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118、第一百一十八章

118、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118章

    此時被王朗惦記的顧賓父子倆,正帶著僕人?和友人?一道到了之江府的一座碼頭上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G,這里竟然有直達伊春的船耶。”他們本來想?走一段水路,再換陸路抵達伊春的,沒想?到竟然有直達的船只。

    “船家,從這里到伊春,渡船船資多少?”

    韓潮生扮演的阿生船長掃了他們一眼,才慢悠悠地道,“五兩銀子一位,包膳食。船上有什麼,你?們就跟著吃什麼。”

    “不貴啊。”

    站在韓潮生旁邊的下屬暗道,當?然不貴了,他們只收了一個成本好吧。上頭交待了,載人?前往伊春的船渡不能收太高的費用。

    “有一點必須說明,個人?所攜帶的行李不得超過三十斤,大小也不能太佔地方,否則要另外?收費。”

    “好的好的。”顧賓等人?沒問題,示意?自己明白的。本來載人?全程收費本就不高,船家有這個規定也能理解。

    他們一行人?船艙里安頓下來之後?,顧賓和友人?便到了甲板上吹風。

    甲板上除了他們還有一些客人?,另外?船長竟然也在,他和幾位水手在擺弄帆布。

    兩人?隨意?地聊著,對周遭的人?也不太在意?。

    “阿賓,我瞧那王功曹挺欣賞你?的,待人?也誠心,你?何不從了他呢?至少在他那里,你?肯定會得到重用的。”顧賓因為要帶自家老爹去?伊春請巴神醫看病,留信婉拒了王功曹的招攬,友人?挺為他感到可惜的。

    顧賓看向河面,目光悠遠,“良禽擇木而棲,鳳凰非梧桐不棲。我顧賓雖不能與鳳凰相提並論,卻也不是見個人?便屈膝下跪納頭就拜的。”言外?之意?,便是他還看不上王朗,故而不願拜他為主?。

    友人?一時失語,“王功曹不是挺好的嗎?”一出仕便在黔南二把手麾下任重職,已經是很高的起點了。

    顧賓笑?而不語,王朗表面上待人?誠心,外?人?看著一表人?才,一副當?執做宰之相。但他實則謀而少斷,有智而遲,外?寬內忌,且他在伊春,並未做出成績來,到了黔南,反而直接升至二把手的位置,已是根基不穩。無功而升遷,肯定是有問題的。

    王朗欲聘他為謀主?,他不想?上他的船。反正他又不著急建功立業,且四處看看再說唄。

    韓潮生在旁邊擺弄著帆繩,兩人?對話入耳這後?,他眼楮一閃,沒多久,就下了甲板。

    顧賓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晉西府

    在又一次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之後?,許直接解官,掛印而去?。

    到家後?,他一邊讓老妻收拾行李,一邊將兒女叫到跟前。

    “為父實在忍不了魏元望那老禿驢了,此前已解官,欲往伊春一趟。你?們別怕,如?果一切順利,我會很快帶人?回來接你?們一起前往伊春的。”

    許夫人?道,“夫君這些年受委屈了,大好的才華能力得不到施展,如?今既忍不下,便不忍了罷。”

    “是啊爹,你?且安心去?吧,家里我會好好看著的。”許的長子應聲道。這些年,他爹為晉西府做了多少事啊,功勞全被魏太守給領了,落到他爹頭上的寥寥無幾。可以說,整個晉西太守府一半兒是靠他爹撐起來的。可是他爹平時還總被打壓,有事想?用他爹的時候才會給點特殊待遇。他也心疼他爹啊。

    許聞言,欣慰一笑?,“好孩子,不過你?們放心,只要你?們呆在晉西府,安全無虞。你?爹突然來這麼一下,他必會驚怒萬分,若他追來家中?,你?們就告訴他說我出遠門就行了,不能透露我前往伊春之事。放心吧,魏元望不敢動你?們的,甚至還會讓人?保護你?們,以示他的仁德。”那老禿驢有德無才,整個人?就只剩下品德這一項了,如?果丟掉這個,他如?何坐得住晉西府太守之位?這些他都已經算準了。

