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七零女孩要招贅 15. 第十五章

15. 第十五章

    新婚夫妻正是情濃的時候,房里夜夜不虛都正常。【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宇惦記著媳婦白天上工太累,晚上躺在被窩里盡量克制自己。

    月光照著窗欞,屋里朦朧朧的亮。孟蕊洗澡時還在胡思亂想,可上了炕沒一陣就進了夢鄉。干一天活兒,說不累都是假的。

    倆人各鑽各的被窩,她睡覺不老實,一個翻身踢了被子滾到了他旁邊。男人伸手想幫她蓋被卻發現被子被她自己壓著。只好掀開自己的被子,將她納入懷中。

    月色下,女人睡的十分沉靜。黑白分明的眼眸掩在眼皮下,濃眉如山,秀鼻如梁,嫣紅的嘴唇微微翹起,不知做了什麼好夢那麼高興。

    男人探頭在她額頭印下一吻,伸手摟著她閉上眼楮。月光下,倆人相擁在一起,如交頸鴛鴦一般彼此契合。

    孟蕊一覺睡的神清氣爽,醒來發現自己安安穩穩的蓋著被子。這情形可是稀奇,她一般睡著沒多久就會亂滾,半夜被凍醒都是常事。

    察覺到腰間的胳膊,一抬頭看到男人帥氣的俊臉。感覺到她醒了,男人也睜開了眼。低頭很自然的親她一下。

    “幾點了,該上工了嗎?”

    孟蕊沒說話,抬頭送上紅唇。男性早起本來就很興奮,一大清早被她撩的氣喘吁吁,放開時眼楮里的火都快壓不住了。

    “蕊、快上工了,趕緊起啊。”

    外頭丈母娘一聲喊,**宇趕快放開她。他閉上眼楮深呼吸幾口,睜開後不舍的狠狠親她一下。

    “我今兒要跟你一起去上工。”

    大男人居然撒嬌,孟蕊咯咯笑。“上工也只是能看到而已,看得到吃不到不是更饞。”

    “媳婦、”

    孟蕊笑笑親他一下,利索的爬起來穿衣。“快起吧,再想也得等晚上。”

    男人一骨碌坐起來。“你說的,晚上。”

    孟蕊臉一紅,但依舊點頭。男人頓時不頹廢了,飛快的穿衣起床。借來的資料抄的差不多了,今兒抓緊時間給它抄完。

    起床各司其職,今兒路上沒看到吳強,吳家好像孟香公媳倆來上工的。地頭開始干活,她遠遠的听到說吳強借到資料了,準備復習考大學。

    孟香蔫兒噠噠的,今兒干活更沒勁兒。倆手咋咋著,速度比昨天更慢。小隊長過來訓她,她委屈的露出自己的手給大家看。

    原先細膩白皙的手心被磨破了,傷口不大。她要是在家的話這沒幾天就好,可她得拿著鐮刀繼續干活,那來回摩擦下肯定疼。許多男人都心疼那白嫩的小手,可小隊長卻絲毫不講情面。

    “我不管你這些,我只知道公正的記公分。你這手自己想辦法,再這麼磨蹭這分我都沒法給你記。”

    挨了訓,孟香委屈的蹲在地上掉銀豆子。幾個女人象征性的安慰一下,接著大家都各干自己的活兒。

    她哭了一場,用手絹纏在手上繼續干活。就這麼堅持著,割一陣就抬頭瞅瞅孟蕊。不知是不是想用此刺激自己奮發,反正速度的確是快了一些,沒再挨小隊長的訓。

    中午下工,孟蕊一進門就聞到臊子面的香味。飛快的洗了手臉進廚房,**宇已經在 面。

    “我發現你啥飯都會做。今年好有福,下工回來能吃現成的。”

    “不覺得我在吃軟飯?”

    “狗屁。那都是他們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自己的日子自己過,理他們干嘛。”

    男人將手里 好的面整齊的疊放在案板上準備用刀切。“對。等我以後吃供應糧了,他們就該羨慕了。”

    “嗯,羨慕死他們。”

    他切面她來煮,鍋開翻兩滾先給父母撈了兩碗。她端著去送,院里听到北面忽然揚聲的爭吵。尖利的嗓音屬于吳強他娘,其中夾雜的哭聲好像是孟香。

    他們兩家因為地勢的緣故,一家高一家低。走大門的話南轅北轍,實際上房子斜著背靠背,院兒里喊聲大一些听的真真切切。

    “這是咋了?”

