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火影]白絕自我修養 9. 滅世?來吧!

9. 滅世?來吧!

    宇智波斑找到蘿衣時,她正在千葉城主府邸里,听著下面家臣的匯報。【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慵懶又高高在上,嘴角的弧度好似都暗藏輕蔑。

    “這賬做的不錯,第三眼才看出毛病。”

    “!!!”財政部長嚇得跪在地上,想要求饒看到那眼神就住嘴了。

    “我是說過,想出去玩一段日子,沒說中途不回來啊。”蘿衣對身邊招招手,女官啪啪啪開始算賬,然後給出具體的數字。“一共430W。”

    “那三倍吧。好好罰款,這次就放過你噢。”

    “多謝大人!”財政部長舒一口氣,只是罰款罷了。

    “再降三級,如若再犯…怎麼罰好呢?”蘿衣撐著下巴,看著那邊是枯枝的櫻花樹。“听說…櫻花的紅是由尸體堆砌,咱們院子里的…好像…顏色淡了點兒。”

    “家主大人,我再也不會犯了。”原財政部長臉色大變,在地上狂磕頭。

    蘿衣沒理他,詢問旁邊跪著的財政部成員。“此次無錯的是誰?”

    說話的是家臣中姓高木兄弟,賬目很分明。“是我們。”

    “很好,那你先頂部長職務,實習一個月。”蘿衣點了高木弟弟,點了高木哥哥出列,去負責即將開始道路基建工程款。“我需要的財務官,不但要記賬無錯,還要會省錢。但省錢不代表弄出來的東西是水貨,質檢方面也要讓工部的人上心。自己拿的東西,有我賞的體面麼?”

    “請家主大人放心。”高木兄弟俯首下去,知道辦好了差事,職位就算定下來了。

    蘿衣讓人把磕頭磕暈的原財政部長送回去,又讓女官在院子里擺膳食,對著斑所在的位置輕聲開口。“斑大人下來用膳吧。”

    “你沒事了?”宇智波斑還有點不適應,她當時好像瘋狂的困獸。

    “眼淚無法達成我的期望。”蘿衣揚唇一笑,看著斑的輪回眼。“下次再試試別的死法,實在不行還有殺手 。斑大人的輪回眼,也不是擺設呢。”

    斑︰“……”

    總覺得你要算計我。

    “這邊是您的房間,里面讓準備了個人物品。”

    “你讓我住在這里?”

    “或者您想住在城區?那稍後…我會讓女官哪來空房的房契給您挑。”蘿衣關上門,繼續往前走,後面跟著的侍女眼觀鼻鼻觀心。

    斑猶豫了一下,他都復活了,自然不想悶在地下。他到不是沒有據點,但這種時候…他可真不放心蘿衣一個人。

    她可太猛了,幾天就能改變一處的格局。木葉如今被她攪得天翻地覆,甚至…不像有心攪局。再去別的地方浪一浪,他懷疑不是黑絕,白絕們都搞不清楚她怎麼操作的。

    “難道您想去木葉?”

    “別激我。”斑冷哼一聲,他想去哪就去哪。

    “听聞斑大人被一族舍棄,我想知道您的政務水準。”

    “你沒有被我幻術影響?”斑停下腳步,驚訝的看著她。這樣當面懟他,可不像中了幻術。

    “您說呢?”蘿衣撩開胸口的長發,輕笑著走在前面。

    “……”斑明白了她也天生能對抗幻術,弄又弄不死,控制又不能,難道他拿蘿衣一點辦法都沒有了麼?

    侍女端來銅盆,他們淨手入席。斑並未看到傳統貴族式料理,腰粗的銅爐冒著熱氣,里面是香甜的雞湯味,還聞到了一些酸味兒。滿滿一鍋都是豬肉,看不到別的配菜。而桌面上有各色小盤子的蝦、魚片、蛤蜊肉,羊肉卷、各種蘑菇、木耳等等。

    蘿衣聞到了東北酸菜火鍋的味道,靈魂都愉悅起來。“您試試,若不喜歡,讓她們給您上傳統料理。”

    斑看她拿起筷子夾肉蘸料,似乎吃的很舒暢。而侍女听到她這話,眼眸都亮了。顯然是他不吃這些,她們就能吃上了。

    一口下去很酸,但少許就是鮮甜的味道。第一口習慣了,第二口下去肉沾著蘸料很上頭。鍋里還有不少東西,凍豆腐、豆泡、魚丸、肉丸、魷魚。

    “你們也下去吃飯吧,相信還有剩,大冬天的吃點熱乎的暖暖。”蘿衣見把接受了,也示意廚房可以準備下班。

    “是。”兩名侍女把調好的蘸料放下,也順從下去吃飯。

    蘿衣吃的很開心,斑吃飯時也不愛說話。他听說蘿衣開了不少小吃店,看樣子她對吃一道很精通,是個會享受的家伙。

    痛痛快快吃完鍋子,他們坐在院子里喝茶。斑旁邊拍著大扇子和鐮刀,慵懶的有點想剔牙。好久沒和人吃鍋子了,還是泉奈在的時候……

    “你要的貓。”斑不介意先把尾獸借她玩玩,兩只擬形的尾獸被丟出來。

    “還挺可愛的。”蘿衣揉揉守鶴,軟乎乎的手感挺舒服。“河道清淤,就交給你噢。”

    “你說什麼?”守鶴滿臉懵逼,他沒想到後世還有人覺醒輪回眼。

    蘿衣拍拍大腦袋,撈起旁邊的鴛鴦眼小藍貓,抬起爪子有點可惜。“我喜歡爪爪是白色的貓貓呢,那樣比較可愛。不過…你的肉墊很可愛。”

    又旅︰“……”

    不是有輪回眼,我就吃了你。

    “吃水果麼?”蘿衣把果盤推了推,想著尾獸要怎麼養。

    “……”

    “……”

    “敵視、警戒都沒用的。”蘿衣揉揉它們的頭,瞅一眼宇智波斑。“斑大人的話要听,除非你們想跟我一樣作死。”

    “你還得意起來了?”斑冷笑一聲,這女人時時刻刻作死。

    守鶴和又旅抖了一下,老實拿起水果開吃。

    QAQ好可怕!

