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過分可愛的喵崽爆紅星際 第55章 五只胖崽

第55章 五只胖崽

    “青花椒魚”的味道和酸菜魚味道截然不同, 但又有異曲同工之妙。【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二者入口時,利奧率先嘗到的,都是魚(肉rou)的鮮嫩脆彈, 其次是青花椒的味道。

    “青花椒魚”的魚片與利奧舌尖接觸時, 細密輕微的麻意順著他的舌尖漾開,魚片自帶的滾燙溫度, 又為這“青花椒魚”激發出了些許麻意。

    鮮嫩的“青花椒魚”魚片, 擁有著直擊人靈魂的麻意。

    利奧圓圓的小(身shen)體打了個激靈, 他貓眼眯起。

    利奧又往被“青花椒魚”魚片浸潤得油汪汪的唇瓣間, 塞入一口熱騰騰現蒸好的米飯。

    蔡老頭將米飯的黏度與硬度掌握得恰到好處。

    蔡老頭燒飯時,添加適量的水, 這讓米粒變得軟糯,但粒粒分明。

    利奧能咀嚼出他口腔內每一粒米飯的香甜。

    冒著熱氣的米飯(刺ci)激得利奧仍在發麻的舌尖,麻意越發明顯。

    混合著辣味的麻意, 比單純的辣味更加(刺ci)激。

    利奧白嫩如包子的臉頰染上兩抹薄粉(色), 遠遠看去時, (肉rou)嘟嘟的臉頰像是兩顆可愛的小仙桃。

    麻味讓利奧圓潤的貓眼變得濕漉漉的。

    利奧吃下盆中的魚片後,他腦袋上的貓耳朵像是裝了小馬達不停地晃動。如果利奧的小貓尾巴沒有收起, 那他身後的小(摸Mo)尾巴早已搖出風了。

    “嘶——”

    利奧邊吸著涼氣, 他邊往嘴里塞魚片和米飯, 時不時地還喝一口晾至半涼的水。

    桃子大麥茶完美緩解了青花椒魚的油膩, 給口腔留下的淡淡的桃子回香。

    坐在一旁的幼崽們, 看到利奧這番吃得起勁的場景,他們不由自主地不停吞咽著口水。

    路星星問︰“利奧, 這個菜, 好吃嘛?”

    熊安安道︰“崽崽弟弟吃得這麼香, 這個菜肯定很好吃啦!”

    熊安安先看看小碗內散發著嗆鼻麻辣味的青花椒魚, 再望望利奧。

    熊安安問︰“崽崽弟弟,你能描述一下這道菜的味道嗎?”

    利奧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實打實地(誘you)惑到了熊安安。

    熊安安走了一上午,中午吃了不到一碗餛飩,現在的她著實有點餓了。

    當她看到利奧吃青花椒魚,吃得香到橘黃(色)毛茸茸耳朵直晃時,熊安安覺得自己的肚子餓得更癟。

    如果,崽崽弟弟真的認為青花椒魚好吃……她可以嘗嘗看。

    不過蔡爺爺的桃子大麥茶好喝,他做的青花椒魚,應該也差不到哪兒去吧?

    在幾只幼崽們期待地注視下,利奧再次閉上貓眼,皺起小眉頭,認真思索著青花椒魚味道。

    “嗯……這道菜的魚魚麻麻噠!有一丁點兒辣!”利奧將貓眼睜圓道,“但是青花椒魚和酸菜魚的魚片一樣脆彈滑嫩。崽崽舌頭一抿,香噴噴的魚(肉rou)像是冰淇淋一樣,在崽崽的嘴巴里融化啦!”

    “崽崽喜歡青花椒魚噠!”

    听到利奧關于青花椒魚的描述,幼崽們不約而同地咽下一口口水。

    他們將目光投向裝滿魚片的小碗內。

    碗內的椒麻香氣,正爭先恐後地鑽入他們的鼻尖,(刺ci)激著他們的味蕾,讓他們的口水不斷分泌。

    “既然崽崽弟弟認為這個好吃……我,我也嘗嘗看吧!”