    孟蕊她娘好奇的站起來听熱鬧,幾句後弄明白了緣故。孟香哭著喊著婆婆欺負她,干一上午活兒午飯居然只給她半碗飯。吳強他娘哭罵媳婦偷懶不好好上工,掙的不夠養活自己。

    “蕊蕊,趕快吃飯了。”

    听著熱鬧,**宇幫她把面端了出來。三合面條、角瓜臊子,聞著就噴香撲鼻。她趕快坐下,邊听邊吃飯。

    牆那頭,吳強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別吵了。香,你把我這碗端去吃。為了吃的吵架,讓旁人听見要笑話的。”

    孟香︰“強哥、不是我要爭的。我是想吃飽了好干活,讓你在家安心復習考大學。”

    吳強︰“我知道,我知道。香香你最通情達理,最好了……”

    “那敢情是我不好了?”吳強他娘那大嗓門傳的最遠。“哎呀老天爺啊,兒子果然娶了媳婦忘了娘,我老婆子可沒法活了……”

    老太太一說三嘆,跟那唱戲的似的。孟蕊她娘就著旁人家的閑話吃了一大碗面條。放下碗一抹嘴,呵呵笑了兩聲。

    “我女婿的手藝真好,沒成想老了老了還能享女婿這福氣。”

    老漢也吃完了,放下碗附和老婆子。“那是。我看是老天爺可憐我上半輩子,所以特意給了咱個會做飯的閨女,如今又給個會做飯的女婿,讓咱老倆享福。”

    “你上半輩子咋可憐了?”

    “不是你說的嘛,老了才享福……”老漢越說聲兒越小,望著媳婦滿臉發 。“我去給送碗筷,你回屋躺會兒。”

    孟蕊看老爹被嚇的落荒而逃,轉頭說她娘。“本來你就不會做飯,自己提都不避諱,咋我爹一說就炸了**了?”

    孟媽媽站起來準備回屋,聞言回頭來了一句︰“我說行,你們說不行。”

    “你這……書上那話咋說來著,啥事自己干行,旁人不許干。”

    說完嫌棄這意思表達不完整,回頭瞅一眼**宇,用眼神詢問他這話咋說。**宇笑笑沒吭聲,等岳母進了房間才小聲跟媳婦耳語。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孟蕊點點頭,覺得這話說的就是她娘。啥事自己張嘴隨便調侃,可他們爺倆一說,立馬不高興。

    “你真聰明,知道當我娘面不說。”

    “你都告訴我了娘什麼性子,我要再說不成傻子了。”

    “所以我才說你聰明啊,一點就透。”

    小兩口嘀嘀咕咕幾句,收拾了碗筷進廚房。兩口子合力很快收拾干淨,看看時間還能休息一陣。

    無人之處手牽手,小兩口甜甜蜜蜜回屋休息。躺在炕上腦袋挨著腦袋說廢話,像極了後世戀愛中的男女。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飛快。等外頭響起上工的敲鐘聲,**宇趕快坐起來。岳母進屋從不敲門,讓她看見可太不好意思了。孟蕊大大咧咧的磨蹭著,等老娘開口喊了才下地穿鞋。

    下午她把鐮刀換成了扁擔,上午跟隊長說好了她去挑擔。挑擔子自由,能抽空摘酸棗。而且也不用再跟孟香低頭不見抬頭見。

    一下午干活,等她回來時水缸滿滿,鍋里小米粥熬的正歡。男人在廚房揉玉米面準備做疙瘩,一看到她就是滿臉的笑。

    “說了我回來挑水,你怎麼又把活兒都干了?你肩膀沒磨出來,這麼著又要磨破皮的。”

    “沒事,我之前在知青點也挑水的。”男人笑的靦腆,俊俏的五官溫暖至極。“讓你說的我好像紙糊的一樣。**活沒你利索,可也不至于這些都干不了。”

    “你媳婦那是心疼你呢。”老爹拿著手巾在擦臉,進來瞅了一眼灶台。“她娘年輕時也能干,我在外給人做活兒,她把家里挑水的活兒就全包圓了。”

    小兩口對著亂入的老漢微微一笑,孟蕊轉身出去將院子掃了一下。她還是抓緊時間多干點兒吧,不然他那復習的時間全被家務佔用了。

    晚飯時天已伸手不見五指,大家都端著碗在廚房吃。老爹老娘吃完洗腳休息,**宇將燒好的水給媳婦提進房間。

    洗澡、上炕,新婚小夫妻拉熄燈干柴燃成熊熊烈火。激動下動作非常劇烈,幸好睡的是炕不怕折騰。這要是床的話非得嘎吱嘎吱叫喚不可。

    孟媽媽睡下了忽然想起來忘跟閨女說中秋節給長輩們送節禮的事兒,遂起身披衣過來。他們今年新婚,不能隨便對待讓親戚們說嘴。女人剛走到閨女窗根底下,里頭那動靜絲絲縷縷的傳進了耳朵。

    作為過來人,自然知道這咋回事。女人不由輕輕拍自己一下,含笑躡手躡腳的返回屋子。

    “我就說你現在去不合適。你個老太太,沒一點兒眼力見。”

    孟媽媽脫衣上炕︰“馬後炮,我剛才下炕的時候你咋不說?”

