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罪臣之妻的對照組 160、第一百六十章

160、第一百六十章

    第160章

    松花府, 茶花村

    一座矮小破落的泥房子前,一戶七口之家正在收拾行李,主要是兩位大人帶著兩個大孩子在忙活, 老大娘則坐在一旁的木墩上看著最小的兩個孩子。【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那口罐子就不要了吧?一路上容易磕著踫著。”男人說。

    女人遲疑了,破家值萬錢, 她是什麼都想收拾帶走的,省得到了伊春, 又得花錢買, 偏偏人力有限。男人說得也對, 萬一半道上磕踫壞了,就白費工夫了。再說,這些行李全靠她和丈夫兩個人背,婆婆能幫忙照看好兩個小的就算不錯了,兩個大的孩子倒是能自己照顧自己,別的也不敢多想。

    他們家太窮了, 又無恆產, 若是有一頭馱重的畜生就好了。馬不敢肖想,但若是有一頭牛或者一頭驢, 他們一家子從松花府到伊春就會輕松很多。可惜, 他們夫妻勤勞地從年頭忙到年尾,也只勉強夠一家子溫飽而已,哪里能攢得下錢來買牛或者驢哦。

    就在他們收拾的時候,鄰居過來了。

    “虞大娘, 你們真要走啊?”

    女人沒空嘮嗑, 家里的老婆婆和鄰居嘮,“是啊,投奔伊春我的老姐姐去。”

    “你們真相信你大姐在信中說的話啊?”

    虞大娘點頭, “信啊,人家騙咱們干嘛?”隔著這老遠,一年到頭,她能和她大姐通上一兩回信都算不錯了。這次不年不節的,她大姐特意來信,肯定不是為了消遣她的。

    忙進忙出的男人听完他娘的話後也在心中回道,信,為什麼不信?他們家徒四壁,別人有什麼可圖的呢?再說,都是親戚,別人也是好心將伊春的情況告知,也是希望他們換個地方後能生活得更好。怎能惡意地揣測他大姨呢。

    他們大姨在信中告訴他們,現在伊春可好了,很多地方都缺人干活,凡手腳勤快肯干活的人,在伊春就不擔心會餓死。最重要的是他大姨透露的一條消息,現在伊春公學面向伊春招生,適齡的孩子,只需要交上以往三分之一的束費,就能進入伊春公學讀書。他大姨是希望他們一家子都能搬到伊春的,還說,如果他們決定搬來的話,她就幫他們找好房子賃下來,並且幫他們一次交夠半年的房租。等他們在伊春站穩腳跟之後,再由他們自己承擔房租。

    自打接到他大姨的信之後,男人是整宿整宿地睡不著覺。

    他想,去伊春吧!再差,也不會比現在更差了。年年干活,交了佃主的租子,也僅僅只是勉強夠一家子的口糧而已。他決定拼了。但若是真的呢?若他大姨說的是真的呢?他和妻子在伊春努力干活,扎根,孩子們送去伊春公學讀書,這個畫面想想他都要醉了。所以,他決定了,無論如何,都要去一趟伊春!他這決定一下,老娘和妻子都沒說什麼反對的話,都支持他這個決定。

    鄰居不贊同地道,“你們太魯莽了,萬一伊春不像你姐姐說得那麼好,你們可怎麼回來啊。”村里人得知虞家竟然因為遠親的一封信,就決定舉家搬遷至伊春,都不是很贊同。

    對面鄰居和村民們的不贊同,虞家人只是笑笑。

    松花府,郡守府

    在所有的有識之士,都看出來松花府對刑長風的重要性時,孟琰身為松花府的郡守,自然也看出來了。

    在會寧蔣欣降了之後,他就開始憂慮這個問題了,他當時寄希望于前來伊春平叛的平叛軍,只希望朝廷能夠一舉將攻春攻下才好。但是他等啊等,等到朱大帥都歸順刑長風了,甘化城才率著平叛軍姍姍來遲。那晚,他將甘華城和朱大帥罵了個狗血淋頭,都是這兩賤人害他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外頭那些勢力主猜測他現在一定很恐慌,他確實很慌,他們松花府東南西北就有三個方向是與刑長風的勢力接壤的,僅剩下東面不接壤。但往東,是不毛之地啊,連外族人都很稀少的不毛之地!