    青花椒魚的味道聞上去實在太香了,熊安安完全忍受不住這味道。

    她將裝滿魚(肉rou)的小碗和米飯擺放在自己面前。

    熊安安用筷子夾起一片魚(肉rou),放入口中。

    三秒過後,熊安安的臉蛋頓時變得和利奧一樣紅。

    “好,好,好辣……”

    熊安安手忙腳亂地抓起她的水杯,猛地將桃子大麥茶灌下後,這才稍稍解救她的舌尖于水火之中。

    瑞琪擔憂道︰“如果你覺得太辣,還是不要勉(強qiang)自己……”

    “不不不!”灌完一杯茶水的熊安安,又重新恢復了精力,她對瑞琪道,“我沒有勉(強qiang)自己吃這道菜!這道菜真的像崽崽弟弟說的那樣,超級好吃!瑞琪,你也嘗嘗看這道菜!”

    熊安安話音剛落,她便主動地用筷子夾起一片大魚片,湊到瑞琪嘴旁。

    “瑞琪,你就嘗一下嘛!看看我說得到底對不對!”

    在熊安安連哄帶騙地勸說下,瑞琪勉(強qiang)張開嘴,咬下這魚片。

    “怎麼樣?是不是像崽崽說的那樣好吃呀?”

    利奧也好奇地湊過小腦袋,連聲詢問。

    在口腔中愈演愈烈的(強qiang)烈辣意不斷翻涌,瑞琪微微張開唇瓣。

    “好,好吃!”

    利奧,熊安安和瑞琪三只幼崽徹底投入了青花椒魚的懷抱,一旁看著三只幼崽吃青花椒魚的路星星,用胳膊肘懟了懟虞時琛。

    路星星問︰“哎,這魚片你怎麼不吃?”

    虞時琛沒有說話,他只是用食指輕輕點了點自己的喉嚨。

    為了保護嗓子,虞時琛必須得盡可能地戒麻戒辣,青花椒魚的麻辣味太重,不適合他吃。

    路星星眼楮一轉,一個“好主意”冒了出來。

    路星星道︰“既然你不吃……你的這份青花椒魚,能不能給我……”

    虞時琛冰藍(色)的眼眸淡淡地掃了眼路星星,讓路星星將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全都咽到了肚子里。

    正埋頭努力吃著青花椒魚片和米飯的利奧,突然听到小碗踫撞桌面,發出的清脆聲響。

    利奧連忙揮動著小勺,他往嘴里又塞了一口浸滿鮮美魚湯的米飯後,利奧才抬起小腦袋。

    利奧眨眨眼。

    咦?崽崽的面前怎麼又多了一碗青花椒魚片?

    利奧的圓潤貓眼對上了冰藍(色)眼眸。

    利奧軟綿綿的貓耳朵尖輕輕搖動。

    這份青花椒魚,是哥哥送給崽崽的嗎?

    “給你吃的。”虞時琛微側過頭,錯開了利奧投來的視線,“我要唱歌,需要飲食偏清淡……所以才給你吃的。”

    更何況,虞時琛知道,坐在他身邊的小貓幼崽胃口,比普通的幼崽大很多。

    因此,這小小一份的青花椒魚片和米飯,根本不夠利奧吃的。

    況且他們現在還是隊友(關guan)系,如果他多喂了利奧點吃的,那麼利奧在節目錄制的過程中也會餓得慢一些,他們小隊的旅游啟動資金經費,便能節省許多……

    虞時琛一會兒便為自己找到充足的,將他的青花椒魚讓給利奧的原因。

    “喏,給你吃。”

    虞時琛將蒸得蓬松香軟的米飯,也一同推到利奧面前。

    他是哥哥,主動照顧幼崽弟弟,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利奧看到自己面前的美食,瞬間變多,他頓感自己是一只幸福的小貓崽。

    哥哥不僅照顧崽崽,哥哥還時時刻刻替崽崽著想,將好吃的都給崽崽吃……崽崽開心得好想在地板上打滾呀!

    不過……哥哥對崽崽好,崽崽會記在心里,崽崽也會找時間,好好報答哥哥噠!

