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上京行醫後我火了 第五章 任務

第五章 任務

    “世子爺,不好了,出大事了!”

    寧國公府世子寧陵正在書房看書,忽的一道慌張叫喚從外面傳來,緊跟著書房大門被人砰的撞開。【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老夫人剛剛從炕上摔下去了。”

    寧國公府老夫人今年剛六十,素日腿腳還算利便,可到底是上了年歲的人,寧陵捏著書的手倏地一緊,起身朝外走。

    小廝跟在一側,“府里的大夫已經過去看了,說是腿沒有摔斷也沒有什麼......”

    寧陵頓足,轉頭看小廝。

    小廝話音一頓,舔了一下嘴皮,迎上寧陵發沉的目光,“老夫人她,走路出了點問題。”

    正說話,玄衣男子與另外兩名同伴風塵僕僕疾行而來。

    寧陵掃了一眼玄衣男子身側的人,指了下書房,“進屋等我。”

    撂下一句話抬腳離開。

    老夫人院里,寧陵抵達的時候里面烏泱泱跪了一院的人,嫡出的庶出的正房的妾室的全在。

    “別讓我查出來是誰,真是白飯給你吃的太多讓你過的太飽,謀害人命謀害到我頭上了,跪著,全給我跪著,查不出來結果,誰也別想起!”

    老夫人的怒罵聲從屋里傳來,听這聲音還挺中氣十足的,寧陵略松一口氣。

    大夫就在旁邊站著,見他來了,連忙上前行禮。

    “怎麼回事?”

    大夫一臉為難,支吾須臾,最終還是如實道︰“老夫人不能正常走路,想要向前,卻偏偏後退,想要後退,卻偏偏向前。

    可不論從脈象看還是從骨頭看,都沒有任何異常。

    扎針也試過,沒有效果。

    老夫人懷疑,是有人給她下咒。”

    寧陵蹙眉,瞧著大夫,“你怎麼看?”

    這位世子爺如今只領著六品官職,可因為國公爺老早就不怎麼管事,寧陵從十五就開始打理府中庶務,穩固寧國公府在朝中的地位,如今五年過去,他通身的氣勢早就比國公爺更令人心顫。

    迎上寧陵那黑沉的眼神,大夫略有些不安的道︰“巫蠱之術,信則有不信則無,但從病癥來看,只怕爺還得驚動聖上,請一下宮里的御醫來瞧瞧為上。”

    寧陵便挪開了目光,掃了一圈院里的人,大步進屋。

    他一走,大夫只覺頭頂一座大山被搬開了似的,大松一口氣,可這氣還沒有徹底舒出去,寧陵就從屋里出來了。

    寧國公府二爺寧孝安跪在最前端,寧陵一出來他就壓著聲音叫,“陵哥兒,你快和你祖母求個情,這跪倒什麼時候啊,二叔腿疼。”

    寧陵看都沒看他,大步流星走了。

    寧孝安一側是他夫人季氏,等寧陵一走,季氏翻個白眼啐了一口,“呸,什麼東西。”

    出了院子,寧陵吩咐隨從去宮里遞帖子請御醫,又囑咐御醫來了立刻通知他,吩咐完,轉腳直回書房。

    “如何?”

    端著茶盞灌了半盞,寧陵坐在書案後,面無表情道。

    他話是沖著玄衣男子說,可目光始終看著旁邊那個粗布麻衣的人。

    玄衣男子就道︰“奴才去乾州的時候,顧奉元的女兒已經沒了蹤影。”

    寧陵捏著茶盞的手一滯,看向玄衣男子,“沒了蹤影?”

    “奴才抵達乾州之後,摸查了整整五天,但是找不出一點她的線索,這人就跟憑空消失了似的,誰都不知道她在哪,也沒有出城的記錄。

    奴才怕爺等得急就先回來了,臨走前已經囑咐乾州知府,但凡有顧奉元女兒的消息,他必定送來。”

    寧陵手指在杯子口上敲了兩下,“你們一路來回,順利?”

    玄衣男子就道︰“順利。”

    只是話音才出,又改口,將在茶肆的事情說了一遍,“......那同濟藥堂的黃大夫倒是奇怪,當時大牛都快疼死了,他就是不肯出手。”

    寧陵冷嗤一聲,“他竟然沒摔死!”

    玄衣男子一听這話,知道這人是惹到了他們世子,立刻就道︰“奴才再去......”

    寧陵擺手,“無足輕重,既然沒摔死就讓他再多活幾年,顧奉元的事,他知道的也不多,不值得為了一個他再給人留下什麼把柄,行了,下去吧。”

    說完,寧陵的目光落向那粗布麻衣的男子,“你留下。”

    粗布麻衣的男子只覺得像是有毒蛇爬上脊背,硬是讓這目光看著打了個哆嗦,膝頭一軟,撲通就跪下。

    寧陵默了一會兒,等到這男子額頭的冷汗開始吧嗒吧嗒朝地上滴落,他才幽幽道︰“你只要證明顧奉元給你寫的信里提過謀殺太子一事就行。”

    那男人一臉慘白,驚愕抬眼,“他們帶我來的時候,只說讓我勸顧奉元認罪,沒說......”

    寧陵冷笑,“現在任務變了。”

    ......

    一輛破舊的小馬車咯吱咯吱走在京都的鼓樓大街。

    街上人來人往,這小馬車走的極其緩慢。

    靠在車上,顧珞惆悵的看了一眼旁邊踫瓷兒二百五,“你還不下車嗎?”

    簫譽一臉堅定,“我十分敬佩小紅兄弟的為人和醫術,我說了要請你吃飯,還請小紅兄弟給我個機會吧,我爹從小說我不學無術,我要多和你這種有本事的人接觸。”

    和黃大夫在小樹林分開之後,簫譽念叨了一路要請她吃飯。

    顧珞不想和他有太多牽扯。

    準確的說,顧珞不想和任何人有太多牽扯。

    一臉不耐煩的擺擺手,“走走走,趕緊下車,咱們的買賣僅局限于你給我銀子我把你帶回京都,沒有別的了。”

    “小紅兄弟......”

    “滾!”

    顧珞直接伸手朝簫譽肩膀一推把他推下馬車。

    簫譽才掉下去,前面一隊車馬行來,街上行人立刻避開讓道,顧珞忙跳下車拉著她的小馬車靠邊。

    “听說了嗎?寧國公府老夫人好像鬼上身了,听說走路不利索。”

    “噓,別瞎議論。”

    顧珞偏頭看旁邊低聲議論的兩個大嬸。

    “小紅兄弟,這是宮里的太醫。”

    二百五不知什麼時候湊到她身邊,因著此時人擠人,兩人挨得極近,他湊到顧珞耳邊低聲說,熱氣噴灑顧珞一臉。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