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梭在影視劇之中 第14章 準備假釋

第14章 準備假釋

    赤柱,監護科內。【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啪!”

    “到底為什麼為這樣,為什麼死的人不是程光而是骷髏頭!”

    鬼見愁面色陰冷,昨天,他特意離開,為了就是不要背負起再次死人的責任。

    但是他心里是認為,今天來到監獄,死的那個人一定是程光。

    但是今天來到監獄,死的人居然不是程光而是骷髏頭,而程光只是受了輕傷。

    這和他原先所想的,完全就是成對立面。

    “仇哥,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知道,我去的時候,骷髏頭已經死了。”

    “而且,昨晚死了骷髏頭,還有十多個重傷,十多個輕傷,醫療車已經把他們都接去醫院了。”

    “等下,典獄長也會來,這件事我們需要給一個交代。”李光平推了推眼鏡,一臉譏笑的說道。

    但是這表情,鬼見愁並沒有看到。

    他現在心里十分的煩躁,即使昨天他不在,但是他依然是高級懲教主任,所以他也要付出一定的責任。

    想要躲避掉更多的責任,那死掉了大圈龍和骷髏頭兩人的事情,就不能按在他的頭上。

    現在在監獄里,能承受這一個黑鍋的,就只有...

    “光平,你跟我快八年了吧?”鬼見愁轉過身,感嘆道。

    現在能抗下這個責任的只有李光平了,他是懲教主任,這個級別是夠了。

    以他這些年對李光平‘這麼好’想必,他應該不會拒絕。

    “差不多了,從警校出來後,我就被分配到了懲教署,是仇哥你帶我的。”

    李光平內心一陣冷笑,他猜到了鬼見愁要他干嘛了。

    他在警校的成績只能算是一般,所以不能分配到警務部門,而是懲教署。

    每個來這里的人起初還覺得只是在過度,但是殊不知,來到這里,就代表了你一輩子都可能是在這里面。

    如果沒有過硬的關系,這里將會是你一輩子的牢籠。

    分配到這里後,是鬼見愁教會了他很多的規矩。

    他也有感激過,但是這麼多年,他為鬼見愁做了這麼多的事,也算是已經還清了。

    這個黑鍋如果背在身,那麼他立馬就會被革職。

    “光平,這些年我對你怎麼樣你應該自己心里也清楚,這件事我希望你幫我背上。”

    “你別急,我話還沒說完,這件事你幫我背了,我也不會虧待你。”

    “我會給你五十萬,讓你可以在外面做點小生意什麼的,以後你有什麼想要我幫忙的,我也不會吝嗇幫你。”

    鬼見愁推心置腹的說道,好話誰都會說,現在關鍵之際,就是要李光平要為他當替死鬼。

    至于這些條件,等到判決下來,那就不關他的事情了。

    “仇哥...”

    李光平緊皺著眉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內心卻是對他滿是嘲諷,如果不是程光之前給的這麼好的條件。

    也許這件事失敗了,他也會答應鬼見愁了。

    只可惜,鬼見愁給出的條件和程光完全就不能形成對比。

    一個天一個地,聰明人都會知道應該怎麼選。

    “典獄長到。”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的聲音。

    典獄長沈國威一臉陰沉的走進來了監護科,直接坐在了鬼見愁的辦公椅上。

    “仇sir,最近a區在你的管理下,似乎很不平靜啊。”沈國威直接正入正題,呵聲的說道。

    “獄長,這件事確實是我管理疏忽,我也不清楚,這程光居然會這麼大膽,居然會殺了大圈龍還有骷髏頭。”

    “這件事確實是我管理不善,我是應該對此負責的。”

    鬼見愁說完,連忙朝著李光平打了打眼神。

    現在他把這兩宗殺人的事件都推給了程光的身上。

    至于管理不善他也會負責,但是主要的責任他想要李光平來承擔。

    “啪!”

