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原來我是萬人厭 10. 第十章

10. 第十章

    見他眼角眉梢盡顯疏離冷漠,韓添心里“咯 ”一聲,有些底氣不足︰“我沒說謊,寧寧。【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你確實對我有誤會。你……你難道是因為喜歡我,嫉妒我和程孟說話了嗎?”

    ‘是這樣的吧?一定是這樣的。原來你是嫉妒程孟,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搞這些彎彎繞繞有什麼意思。’

    那略微得意的聲音讓程說寧眼皮子一跳,勾唇淡淡地道︰“你想多了。我是不是會嫉妒的人你不清楚嗎?”

    韓添皺眉,將那些猜測打消。

    程說寧確實不是嫉妒的人,也不是會無緣無故對熱的冷淡的性格。所以他突然這樣是一定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他說自己說謊,之前還問和程孟的關系,難道是發現了他和程孟走的很近了?

    “寧寧,我和程孟之間真的毫無關系,你要怎樣才能相信我。”韓添上前幾步,語氣失落地去抓程說寧,“我和你認識這麼多年,我是什麼人,你難道不清楚嗎?我很傷心,原來在你心里我是那樣不堪的人。”

    他清楚知道說什麼樣的話會讓程說寧覺得他可憐,會對他心軟,但這一次,他的話並沒有起任何效果。

    “十分鐘到了。”程說寧後退兩步,避開韓添的手,冷冷地盯著他,語調平靜,“從今天開始,我們就當普通朋友吧,韓添。”

    那雙漆黑的眸子夾雜著對待陌生人的疏離,再也不是熟悉的笑意,讓韓添徹底愣住了。

    程說寧平時都是笑著的,很少這樣冷漠,以至于都讓他都忘記了,相識這麼多年來,他是見過幾次這樣的程說寧。

    在被他惹生氣後,冷漠地劃清界限,直到他用盡各種辦法道歉,才會結束冷戰,重新變得和之前一樣。

    這也是韓添討厭程說寧的原因之一。

    他會覺得憑什麼,憑什麼程說寧想劃清楚界限就劃清楚界限,自己那麼寵他,他不應該對自己有任何不好的態度,就該像程孟那樣,無時無刻粘著他對他好。

    “什麼……意思?”嗓子像是被堵著棉花,韓添覺得有些可笑,壓抑住心里即將沖破的暴怒,一字一句地問程說寧,“普通朋友是什麼意思?你敢……”

    你敢這樣說?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說?要說也是我來說。

    後面的那些話韓添沒有說出來,他還在抱有希望,覺得程說寧不會對他這樣。

    但站在他面前的少年神色清冷,透露著決絕,擊碎了他心里的那點希望。

    程說寧什麼也沒說,直接轉身離開。

    韓添看著他的背影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努力控制臉上的表情,伴隨著鈴聲響起,腦子里的最後一根理智的弦也崩了。

    他狠狠一拳打在牆壁上,眉眼間全是暴躁與不耐,想到程說寧離開時的表情,面容陰鷙地又打了幾拳,直到手關節出血才停下。

    他算什麼?韓添咬牙切齒地想著。

    自己那麼脾氣不好的一個人,對他各種溫柔寵溺,最後**發什麼瘋,耍什麼大脾氣和他說做普通朋友?

    不是喜歡他嗎?這就是所謂的喜歡?

    現在這樣對自己,真是給他臉了。

    *

    老師還沒來,教室里安靜一片。

    程說寧扯了扯徐望知的袖子,湊近他,壓低了聲音說︰“水的事很抱歉,中午我想請你吃飯,可以嗎?”

    徐望知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的衣袖扯走,無聲地拒絕。

    程說寧抿唇,收回手。

    耳邊只剩下風扇的聲音,余光瞥見少年眉眼低垂,很不開心的模樣,徐望知放下筆,眼神微微沉了下去。

    下一秒,他的衣袖又被抓住,少年溫軟的嗓音帶著些許固執,“真的很抱歉。”

    徐望知不說話,他就主動收回了手,然後來了第三次,“對不起。”

    再如鐵石般的心也受不住這番,徐望知薄唇輕抿,在程說寧第四次要抓衣服道歉時先一步躲開了,“嗯”了一聲。

    沒什麼情緒的一聲回答卻讓程說寧瞬間笑了,“還是上次的面館,可以嗎?”

    徐望知︰“可以。”

    後桌的張秀麗听見談話,微微湊起身,狐疑地問︰“什麼可以?”

    她才問完,就被同桌拉坐回椅子上,拍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好好看書,少打听別人的事。”

    張秀麗癟癟嘴,覺得自己這樣湊過去也確實不好,惹人煩,舉起來書,悄聲問自己同桌︰“有沒有發現之前他們坐一起從來不說話,最近兩天話變多了?”

