為,品行和能力不是每個人都能同時兼具的,她要用人,光有品行,沒有能力不行啊。且總不能因為一個人的人品微瑕,就否定人家的能力,斷人家的生計。

    店小看看韓晉安,搖搖頭,表示是真沒想到。

    等商隊的人吃飽喝足又休息一會,重新啟程之後,店小拐進樓的一個房間。

    沒多久,一男聲拍案起,“好一句‘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好氣的胸襟,好氣的格局!

    最後,只剩下一句呢喃,“伊春……”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