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131章

    “姚主薄, 何小將軍他們已經將倉庫里的東西搬走了,這是鑰匙。【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姚春暖嗯了一聲,接過鑰匙。

    其實那座倉庫里只存放著兩樣東西, 一樣是火藥,另一樣是石油, 這兩玩意是作為緊急戰略物資備下的。火藥是她給了大概的配方,交給韓潮生後, 讓他找個秘密之地實驗, 做出成品之後, 拿回來的。石油是蕭解命弄回來的。這玩意不好運輸,他也僅僅弄回來五六千斤這樣。這次搞雷太守,已經讓去干活的何慶等人拿走了一半。

    最開始的時候,她是想動用炸藥的,直接在那兩萬兵馬回程時的必經之路埋伏,直接將人送回老家。但後來綜合考慮之後, 還是決定不那麼做了。一來, 炸藥她還想當作殺手 的存在,所以不宜過早爆光。二來, 這兩萬兵卒好歹也是大梁兵馬。

    中原, 即將烽煙四起。如今西戎已經興兵了。北狄估計也快了,因為老北狄王死隗哲希等人的王位之爭已經進入了尾聲了。南蠻之地,向來奸詐,估計會趁火打劫。而且, 中原腹地, 因為他們反手的算計,估計汝陰王也很快就會有動作的。

    故而,留著這兩萬有生力量, 可作抵御外族之用。再者,這也是避免他們伊春軍屯成為首禍者的做法,若是他們將太子的這兩萬兵卒弄死,估計太子會怒火沖天。

    雷太守的動靜那麼大,朱大帥第一時間就收到消息了。

    朱大帥听聞雷太守的壯舉時正在用膳,驚得他筷子都掉了。

    听到雷太守竟然請了一個老道士,帶著兩萬兵馬,就敢謀奪伊春軍屯。他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雷朋他瘋了。不是瘋了是什麼?伊春軍屯發展得好,誰不想要,誰不眼紅?但誰敢伸手?反正他是不敢,擁有七萬兵馬的他都不敢。

    可朱大帥沒想到,他沒敢想的事,雷朋敢,他太敢了。他這是打算將人家的軍屯訛過來吧?好膽!他不知道自己此舉是去捅馬蜂窩嗎?就不怕被蟄死?

    他這次一定要瞪大眼楮看看,敢伸手的雷朋會不會被打骨折!

    朱大帥連忙派出人去打听現場,果然,伊春軍屯那幫人從來都不會辜負他的期望的,特別是姚春暖這個女人。

    听到她一個照面就讓她身邊那個大塊頭的女護衛將那老道士給殺了,緊接著,又將雷朋罵了個狗血淋頭。那些罵人的話可真犀利,專往雷朋的心窩子里捅。那些話更如一記記耳光,啪啪啪地甩在雷朋臉上。嘖嘖,即使他不在現場,他都能感覺到雷朋的臉皮被揭下來踩的那種疼。

    最後,姚春暖放狠話了,果然放狠話了!污蔑忠良,必遭災厄!好囂張啊,姚春暖就差沒明明白白地告訴他,要搞你了,準備好哦。勿謂言之不預。

    雷朋要慘了。朱大帥同情地想到。最後,他還很好心地給雷太守送了一封信,讓雷太守小心他的秘庫。

    信送出去後,朱大帥還不忘交待下面的人,“另外,咱們的那兩座寶庫,最近也要加強戒備,省得姚春暖摟草打兔子,回頭順手牽羊,我們跟著遭殃。”交待完之後,他是哼著曲兒走的,看戲嘛,增加點難度才更精彩呀。

    而此時的太守府,確實一片人心惶惶。

    收到朱大帥的信時,雷太守一度以為他這不是提醒,而是看戲!

    “太守大人,朱大帥提醒得對,姚春暖素來喜歡對敵人的秘庫寶庫動手,太守大人您是不是要準備一下?”

    “不用擔心,我那寶庫是四周的牆體融入了黑玄鐵,只要鑰匙不失,他們是打不開寶庫大門也進不去的。”就更別提搬走里面的寶物了。

    自從上次城郊那座秘庫被盜,他痛定思痛,連地面都澆灌了鐵水。沒有鑰匙,那些賊子無論用什麼辦法,都不可能將秘庫打開,也就偷不了里面的金銀財寶。

    牆體融入了黑玄鐵,地面也澆灌了鐵水?真是大手筆。那寶庫安全無虞了。

    雷太守想,他就只剩下唯一的一座寶庫了,為了確保它萬無一失,才做了這麼周全的準備的。姚春暖想動它?沒可能!

