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巴神醫,您看您就別走……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巴神醫,您看您就別走……

    第114章

    巴淵沉默了片刻,  說道,“說的這事,我也想過,  我本想我了再也走不動了的時候來做。[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我在還能走,  想多走走,能多治幾個人也是好的。”

    他無兒無女,有一個佷兒,  資質還愚鈍,  確實也有心把畢生所學傳承下去。是他一直也沒找到可心的徒弟。他那用『藥』童子已經是他看得比較順眼的人了,  可惜資質離他要求的還差了一截,  能跟著他學點皮『毛』罷了。

    一位年輕的幕府成員在旁邊听了好一會了,這時他『插』了一句話,  “巴醫,要多治幾個人還不簡單嗎?找一處好地住下,自然有病患慕名而來。”歷來有病人去找大夫,哪有大夫去找病人的?

    巴淵搖頭,“不懂。”

    “巴醫心懷悲憫。”姚春暖能理解他的想法,  巴淵固然可像年輕大夫說的那樣做。完全可想象,  當巴淵在某地坐診之後,  一開始,  確實是人人平,  百姓們要來了,都能看上病。漸漸的,估計會變味了,  來的人大概會是達官貴族了。上層擠壓下層,最終的結果是,窮苦百姓連看病的資格都被擠壓。這估計是巴醫一直當游醫的原因之一吧。

    “巴醫,  還有一件事,想過沒有?”姚春暖決定再給他加一劑猛『藥』。

    “什麼?”

    “還是那句話,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算巴醫一天十二個時辰不睡覺,能治好的病人也是有數的。如果您能針對典型的病癥研究出來對應治療的成『藥』不一樣了。”姚春暖決定忽悠他做一些後世很大眾的非處成『藥』。

    “此話何解?”听這麼一說,巴淵總覺得自己抓到了什麼,可細細一想,又沒什麼頭緒。

    “這麼說吧,比如夏天,人們多因暑濕暑熱而患病,醫務處因此進了大量的藿香、陳皮、白術草『藥』。您和朱大夫這樣的大醫,對這類的病,應該有固定的子的吧?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再根據病人的況增減。”

    巴淵微微頷首,示意說對了。

    “那麼我們是不是可將子完善一下,做成針對大眾都適用的成『藥』?這類的成『藥』,療效確切、穩定、且安全『性』高,適合大眾用『藥』。可不可呢?”

    巴淵若有所。

    “我再舉個例子啊,比如初感風寒,也是風寒在腠理時,用一個成『藥』︰幾之後,風寒表入里,癥狀漸重,再用一個成『藥』︰風寒如果入肺腑之後……”

    說到這里時,姚春暖發巴淵瞪,立即改口,“那必須看大夫啦,而且還得找醫術高明的大夫來看才行。”因為那會,肯定是重癥了,用固定的成『藥』其實不太適合了。

    上,姚春暖說的是處『藥』和非處『藥』的區別。

    “風熱入體也一樣的,都是分幾個階段,您可根據不同的階段,配置一種『藥』,將『藥』材進行適當的處理之後,制成『藥』丸子。這些您都可做到的吧?”

    “這有何難的?”巴淵傲然地道,不是配『藥』搓丸子嗎?還是風寒風熱入體初級階段這麼簡單的病!他之前不怎麼弄『藥』丸子,全因游走在外,並不那麼便,才不做而已。

    “巴醫,想啊,我們可在裝『藥』丸子的瓶子外面寫上適用癥,如此一來,對窮苦百姓而言,看病是不是便很多?”

    了解過,這里的醫術並不發達,一個半桶水晃『蕩』的赤腳醫生,都會受到幾個村子的追捧。如果有了成『藥』,治對應癥,總比赤腳大夫胡『亂』用『藥』要好吧?

    而且『藥』瓶外面寫了適用癥。這天下,識字的人肯定比懂醫的人多。一些小『毛』病,要有『藥』,在家能解決,不會越拖越嚴重,也不用千里求醫了。

    巴淵在索著說的話的可行『性』,越索,發好像真的行得通?

    “巴醫,您看您別走了吧?留在這,一舉三得。可比到處跑,有用多了。”姚春暖想說『性』價比高多了。

    在軍屯,一人三用,研究非處成『藥』,收徒教學、給人看病,三不誤。跑出去當游醫,能一人一用或者一人兩用。可給人治病,可收徒,絕對制不了成『藥』的。另外,科研和教學,都是需要時間的。巴醫雖然看著年輕,敢說,他後面一定會感嘆時間不夠用的。

    姚春暖又緩緩地打出一張牌,“而且如果留在我們伊春軍屯,研究所需的『藥』材,我們軍屯會盡量供給。”種植『藥』材,伊春這里,太得天獨厚了。用不了三年,能成氣候。

    這話之後,巴淵最後一點猶豫也沒有了。他要面子,使勁地瞪了姚春暖一眼,嘴硬地道,“話都被說完了,我還能說啥?”

    姚春暖忍著笑,“巴醫,答應留下可了,其他什麼都不用說,我都明白的。”明白死鴨子嘴硬。

    巴淵哼哼兩聲,懶得和計較,“說的成『藥』,先研究什麼好呢?”

    “這還不簡單?在是暑夏最熱之時,當然是研究祛暑良啦。”這也是他們軍屯目前最迫切需要的。

    “按季節的順序來?那也可,每個季節,先針對多發病研究一兩個成『藥』,後續再根據病癥可慢慢添加。那先來個藿香正氣丸吧!”

