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攻了情敵以後 第36章 發表17

第36章 發表17

    夜幕天邊, 光影籠罩下,男人離得更近,雙方呼吸交錯, 室內氛圍變得越來越微妙, 也越來越引人遐想。【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屬于另一個人的溫熱氣息撲在臉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真實, 景逸宸終于徹底清醒了, 只需一秒, (睡Shui)蟲便從眼里消失。

    原來不是夢, 周衍真的來了。

    不僅來了,還趁他熟(睡Shui)戳他的臉, 此時又靠得這樣近,玩起了公子哥慣有的撩人游戲。

    景逸宸退開身子,背部緊貼沙發, 有意與對方拉開距離。他在茶幾上(摸Mo)到了自己的眼鏡, 戴上以後, 眼前的景象清晰起來。

    褪去(睡Shui)意的他,一塵不染, 眉目清湛, 視線在周衍放大的俊臉上游移。

    而周衍那雙黝黑的眸子, 也正在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 帶著慣有的傲然, 還有三分審視。

    “周先生,”景逸宸(干gan)澀的嗓音倦懶低啞, “你怎麼來了。”

    嘖, 沒意思。

    周衍扯了扯嘴角, 表示不滿。

    又恢復一本正經的模樣了, 還不如(睡Shui)著的時候可愛。

    周衍一(屁pi)股坐在對面的座椅上,用巨星耍大牌的語氣說︰“還以為你歸西了,來見你最後一面。”

    開玩笑的話景逸宸是不會當真的,對此沒什麼反應,神(色)如常不見一絲憤怒,倒是關心起男人的飲食來,淡聲問︰“周先生吃晚飯了嗎?”說完嗓子發(干gan),不可抗力地輕咳兩聲。

    周衍皺眉,觀察他的臉(色),嗆道︰“這都幾點了,怎麼可能沒吃,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當弱智看待,被外人听到了,還以為我沒了你會餓死。”

    景逸宸這才想起來看眼時間,視線移向辦公室的鐘表,又輕咳了一聲︰“原來我(睡Shui)了這麼久....”

    整整十個小時,這是很漫長的時間。

    “喂!景逸宸。”周衍雙手環(胸xiong),坐姿就跟審問犯人一樣,眸中滿是沉沉的探究欲,“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什麼問題?”景逸宸聲音極輕,喉嚨發癢,像是(胸xiong)膛灌了風,止不住地想咳嗽。

    周衍眯起眼眸,提醒道︰“你總能夢見我?”

    “咳咳咳咳.....”

    景逸宸一開口就有種被人往嗓子里灌沙子的感覺,他一手攥拳抵在嘴唇上想克制,可惜無濟于事,整個人被迫彎下腰倒在沙發上,沖著地面(干gan)咳不止。

    “你怎麼回事?”周衍眉頭皺的更緊,忍不住伸手去拍景逸宸的背部,盯著人泛紅的臉頰說,“咽炎不是好了嗎,怎麼又開始了!”

    語氣著實稱不上友好,手中動作卻是不自覺地放緩力道。

    那溫熱的手掌敷在背部,雖然隔著衣服,但景逸宸仍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從對方手中傳來的溫度。

    “對不起...咳咳...”景逸宸緩緩搖頭,咳得臉都紅了,整個下頜繃緊,“我嗓子有點不舒服,可能是(睡Shui)得太久了。”

    “藥在哪里?”周衍環視一圈,“沒有止咳藥嗎?”

    問話的同時,周衍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思緒總是跟著肢體走,他的目光已經離不開景逸宸的背部了。

    明明同住一個屋檐下,每天都能踫面,他的直觀感受,僅僅兩天的時間,景逸宸就瘦了一圈。

    景逸宸在他的印象中,永遠是挺直腰板站得筆直,一臉堅定不怕困難,還有忙碌的身影,一顆多管閑事的心。

    周衍還以為這個人是鐵打的機器人,永遠不會覺得累,更不會生病。

    而現在,這個機器人似乎使用過度,(身shen)體里的線路暫時無法接通,整個人癱在沙發上(干gan)咳不停,只把消瘦的背部留給外人,展現出最脆弱的一面。

    周衍心里的某個角落,好像被擊中了。

    他臉(色)更沉,(干gan)脆站起身去拉景逸宸的胳膊,想讓人先坐起來,“藥呢?真是麻煩死了!”