    利奧的圓潤貓眼,依依不舍地從虞時琛裝滿米飯的碗內移開。

    虞時琛碗內的米飯和其他幼崽碗內的米飯不太一樣。

    其他幼崽們碗內的米飯,都是軟糯可口外表呈如雪花般的白(色),而輪到虞時琛時,由于他是最後一個拿飯菜的幼崽,所以喜歡和李公平分配的蔡老頭,將電飯煲剩下的鍋底米飯全都給了虞時琛。

    因此,虞時琛碗內的米飯一半是白(色)的一半是金燦燦的焦黃(色),焦黃(色)的米飯看上去又脆又香。

    其他幼崽從來沒有去過廚房,她們也沒有自己動手做過任何一道菜。

    常年居住在首都星的他們,對很多星球的街坊美食了解不清,所以他們不知道,這一些因緊挨著鍋底的金黃焦脆鍋巴,會有多麼得好吃。

    利奧沒有在家吃過鍋巴,他知道“鍋巴”,也還是因為他在幼崽時期,天天追著看的動畫片——《小(奶Nai)貓歷險記》里,有講述主角小(奶Nai)貓和他的貓媽媽,一起學習做鍋巴,賣錢致富的故事。

    利奧從前看著電視機里黃澄澄的鍋巴上冒著裊裊的煙霧,動畫片里的小(奶Nai)貓邊啃著鍋巴,邊彎著眉眼直說好吃時,他的口水總會不爭氣地從嘴角流下,潤濕整個育兒球。

    崽崽什麼時候有機會可以吃到小(奶Nai)貓同款鍋巴呀?

    在利奧的心心念念下,他吃到鍋巴的這一天,因各種機緣巧合,提前到來了。

    崽崽只見過動畫片里的小(奶Nai)貓吃鍋巴……現在崽崽也要試一試,鍋巴是什麼味道噠!

    利奧伸出胖爪,從虞時琛送給他的,裝滿了飯的小碗里,揪出一小塊金黃(色)的鍋巴。

    利奧將鍋巴放入口中。

    蔡老頭準備的米粒品質極佳,因此做出來的鍋巴也是又香又脆,利奧咬下時,手中的鍋巴險些碎成了渣,隨即米飯的焦香氣在他的口中蔓延。

    香噴噴熱騰騰的鍋巴,擁有著絲毫不亞于薯片的純正米香,他就像是一份飯後小甜品,完美地彌補了這頓便飯的小小瑕疵。

    “哥哥你也嘗一口吧,這個好好吃噠!”

    利奧兩只胖爪尖緊緊捏著鍋巴,遞到虞時琛面前。

    “哥哥,吃!”

    盛情難卻,虞時琛只好低下頭咬下了一小口鍋巴。

    甜香的米飯經過長時間的蒸煮,在擁有極度的脆香口感時,也最大地保存了米飯本身特有的軟甜香氣。

    虞時琛銳利的牙齒,輕而易舉地便咬下了鍋巴。

    對虞時琛而言,這是一道非常合格的飯後小甜點。

    ——

    正當埋頭苦吃的幼崽們,在一旁美滋滋地吃著碗內的青花椒魚、米飯、焦脆的鍋巴再配上一杯桃子大麥茶時,另一邊,片魚片到頭發散亂的家長們,便顯得狼狽又可憐。

    他們在這邊苦哈哈地片魚,聞著死魚散發出來的(強qiang)烈魚腥味,而那些幼崽們只需要乖乖地坐在一旁邊,能享受到香氣四溢的青花椒魚……

    家長們都快流出了後悔的淚水。對他們來說,這檔綜藝節目就像是一段針對他們家長血與淚的折磨,他們每天不僅要仔細考慮每日的支出份額,現如今還要承受著飯菜香氣,邊流口水邊片魚,完成蔡老頭給他們布置的可怕任務……

    他們真的太難了!

    就連家長們中,片魚速度最快,能將魚(肉rou)片得最完整的嘉賓虞寧,在聞到一旁傳出的青花椒魚香時,她也會逐漸地停下手頭工作,望向香氣傳來的方向。

    吸溜。幼崽們在吃什麼呀?聞上去好像很好吃……

    “我給你們的規定片魚時間,就快只剩一小時了,你們的魚,片得怎麼樣了?”