    他交待的事,家人?一個勁地點頭。

    突來的變故,使得家里人?心惶惶,看著家人?強自鎮定的神色,他臉上露出一個微笑?,“放心放心這段日?子,我仔細地了解了伊春軍屯一番,我此番前去?,有六七分把握能得到我想?要的結果。”

    許給家人?吃了一枚定心丸,同時也是他的心里話。巴淵入駐伊春軍屯的消息傳來,他就暗算琢磨開了,巴淵那老頭子別看一副死倔死倔的樣子,但他精明著呢,另外?,他看人?也準。他走南闖北的,為何沒遇上過性?命之危?還不是因為那一雙識人?的利眼!

    如?今他既然選擇了伊春軍屯,這里定然有其過人?之處。最?重要的這是伊春軍屯之主?刑長風刑大將軍,竟然敢任用姚春暖這位年輕二十的女子作主?薄,就說明他唯才是用,用人?不拘一格。這不正是他想?要效忠的主?子嗎?

    對比之下,他在晉西府的郁郁不順。在這里,永沒有出頭之日?。所有的功勞,要麼落在上司的頭上,要麼就均攤在太守府幾位同僚身?上,他只分得一點點小小的榮譽。他干得好是應該的,功勞落在上司的頭上,干得不好,上頭的板子就會打到他身?上。

    正是各種原因綜合到一塊,他萌生了走一趟伊春的想?法。然後?又恰逢魏無望的佷兒也是他的同僚故技重施地欺壓于他,他便借此機會爆發了。走你?,老子撂擔子了,不伺候了。你?還有你?看中?的下屬,能把我手上的活給整明白了,算你?們本事。

    許臨走前,再次叮嚀,“記住,不管听到什麼消息,就算是我身?死的消息,你?們也千萬別出晉西府,除非我來接你?們。切記。”

    許所料不差,他前腳剛混進先前已經聯系好的鏢局鏢師隊伍里。魏元望得知?太守府的變故之後?,將佷兒擒出來臭罵了一頓,然後?親自拎著佷子到了許家,欲給許賠罪。到了許家,得知?許出門遠游散心時,還命人?追了出去?。可惜這些人?沒能找到許,自然沒法將人?追回來。

    得知?結果,魏元望臉黑如?鍋底,當?場直接甩了自己佷子兩個耳光。同時後?悔欺他太過,心中?想?著,等許遠游回來再回到衙門後?,不能再像以往那樣苛待他了。

    *******

    寧小聰是伊春軍屯的一名?小兵,模樣周正討喜,近期被調到軍屯大門來站崗輪值。上面的交待下來,近期或許會有一些遠道而來想?找巴神醫看病的客人?,讓他們禮貌應對,不能給前來詢問的人?甩臉色什麼的。

    這不,他們剛上崗呢,就有人?過來詢問了。

    “那個,你?們這里是伊春軍屯嗎?”

    “是的,這里是伊春軍屯,請問你?是需要什麼幫助嗎?”

    “我走了很長的路,有點口渴,能否先討杯水喝?”

    “可以,我們這里有免費的涼茶,請問你?需要嗎?”

    “有涼茶啊?太好了,給我來一杯吧。”

    “客人?,你?可以到那邊去?歇個腳喝口茶。”寧小聰好脾氣地道。

    解決完這位大叔的口喝問題,又迎來一位想?找巴神醫看病的,他指引對方到旁邊,“麻煩您到旁邊做個登記。”

    “好的。”

    登記主?要是登記姓名?、籍貫、目前的住址以及病人?的癥狀等信息,最?後?遞給對方一個特制的木牌子號碼,讓他去?排隊繳費等待叫號。

    轉眼,又一位年輕男子躊躇地走了過來。

    “請問客人?有什麼事嗎?”

    年輕男子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是這樣的,我昨兒個陪我娘來看病,在你?們看到掛了一塊匾,上面寫著軍屯招聘各種人?才,待遇從優,有意?者面談。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

    不用說,這塊長方形木匾是姚春暖讓人?暗戳戳地掛上去?的。實在是現在的軍屯,加上藏匿的人?口,已經達到了十四五萬人?,從上到下階層的人?才很是缺乏。

    “小的不才,不知?能否在貴地謀個職?”

