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皇叔每晚夢我 第 22 章

第 22 章

    季修遠以為,沈菱歌灰溜溜地回府,定是被齊王厭棄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這樣一個當眾向男子示愛,德行有虧的女子,誰還敢上門娶她?她是絕不想讓別人知道此事的。

    若不是因為他憐惜她,顧念少時的情誼,又怎麼會不在意她的過往。

    在他心里,此事定是十拿九穩了,只要他適時的出現,給絕望的她帶去一點點的關心和愛,她肯定會感激涕零,恨不得立即跟了他才好。

    嫁給他做妻是不可能了,做個妾侍還是可以的,他甚至已經想好,將來妻妾和美的模樣了。

    可誰能想到,沈菱歌不僅沒像想象中那般感激涕零,居然還罵他痴心妄想,瞬間將他給罵懵了。

    “你!沈菱歌,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難道不怕你那點丑事被人知道?我不在意你的過往,還肯接納你,已經是你最大的福分了!”

    季修遠氣得冒火,總算是不裝了,將心中那點小心思全給說了出來。

    沈菱歌看著眼前這陌生的嘴臉,竟然不覺得難過,反而有些想笑。前世便是這個人,用類似方才那樣的甜言蜜語,將她騙得團團轉。

    她要是還在同一個地方跌倒,那才叫腦子被驢給踢過。

    見他愈發丑陋猙獰的面容,她愈發淡定,“那你去說好了,去向大家說,說我沈菱歌痴心妄想,愛慕齊王殿下,非他不嫁,你去說呀。”

    這京中喜歡周譽的女子千千萬,就算這話傳出去,頂多被人背後笑話她幾句痴心妄想。

    至于她(勾gou)引周譽,和周譽共同上京的事,他又沒證據,難不成還要跑去找周譽對峙?

    “你敢嗎?”

    她就算再給他一百個膽子,也諒他不敢!

    沈菱歌此刻唯一慶幸的,便是提前向父親坦白了此事,就算季修遠要去添油加醋造謠她,父親也不會信的。

    季修遠被她嗆得啞口無言,秀氣白皙的臉漲得通紅,“你怎會如此不知羞恥,今日我好聲好氣的勸你,給你機會,你卻仍是冥頑不靈,以後便是來求我,我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表哥放心,有王爺珠玉在前,我便是一輩子不嫁人,在家做老姑子,也絕不會看上你。”

    沈菱歌看著季修遠被氣得失了體面,說著不合身份的話,最後也拿她沒轍,氣憤地離去,便覺得通體舒暢。

    之前那種被壓抑著,四面八方而來的窒息感,都消散了許多。

    她與其在這坐以待斃,防賊似的防著所有人,還不如主動出擊,引蛇出洞,先打亂對方的陣腳,只要她過得好,那人早晚還是會不甘心的出手。

    這一招還是先前從周譽那學的,想到周譽,沈菱歌揚起的嘴角又耷拉了下來。

    真是晦氣,她都回家了,還想那個人做什麼,等父親將銀子和禮單送過去,他們便再無瓜葛了。

    她在外面耽擱了一會,雲姑已經不安地找了出來,“姑娘這麼久沒回來,奴婢還以為您去哪兒了。”

    說話的是與她同行的另一個婢女,名叫春杏,是方才季氏知道她身邊只有個雲姑,特意安排的。

    春杏今年十七,人長得出挑又能(干gan),沈菱歌就讓她先管著院中的事宜,至于貼身伺候的,她還是只信任雲姑一個。

    “和大姐姐逛了會院子,有些悶得慌,便上這坐坐,我們回去吧。”

    春杏察覺到她的語氣淡淡的,知道自己失言,趕緊閉了嘴,直到回去都沒再說別的話。

    經過兵荒馬亂的一日,總算是安定下來了。

    她的小院是沈博簡親自布置的,很多還保留著她少時的記憶,逛個兩圈就有了歸屬感,等沈博簡忙完回來,父女兩用了頓簡單溫馨的晚膳。

    沈博簡今日去齊王府,並不算順利,他為了表示誠意,親自陪同管事過去,帶了整整一車的厚禮,還有借據中的一千兩銀子。

    可別說是見到周譽,人還沒靠近就被侍衛給攔下了,他遞了拜帖又把借據一道遞了進去。

    卻只收到一句冷冰冰的︰“我們王爺不見閑雜人等。”就被趕了出來。

    沈博簡沒辦法,只好把東西都留下,灰頭土臉地回來了。但這事他不想聲張,也不想告訴沈菱歌,免得被人說他們攀附王爺,還白白連累了女兒的名聲。

    關于此事,他也就一句帶過,只說王爺公務繁忙不在府上,王府下人客客氣氣地把東西收了。

    沈菱歌听了後松了口氣,這說明她的計策是成功的。

    父女兩又說了會話,沈博簡才說起,他過幾日要去趟西北,有樁大生意,需得他親自過去,這是沈菱歌回來前就定下了的,沒辦法推掉。

    “我不在家你也別怕,府上萬事都有你伯母,這是二房庫房的鑰匙,想要用錢就讓曹管事去取,你是府上的二姑娘,沒人敢欺負你。”