    靈魂伴隨著青花椒魚一同飄走的家長們,又收回了各自小心思,專心于絕大多數的他們尚未完成的片魚“事業”中。

    虞寧在看幼崽們吃青花椒魚時,她只是一瞬的晃神,可虞寧卻沒想到,自己的晃神竟被人看在了眼里。

    虞寧姑姑看起來好累呀!她站在菜板旁邊片魚片了好久啦!可虞寧姑姑還沒能吃到一口飯飯或是菜菜……崽崽和姑姑是隊友,崽崽要幫助姑姑,姑姑也會幫助崽崽噠!

    崽崽要和姑姑攜手,一起奪得節目組的勝利!

    “虞寧姑姑,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來吃一片酸菜魚和鍋巴米飯呀?”

    虞寧還未反應過來,當她低下頭對上那雙黝黑的水潤貓眼時,幼崽又伸出兩只軟綿綿的胖爪,將捧在手心的小碗舉得高高的。

    “姑姑快來吃叭!”

    天哪!利奧竟然主動連崽帶碗一起主動送上門啦!

    看著面前擁有水汪汪大眼楮,挺俏的小鼻和晶瑩唇瓣的貓咪幼崽,虞寧心里感動極了。

    飯菜都已經被幼崽親自送上了門,虞寧哪兒還有拒絕的道理?她當然是要興高采烈地接受幼崽的邀請了!

    虞寧從幼崽手中接過筷子,她將一片葉片,一口米飯和一片薄薄的小鍋巴,一同塞入了口中。

    鍋巴原本是硬的,但是浸潤了魚(肉rou)湯水的鍋巴再次咬下時,鍋巴硬中帶軟,軟中帶硬,二者又在口腔中踫撞出了新的奇妙口味。

    “嗯嗯嗯!!!米飯和鍋巴搭配在一起,未免也太好吃了吧……”

    利奧主動投喂“虞寧”,只是因為剛吃完飯的他看到了沒有吃飯,還在依舊堅持練習片魚的虞寧,望著他們吃飯的方向,微微出神的場景,所以才動了主動投喂“虞寧”的想法。

    其他家長看到了被投喂的“虞寧”,他們的心口就像是吃了100顆檸檬,又酸又澀。

    為什麼他們的幼崽不像利奧那樣善解人意,懂得主動跑到她們的身邊,讓他們也嘗嘗蔡老頭推出的新品,青花椒魚的味道?

    在埃莉諾的威逼利誘下,路星星不情不願地捧著自己裝了一片魚片的小碗與飯碗,走到埃莉諾身邊。

    “媽,你吃吧。”

    埃莉諾看著小碗內孤零零的一片魚片,她險些被氣笑了。

    不過,埃莉諾很快放寬了心態。

    一片魚片也是給,她總比那些連一片魚片都收不到的家長們幸運得多吧?

    但沒過一會兒,熊安安和瑞琪分別給父母送出了一份足有小半碗的魚片和米飯。

    那些米飯上竟然還澆了些青花椒魚的湯汁!

    被女兒投喂了的熊一瑞和甦薇,美滋滋地吃完碗內的魚(肉rou)和米飯後,就連他們片魚片的速度也比剛剛快上了不少,渾身洋溢著開心。

    看到這一幕的埃莉諾沉默了,她片魚的動作更(干gan)脆利落了。

    圍觀埃莉諾片魚的路星星,看著埃莉諾熟練的片魚動作,(身shen)體莫名打了個顫。

    也許……是店內的空調開太低,把他冷到了吧?

    路星星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然而等到了晚上,節目錄制結束後,路星星被他媽埃莉諾,好好地“教訓”了一頓,順便埃莉諾還將路星星所有的糖果再次沒收。

    只有在路星星表現好的情況下,埃莉諾才會勉(強qiang)獎勵路星星一些糖果。

    路星星沒那麼地喜歡吃糖果,但是這些糖果,畢竟是他未來一周中,他唯一可以吃得到的零食……

    所以沒收他的糖果,無異于在路星星身上割(肉rou)。

    ——

    幼崽們吃完飯後,五只幼崽齊心協力,將被他們弄亂弄髒的桌子全都收拾(干gan)淨。

    正當幼崽們緊挨著在一起,然後排排坐回到原來的座位上時,“蔡老頭酸菜魚”店門口的悅耳風鈴聲響起。

    風鈴聲將幼崽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門口。

    “哎呀!沒想到你們來的還挺早的!那們知道這里的打卡任務是什麼嗎?”