    “想?謀職啊?歡迎歡迎,不知?先生擅長哪項技藝?”寧小聰一邊問,一邊遞給他一杯茶水。

    一番交談之後?,年輕人?也得了一塊牌子,去?往下一個地點。

    許跟隨鏢局的人?到了伊春之後?,第一時間就去?伊春軍屯蹲守。看了小半天,他才大搖大擺地走上前。

    “這位客人?,請問您是需要什麼幫助嗎?”

    “老漢只想?討口水喝。”

    “免費的茶水在那里,大爺您隨意?。”

    喝完水之後?,許又道,“小伙子,我內急。”

    “大爺,您看左前方兩丈外?,有間房子,那里是茅廁,你?可以去?那方便。”

    許去?了,發現這公共的茅廁分男女,且里面很干淨,顯然這里經常有人?打理。

    其實這個公廁是新建的。包括大門門衛的接待要求都是姚春暖特意?交待下去?的。姚春暖深信,禮多人?不怪。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

    首先守大門的守衛,向來就是一個人?或者一方勢力的門面,陌生人?對主?人?對勢力的第一印象,通常都由?此而生。所以能來軍屯大門當?守衛的,都是經過訓練的,姚春暖嚴禁他們狗眼看人?低。

    好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前來求醫之人?,心中?本就忐忑,且又是外?地人?,好不容易來到地方,問句話都要遭受別人?惡劣的態度,豈不傷人??

    這里前來求醫之人?,未必就沒有人?才,古人?的自尊心比之現代人?更甚。一旦有才之士感覺被輕視,自尊心強的,恐怕就會甩袖而去?。如?果因為一點疏忽,損失了大才,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在沒有露出爪牙之前,招攬人?才的事,只能暗戳戳進行,連招賢令都沒辦法往外?貼。好不容易有人?自投羅網,自己還沒能抓住,豈不可惜?

    只是姚春暖完全沒想?到,巴淵入駐伊春軍屯的影響會那麼大。這效果比他們張貼招賢令都還要大了吧?她以為,頂多能吸引一些生病的窮苦老百姓前來求醫,而里面呢,或許會挾雜著一些有才之士。但她低估了巴淵巴神醫的影響和吸引力。

    巴淵這老頭子有多難搞,姚春暖不覺得,但別人?是知?道的,他游歷在外?那麼多年,不是沒有勢力之主?挽留他,看到他的價值,想?挽留他長住的人?多了去?了,卻無一人?成功過。

    偏偏伊春軍屯成功了,他不僅要在伊春軍屯長住,還要著書立說,開山收徒,這伊春軍屯到底有什麼魔力?

    許多人?才心生好奇,就想?來一探究竟。

    另外?,還有一些流離失所的老百姓听到巴淵要在伊春長住了,也一個個包袱款款地朝伊春而去?。甭管什麼原因了,巴神醫既然選擇在伊春長住,定然有他的道理的,至于你?說伊春乃大梁國土與北狄接壤之處,隨時有可能打起仗來,不安全?巴神醫又不傻,他敢宣布自己長住伊春,那伊春安全肯定是無虞的。況且大梁國四鄰,東有夷人?、西有西戎,南有南蠻,北有北狄,真說起來,沒有一處是安全的。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大家的營養液,二更了,晚安了。感謝在2021-08-2217:32:07~2021-08-2223:33:5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琉光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微微一笑心情[email protected]瓶;一條魚50瓶;1130瓶;懶na、踏雪無痕、舒心遂意、大橙子20瓶;白白18瓶;拉風的女子、彤管15瓶;橋山苗裔、阿離、一l小、藍、我超凶的、元老人物、1713122810瓶;Sウゑサゆペ6瓶;水水、青青香提子、音書寂寥5瓶;杰子4瓶;yii旖3瓶;阮棠、吃瓜的  、慧慧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