    太守府有人提出,“姚春暖也不一定會動手吧?或許只是放放狠話而已?”

    太守府的一位客卿否定了這個說法,“那樣的情形下,姚春暖不可能只是放放狠話的。她肯定會報復,只不知道會從哪方面出手。現在最重要的是,太守大人自己的安危也要小心。那句話,怎麼听著都像是要對太守大人動手一樣。”

    雷太守冷哼一聲,“不管如何,總之這段時間大家都警醒一點就對了,辛苦了。”

    回房後的雷太守憂心忡忡,愁字都寫在臉上了。如今他不僅要發愁自己的安危,還要擔心太子那邊,寶庫他倒是不擔心。最重要的是太子那邊,監察者這幾天不在,對方剛回來就得知了他今天干的大事,對方先是臉色鐵青,然後只給他留下四個字‘好自為之’便離開了。但雷太守知道,對方肯定是去給太子傳遞消息去了。

    伊春監察者給太子傳遞消息用的是飛鴿傳書,當他的消息傳來時,太子正在看伊春軍屯的資料,並且看得很認真很仔細。

    伊春軍屯,如今發展得紅紅火火,幾乎將整個伊春人乃至天下人的目光給吸引過去了。伊春軍屯這個地方,發展蓬勃得異于大梁的任何地方。他覺得,等大梁穩定之後,某些地方完全可以借鑒伊春軍屯的發展模式。此時的伊春軍屯在太子眼里,就像是一只茁壯成長的肥豬,太子現在不著急動它。

    就在這時,他接到了監察者的飛鴿傳信,整個人的火氣騰地就起來了。

    太子最先看到監察者說雷太守想謀奪軍屯,當下就罵道,“雷朋腦子里裝的是稻草嗎?被人利用了而不自知!蠢貨一個!”

    等他再看到,雷朋借來的兩萬兵馬的出處時,整個人更是出離得憤怒,“雷朋,你該死!”

    再看到姚春暖放的狠話,以及監察者的擔憂時,太子是徹底坐不住了,“來人,召集人手,孤要出京!”

    夜里丑時,太守府

    一群身手矯健的黑衣人翻牆而入,然後有序地四散開來,開始尋找行動目標。他們早就摸清了太守府侍衛的巡邏路線,然後將巡邏兵一個個放倒。

    等檢查完沒有漏網之魚後,才有人翻牆出去通知大部隊行動。

    “干活干活,一個個都麻利點!”何興的小眼楮注視著太守府,眼中閃爍著興奮卻又冷靜的光芒。

    “是!”

    他一揮手,好幾支小隊開始按照分配到的任務行動起來。

    先是太守府的房子搭上了雲梯,接著,連續上去了好幾位穿著黑衣的士卒,然後,一桶桶的石油通過簡單的動滑輪被拉了上去,然後被士卒們用特制的掃帚掃在屋脊上,以及各處關鍵的地方也都刷上了石油!

    更多的士卒去了雷太守的寶庫那里。這座寶庫的外牆是由黑玄鐵打造的,堅固得很,此時大門正掛著一把大鎖,似乎在嘲笑他們不自量力。

    “干活了。挖壕溝的,你們麻利點。刷牆的,能刷到的地方都給我刷上!”

    半個時辰不到,所有小隊隊長來匯報進度。

    “何將——”

    啪!

    新任小隊長何將軍的軍字還沒說出口,就被教訓了,“干暗活呢,叫什麼將軍,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們的身份是吧?叫頭!”

    那小兵捂著後腦勺,改口,“頭,壕溝里已經倒滿了石油。”

    “好,活都干完了?”何慶眯著小眼楮問。

    “是的!”

    “好,那就撤退,一會等著看好戲!”

    接著,這些身手矯健的精兵們一個個撤離了太守府,順手還將自己到來過的痕跡給清掉了。整座太守府,今晚像是沒有被人光臨過一樣。

    他們撤離後,就埋伏在了計劃好的地方,靜待某個時刻的來臨。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更夫經過太守府外兩條街的時候,突然聞到一絲奇怪的味道,忍不住說了一句,“什麼味道啊?那麼難聞。”但他也只是聞到一下,估計夜風送過來的,再嗅的時候就沒有了。

    等他來到主街的時候,突然,在萬賴寂靜的夜里,听到咻的一聲。

    更夫下意識地抬頭,就發現太守府的屋頂著火了,那火很奇怪,不是從底下燃起的,而是從最左邊的屋角處亮起,然後像火蛇一樣一躥,一片片的屋脊屋頂就著起火來了。這還不算什麼,火蛇沖到某處後,火光轟地亮起,將太守府這一片地照得亮如白晝。

    這奇異的走水景象讓更夫害怕,他當下就嚇得哇哇大喊,“走水啦走水啦!”

