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星門 第6章 黑豹(求收藏推薦)

第6章 黑豹(求收藏推薦)

    “我被盯上了!”

    小區門前,李皓停下了自行車,緩緩推行。【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小皓回來了。”

    “李巡檢,晚上有空去我那喝一杯?”

    “……”

    小區中,正在納涼閑談的居民們,紛紛打起了招呼,很是熱情。

    三級巡檢,在巡檢司只是個大頭兵,在小區中,卻是足以給人帶來安全感和威懾力,雖然李皓看起來文弱,沒有其他巡檢的威嚴。

    “嗯,回來了。”

    李皓露出笑容,紛紛回應。

    啟明小區,是個多年的老小區了,小區有些破敗,李家在這住了很多年,李皓小時候記事起,李家就在啟明小區定居了。

    小區不大,總共就6棟樓,李皓住在小區最里面那棟,6棟302。

    一路上,李皓沒有騎車,推著自行車繞過了有些殘破的路道,啟明小區內部道路很久沒有修繕,早已殘破,騎起車來顛簸的厲害。

    身後,隱約的議論聲朝他傳來。

    “小皓這孩子,好倒是好,就是沒長輩看著,有些不省心。你看好不容易考上了銀城古院,居然又退學了,跑去當巡檢了,真可惜了!”

    “也不能這麼說,巡檢司多好,鐵飯碗。”

    “鐵飯碗是沒錯,可古院畢業出來,掙錢多不說,比干個巡檢有前途多了。”

    “……”

    議論聲不算小,而且這樣的話語,其實重復很多次了。

    這一年來,李皓經常能听到這樣的議論。

    李皓也沒管過,也不解釋什麼,沒那個必要。

    他還在思考剛剛的事,思考接下來自己如何應對。

    懷中的槍,雖然可以帶來一些安全感,卻也沒那麼安全。

    “還是缺乏對神秘力量的認知,而且我本身實戰能力也有限,沒了槍械,也就是個普通人。”

    李皓學過一些格斗擒拿,不單單是巡檢司需要,在銀城古院,其實他也學過兩年。

    他的老師袁碩,不單單是一位學者,同樣也是一位擒拿格斗的大師,當然,袁碩會擒拿格斗,不是為了打架,而是為了鍛煉身體,可以更適應各種環境。

    按照老師的話說,最起碼一點,遇到危險,可以跑的更快。

    古院的教授,每一次出外,其實都可能伴隨著危機。

    所以李皓也會一些,不過不是太精通,連頭帶尾,也就學了三年,和一般小混混比,那自然沒問題,可和那些老巡檢一比,其實也不怎麼樣。

    “巡檢的身份,未必有想象的那樣有威懾力,也不知道能瞞多久。”

    想著事,腳下忽然閃過一道黑影,速度極快。

    李皓下意識抬腿想踢,很快收回了腿。

    面前,一條黑色小狗也停下了腳步,沒有叫喚,而是眼巴巴地看著李皓,好像在期待什麼。

    李皓笑了起來,將自行車停好。

    “黑豹,速度好像變快了啊。”

    黑豹,和這條瘦弱的小狗不是太匹配,不過李皓還是給它取了個霸道的名字。

    這狗不是李皓養的,小區不知道哪里跑來的野狗。

    李皓之前一個人生活,有些剩飯剩菜倒了可惜,見這狗可憐,時不時地喂養一下,幾個月下來,這狗倒是認準了李皓,現在都不太流浪了,沒事就在6棟樓道口趴著等李皓下班。

    6棟其他人知道這是李皓喂的,盡管有人也怕狗,可三級巡檢喂養的狗,也沒什麼人敢驅趕。

    黑豹平時也不吵鬧,左鄰右舍也漸漸習慣了。

    李皓蹲下身子,摸了摸小黑狗的腦袋。

    一個人生活,時間長了其實很寂寞,而且還有事情壓在心頭,有條狗陪著,其實也不錯。

    可惜李皓太忙,也沒時間管太多,頂多晚上回來喂點吃的,至于白天,有時候記得就留點狗糧,不記得也就任由黑豹自己尋食了。

    “汪!”

    小黑狗輕輕叫喚了一聲。

    “待會給你吃的。”

    李皓笑了笑,笑的溫和,也笑的真實一些,比在巡檢司笑起來要真實許多。

    起身,朝樓上走去。

    破舊的小樓,破舊的樓梯,扶手都生蚺F。

    總共6層的小樓,如今一半人都搬走了。

    如今,也就剩下一些老人在這養老歸養,李皓倒是沒搬走,也沒錢去那些新小區買房子,何況這里是他一直住的地方,父母離世後,他也沒想過搬。

    黑豹跟著李皓一起往樓上跑,很是積極。

    302。

    打開門,房屋有些陰暗,窗簾緊閉。

    房間不大,也就六十多平。

    李皓敞開了屋門,黑豹也不進門,就在門口趴著,等待李皓投喂。

    今日的李皓,沒心思做飯。

    找出了不知道有沒有過期的狗糧,拿出黑豹的餐盤,倒了許多進去,將餐盤放到了門外。

    “汪!”