    鬼見愁話音剛落,沈國威直接怒拍了一下桌子。

    “仇sir,你覺得你能在監獄里一手遮天是嗎?”

    “串謀犯人殺人,提供武器,栽贓陷害,導致另一宗命案的發生,鬼見愁,你膽子可是真大。”

    听到沈國威的話,鬼見愁心里一突。

    這些事,沈國威怎麼可能會知道的?

    難道他是在炸他?

    鬼見愁思索了片刻後,連忙假裝無辜的說道︰“典獄長,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

    “您可千萬不要听從一些小人的謠言,他是在誤導您啊。”

    他認為,沈國威之所以知道這些,應該是程光告訴他的。

    但是程光可是一個犯人,還是在這兩條人命中有參與者的身份,所以,即使程光要告狀也沒有用,因為他的話根本就不能作為證據。

    “你這麼說就是我冤枉你了。”

    “光平,你跟我舉報的事情,你自己親自跟仇sir說說吧。”

    沈國威冷笑一聲,轉頭看向了李光平。

    “什麼?”

    鬼見愁不可置信的轉過頭,看向了李光平。

    他原以為沈國威知道這些事,是程光說的,但是沒想到這些事情居然是他最親近的手下李光平舉報的。

    “你居然敢背叛我?”

    鬼見愁目眥盡裂的望著他,咬著牙,冷冷的說道。

    “仇哥,人各有志,我李光平對于你的這些手段,感到了惡心。”

    李光平咧嘴一笑,把跟沈國威舉報的話,在鬼見愁的面前,重述了一遍。

    “典獄長,這些事便是我所知道的事情。”

    “而且,我還有證據。”

    李光平把錄音筆放在了沈國威的面前。

    沈國威點點頭,按下錄音筆,里面的對話在辦公室內,開始響徹起來。

    鬼見愁听到這些話,滿臉的絕望,他知道他已經完蛋了。

    有了這個錄音,他根本就避不了,只能等著被審判了。

    “仇sir,你的手段夠陰險的,不過很可惜,你對于自己身邊的人,太不重視了。”

    沈國威嗤笑一聲。

    一聲號令,門外進來了四個獄警。

    “把陳天仇的警帽摘了,押他下去。”

    “yes,sir!”

    四人走到鬼見愁的面前,幫他摘下了警帽,脫掉了獄警衣。

    拿出了手銬。

    把鬼見愁拷了起來。

    “做的不錯,大義滅親,我會向上面申請,以後a區的高級懲教主任就是你了,你要好好的和程光合作。”

    沈國威拍了拍李光平的肩膀,笑道。

    “yes,sir。”

    “thanks,sir!”

    “歡迎程少回歸!”

    三天後,監獄的食堂內,一道橫幅被披掛在食堂的門口。

    程光走了過來後,看著上面的橫幅,一臉的無語。

    這幫人腦子有問題嗎?

    哪有人在監獄里面舉個橫幅歡迎人的?

    “臥槽,我尼瑪是想要回歸嗎?”

    “我想要出獄,我想你妹的回歸。”

    程光沒好氣的罵了一聲,和傻標等人互相擁抱了一下。

    “出獄有什麼意思,在這里不爽嗎?”

    “有的吃有的喝,就是沒有妞泡,除此之外,比起在外面差在了哪里。”傻標大笑道。

    “滾吧你,你這老油條是不想出獄,我年紀輕輕可不想浪費在這里了。”

    “不過,你真的就沒想過要出獄嗎?”

    程光好奇的問道,他知道傻標被判了十三年,現在只剩下三年的時間。

    “不想。”

    傻標搖了搖頭,苦澀的說道。

    “為什麼?”程光問道。

    “我雖然是和聯勝的人,但是現在的和聯勝已經沒有我的話語權了,我在這里也許還能過過老大的癮。”

    “但是出去了外面,可沒有人會給我面子。”

    “我年紀也不小了,我可不想從小弟開始拼起來。”

    傻標聳聳肩,無奈的攤了攤手。

    這社會就是這麼的現實,雖然他是為社團而坐進來的,但是這麼多年的時間,即使他出去了,又能干嘛?

