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124、第一百二十四章

124、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124章

    他們吃飽後,  姚春暖的表嫂們便手腳勤快地開始收拾這些殘羹冷炙。【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而姚祖父李舅爺姚春暖等人則移頻到了花廳,喝點花茶聊聊天消消食兒。

    姚春暖體諒她娘和她舅久未見面,將她懷里的小姚接了過來,  和戚應善一起帶著。

    是的,今晚的接風宴,  姚春暖將戚應善帶來了,不過他沒有坐主桌,  而是和李星河等小一輩坐一桌。還有小姚也帶來了,  正好讓她來見見舅老爺舅老奶奶。

    快九個月的小姚,  長得很可愛,頭上用紅繩綁了兩只小揪揪,穿著紅肚兜和花色小短褲,看起來就像可可愛愛的糯米團子一枚。

    九個月大的小姚早就會爬了,她在姚春暖懷里只安靜地呆了一會,就掙扎著要下地了。她下地後,  看了看,  然後選定了一個目標,就朝那個目標爬去。

    她的爬不是那種膝蓋著地的爬法,  而是四肢撐在地上,  撅著小屁股,像小牛犢子似的爬,而且還爬得飛快。

    她這模樣,惹來眾人哄堂大笑。

    這樣的爬法,  身上的衣服不容易髒,  但是容易累,這小家伙一累,加上眾人突然一笑,  有點嚇著了,于是她就整個趴在地上,再翻過身來,再自己坐起來,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顯然不知道眾人在笑什麼。

    姚春暖撫額,這下可好,衣服正面和背面都髒了,無一處幸免。

    沒弄明白大人為何發笑,小姚又看到了感興趣的東西,重新開始了新征程。

    姚母盯著爬得飛快的小姚,小聲說道,“小姚這樣的爬法,將來一定是做大人物的。”

    李舅娘也跟著姚母蹲下來,同樣看得認真,听到姚母的話,還頗為贊同。

    姚春暖︰很想說一句,封建迷信要不得。但想想還是算了,隨她們高興吧。

    小姚爬了一會,可能累了,然後又爬回姚春暖身邊,張手讓抱。姚春暖將小人兒抱了起來,小家伙已經戒了奶了,現在她的食譜是炖得爛爛的肉粥,米糊糊,牛奶等,大概是吃得食物很有營養,現在腿腳可有力了,常常試圖攀著東西,小屁股一拱一搭地站起來,這會就是。

    通常這個時候,姚春暖就會一個巴掌朝她肉嘟嘟的小屁屁呼過去,卸掉她的力。她才八九個月,腿骨沒有長好,可不敢讓她站起來。

    小姚又試了試,再次被卸掉力之後,就躺平了,不再嘗試站起來了,而是轉頭樂呵呵地玩別的去了。她這行為充分地表現了何為‘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姚春暖盯著她,和戚應善嘀咕開了,“這孩子怎麼這麼輕易就放棄?是不是太沒毅力了點?”這個時候可以稍微看出來,小家伙至少不是那種死倔死倔然後撞了南牆都不回頭的性子。可如此一來,姚春暖又擔心她沒有毅力。

    戚應善道,“我覺得這樣挺好的。”硬干蠻干就一定好嗎?況且人家小姚好歹還試了兩次呢,確定站起來這事干不成之後,就轉頭玩兒別的,有問題嗎?沒問題。

    姚春暖想了想,算了,孩子還小,性子不定,現在就發愁也太早了點,等以後看吧。

    姚家人飯後在李家呆了兩刻鐘這樣,就回去了。

    姚家人回去後,李家的女眷們齊心合力地將客廳和廚房收拾干淨。

    聚在一起干活的她們忍不住說起戚應善來。

    “小表姑後來找的那個男人好俊,不比前頭那姓王的差。”

    “我覺得他比姓王的好多了好不好。小表姑嫁給那姓王的,我們攏共見過他兩三次吧,成天板著個臉,沒一次是有笑臉的。你看小表姑後來找的這位,性格溫和,見人時面帶微笑,多好啊。”前面那位處起來很累吧。

    “也不知道小表姑什麼時候再婚。”

    “據說短時間內他們倆都不會成親的。”

    “為什麼啊?難道是男方那邊不樂意?可是這樣沒名沒份地在一塊兒,小表姑要吃虧的吧?”

    “听說短時間內不成親是小表姑的意思。”說話的小表嫂暗忖,這可說不準誰吃虧,那小伙子一看就是黃花大閨男。

    “嘖,說到底還是小表姑有本事。”踹了一個,再找的也是優質男。成不成親,還由她說了算。

    接下來幾日,姚家人都帶著李家人四處交際,混臉熟。而軍屯外的姚杏,也一直在努力,努力想混入軍屯內層,想見一見她爹娘。

    今天守在左上首位置的是寧小聰的好兄弟陳閣。寧小聰已經高升了,他走了狗屎運,被許許參謀看中,調到身邊去了。臨走前,他特意和守衛隊長溝通,要將他的旺位留給自己的好兄弟陳閣,這不,陳閣就站上了左一位。

    寧小聰覺得,他這兄弟啥都好,就是嘴巴有點毒。他調崗前,特意面授機宜了一番,叮嚀又叮嚀讓他克制毒舌的毛病,才依依不舍地高升去了。

    姚杏的努力是白費的,因為大門的守衛都得了姚家人的交待,她是怎麼都進不去里面的。

    在她第四次想進去未果之後,她忍不住大鬧了起來,“我是你們伊春軍屯姚主薄的佷女,有事要找我爹娘,你們憑什麼不讓我進去?”

