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拾貳月 4. 04.

4. 04.

    安土重遷的道理,周叔元一輩子甚至不願意把一家子挪到市里去。[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一直住在桐城的老宅里,四月里,周軫同父親做了樁買賣。

    買下當初周叔元安頓老岳母的那棟小樓,老頭問周軫什麼用償?

    養老。老二答。

    養在那兩層四間的小樓里?

    父子倆三十年沒家常聊的人,老二頭一回和老頭說了真心話︰因為嘉勉說,她是從那里開始在意我的。

    周叔元怎麼也沒想到,一場陽謀交易,最後由老二生扮成這麼圓滿。

    少年綺夢的情緣,確實輕易丟不得。

    偏二人又都是固執的人。

    周叔元要老二自行去律師那頭拿那小樓的不動產登記證和鑰匙,周軫執意是交易,他要從老頭名下買過來。

    寫他和嘉勉的名字。

    那處小樓,除非拆遷征收,他要一直留下去。

    從周叔元手里接過他授權交由律師全權處理的協議書,老頭問老二,當初,我要你料理家務事,你當真以為我是要你拆婚。

    老二卷著白紙黑字的協議書,不置可否。

    周叔元食指敲書桌,節奏之余,不緊不慢地道,不過是一口濁氣,怎麼都得出掉才能好。

    婚姻如此,兄弟間亦如此。

    周叔元要老二永遠做他自己,只有做自己,你永遠不後悔。

    至于,你愛不愛、要不要你太太,那是你自己的事;

    你和你大哥,合不合契,我眼楮一閉,也就沒陣仗可听了。

    言盡于此,周軫起身告辭。步子已經邁到房門口了,周叔元在里頭喊他,你媽那時候小我十六歲,偏是個最潑辣刁蠻的(性xing)格,小妮子脅迫我,分手和娶我選一個,反正我不做冤大頭。

    周叔元選了什麼,一目了然,不然沒今日的周軫。

    問他什麼風月還是愛情,他且不迷信,也不稀罕回答。

    唯獨要告訴老二的是,他只選了他自己想選的,這輩子,周叔元可以對不起別人,但沒有對不起自己。

    *

    離周家老宅只有兩條巷子腳程的小樓,四月頭上,開工翻新,里面一應陳設全拋換了,唯獨院子里那壇鳳仙花。

    東南角落里,旺盛地開放著。幾個小圓醬缸子里養著(睡Shui)蓮,天井里一年四季都清幽幽的,夏天極為的涼爽。

    嘉勉和周軫夏天就會搬過來小住,因為天井里打了口水井,水井里搖上來的水湃果子,浮瓜沉李,夏天就熱烈悄然地過去了。

    門樓西角落有一處樓梯可以上二樓平台上去,起初兩年還好,後來樓梯上加固了欄桿,平台也改成了一個玻璃花坊。

    因為小家伙們太鬧騰。

    這是二子夫妻倆過來,對門王太太最直觀的印象。

    說都不要瞧,就知道是你們一家子。

    周家那個哨哨子又過來了。說的就是小二子的周斯杪。

    王太太一向也喊嘉勉︰嘉嘉。

    說嘉嘉的這對龍鳳胎,真真叫人頭疼,小子像女兒,丫頭像兒子。

    怪名字取錯了,兒子叫周斯禮,女兒叫周斯杪(*mi o)。

    鄰里習慣喊斯杪叫哨哨子,這個小二子是當真愛叫,丁點不如意就叫得一條巷子從南到北都曉得了。

    上回來,還拿石子擲破了王太太家的小孫子臉上的油皮。

    不得了,王太太每回逮到周軫都要說上幾句,說二子太慣著家里的丫頭了,這怎麼行,姑娘家從小就這麼霸蠻,長大還得了。

    無論如何,打人就是不對,嘉勉訓斥老二,老大跟著陪綁。

    周斯禮委屈又傲嬌,他嫌他們玩得東西髒,並不曾參與,也要挨教訓。就更恨周斯杪了,說她害人精。

    周斯杪跑到爸爸腿上去,一五一十地“告狀”,說那個石頭本就是她從花壇子里撿到的,她在地上給螞蟻畫房子,憑什麼牛牛搶過去。

    他還推了達達,我這才動手的。

    唔,有理有據,情有可原。老父親跟著點頭,但是石頭不能往人臉上砸,咱們頂多推他一把。

    倪嘉勉瞬時就直呼周軫的名字。邊上的斯禮明白,媽媽一旦喊爸爸名字,就是生氣了。

    這個家里,一向站隊是他擁護媽媽,周令令這個家伙死賴著爸爸。

    媽媽要爸爸好好解釋一下,什麼叫,頂多推他一把?

    就是我也不主動犯你,但是你犯到我,就得吃苦頭。

    媽媽氣得一個頭兩個大。怪爸爸,所以你女兒才得了個小霸王的諢名。

    爸爸︰這有什麼,姑娘家不厲害些,將來去婆家要受人欺負的。

    媽媽︰怪不得天要下雨了。

    爸爸︰嗯?

    因為你家有姑娘要嫁人了!

    老父親喊快快打住吧,听起來就是個悲傷的故事。

    回頭,陪著一雙兒女玩積木的時候,看著“建築”起來的城堡,周斯杪拍手稱贊,順著白天爸爸媽媽聊的話題問爸爸,我嫁人,你會送我城堡嘛?

    周斯禮在邊上翻白眼,幼稚!

    爸爸問,我的乖乖,你知道嫁人什麼意思嗎?

    知道呀,就是住進城堡里。

    老父親重重“恪幣簧 忠黃  呀  詈玫某潛ゴ 恕br />
    周斯禮先是笑,再看妹妹一味舍不得的哭,哭得鼻涕泡都出來了。就落手過來,幫她搭。

    搭她的城堡。

    -

    周家兩個孩子,大名是嘉勉取的,

    周軫還給兩個孩子各取了一個小名,斯禮叫達達,斯杪叫令令。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