    字頭換了一個又一個,現在的這些分區的話事人,也只有少數的幾個是他那一代的人而已,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

    他這老人去給別人當墊腳石,還是踏腳石,還不如在這里混吃等死算了。

    “你們和聯勝確實改朝換代的很快,听說你們這一屆的話事人叫什麼吹雞?是你那一代的是嗎?”

    程光問道。

    “是,但是吹雞這家伙,其實就是一個傀儡。”

    “要不是大d資歷比較淺,這一屆的話事人可能就是他了,不過再讓他熬幾年,下一屆的話事人應該就是在他手里了。”

    傻標說道。

    “大d?”

    程光嘴角一抽,大d這家伙確實是有資格當上話事人。

    但是很可惜,這家伙太囂張猖狂了,導致了社團的一些叔父對他很不喜歡,而鄧天伯則是偏愛阿樂,這才導致大d想要新立旗一個新和聯勝出來。

    不過很可惜,這個計劃還沒實施,就被阿樂蠱惑了,阿樂答應了大d下一屆的話事人會是他。

    大d這家伙也是的,跟阿樂釣魚居然不帶頭盔,活該被爆頭了。

    阿樂這家伙的野心可不是單純的一屆,他可是要連任。

    大d敢在阿樂當上話事人不久提出雙話事人這話,也真的是活該被爆頭了。

    不過在第二部中,阿樂自己也是被爆頭了,雖然不是在釣魚的時候,是在車上。

    對于這部電影,程光的印象還是蠻深刻的,為人囂張的東莞仔、只知拼殺的飛機、有勇無謀的大頭、只為掙錢的佔米和說話結巴的師爺甦,這些都是人才。

    尤其是佔米,佔米這人很有意思。

    他雖然是臥底,但是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賺錢。

    為了能讓自己的生意能打進內地,這才被迫想要去爭奪這一個話事人的位置。

    但是他整個人的人生,其實也是悲劇的,他就是很多人的手中的一個傀儡。

    從他選擇進入和聯勝當臥底開始,他就是某些人物手中的提線木偶,他根本就做不出別的選擇。

    他只能被操控著,想要干嘛,也是別人在一言堂。

    “不說這些了,吃飯吧。”

    程光搖了搖頭,暫時不去想這些了,現在的佔米應該還是剛剛進入和聯勝。

    等到他出去後,在思考要不要摻和一下這和聯勝的風雲。

    和聯勝這個社團,可以說是整個港城人數最大的一個社團,有五萬多人,比港城警方都多。

    當然這其中岑差不齊,但是也能證明他的地位。

    而且和聯勝的人,基本上都是很守規矩,不會搞出太大的事情來。

    該做生意就做生意,該打就打。

    所以很多時候,港城的警方也拿和聯勝沒有什麼辦法。

    應該是對付一些古惑仔,是港城警方的一個最頭疼的難題。

    人數多,打架斗毆不會被判刑太久。

    沒有拿到真正的核心證據,是很難對付的,所以,對付這些社團,派臥底就是最好的方法。

    如果一個社團里面沒有臥底,那就說明,你這個社團連警方都不想去理會。

    “似乎,我們同聯順好像是沒有。”

    程光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們同聯順確實是沒有臥底在。

    這也許是歸功于同聯順的衰敗,也可能是歸功于同聯順在慢慢的變白。

    聯順財務公司,現在就是同聯順的字頭了,經營的也就是那些放貸業務,生意一直以來都是馬馬虎虎,上不了什麼台面。

    次日,操場上。

    程光正在尋找石東升的下落。

    “阿光,你在找什麼?”