    馬維正站在門口,他面(露)興奮的神(色),朝著店內的嘉賓們揮手。

    然而嘉賓們看到他後,卻沒有(露)出任何熱情的情緒,也只是對著他稍稍揮了揮手。

    精明的馬維似乎意識到了那里有些不對勁。

    怎麼回事?大家看起來都沒(露)出歡迎他的神(色)……

    馬維走上前,他湊過頭看了眼正在片魚的熊一瑞。

    “你們怎麼一個個地都做起了廚師的工作?”馬維眉頭一抬,“難道這些就是……”

    馬維心中隱約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怎麼突然又來了一個沒有打卡的嘉賓?”

    收拾好幼崽們碗筷的蔡老頭,看到門口的馬維時,眉毛都快要皺成“川”了。

    馬維︰“不好意思,請問你就是這家店的店主蔡先生嗎?”

    蔡老頭先是冷淡輕“哼”,當他看到站在馬維身邊,留著短短卷棕發的雀斑,深灰(色)的如小鹿般漂亮的圓眼楮的幼崽時,蔡老頭的冷淡情緒迅速收斂了一些。

    馬維立刻解釋道,“我和其他隊友在選擇路徑的情況下,產生了小沖突,這才導致我們最後選擇到達您店里的交通設施不太一樣……我需要一些學習的機會與時間……”

    蔡老頭听到這,他原本松開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為什麼這個節目組里還有這麼厚臉皮的人?馬維一看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家伙,也不知道他平時有沒有欺負過利奧?如果讓他知道有人故意仗著利奧一只小小幼崽來參加節目,無依無靠,從而欺負利奧……他不將這人冷嘲熱諷,再暴打一頓,都算是心慈手軟了。

    “你的條件跟其他人一樣,都是在兩個小時的時間里成功片出一條魚,這條魚必須得要符合我的片魚標準,不能有任何破損的魚(肉rou)……”

    蔡老頭一口氣說完,他又抿了一口水。

    “至于片魚的方式,片魚的手法以及片魚……這些我現在已經帶著其他人手把手地教過了,你可以詢問他們……”

    馬維向來不是個會吃虧的主,當他听到蔡老頭這麼說後,馬維馬上道︰“節目組不是說比賽過程中始終都講著公平公正嗎?但是這家店的店主,只給其他嘉賓仔細講解片魚的流程,卻對我一筆帶過,我……”

    “馬先生,我可不是1對1教授片魚手法的。”蔡老頭連連擺手,“我一個人,一次(性xing)教得是在場的所有人。如果我單獨教你,才算是給你真正的開小灶,而有失了節目的公平(性xing)。”

    “馬維,你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就可以開始片魚了。”蔡老頭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間,“依照時間來算,從現在起,你可以開始片兩個小時的魚了。”

    兩個小時?!

    馬維選擇了路上花費時間多的公交,來到了“蔡老頭酸菜魚”,現在每一分每一秒對馬維而言,都是十分緊張的。

    倘若他將這兩個小時的時間白白浪費在片魚這件事上,那他晚上最後一項任務,怎麼算,馬維也無法在商場關門前全都完成了。

    “蔡店主,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不知道你能否答應?”

    “什麼事?”

    馬維道︰“如果我能在兩個小時之內,將一整條魚,按照您所說的標準處理好,那麼我能不能提前結束這項打卡考核?且我的這項打卡任務可被算作順利完成?”

    蔡老頭認真想了想,發現馬維所說的內容沒有違反游戲規則。

    蔡老頭道︰“可以是可以。但你如果真的這麼做了,那麼便意味著,你將沒有機會沖刺本輪的比賽第一名……”

    馬維現在對任何打卡比賽的第1名已經沒有興趣。據他所算,只要他今天能將從早到晚所有的任務全都通過,以他的積分便有機會穩居前2。

    更何況,他的隊伍里沒有那麼能吃的幼崽,所以……

    馬維將一切都想得很美好,可他算漏了一點。

    綜藝節目的比賽模式,隨著關卡的遞進,會變得越來越難。有些听起來輕松容易的任務,實際上卻一點兒都不容易。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