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139、第一百三十九章

139、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139章

    姚春暖總覺得自己忘了什麼,  認真去想的時候,又想不起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兩三次都是這樣,她索性就丟開手,  不想了。

    伊春大營,大帥府

    朱大帥和他的心腹在商議明天與伊春城主府的高層會晤一事。沒錯,  城主府那邊的邀請,他們已經答應了,  他們正在商議會晤的目的,  以及過去時要帶上多少兵馬才合適。

    就在這時,  門房那邊來人了,“孟將軍來訪。”

    孟超?朱大帥等人對視一眼,“快有請——”

    朱大帥彈了彈衣袖,走了出去。他們沒有去大門相迎,但是出來門口這里迎一迎是很有必要的。

    當他們遠遠就看到孟超等人到來時,連忙上前相迎,  等看到跟在孟超身後那帶著帷帽的人時,  他們疑惑地停下了腳步。

    那人緩緩取下帷帽,露出一張帶點蒼白的稜角分明的俊臉。

    朱大帥失聲叫道,  “太子殿下?”

    兩人驚著了,  太子殿下怎麼在伊春?

    “這里人多眼雜,先進去再說!”孟超道。

    朱大帥能如何,他只能將人往里面請。

    施眉恍悟,太子殿下該不會是來處理先前雷太守和伊春軍屯的矛盾的吧?所以,  沒有欽差,  而是太子親至?

    意識到這點,施眉不得不感嘆太子著實敏銳,可不是麼,  能親自趕來,說明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可是他來晚了啊。

    如果說他能提前幾日趕到,可能局面也不會發展到現在這樣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即使不能提前幾日,能在他們剛舉反旗的時候趕到,亮出身份,好好地和伊春軍屯那幫子人談一談,即使勸不了他們回頭,也不至于在後來被他們佔據了大義。

    試想,那個時候的場景就是,你們刑大將軍你們伊春軍屯是受了委屈不假,但孤一國太子堂堂儲君,親自前來為你們解決問題,這還不夠嗎?至少後面他們那個檄文就不能這麼寫了。

    但是可惜呀,這些個機會都沒抓到。而且,施眉覺得,在錯過了這麼多時機,在刑長風的檄文宣告天下之後,太子真的沒必要再來了。

    施眉又哪里知道,非太子來得太晚,而是因為日夜兼程,本就勞累,再加上受到刑長風反了的消息的刺激,他當時就發起了高熱來。

    等高熱退去一點之後,他就和帶來的屬官謀臣們商量過要亮出身份,和刑長風等人談話,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雷朋的錯,如果他們願意回頭,他可以既往不咎。

    可是一眾的屬官謀臣都覺得這樣做不妥,太冒險了。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雷朋的關系,太子在伊春,失去了防護自己的兵力,就相當于失去了利爪的老虎,難保刑長風等人不會喪心病狂地滅口。

    即使現在,有了孟將軍的軍隊的保護,太子的隨行謀臣屬官們,仍舊不贊成太子此行的做法,他們覺得太子應該盡快趕回京城主持大局。

    他們認為僅憑孟將軍的軍隊,不足以護衛太子的安全。朱大帥屁股已經偏向攝政王那邊,不能信任。

    但太子是個心智堅定的人,決定了的事很少更改。臣屬的擔心他當然知曉,但是他已經做了相關的部署,有八成的把握全身而退。

    孟超的軍隊只有兩萬,確實不足以拱衛他的安全,但是朱大帥那邊,他出現後,這貨肯定會盡心盡力地護著他的安全的,至少在伊春地界內,他會如此。

    因為他了解朱大帥,就看刑長風反了之後,這些日子他的表現便知他這人膽小守舊,若是他是一個野心勃勃之輩,此刻已經跟著一起反了,自立門戶,但他沒有。

    綜合以往的資料,如今的朱大帥應該是不想大環境改變的一個人。他去見了朱大帥之後,朱大帥就有了保護他的義務,如果他不想沾上麻煩,最好的結果就是讓他全須全尾地離開伊春。若他死在伊春,那朱大帥也將被卷入旋渦,並且還是旋渦中心,這恐怕是他最不願意見到的吧。