    同桌摸摸下巴,點頭道︰“確實。”

    張秀麗︰“有什麼貓膩吧?他倆的絕對有貓膩!我之前還看見程說寧送徐望知酸奶了,他該不會……”

    程說寧听見這句話,微微偏頭看來,剛好對上張秀麗充滿疑惑的眼楮。

    同時听到了她內心嘀咕︰‘該不會喜歡徐望知吧?’

    程說寧︰“!”

    他心髒一跳,一句下意識的“沒有”差點脫口而出時,張秀麗突然抬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真是看小說看昏了頭,腦子里這都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呢。’

    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內心想法都被程說寧知道了,咧嘴對程說寧一笑,目光重新落在書上。

    老師拿著書走進教室,程說寧轉身看著黑板,心里因為張秀麗的內心想法起了不少波瀾。

    明明只是隨意的猜測,卻在他耳邊猶如魔音般回蕩著,直到中午放學,才消停下來。

    程說寧先徐望知一步出了教室,在樓梯拐角處踫見了剛好下樓的李晟斐和韓添。

    李晟斐立刻叫住他,笑眯眯道︰“寧寧,一起去吃飯吧。”

    程說寧步伐一頓︰“我有約了。”

    “啊?可是你之前都是和我們一起吃的。讓我看看是誰能約動我們寧寧。”李晟斐跳下最後兩層樓梯,停在程說寧面前,看到了神色很淡的徐望知。

    他瞬間認出徐望知,眯起眼楮,笑容燦爛地說︰“是你啊,之前扔了你給寧寧的水,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

    而後摸了摸程說寧的腦袋,眼里是明顯的警告與挑釁︰“我想讓寧寧中午跟我們一起吃飯,不和你一起去吃了,可以嗎?”

    徐望知直接越過李晟斐下樓,一個眼神也沒留給他。

    程說寧拿下李晟斐的手,“我跟他約好了,回見。”

    他笑著揮揮手,跟上徐望知,很快就看不到身影了。

    李晟斐背脊抵在樓梯扶手上,看著臉色陰沉難看的韓添笑到幾乎喘不過氣︰“你可是從頭到尾都被忽視了,真可憐。我也挺好奇,你是怎麼惹到他了?他脾氣那麼好,能被你惹成直接不理你。”

    “誰知道。”韓添自嘲一笑,“我在醫院盡心盡力照顧他一個星期,出院後他就這樣子了,總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對我態度也變了。你也別笑,說不定下個就是你,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

    “那不可能,寧寧不會對我這樣的。”李晟斐說,抬頭往樓上看了眼,“怎麼還沒下來?”

    “來了。”程孟快速從樓上下來,停在兩人身邊,還在不停地擺弄手中的魔方,“吃什麼?”

    “去食堂吃吧。”見他一直在玩魔方,李晟斐直接握住他的手,耐心地教他一步步把魔方恢復,話語間滿是寵溺,“這有什麼好玩的,眼楮都快黏在上面了。”

    “對于你這種天才來說當然不好玩。”程孟把魔方塞進他手中,往樓下走去,“我听見你邀請程說寧跟你們一起吃?怎麼?他要是同意了,就準備讓我自己吃嗎?”

    “當然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他要是真同意了,我也會選擇你不會選擇他。”李晟斐笑道,見身邊的韓添還在發呆,踹了下他的小腿,“走了,去吃飯了。”

    “他出院那天,周尋渡去接的他。是不是周尋渡和他說了什麼,他才這樣對我?”韓添邊走邊若有所思地說。

    真是奇怪,和程說寧在一起時他覺得無趣,沒什麼意思。

    現在程說寧遠離他了,他滿腦子都是程說寧。

    程孟扭頭道︰“周大哥不會和他說那些沒用的話。”

    李晟斐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怎麼知道?看來你對周尋渡比對我們都要了解啊,不怕我們嫉妒嗎?”

    程孟嗤笑一聲︰“你們不也一邊和我這樣一邊哄著程說寧嗎?”

    “這話說的,難道你嫉妒寧寧?”李晟斐走過去揉了揉他的臉,眼底滿是歡喜,“你知道的,我只是隨便哄他玩,對你可是真心喜歡的。”

    “所以根本不用嫉妒。”

    *

    額頭上的疤已經脫落了,還能看見淡淡的痕跡,程說寧把劉海放下來,遮住了痕跡。

    老板端著面上來,還給兩個人發了優惠券,“下次拿著這個券過來,一份面可以打五折。”

    程說寧接過道謝,把券折好,一張放入口袋,另一張遞給徐望知。

    這次兩人面對面而坐,徐望知並沒接過,只道︰“給你。”

    程說寧放入口袋,笑了笑︰“那先放我這里,下次一起來吃的時候用。”

    他想到什麼,吃面的時候偷看了徐望知好幾次,直到被徐望知發現,兩人目光在空中交匯,他才低頭不好意思地說︰“這周末我生日,會邀請班上的同學參加。”

    說到這里,程說寧一頓,想到之前有很多同學邀請過徐望知,但無一例外都被拒絕了,眸底閃過幾分緊張︰“徐望知,你……你會來嗎?”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