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不走劇情就要死 膚淺側妃 043

膚淺側妃 043

    看到納蘭恪,納蘭霜對他行禮,淡聲開口︰“微臣並不記得自己被限制過出行,倒是沒想到陛下日理萬機,會忽然出現在這里。[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哦……”

    納蘭恪伸手將郁瑤拉到身邊,然後沖有些緊張的緋心道︰“告訴你家老爺,你家小姐和董小姐出去逛街了。”

    明顯已經不是第一次,緋心十分熟練行禮,轉身進去府中。

    納蘭霜頓時有些著急︰“陛下,這會敗壞郁小姐清譽,你……”

    納蘭恪勾唇︰“霜兒倒是很關心朕,只是,瑤瑤會是你未來嬸嬸,所以不必擔心……倒是霜兒你,以後還是不要再來了,等到日後朕娶了瑤瑤,你有的是機會行禮問安。”

    納蘭霜瞬間僵在那里,納蘭恪上了馬,抬手拉著郁瑤讓她坐在他身前,再不看納蘭霜一眼,輕踢馬腹,頭也不回離開……

    納蘭霜面色白里泛青,僵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郁瑤被納蘭恪抱著一路打馬往城外而去……

    郁家所在的青羅巷本就距離城門不是很遠,不用路過繁華街道,而納蘭恪一身常服,也沒人認得他,兩人順利出城後就任由馬兒自己走著。

    周圍一片春意盎然,時不時就有踏春的人路過。

    納蘭恪一直沒說話,只是用拉著馬韁的手將郁瑤禁錮在懷里。

    “有些後悔當初沒將他流放了……”

    納蘭恪忽然悶悶出聲。

    郁瑤微怔,在馬背上回頭,就對上納蘭恪有些沉郁的眼神。

    不用再做光風霽月的太傅,他卸下偽裝,終于露出骨子里冰沉沉的冷意。

    郁瑤失笑︰“無關緊要的人,理他做什麼?”

    “無關緊要”四個字讓納蘭恪眼中沉郁驟然消散不少,可還是有些不爽快︰“他竟敢在你面前非議我。”

    郁瑤嘖了聲,手指抵在他眉心撫平他眉心微微蹙起的褶皺︰“你都說是非議了,又何必在意,別氣,眉頭皺著都不好看了……”

    納蘭恪直勾勾看著她︰“若他說的是真的呢?”

    郁瑤挑眉不解︰“什麼?”

    納蘭恪︰“我滿手鮮血,心機深沉且不好相與……”

    馬兒已經自己走進了一片桃林,停在桃林深處幾棵樹前,這兒嗅嗅那兒嗅嗅,嘗試著用厚唇皮拽了幾朵桃花到嘴里咀嚼。

    郁瑤拍了拍采花賊,回頭就對上納蘭恪眼也不眨盯著她的視線,她對他眨眨眼,湊近一些到他耳邊小聲說︰“我這種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就喜歡你這樣的惡人……”

    熱氣吹到納蘭恪耳廓,他的耳朵刷的紅透,喉結動了動︰“有人……”

    見他總算是忘記了剛剛那茬,郁瑤壞笑著退回去。

    而這時,納蘭恪才發現,他們身處桃林深處,周遭什麼人都沒有。

    因為郁瑤退回去的悵然若失不需要再掩飾,他伸手直接捏著她下巴迫使她不得不回過頭……然後低頭親吻下去。

    他是听到了納蘭霜那些話,可同時也听到了郁瑤說的。

    郁瑤對納蘭霜有多冷漠狠絕,對他就有多少維護信任……想到這里,納蘭恪手上忍不住發力,想把懷里的人揉進自己身體里一般。

    馬兒仿佛察覺到什麼,倏然豎起耳朵睜大眼,停止咀嚼嘴里的花瓣,有些不安的原地踱步,嗤嗤打著響鼻。

    郁瑤則是被納蘭恪直接抱起來,俯身加深了這個親吻……

    半晌,等到氣息都亂了,納蘭恪才勉強將人放開一些,可即便放開,卻依舊不舍得遠離,而是抵著郁瑤額頭一下下輕啄她唇瓣。

    “三日後是個好日子。”

    郁瑤抬眼看他。

    納蘭恪低聲說︰“到那日,我遞婚書下聘……可好?”

    郁瑤似笑非笑︰“你是皇帝,真的要娶一個已經成過婚的女人?不怕遭天下人非議?”

    納蘭恪微微蹙眉︰“你不願?”

    郁瑤失笑︰“我是在說你。”

    納蘭恪把她的手放在唇邊︰“我從不怕旁人非議,我只怕……你又拒絕我。”

    看來那幾次的拒絕給太傅哦不,給皇帝陛下造成了很大的陰影呢。

    郁瑤笑嘻嘻湊過去︰“那從今往後,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拒絕你了,行不行?”

    納蘭恪微怔,眼楮瞬間就亮了……可他還有些懷疑︰“此話當真?”

    郁瑤唔了聲故意說︰“自然當真,便是你以後要三宮六院我也絕不阻攔……”

    話沒說完就被納蘭恪用嘴唇堵住。

    輾轉親吻後,他啞聲道︰“沒有三宮六院,沒有別的女人……只有你。”

    剛那一瞬,他莫名涌出一股濃濃的危機感,總覺得要是沒發揮好,好大一媳婦兒就要不見了。

    等看到郁瑤勾唇笑開,滿意又狡黠的模樣,納蘭恪就知道自己果然做對了,無比慶幸自己剛剛的機智。

    可想到她剛說的話,納蘭恪喉結動了動,忽然靠近她耳邊低語了什麼。

    郁瑤先是一怔,然後就驚呆了,不敢置信看著他︰“真看不出,你居然是這麼不正經的皇帝……”

    分明听到的聲音都在說新帝納蘭恪雖年歲尚淺,卻十分威嚴……這真是同一個人?

    納蘭恪耳尖通紅,眼神卻露骨又幽深,抿唇強撐著毫不退讓︰“你剛剛說的,以後再不拒絕我。”

    郁瑤有些臉紅又有些好笑,頓了頓,閉眼嗯了聲……下一瞬,就被納蘭恪直接按進懷里。

    他在她耳邊有些難耐的商量︰“三日後下聘,月底直接大婚,行不行?”

    郁瑤︰……

    “行。”

    片刻後,馬背上又是一陣親吻的聲音……

    又來?

    馬兒豎起耳朵瞪著眼楮,下一瞬,不滿嘶鳴一聲,正想原地尥蹶子表示不滿,就被一巴掌糊到腦袋上,嘶鳴聲戛然而止,馬兒不甘又無可奈何的打了個響鼻,然後繼續若無其事抖著厚唇皮兒禍害旁邊樹上的桃花……

    ..。m..



同類推薦︰ 炮灰的人生[快穿]靈異片演員app[無限]我是女炮灰[快穿]綠茶女配被按頭走劇情與影後閃婚後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白蓮花掉馬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