    另外,他還有自己的考量。他堂堂太子,只身到伊春來,若這麼灰溜溜的離開,有損他的聲望。雖說行程保密,但這時,他可不認為還能完全保密了。故而,此行必不可少,會一會刑長風姚春暖等人是其一,其二,在兩異姓王一位大將軍舉了反旗之後,他身為大梁儲君,得表現出儲君應有的樣子和能力,才能讓所有仰望大梁等候朝廷反應的人重拾信心。即使,他有可能因此而身死。

    “太子殿下,您怎麼還到伊春來了?這——這——俗話說,千金之子不垂堂。老臣連夜安排人送您離開吧?”朱大帥苦笑著提議,實則他如坐針氈,這燙手山芋啊,還是趕緊送走吧。

    太子罷罷手,道,“這個不忙。听說刑長風那邊約你會晤?”

    “回太子,是的。”

    “地點呢?”

    朱大帥老老實實地回道,“在五營區。”同時,他心里納悶,太子問這問題干嘛啊?

    這地點是雙方一致決定的,這地方離伊春大營不遠,僅隔了兩個縣鎮。他倒是想選更近一點的地方,但對方不干,朱大帥還挺遺憾的。

    朱大帥防著姚春暖那幫人呢,都是一肚子壞水的家伙,他怕自己稍不注意就得吃大虧。顯然,對方也防著他。

    “明天孤隨你們一道去。”

    “太子殿下,您是想見刑長風等人?”

    “嗯,孤想會一會他們。”

    人家都反了,見了又能怎麼樣呢?朱大帥苦著一張臉道,“太子,老臣勸您還是趕緊離開伊春吧。”

    姚春暖等人的恐怖,領教過的人是真不想再和他們交手。他怕這一見,太子露了行蹤,會被姚春暖他們給弄死。

    他承認太子做為儲君,很有能力,也很有手腕,帝王心術是一等一的。但是,伊春現在可以說是刑長風姚春暖等人的主場,太子在伊春勢單力薄,斗起來,他很難保證讓太子全身而退。

    太子輕笑,“不是還有你嗎?朱愛卿,孤相信你能護孤周全的。”

    朱大帥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不不,不要這麼信任他,他都不相信自己能護得住太子。

    太子之意已決,根本就不听他的勸。

    朱大帥最後只能苦笑著應下。

    太子試探地道,“朱愛卿,若孤封你為鎮北大元帥,出兵平叛……”

    在朱大帥心里,他頭已經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面上也是一片為難,口中說著推辭的話,“太子殿下,您太抬舉我了,但是,老臣真的不是刑長風那幫子人的對手啊。”

    太子目前一凝,“若孤沒有記錯,伊春大營總共應該有八、九萬在役的將士吧。而刑長風手底下只有三萬多不到四萬的兵馬?”

    朱大帥一邊點頭一邊心說,五萬多了,你身後的孟將軍,兩天前因為雷朋的原因,又給人家貢獻了一萬多的俘虜。

    “你八、九萬兵馬,是對方的兩倍,還搞不過對方?”太子懷疑地看著他,就差沒將廢物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朱大帥苦著臉,“是真搞不過。”

    刑長風的軍隊的戰斗力,他們是專門研究過的,本就比他們強。更別提伊春軍屯的那些屯民們,這大半年來,吃好喝好,還時常勞作或者跟著軍隊做一些簡單的訓練,那些男丁們拉出來也一樣能當成兵丁來用。如此一來,拉個三四萬兵卒還不是灑灑水的事兒?