    景逸宸身形一頓,(干gan)咳的癥狀稍稍緩解,然後不動聲(色)地躲開男人的親近,掀開身上的毯子,打算去取止咳藥。

    哪知,周衍力氣極大,一個拳頭過來懟在他的肩膀,又把他懟回原位。

    他不明所以,抬眸看著周衍。

    只見周衍黑著一張臉,不耐道︰“病號就坐著吧,藥在哪里我去取,不然你晃晃悠悠的暈倒了,我可不給你做人工呼吸。”

    “........”景逸宸一時語塞。

    難得見他接不上話,周衍得意的尾巴都要翹起來了,聳聳肩說︰“嗯?你還不服氣?”

    周衍眼角眉梢都是挑釁意味,一臉“你好弱”的表情。

    “你不知道在哪里,還是我來吧。”

    景逸宸無視對方的挑釁,利落地站起身,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身shen)體無礙。

    他徑直走到辦公桌,從抽屜的第二層取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白(色)瓶子,擰開瓶蓋,倒出來兩粒直接送進嘴里。

    吃了止咳藥以後,景逸宸的咳聲減弱了很多,偶爾輕輕咳嗽兩聲,但不影響談話。

    周衍突然面(露)疑惑,低頭,(摸Mo)著下巴思考。

    總覺得有什麼問題忘記追問了,一時沒想起來,他抬起頭,目光鎖定景逸宸的那張臉,琢磨半天,還是無果。

    心里有一道聲音提醒,被遺忘的問題,好像挺重要的。

    “周先生,這麼晚了,我找一間沒人的值班室帶你去休息。”

    景逸宸提出建議,此時已經恢復了往日的淡定容顏,語氣沉穩有禮,舉止言談有著天生的疏離感。

    周衍最近一段時間“家教”很嚴格,逐漸養成早(睡Shui)早起的習慣,長時間沒熬夜,冷不丁超過十二點沒(睡Shui),確實有些困了。

    他按了按額角,點頭答應︰“好。”

    畫面一轉。兩人來到一間面積較小的休息室,這間屋子是專門為景逸宸準備的,每次加班太晚需要在醫院留宿,景逸宸就會來這里休息。

    所以整間屋子里只有一張床。

    周衍先是嫌棄一番,吐槽完通風又開始吐槽空氣,緊接著是浴室間,念叨夠了才肯拖鞋(上shang)床。

    他和衣而臥,畫面違和,看上去有點像大佬下鄉體驗生活。不太舒服地動了動頭部,他側頭,看向另一個男人。

    景逸宸身形筆直,高挑的身影立在門口,不說話的樣子,氣質實在孤高,自有一身凜然貴氣。

    周衍存著一點良心問︰“你呢?”

    景逸宸說︰“我去辦公室。”

    周衍神(色)忽然深沉起來,氣質驟變︰“你去哪?”

    景逸宸耐心重復︰“辦公室。”

    “不行,”周衍的語氣就跟對待下屬似的,要是有一點不合他心意就要扣工資的架勢,“這屋子不對勁,你得留下。”

    “不對勁?”景逸宸眼底閃過一絲疑惑,“周先生指的是....”

    周衍扯了扯嘴角,不願意承認又不得不說,平躺著(身shen)體兩臂交叉放在(胸xiong)前,用最(強qiang)勢的語氣說著最慫的話︰“這里是醫院,每天生生死死那麼多,誰知道後半夜會不會有阿飄,飄來飄去的,倒不是害怕,就是不喜歡有人打擾我(睡Shui)覺。”

    “......”景逸宸無言,再次看到了周總的另一面。

    不管面對任何人都拽上天的周總,原來是個怕阿飄的膽小鬼。

    “周先生放心,這里很(干gan)淨。”景逸宸態度卓然,誠懇又堅定,“不會有事的,我就在隔壁。”

    “哪來那麼廢話?”周衍五官都皺在一起,隨即扭了扭(身shen)體,像個毛毛蟲一樣往床鋪的里側挪動,很快把旁邊的位置空出來。

    他的視線重新回到景逸宸的臉上,朝著人拋出一個“你別不識抬舉”的眼神,下意識用領導視察的口(吻wen)︰“快點上來。”

    景逸宸眸子微閃,站在原地不動,不曾料到會有此發展,本能秉持謹慎態度。

    周衍極其不耐煩,瞪著人說︰“還想讓我用八抬大轎請你上來?”

    “周先生,”景逸宸在心里嘆息,只覺有些荒唐,試圖挽回局面,“還有些文件需要我處理,明後天的工作規劃....”