    黑豹尾巴搖曳,抬頭看著李皓,好像在說什麼。

    “沒買菜,今天先湊合著。”

    李皓解釋了一句,雖然根本不知道黑豹的意思,不過沒關系,這狗也許是嫌棄這快過期的狗糧了。

    “有的吃就不錯了,別嫌棄,過些天,你還未必有的吃了,到時候自己去找吃的。”

    李皓蹲下身子,看著黑豹不情不願地開吃,笑了起來。

    取出懷中的旋渦三代,考慮了一下,又將脖子上的玉劍取了下來。

    把玩了一陣玉劍,李皓陷入了沉思中。

    這玉劍,和神秘力量有關嗎?

    俚曲中的八大家,難道也牽扯到神秘力量?

    可這麼多年了,也沒見這玉劍有什麼特殊之處,至于什麼滴血認主,小時候李皓不知道受傷多少次,也有血液沾染上玉劍,可沒見有過任何反應。

    “星空劍!”

    李皓囈語一聲,紅影的目標是這個玩意嗎?

    “汪!”

    就在這時候,剛剛還在吃東西的黑豹,忽然停下了動作,對著玉劍叫喚了一聲。

    李皓側頭看向黑豹。

    黑豹則是對著玉劍,搖曳著尾巴,有些想靠近的沖動,又好像有些畏懼,沒敢上前,只是隔著一點距離,睜大著狗眼盯著玉劍看。

    李皓微微揚眉。

    忽然心血來潮,陡然握著玉劍朝黑豹刺去,黑豹瞬間跳動,一下子跳開,動作極快。

    這下子,倒是李皓有些驚訝了。

    而跳開的黑豹,並未逃離,只是有些委屈的樣子,又朝李皓叫喚了一聲。

    “嗯?”

    李皓微微揚眉,黑豹有些怕這個玩意?

    這倒是有意思了。

    民間傳說,白貓黑狗,有時候都能看到一些人類看不到的東西,難不成這黑狗在這玉劍上看到了什麼?

    黑豹很聰明,這點李皓還是知道的。

    狗,都挺聰明的。

    不聰明,這家伙也不會死賴著不走了,知道在這還有口飯吃。

    “黑豹,過來!”

    李皓招了招手,黑豹有些膽怯,有些遲疑,卻還是慢吞吞地挪移了過來,狗眼一直盯著那玉劍看。

    “汪!”

    黑豹一開始有些害怕,漸漸地,因為有李皓在,又不是那麼太害怕了。

    李皓注意觀察著它的反應,見狀微微凝眉。

    看樣子,這玉劍還真有點特殊。

    正想著,下一刻,李皓眼前一花,這次真沒來得及反應,陡然手上一輕,等看清楚的時候,黑豹已經一口將玉劍給吞入了口中。

    “臥槽!”

    李皓愣神瞬間,下一刻,一把抓住黑豹的狗頭,有些惱火道︰“吐出來!”

    該死的!

    黑豹今天怎麼了?

    平時哪怕喂給它吃的,它也不會直接搶。

    關鍵是,這狗今天有點賤啊。

    一開始還一副害怕的樣子,等李皓稍微走神一會,它就一口咬上來了,這算什麼?

    虛晃一招?

    放松自己的警惕?

    這年頭,狗都會耍心眼了嗎?

    “嗚嗚!”

    黑豹死死閉著嘴,就是不松口。

    李皓有些憤怒了,捏著狗嘴,抓著黑豹的尾巴,不給它逃走的機會,也不給它有機會咬人,怒道︰“白眼狼,我白喂你了!這是傳家寶,你也吃!”

    “吐出來!”

    李皓松開尾巴,抓著黑豹的狗脖子,另一只手開始掰開狗嘴。

    “嗚嗚!”

    黑豹就是不松口,不過李皓勁還是很大的,強行掰扯,過了一會狗嘴被李皓掰開。

    玉劍就在黑豹口中。

    李皓有些無語,有些嫌棄,可星空劍事關重大,髒了也不能不要,他還是將玉劍給掏了出來,有些惱怒地使勁拍打了一下黑豹的腦袋。

    “虧我平時還給你吃的,關鍵時候連你也不听話。”

    “白眼狗!”