    聞言,姚春暖眼楮一亮,“藿香正氣丸?好,這個好,相關的『藥』材您列給我,我讓人給準備好場地和所需的相關物資。”藿香正氣丸在夏季乃『藥』王啊,是夏季正當用的時候,暑熱暑濕引起的癥狀,用它對了。

    “對了,除此之外,您可提前將接下來要做的成『藥』所需要的『藥』材單子提供給我,我好讓人提前準備。”他們需要大批量的『藥』材,需要提前收集,否則一下子可真拿不出來。

    “伊春入冬早,秋季短,也沒有什麼季節病,後面直接制點感冒疏風顆粒和九味羌活丸好了。”

    姚春暖清了清嗓子,建議道,“巴醫,感冒疏風顆粒和九味羌活丸制好之後,咱們制點止血『藥』吧?”

    巴淵睨了一眼,嗯了一聲,拿這種挾帶私貨的行為沒轍。

    既然決定留下來,又安排好了接下來的工,巴淵打算回去了,他要回去整理一下行醫筆記,編寫教材,一堆的活著他干呢。

    回到住處,遇到用『藥』童子,他看到巴醫回來了,正想站起來問問是不是可走了?不料卻被風風火火的巴醫告知,他們不走了,要在伊春軍屯住下了。

    用『藥』童子頓時傻眼。不是,巴醫,不是去辭行的嗎?我行李都收拾好了,隨時都能走,去了姚主薄那里一趟,回來告訴我不走了?而且不是小住,而是直接長住,或者永住?

    姚主薄到底給灌了什麼『迷』魂湯啊?用『藥』童子目瞪口呆。他是真想知道姚主薄是怎麼忽悠他家醫的,這主意改得也太徹底了吧?

    接下來,不管巴淵招弟子,還是做成『藥』,姚春暖都給予了大力的支持,甚至給他劃了一片地,修建了教學區和成『藥』廠。當然,還和他談了相關的待遇。皇帝不能差餓兵,對吧?

    一切都在井井有條地發展著。

    海鹽加工坊對粗海鹽的提純和加工也很順利,經過處理的粗海鹽,變成了一種雪白如細沙的食鹽,並且在兌換樓上架了。

    是軍屯一直沒怎麼缺過鹽,雖然他們覺得新鹽更好看更高檔,也沒引起什麼轟動,平平穩穩地過去了。巴醫研制出來的第一批成『藥』藿香正氣丸上架時,不到半天,被搶購一空。

    開始時,因為兌換樓限售,大家習慣『性』搶購,並不知道它是個好東西。沒兩天,用過它的人身說法之後,一切況不同了。

    也是巧了,一位第一時間搶購了藿香正氣丸的大姐,在回去的時候正好遇上了在太陽底下干農活干久了覺得胸悶的鄰居,看臉『色』蒼白,整個人渾身乏力的樣子,大姐覺得不正應著搶購到的十粒『藥』丸子對應的癥狀嗎?

    于是將三粒『藥』喂給了鄰居,鄰居吃了之後,立即感覺好多了,至少沒有惡心嘔吐的感覺了,在樹底下休息了一會,能在親人的攙扶下慢慢地走回家了。

    這位大姐看得眼楮都直了,要知道那鄰居剛才恨不得軟成一攤爛泥的呀,才多久,能走動了?看到這況,立即意識到這是個好『藥』呀,一拍大腿,又折回了兌換樓,一口氣想兌換六十粒。不料卻被告知,每個人能兌換十粒,已經把份額給用完了。反手將兒子的功勛薄給拿出來,一下子有了三十粒的兌換資格。同時,也一下子花去了五個功勛值。

    大姐感嘆,這『藥』丸子還挺貴。

    鄰居回到之後,立即讓兒子拿著工分薄去兌換樓再兌換一些藿香正氣丸。

    他們換好後,還告訴相好的,讓他們也去換。這樣,藿香正氣丸的名字悄悄傳了開來。兌換樓這第一批新上的藿香正氣丸半天,沒了。

    沒有換到的屯民懊悔得直拍大腿,都說了,兌換樓要常盯著才行,因為它冷不丁地會上一些好東西。不盯緊一點,一下子它給人擠兌沒了。

    越來越多人證實,這『藥』丸對暑濕感冒,頭痛身重胸悶,腹脹嘔吐泄瀉癥有奇效,三粒下去,人立即會感覺舒服多了。這藿香正氣丸的『藥』效一傳十十傳百,知道的屯民也越來越多。

    屯民們嗷嗷地讓兌換樓趕緊上第二批。軍隊那邊也派人來說,想要藿香正氣丸,大批量要,要多少功勛值不成問題。

    巴淵沒想到,他一時興起搓出來的『藥』丸子那麼受屯民歡迎。而且這『藥』丸子也確實管用,光他知道的,救了幾個在高溫下因為暑氣身體不適的人。

    一時間,他頗有些感慨,或許姚春暖那丫頭是對的。

    應廣大群眾要求,成『藥』廠那邊加班加點,第二批藿香正氣丸沒多久制出來了。為避免踩踏事件的發生,好下通知,讓屯民們都在家著,他們安排人每家每戶地去送『藥』,需要的,用功勛值或工分兌換,不需要也不勉強。

    兌換樓的公告一出,大家安心地著了。

    兌換樓自然沒有那麼多人的,好和新兵營借人了。

    這次依然限購。沒辦法,第二批『藥』丸子數量有限,平攤到軍屯每個人頭上也十五粒左右,不管是屯民還是兵卒,一個個磨刀霍霍的,不限購不行。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