    “快一點。”周衍毫不客氣打斷,聲音更冷,“不想再說第三遍。”

    景逸宸張張口,認為還有與其抗衡的希望。

    沉默了一小會兒,景逸宸很直白地說出最現實的問題︰“周先生是已婚人士,我們這樣不太好。”

    周衍有些困倦,開始厭光,听了這話後,原本閉上的眸子倏地睜開,神(色)一厲,冷笑︰“景逸宸,你腦子里在想些什麼?這跟已不已婚有什麼(關guan)系,都是大男人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好吧。

    景逸宸垂下眼眸,略加思索,還是妥協了。

    如果在僵持不休,反而顯得他疑神疑鬼。

    周衍只是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男人而已,並未多想,更不會參雜著別的心思,是他多慮了。

    正所謂庸人自擾,誤會了別人,也為難了自己。

    景院長在心里對自己默默批評一番。

    自我反省後,他的思緒不再搖擺,邁開腳步來到床前,利落地(脫tuo)了鞋,平躺在周衍身邊。

    背部陷入床鋪的那一刻,他不自覺繃直(身shen)體,長年獨居,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不管是心理還是(身shen)體,都需要他用一點時間消化和適應。

    床鋪是標準的一米八雙人床,躺下兩個成年男人寬度剛好。

    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為之,兩人之間空出一段距離,仿佛隔著一條河,衣角間的距離都相對安全。

    安靜片刻後,原本平躺的周衍忽然側過身子,兩人中間的河瞬間窄了許多。

    入眼的是景逸宸的側顏,看久了,令人心折。

    周衍不免在心里感嘆,他和景逸宸居然也會有躺在同一張(床chuang)上的時候,不吵不鬧,不打架,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和平共處。

    “景逸宸,”他悠悠開口,無緣無故問,“你每次都這樣嗎?”

    景逸宸望著天花板,聲音平靜︰“周先生指的是哪方面。”

    “有心事的時候,或者是心情壓抑的時候,你總是喜歡用工作麻痹自己,對嗎?”周衍難得正經八百地想聊聊,語氣沒了往日的漫不經心和沖撞,變得很認真,還存著一絲好奇心。

    景逸宸長長的睫毛輕顫了一下,目不斜視,發出一聲很輕的聲音︰“嗯。”

    “你這樣不會突然暴斃嗎?”周衍也學會了景逸宸的心直口快,懶得拐彎抹角,毒舌天(性xing)逐漸暴(露)。

    天知道,他在電話里得知景逸宸昏迷的消息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什麼。

    據說長年不生病的人,如果突然病了,可能會命不久矣,(身shen)體長時間被壓榨,很容易崩壞一病不起。

    他的父母就是突然之間離開的。

    那種滋味,周衍這輩子不想再體會第二次。

    等了片刻,沒等來景逸宸的回答。

    周衍自顧自繼續說︰“我平時也挺忙的,不過我跟你不一樣,我從不虧待自己,寧可放棄一筆生意,也要給自己留出一些娛樂時間,放松(身shen)體,放松心情。”

    “周先生說的有道理,”景逸宸表示贊成,“我應該向你學習。”

    “光用嘴說是沒用的,”周衍不給人耍賴的機會,伸手握住景逸宸的手腕,抬起來,在兩人眼前晃了晃,“明天開始,休假三天。”

    景逸宸一驚,沒有絲毫準備,眼中閃過些許憂慮之(色)︰“可是....”

    “沒有可是,”周衍霸道起來沒人能制止,他緊緊握住男人的手腕,沒有想松力的跡象,再次(露)出深沉睿智的眼神,“我說三天就三天,工作的事全部推掉,別說什麼有手術,難道一零三就你一個外科醫生?”

    景逸宸動了動唇角,欲言又止。

    周衍輕輕一笑,胳肘撐在床鋪,慢慢支起上半身。他低頭看著景逸宸的臉,這張臉毫無瑕疵,有種引人墮化的魔力。他用空余的另一只手去掰對方的手指,掰出三根緊緊攥在掌心里。

    光影之下,兩個成年男人的手緊握一起,落在景逸宸的(胸xiong)膛之上,安靜無聲的畫面無端讓人生出無限遐想。

    美(色)當前,尤其是氣質冷冽的美人,周衍很難移開目光,心中一蕩,看景逸宸的眼神十分慈祥︰“寶貝兒,你該休息了。”

    寶....寶寶.....貝兒??

    景逸宸(薄bao)唇微張,鏡片下的眸子終于流(露)出明顯的情緒轉換。

    那是後悔的意思,如果時光倒流,讓景逸宸再一次做選擇,這個夜晚,他是絕對不會留下來與周衍同床。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