    “我在找地下判官在哪里。”程光道。

    “你找他干嘛,他平常都是在另一邊的操場的,很少會來這里。”傻標道。

    “對了,這地下判官進來多久了,是怎麼進來的?”程光問道。

    “進來的時間似乎不長,好像在你之前一個月,至于什麼原因進來的,據說他是殺了自己的同事,就是因為他的同事給了一個犯人做了一份偽證。”

    “讓那個犯人可以逃脫。”

    傻標想了想後,道。

    程光輕點了下頭,起身,走去找石東升了。

    很快,他就在另一個操場上,找到了石東升的身影。

    程光徑直走了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

    石東升回過頭,淡淡的說道︰“你找我干嘛?”

    程光笑道︰“沒有,只是很好奇你居然就是傳說中的地下判官,想要來認識下你。”

    石東升搖搖頭︰“我並不想認識你,程光,我知道你的資料,你雖然也是社團的人,但是你至少沒有讓我覺得你犯的罪很深。”

    “哦?”

    程光挑了挑眉,有些意外︰“有點意思,我設計了大屯,間接殺了骷髏頭,但是在你這里,我居然還不算一個犯罪很深的人。”

    石東升道︰“因為你做的事,和我很像,他們都是有大罪惡的人,只是你的身份和我不同,如果我是你這個身份的話,也許我會做的比你更狠。”

    程光繼續問道︰“石東升,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進來,如果可以,你應該可以把你犯罪的痕跡抹除干淨。”

    “但是,你居然沒有,而且你選擇進到了這里。”

    石東升笑道︰“也許吧,不過我進到這里來也是沒錯,我本身也是一個有大罪惡的人,是應該接受懲罰。”

    “不過,我進到這里,其實是為了殺人。”

    “什麼意思?”程光問道。

    “因為那個被判進來的家伙,沒有接受到他應有的懲罰,他犯的罪,居然只是被判了兩年,才兩年啊。”

    “那七八條人命,她們都是處在了花季時代,但是,他居然只是被判了兩年,我不服,我不承認這一個判決。”石東升緊握著雙拳,面色陰寒。

    程光這才釋然,石東升之前被判了十五年。

    就是因為那一宗和這一宗很相似的案件,同樣的青春年華,但是卻命喪黃泉。

    現在又遇到這樣類似的案件,又是同樣結果,他根本就不能忍。

    所以他選擇了進來這里,要親手了結掉那家伙的罪惡,還有就是他本身也是罪惡之人。

    他也是時候該被懲罰。

    心魔源自那一宗案件,那了結也源自相似的案件,這就是他的想法了。

    “但是你判斷錯了?”

    “他不在這個倉是不是。”程光好奇的問道。

    “沒錯。”

    “他不在這里,我曾經想過很多的方法,想過過去那邊,但是結果都是不了了之。”石東升憤恨道。

    “如果我有辦法把他調過來呢?”程光說道。

    ‘當然是讓你殺了他咯。’

    對于這種人程光也是想把他干掉的,七八條人命居然只被判了兩年。

    既然有人要動手,那就交給他咯,省的還要花費自己的心思和時間搞這種人。

    “多謝。”

    石東升沒有繼續詢問原因。

    “等著吧,應該不會太久。”

    時間飛逝,轉眼間,程光在赤柱已經待了一年的時間。

    這一年的時間內,風平浪靜,自從半年前鬼見愁被踢走後,李光平上位。

    隨後,在兩個月後。

    石東升殺了他的目標,隨後自殺的事件完結後,程光已經完全統一了赤柱的a倉。

    一轉眼的時間,程光已經在此待了一年的時間。

    探監室內。

    駱小牛,啞妹,兩人再次的到來。

    “四哥,你叫我注意的事情,已經有眉目了。”

    “最近一段時間,駱祥安一直在聯系一家偽鈔集團,似乎有大動作。”駱小牛低聲附耳道。

    “知道駱祥安和誰聯系嗎?”程光問道。

    駱小牛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在家族的地位可能知道這些事,其余的事情,他們不可能會告知我。”