    陳閣溫言溫語地道,“你也不用和我大小聲,你再大聲點,我就當你是鬧事的,給你扭送到勞改處開荒去!”伊春軍屯的牢改處,在伊春已經是出了名了,讓壞人們提起都兩股戰戰。

    因為幾日的努力未果,姚杏也是火大,“好啊,你倒是將我送去啊,正好讓所有人都看看,你們軍屯是怎麼對待姚主薄的嫡親佷女的!”

    守衛陳閣眼皮子一,“你那麼生氣做什麼?我又沒為難你。你說你是姚主薄的佷女,有何憑證?憑證拿不出,我們怎麼放行?”

    姚杏一梗,“這還要憑證?”

    陳閣氣死人不償命,“當然要啊,你不證明,誰知道你是姚主薄的佷女,萬一你是假冒的呢?”

    姚杏忍著氣道,“這要怎麼證明?”

    陳閣︰“這就是你的問題了。”哼,證明你是你,腦袋瓜嗡嗡的吧?

    陳大在一旁說道,“守衛大哥,我們戶籍有路引,都在這呢,能證明的,您看看。”

    陳閣哦了一聲之後慢斯條理地將材料一翻,翻完之後,他對姚杏說道,“這只能證明你和姚主薄一樣來自金牛村,一樣姓姚罷了。”

    陳大一愣,“這樣還不夠嗎?”

    “當然不夠了,金牛村姓姚的不少吧?難道每一個女的都是我們姚主薄的佷女?”

    “對了,她和姚主薄是姑佷,兩人還長得挺像的,守衛大哥您瞧瞧?”說著,陳大將妻子推到陳閣的面前。

    陳閣掃了兩眼,敷衍地說道,“沒瞧出來哪里像了,長得像咱們姚主薄,那是多大的福氣,她有嗎?”

    陳大︰扎心了。

    姚杏簡直要瘋了,“我和她長得那麼像,你眼瞎啊,沒看見?你就是故意刁難人是不是?!”

    “我刁難人?你才不要胡攪蠻纏!”陳閣倒打一耙。

    就在這時,姚祖父和姚大堂哥適時地出現了,原來在她剛出現在大門的時候,就有小兵跑去向姚家人報告了。

    這幾日他們都在忙和著安排李家人試崗的事,暫時沒顧得上管姚杏。當然,姚祖父等人也存了晾她幾日的打算,省得太早找她,她太把自己當回事。不過她的行蹤他們還是掌握著的。

    姚大堂哥沒好氣地道,“行了,姚杏,你不是要見我們嗎?進來吧,你也別為難人家守衛小哥了。”

    姚杏︰你搞清楚,我才是被為難的那一個!但盡管滿腹氣憤和委屈,她還是听話地上前了。

    臨走前,姚祖父拍了拍陳閣的肩膀,“陳閣是吧?干得不錯,以後繼續努力。”

    姚祖父和姚大堂哥領著姚杏和陳大進去軍屯之後,陳閣身邊的隊友朝他湊了過來,“陳閣,姚副掌櫃說那樣的話,是不是你也快要升了?恭喜啊,等你高升之後,你能不能和隊長說一聲,把你這位子留給我?寧小聰那小子說對了,這就是個風水寶地旺位啊!”等他站上了這風水旺位,下一個高升的人是不是就輪到他了?

    陳閣用手拔開小伙伴的腦袋,“去去去,八字還沒一撇呢,或許他只是隨口稱贊一句呢。大白天的做什麼美林呢。”

    他們走了一段之後,姚祖父示意姚杏到一邊來。

    陳大亦步亦趨地想跟上前。

    姚祖父停下腳步,對陳大說道,“你就不必跟來了,我們和你沒什麼可說的。”

    陳大心一沉。

    姚杏低聲對他說了一句,“你就在這等一會吧。”

    作者有話要說︰  二更到了,晚安。晉江改版了,把我丑沒了。

    感謝在2021-08-25  20:11:10~2021-08-26  00:33:1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薄荷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哆啦a.夢  120瓶;零七  66瓶;小怪獸  40瓶;大大快更新、北方姑娘  20瓶;41137223  16瓶;彤管  15瓶;一l小、啾啾、木頭人、creek、叮叮叮鈴∼、風吹稻花香、曬太陽的魚、頁然  10瓶;一世嫣然、nicoleyyy1  6瓶;盛開著彩虹般的夢  5瓶;29157462、薄荷、百里、吃瓜的  、青青香提子、的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