    寅時正,正是夜深人靜,人們睡得最香甜的時候,都被更夫給吵醒來了。听到走水了,人們再往外一看,外面火光沖天,一個個都趕緊穿上衣服,拎著桶出來救火了。

    而士卒們躲在某高處,興奮地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

    “呀,這應該是太守府的寶庫那邊也著起火來了吧?”

    “應該是,寶庫可是我們重點照顧的地方,在那里,我們用掉了一半多的石油呢。”

    雷太守被驚醒,出來房門一看,大守府一副火光沖天的樣子,讓人看著腿都軟了,特別是火光最盛之處,正是他的寶庫所在。他當下什麼都顧不得了,連忙喊人救火先救寶庫那邊。

    可是人們一桶桶水潑過去,猶如杯水車薪,火勢反而越來越旺。

    突然,寶庫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一時間,火浪噬人,那些靠近的人因此而受傷,雷太守直接被火舌燒沒了大半的頭發,要不是屬下反應快,直接給他潑了一桶冷水,估計另外一小半也留不住。

    “完了,這火撲不滅!”

    “天火!撲不滅的是天火!”

    “上天在懲罰雷太守!”

    “人姚主薄說了,污蔑忠良,必遭災厄!都是雷太守造的孽啊。”

    “看來是的,你看那熊熊的天火在燒著雷太守的寶庫,雷太守的寶庫受到天火的重點照顧,其他地方都還好,燒得並沒那麼嚴重。”

    當發現這火撲不滅,還很危險時,來救火的百姓們都停下了救火的行動。救啥哦,這都是上天的懲罰,等天罰過了,一切就會好了。

    窩在高地的士卒們也被石油強大的爆破力驚住了。

    “這玩意這麼厲害?這麼燒下去,別說黑玄鐵了,就是寶庫里的金銀財寶也能給它燒沒了。”

    “開始姚主薄說的時候,我還將信將疑,這下,真的是開了眼界了。”

    “听姚主薄說這玩意叫石油?石頭里面冒出來的油?真不知道姚主薄從哪里弄回來的這玩意。”

    “這是我們軍屯的秘密武器吧?這玩意加工一下,用來守城最好不過了。”

    “攻城也行啊。”

    “也不知道庫房里還有多少?”

    最後看了一眼被火光包圍的太守府,何興招呼道,“好啦,戲也看完了,咱們該撤了,可別等雷太守反應過來,咱們就不好走了。”

    “走走!”

    這火整整燒了一夜,太守府差點成了廢墟,別的地方還好,就是雷太守的寶庫燒沒了,只剩下一堆的灰燼。

    俗話說,真金不怕火煉。再雷太守的寶庫里收藏了無數的金銀珠寶瓷器布匹糧食,在天火的燃燒下,全部都化成了灰燼!老百姓得知這一結果時,心中暗暗搖頭,這結果再一次證明了那是天火,是上天給雷太守的懲罰。

    雷太守整個人都麻木了,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完了。他的寶庫里裝的不僅僅是他七年在伊春搜刮到的民膏民脂,還有他半輩子的財富啊,現在一切都完了,全都化成了塵土了!

    听到這個消息,朱大帥心有戚戚,早就勸他不要去招惹伊春軍屯那起子家伙的嘛,就是不听勸,現在好了吧,吃到教訓了吧?養老錢都沒了吧?以後可怎麼辦喲?

    作者有話要說︰  大家晚安。

    感謝在2021-08-29 12:17:46~2021-08-29 23:03:0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止水 40瓶;嵩  25瓶;胖九五、若龜 20瓶;n 15瓶;口袋里有糖、彩虹漫天、豆、yhope、小城故事、醉流年 10瓶;墨染流年 8瓶;棲遲 6瓶;音書寂寥、26537877、遙遙xyc 5瓶;呦呦鹿鳴 4瓶;書多絕霧 3瓶;白加黑 2瓶;流雲土豆、夕陽如果不曾在西方、34898616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