    “行了,行了,趕緊睡。人家小年輕剛結婚,你以後少往那邊跑。萬一看到啥不該看的,你尷尬孩子們也不好意思。”

    “我知道。放心,我不會去打擾的,我還等著抱孫子呢。”

    ————

    收完黍子開始割谷子,然後是玉米、高粱……陽歷七月底到十一月,地里莊稼陸陸續續收割就沒斷過。

    陽歷十月二十一號,報紙上正式登了恢復高考的消息。今年的高考時間定在十一月二十八號。初高中、退伍軍人、在職不在職的皆可報名參加。

    **宇和知青點的同學到公社報了名,回來的時候拿了一大摞的資料書本。孟蕊一看,居然是從京城寄來的。

    “我爸寄來的。”

    難得主動提起他父親,孟蕊目光滿是問詢。他們結婚他只說父母同意,之後幾乎沒再提過。

    “不用在意他們。我們也不跟他們一起生活,他們怎麼樣都無所謂。”

    看來有故事啊!不過他不想說,她也就不再問。當初招贅只是一時氣話,如果他和父母是因此鬧不愉快的話,她倒是可以考慮退一步。畢竟,她是他媳婦,舍不得他夾在中間為難。

    “那你復習,我上工去了。”

    “嗯。”她都走了,他又轉身一把將她拉近懷里。“蕊蕊、”

    “怎麼了?有話跟我說的話,我下午請假在家陪你?”

    他轉頭親她一下,松手將她放開。“沒,你上工去吧,現在正是忙的時候。對了媳婦,你干活的時候悠著點,別太賣力了。”

    看沒人她也回吻一下。“知道了,我會偷懶的。”

    留他在家抓緊復習,她上工時發現吳家上工的從孟香換成了她婆婆。女人比她娘大十歲,六十多快七十的人了今兒特別有勁兒。走動間雙臂來回搖擺,好像打了雞血一般興奮。

    “我媳婦懷上了,說是胎像不穩。讓她在家歇幾天。”

    女人逮誰跟誰說,生怕旁人不知道她對媳婦有多好。看孟蕊過來了,昂首挺胸十分得意。

    “蕊蕊啊,你跟我媳婦都一天結婚的。你這、有動靜了沒?要是也揣了崽兒,可不敢這麼干活。萬一傷了孩子可了不得。”

    孟蕊礙于面子不好吭聲,前頭她娘回頭接話︰“剛一個多月,急啥啊!好飯不怕晚,好孩子也不怕晚。我三十才生了我們蕊蕊,看我們閨女多能干。比多少男人都強。”

    “是、蕊蕊干活是利索,一個頂我家那媳婦兩個半。可女人啊,再能干也得會生兒子。說到底只要能生兒子,那可比啥都強。”

    女人說完得意洋洋的笑,真比過年都開心。“這眼看要高考了,我兒子明年上大學去,媳婦再生個大胖孫子。哎呀,哎呀,我這日子簡直賽過神仙。”

    她自個站在原地仰著腦袋哈哈大笑,孟蕊快走幾步拉著她娘飛快朝前,阻止她繼續跟瘋婆子斗嘴。

    “干嘛拉我啊?這死老婆子,八字沒一撇的事兒被她說的有鼻子有眼。老娘就氣不過她那麼囂張。”

    “跟她說那些干啥啊,啥用沒有。考大學、生孩子,哪件兒也不是嘴說出來的。你等著吧,等她今兒這話全落了空,她那臉不用你打就得生疼,疼的她自己揪心撓肝。”

    “你咋知道她那話要落空?”

    “你就等著看。”

    孟蕊不願多言,怕老娘忍不住又跟吳強他娘嗆嗆起來。吳強高中正趕上亂時候,縣城學校里連個正經老師都沒有,他自己書本都不齊全。

    前幾天幾個知青點的拿數學題來問**宇,說吳強跑去跟他們復習,那點知識不如他們初中畢業。就他那水平要考大學哪兒那麼容易。

    至于孟香,她幾天前親眼所見她偷埋月經墊,她怎麼可能在娘家住了幾天就懷了身子。至于她婆婆的話,那誰知道孟香這丫頭打的什麼主意。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