    “找律師,我要保釋出去。”程光正色道。

    按照現在的發展,滅門的劇情也即將要開始了,他也是時候出去外面了。

    “好,四哥,其實你早就可以出來了,我等下立馬去幫你聯系律師,保證你明天可以出來。”駱小牛興奮的說道。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程光欣慰道。

    在這一年的時間內,駱小牛就是程光在外界的代表人,一方面他要幫助程光處理各種事情,一方面還要防止駱家的人知道。

    而且,還要多方的去打听駱家的各種情況。

    好在,這一年的時間,駱祥安等人一直都在專心的想要發展同聯順,沒有時間去注意駱小牛的動靜。

    不然的話,也許程光這一年的時間在這監獄里面的一些生意都沒有這麼的順利。

    “不辛苦,四哥,你是我最尊敬的大哥,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駱小牛崇拜的說道。

    他可是知道程光在這短短的一年的時間發展了這麼多事情,可以說,程光在這一年內賺的錢,可以抵得過整個駱家一年的收入了。

    能在監獄里發展這麼大的事業出來,他十分的敬佩。

    “嗯,明天記得來接我。”

    “好。”

    駱小牛點點頭,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四哥,因為最近駱祥安最近的動作有點大,所以差佬那邊也有在注意我們駱家。”

    “這一次你出來,這些差佬應該也會來注意你。”

    程光聞言,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不用擔心。”

    這件事倒是有些出乎程光的意外,這差佬居然這麼快就注意到了駱祥安想要搞偽鈔的事情。

    再加上,在這個時期,他恰恰好要出獄,這些差佬不注意他才怪呢。

    不過他倒不是很擔心,畢竟本身他的身份就是在吸引著差佬。

    ......

    回到三號牢房。

    傻標遞上了賬本,對著程光笑道︰“阿光,這個月我們的業績又上升了百分之十,你小子又要賺翻了。”

    “這里需求量大,這也是正常,對了,我明天要走了。”程光笑道。

    “走?”

    “你要出獄?”傻標驚訝的吶喊道。

    “什麼?”

    “程少,你明天要出獄了?”

    “這麼快的嗎?”

    傻標的聲音,自然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關注。

    大家雖然都知道,程光志不在此,但是沒想到程光那麼快就要走了。

    這時間也未免流逝的太快了。

    “我在這里已經一年了,之前減刑了一年,現在已經可以假釋出去了。”

    “放心吧,我走後,我的生意會交給吹水打理,之前是什麼模式就是什麼模式。”

    “阿正,你也幫忙打理一部分。”

    程光朝著鐘天正說道。

    吹水這家伙,雖然對他很忠心,但是打理生意他還是差了點,不過鐘天正倒是這方面的人才。

    在往後的兩個月內,程光已經把手中大多數的事情都放給了他,也做得很不錯。

    有鐘天正和吹水兩人在,這a倉的形式也不會改變。

    這門生意程光也沒打算是做久遠,等到兩人出獄後,或許就要消散了。

    “程少,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鐘天正鄭重的點了點頭,保證道。

    這一年內,他跟著程光學了很多,而且他身為程光的得力助手,自然也是獲得不少的利益,他現在少說也說幾百萬的身家。

    在外面,他還有一個兒子,這一年內,托人讓他兒子去最好的學校。

    也因為有程光的關系在,他有一些機會可以出去外面看看自己的兒子。

    這樣的生活,是他以前完全沒有想到的。

    這都是有了程光的幫助,他才有今天,他還有三年也要出獄了。

    到時候出獄後,能有一些家底做一些別的事業,養好自己的兒子,給他良好的生活。

    “阿光,出去後,你可千萬要小心了,外面可比這里復雜多了。”

    傻標拍了拍程光的肩膀,說道。

    “我知道的,叫人去買點好東西進來,今晚大家好好的吃一頓。”程光說道。

    “嗯,我這就去讓人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