    他們松花府如今就像是甕中之鱉,孟琰也很絕望啊。更讓人郁悶的是,一切通訊渠道,都被切斷了。沒辦法,京城若想送信來,必須穿過伊春或者會寧,人家刑長風的地盤,通訊不給你切了才怪。先前太子來信,叫他們小心防範,他們是比會寧縣強一點,有近三萬兵馬,可是對上刑長風十幾萬兵馬,也打不過吧?

    孟琰越想越煩躁,忍不住喚來長隨,讓他去府丞郡尉等人府上將人喊來議事!

    李漾是松花府的府丞,近日來,郡守大人眉頭緊鎖,他們也跟著不好過。

    這日,下值之後,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看到妻子眉頭緊皺地坐在廳里,忍不住問了一句,“怎麼了?”

    李妻說道,“還不是我那兩個莊子上的事,今年管事去收租子時,好些佃戶明確表示明年不再租種莊子上的田地了,明年怕是得降些租子才好招人。”

    李漾一听,就知道是在說他妻子陪嫁莊子的事,“那些佃戶不租你的地,租別人的地去了?”

    “若是這樣的話,無非是不滿租子而已,我這邊主動降些租子他們就會回來了。但是不是這個原因,而是這些人都跑伊春去了。”也就是說,她要永遠失去這批佃戶了。

    李漾神情凝重,“你說那些佃戶都跑伊春去了,有多少?”

    “別家的不知道,但我莊子上的佃戶就有五家人說要從松花府遷到伊春的。”

    李漾聞言想了想,派人去城門打听一些事。

    沒多久,門房來人,說郡守大人召集眾人議事,李漾揣著打听來的答案去了。

    人齊之後,孟琰捏了捏眉心,直接將問題甩了出來,“都說說吧,咱們松花府該怎麼辦?”

    “郡守大人何必杞人憂天?如今刑長風,北御狄羅,南抵朝廷平叛軍,他縱然有十幾萬的軍隊,也不敢三線開戰吧?再者,勝負未料,刑長風未必是最後贏家,何必過于憂慮?”這是以陳勝和為主的樂觀派的想法。

    對于陳勝和這種樂觀的想法,孟琰忍無可忍,“刑長風和北狄之間的戰爭很快就能分出結果了。”至于朝廷平叛軍,呵呵。

    陳勝和不敢置信地驚呼,“這麼快?!”

    他們北面緊挨著嘉蔭縣,對目前的戰況不說了如指掌,但他們勝了幾場敗了幾場的消息還是靈通的。

    刑家軍和伊春大營兩軍兵合一處之後,士氣高昂,氣勢如虹,將士用命,而刑家軍似乎不再隱藏實力,花招百出。北狄白天攻城,晚上還要被騷擾,士氣低迷得很。他們每一次南下,從來沒有被收拾得這麼慘過,照這樣下去,沒多久,北狄必退兵。

    “所以刑長風必會攻打松花府的,或早或晚而已。”

    這下樂觀派也不說話了。

    李漾道,“郡守大人,如今我們只有三個選擇。第一個,死守松花府,和刑長風死磕到底,最終殉城而亡。”

    陳勝和不依地道,“怎麼是殉城而亡?難道我們就不能戰勝刑長風取得最終的勝利嗎?”

    李漾回道,“雙方實力懸殊,最重要的是,我們沒有援軍。”看朝廷派往伊春的平叛軍來得那麼費勁,還想取得最終的勝利?

    “而且就算我們想和刑長風死磕,但是城中的老百姓呢,他們願意嗎?”

    “這是什麼意思?老百姓怎麼就不願意了?”

    李漾翻了個白眼,“你們是不知道,最近有多少老百姓從松花府離開前往伊春。伊春老百姓的日子過得好,沒少惹得周邊的百姓羨慕。伊春和松花府緊緊挨著,太近了,有點新鮮事,外地人還不知道,但松花府的老百姓肯定有一部分人知道了。如果刑長風兵臨城下,你們信不信,老百姓自己都會悄悄地給伊春軍提供幫助。”不能眾志成城的守城,是沒有意義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陳勝和無言了。

    孟琰問,“你說的是三個選擇,第二個和第三個分別是什麼?”