    李皓訓斥了一陣,這狗平時倒是老實巴交的,沒想到這時候忽然給自己來了這麼一套,也怪李皓對它防備心太低,居然真被這家伙給搶走了。

    “都說咬人的狗不叫,還真符合你的身份!”

    李皓又罵了幾句,看著有些黏糊的玉劍,滿是嫌棄和無奈。

    髒兮兮的!

    “汪汪!”

    而此刻,黑豹也不掙扎,只是狗眼一直盯著玉劍看,好像有些舍不得,之前的懼怕,此刻早就消失了。

    舌頭還伸出來,想要再舔舔玉劍。

    卻是被李皓嫌棄無比地,一巴掌拍在狗腦袋上,硬生生縮回了舌頭。

    “汪汪!”

    黑豹知道,這里誰才是老大,很快,狗眼看向李皓,帶著一些討好,一些祈求,好像希望能再舔舔玉劍。

    李皓先是嫌棄,接著微微凝眉。

    他看了一眼黑豹,黑豹平時不這樣,很听話的,否則李皓不可能喂養它。

    有時候李皓帶著吃的,黑豹眼饞無比,可只要李皓不給,黑豹絕對不會上來搶。

    “你想吃這個?”

    李皓揚了揚玉劍,黑豹迅速盯著玉劍看,有些渴望,又有些糾結于李皓的話,好像在判斷什麼,很快,狗腦袋居然搖了搖。

    “嗯?”

    李皓一怔,听懂了?

    狗通人性,听懂倒是也正常。

    關鍵是,搖頭是什麼意思,不想吃?

    不想吃你一直盯著干嘛?

    剛剛還一把搶走了。

    “奇怪。”

    李皓喃喃一聲,星空劍肯定有些特殊,這點他听到俚曲的時候就考慮過,可多年下來,李皓的確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今日也是心血來潮,想仔細觀察一下,才在黑豹身旁拿出了玉劍觀察一番,結果一下子就出現了這樣的變故。

    若不是听到了俚曲,對玉劍有好奇心,李皓也許一輩子都會佩戴著,但是未必會取下來細看。

    自然也就不會發生黑豹搶奪的事。

    “黑豹這家伙,很想要,難道說,這東西對黑豹也有誘惑力?是對黑豹,還是對所有的狗?”

    “星空劍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

    李皓的心思又擴散開了。

    趁著他再次走神,這一次黑豹沒有搶奪,而是陡然舌頭伸長,吸溜一聲,舌頭再次舔在了玉劍之上,連帶著李皓手掌上都滿是它的口水。

    李皓頓時嫌棄無比,伸手在它腦袋上來了一巴掌,在狗毛上擦了擦手,有些惱火。

    “再搶,以後別想從我這弄吃的!”

    “汪汪!”

    黑豹居然再次搖頭,尾巴瘋狂搖動,好像在說,它沒搶,就是舔一口。

    這一次,李皓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他看了一眼黑豹,再看看玉劍,反正已經被這家伙舔的很髒了,待會肯定要清洗的,還得開水清洗才行。

    想了想,李皓再次舉起玉劍,“你還想舔?”

    黑豹點頭!

    “成精了?”

    李皓眼神微動,見鬼了,黑豹以前也聰明,可絕對沒有今天這樣,自己說什麼,它好像完全可以听懂。

    考慮了一下,李皓再次將玉劍遞出,黑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李皓,很快,舌頭再次伸出,朝玉劍舔了一口,狗眼中居然滿是滿足感,好像每次吃完的那種滿足感。

    “黑豹為什麼舔這個?”

    “味道很好吃?”

    才怪了!

    小時候李皓沒少舔這個,當然,現在想起來,李皓忽然有些發散思維,小時候父親給我的時候,這玩意應該沒洗過吧?

    我居然舔了好多次!

    那在父親手中,或者說傳承了這麼多年,以前被狗舔過嗎?

    這要是舔過……哪怕沒舔過,好像也很髒啊,都不知道被多少人戴過,自己小時候居然還經常含在嘴里。

    “不能想,想了就惡心!”

    李皓搖頭,這東西別去想,只要一想,你吃過的東西,不知道有多少都會讓你惡心,當不知道就行了。

    “黑豹今天有些反常,不過也說明了玉劍的確有些不同之處。”

    李皓心中猜測著,判斷著各種可能。

    很快,李皓起身,手上都是黑豹的口水,玉劍上也是,先洗洗再說。

    ……

    回到屋內,李皓進入廚房,洗了洗手,接著倒了杯開水,將玉劍丟進了開水中,消消毒再說。

    他準備等會去張遠家看看,玉劍還是要帶著的。

    不帶著,他怕被人偷了,當然,也懷疑玉劍是否可以當護身符,也許遇到紅影,玉劍有點作用,這東西李皓可不敢丟在家中不管。

    去年張遠死的時候,紅影沒對自己出手,這玉劍是否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此刻李皓也無法確定。

    在開水中泡了一會,李皓取出玉劍,又用涼水沖洗了一陣。

    剛準備將碗中的開水倒掉,腳下忽然有些動靜。

    “汪汪!”