    更別提對方還擅長陰謀詭計。朱大帥總覺得,先前他的秘庫那麼隱秘,姚春暖都能推測出來位子,真打仗了,他們的糧草,是不是危險了?若是糧草被劫,他們還打個錘子哦。

    太子蹙眉,朱大帥竟然如此懼怕刑長風姚春暖等人。

    朱大帥如果知道太子這麼想他,一定會翻白眼的。他懼怕他們才是正常的吧?他本身和對方交手過,哪一次不是啪啪啪地被打臉的?又親眼看到對方是如何驅逐王朗,炮制雷朋的,這些血與淚的教訓,都在跟前。如果見識過這些還不知道怕,這人一定是個傻子。

    太子此番試探,得出了一個不算滿意也不算失望的結果。

    稍後,朱大帥只能安排太子去最奢華的院子休息,卻被他拒絕了,他扮作長隨直接歇在了孟超的房間里。

    “咱們這位太子,其實挺能吃苦的。”朱大帥嘆息著。

    施眉亦點頭,“是一位合格的儲君。”奈何,身體不好,前頭又因不明原因昏迷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本就孱弱的大梁更是被三皇子糟蹋得不成樣子。太子醒來,就一直在收拾爛攤子,奈何時不我待,天不佑大梁,成效很差。

    翌日,五營區

    姚春暖和于宸陪同城主大人前來會晤,蒙毅、周玉樹率軍跟隨。

    雙方在入口處相遇了,姚春暖掃了一眼對方身後,笑笑說道,“朱大帥,你身後的兵馬,怕是有三萬之數了吧?沒少帶呀。”

    朱大帥看了一眼對方身後不低于兩萬之數的兵馬,“哼哼,咱們彼此彼此。”

    姚春暖笑笑,雙方都相互防備著呢,因五營區離伊春大營很近,他們也在美溪區和上甘嶺都屯了兵。萬一談不攏動起了手,雙方很快都能增援。

    “朱大帥,請——”

    “刑城主,請——”

    城主大人和朱大帥同時伸手,兩人對視一眼,均明白了雙方之意,便同時邁步,並列前行。

    雙方成員都坐下之後,也不廢話,直接進入談判階段。朱大帥那邊施眉乃談判主力,姚春暖他們這邊于宸是談判主力。

    談判的時候姚春暖留意了一下,朱大帥那邊的態度概括起來就是九個字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像個渣男,還挺有意思。

    另外姚春暖還留意到朱大帥有點不對勁,他坐下之後,不時地變換著坐姿,不如以往沉穩,這是不安?還是痔瘡犯了?

    姚春暖哪里知道朱大帥心里的不自在呢。來之前,朱大帥本是想讓太子和刑長風等人先會面的。但太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之後,丟下一句讓‘他們先談,他等著’的話就走了。

    听到姚春暖和朱大帥等人在談判如何分割伊春,里面的太子的心如同烈火在焚燒。這些都是大梁的國土啊,如今卻被他們雙方三言兩語的像分豬肉一樣分掉了。

    拿下烏伊嶺鎮、湯旺河鎮、新青鎮三鎮之後,朱大帥忍不住提了一嘴,“對了,先前,我們伊春大營和伊春軍屯關于屯田里所產糧食的約定……”

    就是那個每年他們伊春軍屯必須從糧食總產出里拿出八十八萬石糧食給伊春大營的約定。

    談了那麼久,告一段落後,于宸正在喝水,聞言,端茶的手頓了頓。

    姚春暖接過話茬,戲謔地道,“那當然是沒有了。”

    他們都已經反了,可沒那個義務再去供養伊春大營,先前的約定,當然是不作數了。

    盡管早就料到,但朱大帥還是覺得心好痛。他們只收到了伊春軍屯給的四十四萬石糧食而已啊,早知道有今日,當初死活都應該讓他們一次性把八十八萬石的糧食給完了。

    姚春暖蠱惑地道,“朱大帥,如果你想要,那就歸順我們伊春城主啊,以後伊春大營不必再屯田,軍糧全部由我們供應。”意思簡單明了,歸順我們,你們的軍隊,我們養了。

    朱大帥沒好氣地道,“你們胃口那麼大,也不怕噎死!”

    作者有話要說︰  我去寫二更,估計也是深夜,大家別等。感謝在2021-09-03  03:18:31~2021-09-03  20:55: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29956261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在山上被打的老虎  100瓶;mf、轉著轉著就暈了、止水  30瓶;星星 琴  20瓶;quinn  15瓶;流雲土豆、甦瑾、陳小姐、菟曉靈  10瓶;雨瀧瀧貌  6瓶;李唐宋朝  2瓶;嘉佳珈迦、吃瓜的  、大黃貓咪、tom和amanda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