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廢柴從今天開始反攻 004 白愛雲

004 白愛雲

    如凌姿這樣的人,其實物質生活水平還算好的,有家,有學業,年輕,還算是有一點點光明的未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但在這個廢棄坑里,多的是那種為了一口吃的,把自己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比如凌家這樣的,從老的到小的,全都是做女人生意的家族,在這個廢棄坑里就有很多。

    白愛雲自己也是女人,年輕的時候,她是不是自願的去酒吧上班的,已經無從得知了,但在凌家,現在這個白愛雲,妥妥的就像是個酒吧一條街的忠實信徒.

    所有凌家的女孩子,以及嫁入凌家的媳婦,最後被送入酒吧一條街,都有白愛雲這老虔婆的手筆。

    因此,看到白愛雲的電話,凌姿的神經一下子又繃緊了,她想起來了,昨天也是她奶奶給她打了一通電話,她接了,她奶奶在電話里好話說盡,說她好久沒回家了,說想看看她,與她說說話,說爸爸的身體不好,讓她回去一趟......

    電話打得煽情,壓根兒就沒有提凌旭的帳,就是一個很久沒看到孫女,想看看孫女的奶奶的語氣。

    但心有警惕凌姿拒絕了回凌家去。

    到了放學時間,凌姿的堂姐又來接凌姿,哭哭啼啼的,說的凌姿的爸爸凌旭似乎要死了,只等凌姿回去見最後一面似的。

    凌姿本來不想去,拋下堂姐就要跑,直接被凌家的兩個舅舅三個姐夫給團團圍住,給軟綁架回了凌家。

    然後,她就被凌家的人扣在了家里,軟磨硬泡了她24小時,非要她拿出錢來,替凌旭還債。

    那是他在外面玩女人,被下了套,而欠下的債,其實並不一定要凌姿這個做女兒的來還。

    而是凌家人早就有了這個計劃,要把凌姿送到酒吧一條街去上班了。

    不過借著這件事,來拿捏凌姿而已。

    又意識到這件事的荒唐,凌姿不由得氣笑了。

    她直接忽略了奶奶白愛雲的電話,將電話摁了靜音,然後起身來進了臥室,找出幾捆麻繩來,把客廳里幾個眩暈不醒的凌家大男人捆好,嘴里塞了木塞子,用長條的布死死的捆住木塞。

    又覺得不解氣,凌姿出門找了塊板磚,在五個眩暈了過去的男人頭上,各自拍了一板磚。

    拍完5個男人頭上的板磚,凌姿撐著虛弱饑餓感,用自己瘦小的身體,把那五個男人挨個兒拖拽下樓,藏到大舅開來的那輛面包車里。

    做完這一切,凌姿感覺自己整個人要廢了,不知道為什麼,從用完了眩暈符之後,她就感覺到一種很極端的餓,一種沒有辦法說出口的,感覺什麼都想吃的那種餓。

    時間過了這麼久,現在更是被餓得前胸貼後背。

    凌姿沒辦法,幾乎是手腳並用的爬到了廚房,給自己弄了點吃的,又在沙發上暈睡了半個多小時,才感覺虛軟的身體恢復了一些力氣。

    然後,凌姿打開衣櫃拿出換洗的衣物,準備好好的洗個澡,再想接下來的事情。

    對她不利的局面,現在似乎正在慢慢的好轉,主要是因為她學會了一個神奇的符咒。

    這個神奇的符咒,雖然被她畫成了個山寨版的,但依然讓她今日逃離了一場命運的悲劇。

    這也讓凌姿的人生,在無盡的黑暗中,終于還是見到了一絲希望的曙光。

    她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拿著手里的衣服,轉頭看了看外婆留給她的房子,顯然,這里已經不能住了,這套小房子是外婆留給她的,現在只有凌姿一個人住在這房子里。

    她爸爸凌旭欠了錢,凌家幾乎挖空了心思的想要拉她下水,要她幫忙給凌旭還賬,凌家那麼多男人,在女人身上嘗到了好吃懶做也可以日進斗金的甜頭,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讓這件事過去?

    所以凌家的人還會來找她。

    但主意打到她身上的,可不止凌家這一家人。

    凌旭欠了錢的賭場、酒吧,會放過凌姿?

    她要說理,想要尋求一個公道,在這樣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現在凌姿不接凌家人的電話,把凌家的5個男人綁起來,眩暈24個小時,只能逃得了一時,卻逃不了一世。

    她必須離開這套小房子,讓凌家的人找不到她,也要讓凌旭的債主找不到她,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寧。

    凌姿一邊洗澡,一邊思索著接下來的去處,又伸手,帶著濕漉漉的頭發,抹了一把浴室里那布滿了水汽的鏡面。

    鏡子里是一張還帶著些稚嫩的面龐,五官小巧精致,是個美人胚子,卻有著不屬于14歲這個年齡的疲憊、倦怠與焦慮。

    14歲啊,影像資料里,末世前的14歲,還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呢。

    然而,14歲的凌姿,站在密閉浴室的鏡子前,肌膚雪瑩瑩的,這是永遠生活在能量石渣廢棄坑底,從不曾照射過真正陽光的賤民們,所普遍具有的膚色。

    而拮據的生活,讓凌姿壓根兒就沒好好的倒騰過自己的外貌,但美人的骨子就在那里,凌姿根本就不需要打扮,簡簡單單的穿著,站在一堆人里,天生就會顯得與眾不同。

    美人啊,在廢棄坑里,美人的命運普遍都不好。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凌姿嘆了口氣,低下頭來,用厚厚的劉海,習慣性的遮住自己的眼楮,走出浴室開始穿衣服。

    她穿的是幾十年前的,屬于外婆的,那已經被洗得泛了舊的綢布灰黑燈籠褲,短袖的黑t恤,然後凌姿找出了外婆的黑色大包巾,將自己從頭到腳都包了起來,只露出兩只眼楮。

    凌姿站在穿衣鏡前,眨了眨自己的眼楮。

    像什麼呢?末世前影像資料里的阿拉伯女人......大概是這樣稱呼的。

    把自己打扮成阿拉伯女人的凌姿,忍不住在黑色的包巾遮裹下笑了起來。

    這時候,這樣一點俏皮的心態,才顯得她像是個14歲的女孩兒。

    接下來準備跑路的凌姿,開始收拾她的行李。

    這一次離開之後,凌姿估計很久都不會回到這套房子里來了,所以,該收拾的東西,要全部都收拾好。

    ..。m..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