    沈菱歌雖然也很舍不得父親,但知道他的不易,沒有表現出心中的不舍,反倒是笑嘻嘻地說好,“父親留了金山銀山給我,就不怕出門一趟回來,家底都被我給敗光了。”

    “那就再掙,為父掙錢便是要給你花的,菱兒放心用,想買什麼便去買,別人有的,我們家菱兒也得有。”

    沈菱歌的眼眶微微濕潤,喉間梗著許多話說不出來,想到前世父親知道她出事的消息,該有多難過。

    她抱著沈博簡的胳膊,像個小孩似的撒嬌,“菱兒有最最好的爹爹。”

    等到天(色)暗下來,沈菱歌才送沈博簡出了院子,梳洗後躺在柔軟的床榻上,望著幔帳,是兩世來從未有過的踏實。

    她,回來了。

    -

    京都郊外有個仿江南園林而建的萬花園,是前朝留下的舊園,佔地足有半個皇城,因園中繁花似錦,怪石林立,中央還有個巨大湖心島而聞名。

    此園雖未歸入皇家,但平民百姓也不敢往那去,久而久之,便成了達官顯貴最喜歡的游玩之所,提到郊游泛舟之地,必是少不得此處。

    今日春(色)盎然,湖心島西面的水榭早已被人佔了席,曲水流觴琴瑟齊鳴,好一派奢靡之光。

    “四弟,你我兄弟許久未見,你既是答應了隨我入園,怎麼又冷著個臉,嚇得我的美人都不敢唱曲兒了,來來來,為兄敬你一杯。”

    水榭之內,安王正左擁右抱地摟著懷中美人,他長相隨母,面圓和善,是兄弟之中最不像先皇的。

    而他對面盤膝坐著的黑袍男子,不是周譽又是何人。

    他雖是不說話,但喝酒倒是(干gan)脆,安王敬了,他舉杯就飲,甚至連飲幾杯都面不改(色)。

    周譽不喜歡沒目的的宴席,更厭惡那些吹噓拍馬的官員,故而今日席上都是他的叔伯兄弟,見他如此(干gan)脆皆是撐手叫好。

    “上回與你喝酒還是三年前了,若不是老三有本事,只怕是沒人能喊得你來,既是來了,今日便得不醉不歸。”

    說話的是禮郡王,周譽的大堂兄,也是一眾親王郡王中最為瀟灑恣意的,他已過而立之年,卻至今未娶紅粉知己眾多,喜好文章書畫,一手草書令人拍案叫絕。

    若說能叫周譽看得順眼之人,這位禮郡王便算一個。

    周譽屈膝而坐,手指輕點著桌案,輕笑了聲︰“你想如何喝?”

    “既是這曲水流觴宴,自然是這酒流到誰那誰喝。”

    周譽沒什麼意見,他的酒量和他的刀法一般,無人探得他的底線,聞言長臂一攬,就取下流到他面前的酒盅,仰頭欲飲,便听安王又喊了停。

    “G,這光喝酒多沒意思?”

    “老三有何說法?你平日玩樂的多,說與我們听听。”

    安王真就舉著酒杯,由身旁的美人扶著站了起來,就見他一陣搖頭晃腦後,眼楮微亮說了句有了。

    “今日美景美酒還有美人,這酒停在誰面前,誰人便要以這美人賦詩一首如何?”

    “好主意!”

    此話一處,果然都是附和他的聲音,唯有周譽把玩著手中的酒盅,哂笑出聲,“何處有美?”

    這是毫不隱晦地在說,屋內這些女子都算不得美人,將安王氣得直跳腳,“這可都是我近來新得的美人,這還不美,你是要天仙不成?”

    周譽像是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也不搭理他,自顧自地喝著壺中酒。

    正當此時,禮郡王突地指著水榭外道︰“還真有天仙,瞧,那不正是。”

    安王不信邪,罵罵咧咧地順著他所說的方向看過去,頓時看直了眼,許久後失神地喃喃著︰“京中竟是有這等絕(色),是我口出妄言了。”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便見湖畔站著兩個妙齡女子,其中一個身穿鵝黃(色)裙衫,遠遠瞧著腰肢縴細裊娜,似沿堤扶柳。

    “老三所言非虛,真乃國(色)天資,只是太過(艷yan)麗了些。”

    “只可惜這美人好似已有主了。”

    說話間,便見個模樣俊秀的男子朝著那美人走去,男子不知說了什麼,黃衣美人掩口彎眉,嬌靨如花,就連湖中的蓮花,也瞬間黯然失(色)。

    一時之間,眾人皆是惋惜聲起,唯有周譽看清了那人的模樣後,將手中的酒壺用力一擲,驀地站起了身。

    丟下兩個字︰“無趣。”扭頭便要走。

    安王被這聲響給嚇了一跳,見他要走,趕忙去攔︰“G,周譽!你去哪?”

    “回去。”

    “你這人好生不守信用,說好了不醉不歸,這就要逃。”

    抬眸狂妄地哂笑出聲︰“我從不是君子,又何須守信。”

    說完不顧身後人跳腳笑罵,徑直大步離去。

    只是沒人發現,他離去的方向,與那黃衣美人竟是一致。

    -沈菱歌,給你機會跑,你竟還敢往我面前撞,這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