    黑豹居然進來了!

    李皓怕黑豹掉毛,懶得打掃衛生,一般是不給黑豹進門的,黑豹也很乖,之前都不進門的,剛剛居然跟著李皓一起進來了廚房!

    李皓低頭看去,只見黑豹狗臉上滿是期待,狗眼卻是看向李皓手中的碗。

    碗中,正是剛剛清洗玉劍的水。

    李皓心中微動,忽然將碗放到了地下,黑豹甚至顧不得那還是熱水,伸出舌頭就瘋狂舔了起來。

    哪怕被燙的嗚嗚直叫,還是依舊不肯放棄。

    “嗯?”

    “水……清洗玉劍的水?”

    李皓默默看著,心中猜測著什麼,玉劍泡出來的水,難道有什麼特殊之處?

    “那也不對啊,我小時候沒少舔,也沒見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當然,長大了,李皓不可能再干這種無聊的事。

    此刻的李皓,愈加驚奇起來。

    因為他好像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正在喝水的黑豹,肉眼可見的,原本很雜亂干澀的黑毛,這一刻,隱約間好像柔順了起來。

    而黑豹的尾巴,搖動的更歡快了。

    “水,泡了玉劍的水!”

    “神秘力量?”

    “古怪……難道說,玉劍的正確用法就是這樣,泡水喝?”

    李皓蹲下身子,再次撫摸黑豹,手感的確有些不一樣了!

    真的不太一樣,更加柔順了,沒有之前的那種扎人感。

    這一瞬間,李皓陡然看向手中的玉劍,忽然有些火熱,難道說……玉劍泡水,水中會蘊含一些神秘力量嗎?

    自己一直苦求的東西,一直渴望接觸的神秘力量,難不成……就在這碗水中?

    “這……這要是真的,合著,我還是依靠一條狗,才發現了家傳寶劍的作用?”

    關鍵是,這劍,之前被狗舔了。

    雖說開水燙了一會,可李皓還是有些嫌棄,當然,真要是有用,別說狗舔了,就是……反正就算惡心點,李皓也不會在意。

    “星空劍上,難道蘊含著一些神秘力量,只是平時無法汲取,只能泡水,溢散到水中,才能被人吸收?”

    李皓迅速轉動腦筋,黑豹的毛發變柔順了,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東西可以做到的。

    能做到的,那一定和神秘力量有關。

    這一刻,李皓忽然有些哭笑不得,這麼說,我受到了一只狗的啟發,可能發現了星空劍正確開啟方式?

    他看向黑豹,有些無言。

    而此刻的黑豹,已經喝完了水,滿是滿足的表情,見李皓看來,尾巴搖曳的更歡快了,眼中好像多了一些之前不曾見到的靈性。

    “這狗……感覺真的通人性了!”

    李皓心中震動,效果這麼好?

    下一刻,他看向玉劍,忽然有些火熱起來,黑豹喝了沒事,還有好處,我呢?

    我能喝嗎?

    我喝了,我能成為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力量擁有者嗎?

    此刻,危機四伏。

    若是能在這時候,掌握一些神秘力量,對李皓而言,簡直就是救命稻草!

    “喝了不會死人吧?”

    應該不會,我小時候舔了那麼多次,而且黑豹也只是普通的狗,它也喝了,舔了,沒見它死了。

    毒不死黑豹,大概率也不會毒死自己。

    “要不試試……”

    這個想法一旦滋生,李皓再也壓抑不住了。

    渴望擁有力量!

    張遠他們的死,今日被人跟蹤,紅影,巡夜人……

    這一個個名詞映入腦海,讓李皓無比渴望擁有力量,他想方設法地進入巡檢司,想接觸巡夜人,就有窺探神秘力量的心思。

    此刻,機會就在眼前,哪有放過的道理!

    “我要試試,哪怕真的有事,不過一死,紅影即將到來,巡夜人未必可靠,巡檢司內部都是篩子,身邊無人可用,無人可信……我還有什麼可顧忌的?”

    “干了!”

    這一刻,李皓迅速做出了決定。

    使勁拍了一下黑豹的狗腦袋,將迷迷糊糊的黑豹拍的有些發暈。

    李皓振奮精神,低語道︰“若是真的有效,真的有用,黑豹,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那都不是事!”

    “汪!”

    黑豹叫喚一聲,狗眼中滿是期待,好像真的通人性了,此刻,好像也很期待李皓口中的幸福生活。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