    “第二個選擇,棄城而逃。”

    孟琰眉頭擰了起來,身為郡守,守土有責,失了松花府,除非他殉城,還能得個身後名。不然,失了松花府,回到京城,他也沒什麼好果子吃。

    其他人想,棄城而逃?逃又能逃去哪呢?回京城嗎?他們在地方,還有點權力,回到京城,他們有什麼?更別提他們是失了城池後灰溜溜地回去的,太子不殺了他們都算好的。總之一,下場不會好。

    李漾說出了第三個選擇,“第三個選擇,投降,向刑長風投降!”也是最難以啟齒的選擇。

    李漾話音一落,郡守府的其他人就議論開了。

    “听說刑長風兵臨會寧城下時,蔣欣沒多做抵抗就降了。”

    “李大人你是說,當刑長風果真兵臨城下時,咱們也學那蔣欣?”

    有蔣欣這麼一個優秀的例子在,在場諸位都很心動,特別是經過前面兩項選擇之後。蔣欣及其部下,都是全員搬去了伊春。听說他們在伊春適應得不錯,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是能夠出仕的。蔣欣守土失責,能有這樣的結局,已經很好很好了。

    李漾搖頭,“不,拾人尾牙是沒有前途的。”

    孟琰看出他有話說,便問道,“你待如何?”

    李漾道,“郡守大人,我建議咱們盡早舉城而降,不必等刑長兵臨城下。”獻城要趁早,越早越顯得他們有誠意。

    在場眾人都驚了,在形勢未定的情況下就將松花府獻給刑長風?太冒險了吧?

    陳勝和第一個跳出來叫囂道,“我不同意!你們這麼做,這麼做你們就是賣國賊!如何對得起朝廷對得起太子?別忘了,這麼多年,你們拿的可是朝廷的俸祿!”

    李漾眼楮眯了起來,“來人啊,將陳勝和等人拿下!”他已表了態,與陳勝和是完全對立的立場,也就是說,今天在此,要麼他死,要麼就是陳勝和死!一切端看郡守孟琰的選擇了!

    他看向孟琰,“郡守大人,我們如今就是冢中枯骨,刑長風能走到哪一步我不確定,但我敢確定的是。我們若是不識相,一直佔據著松花府不給他,他收拾我們是妥妥的。大人,識時務者為俊杰啊。”

    孟琰知道自己做不到殉城,棄城而逃的話,更死。即使刑長風拿下松花府後,不殺他們,他們回到京中也沒好果子吃。這樣一比較,投降反倒成了最好的選擇。而李漾的提議又更好一點。

    有人小聲地道,“咱們這樣,朝廷會罵死我們吧?還有太子,肯定會恨死我們的。”

    李漾看向那人,“首先,這土地可不姓大梁!這萬里江山,也是李太、祖從前朝繼承過來的。其次,朝廷自己平叛不力,現在壓力全在我們這里,讓我們做選擇。我們這樣選擇又有什麼不對呢?即使我們不降,難道刑長風就拿不下松花府了嗎?別的我不敢說,但我們投降,至少松花府的老百姓們肯定不會反對。”

    孟琰問一直沒說話的郡尉桓自如,“自如,你的意思呢?”

    “好。”桓自如只有簡簡單單一個字。

    這倒令孟琰感到意外。

    桓自如笑了笑,沒多說什麼。家里的娘們一個勁地念叨著伊春的生活好,他那小姨子嫁到伊春,前些年日子過得很一般,每回回娘家都需要他們接濟一下。後來伊春主城易主,接著開了不少作坊,夫妻倆人都進作坊里做事,日子眼見地好過起來了。前陣子還來信說,伊春要辦公學了,他們夫妻倆打算將大的兩個孩子送去讀書。伊春城主府那幫子人挺有能力的,他也不想落得前兩個選擇那樣的下場,那便降了吧。

    桓自如點頭,李漾大喜,他賭對了!

    孟琰下令,“來人呀,將陳勝和等人抓拿看管起來!”

    “不不,孟大人,你們不能這麼做!唔唔——”陳勝和掙扎著被拖下去了。

    接下來,剩下的人就投降事宜進行了商議。

    消息被封鎖的他們,並不知道太子已經出手了。而他們舉城而降的舉動,往朝廷往太子臉上狠狠地甩了一耳光。

    作者有話要說︰  我去寫二更,大家別等,估計會很晚很晚。感謝在2021-09-16 22:42:28~2021-09-17 22:42:3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子無心、桔子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燕子 50瓶;所幸 40瓶;縴維肉松、19995055 30瓶;天上有顆星 28瓶;beyou、雨瀧瀧貌、123 20瓶;依然綠衣 16瓶;四棟人家、一l小、n、可愛寶、嗯呢怪 10瓶;1089點半 4瓶;趙家姑娘 2瓶;嘉佳珈迦、陌不是陌陌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