    宇智波斑好可怕!

    蘿衣問起斑未來的打算,比如什麼時候實施計劃,什麼時候攻打木葉,什麼時候毀滅世界。這些大反派的宣言,只讓斑蹙起了眉頭。

    “我並沒想毀滅世界,我是為了永遠的和平。”

    “嗤~哈哈哈哈……”蘿衣忍不住笑出來,看著斑瞬間漆黑的臉色,用變身術變成千手柱間的模樣。她在驚訝的眼神下,走到斑面前微笑。“斑…明天你就是火影了,我絕對不會背叛你。”

    斑愣了一秒鐘,瞬間轟飛她。見她以柱間的模樣倒在地上,胸口的傷逐漸痊愈,像極了他和柱間戰斗時,怎麼都抽不死他的樣子。

    “蘿衣,你在挑釁我?”斑滿目的殺氣,想用陰陽遁搞死她了。

    “你開心嗎?”蘿衣笑容沒有停止,依然挑釁看著他。

    “柱間已經死了,憑你也想冒犯他?”柱間根本不會說這種話,對柱間而言…木葉才是他追逐的夢想。他為了那個夢想,死也願意。

    “那您又憑什麼呢?憑什麼去冒犯那些死去的人呢?憑什麼…用虛假的幻像說…是為了讓大家都獲得幸福呢?”蘿衣沉聲質問,驕傲的凝視他不退一步。“他們想要的是真貨,不是一個照著內心摹刻的騙子。幻術里的東西再美是假的!虛假的才叫幻術!”

    斑的憤怒瞬間冷卻,對這質問無言以對。他明明知道虛假的幻術,是對死者的褻瀆,是對生者重復的傷害。

    他不想要這樣虛假的柱間,不想要言听計從的柱間,也不想沉醉在幻術里,去享受所謂的和平。因為內心深處是明白的,和平…根本是不存在的。

    蘿衣已經能站起來,借著柱間的身高,揪住了斑的衣領。“您自己嫌棄的幻術,卻硬拉著全天下進去,還說是為了和平?他們一輩子在那幻術里,人類就沒有後代了。他們總會死的,人類的世界就毀滅了。斑大人,不要說這些謊言了。想毀滅世界就直說,我又不在乎。”

    【網絡上有一句話…走綠茶的路讓綠茶無路可走。】

    【現在,我決定比斑更像反派,說不準他能清醒一點。】

    斑好像听到她瘋逼的在說︰來吧,毀滅世界啊!連我一起毀了!

    【瘋子!】

    【她比我瘋多了。】

    “哈哈哈哈……”蘿衣恢復了容貌,伸手捧著斑的臉嬌笑。“斑大人,這世間都是罪惡,讓我們來消滅人類吧。讓他們在虛假里死去,這是最後的仁慈。這世間沒有人了,就不會有戰亂了。我超期待無限月讀噢,您的願望…也就實現了。”

    宇智波斑握著她的手腕拉開,第一次覺得招架不住,選擇退了一步。

    【柱間!這家伙腦子怎麼回事?】

    【明明之前的思考方式,那麼像你的!】

    【怎麼才過沒多久,就比我還瘋了啊!!!】

    圍觀的黑絕陷入沉思,蘿衣有這樣的想法很好,他也覺得人類罪孽深重。

    但是……

    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兒?

    守鶴和又旅瑟瑟發抖︰六道老頭!救命啊!

    “我並不是想毀滅世界。”斑嘆息一聲,有點苦口婆心,為什麼她就听不懂呢?“那些人在無限月讀里,會睡一輩子。”

    “一百年、兩百年?人的一輩子就一百年啊。”蘿衣疑惑抿了抿唇,這有什麼差別。“難道您能讓他們,跟神樹生我一樣,生出小娃娃來麼?”

    斑︰“……”

    不、不必了。

    神樹不會那操作。

    “斑大人,您本來就大反派,毀滅世界就毀滅世界嘛!人這種生物,永遠不可能停止戰亂。所以真正的和平,就是把這個種族滅絕!人沒了,世界就和平了!”蘿衣興奮的握著拳頭,為自己掌握的新等式而開心。“比起千手柱間所說的,大家手拉手做朋友靠譜多了。”

    斑第一次被人贊同,但是——並不開心。

    為什麼呢?

    果然是因為被曲解吧?

    宇智波斑心好累,半點不想再和她扯。就去好好洗個澡睡一覺,他很想知道哪來出問題了。

    是我的幻術嗎?

    她不是沒中麼?

    蘿衣蹲下來揉了揉黑絕,給他一個重要使命。“你去盯著三尾,隨時對斑大人匯報。”

    黑絕看看兩只尾獸,知道下一個目標是三尾。“好的。”

    蘿衣一手拉一只尾獸,抗到書房把自己關起來,抱著它們深呼吸。“你們能感知黑絕麼?”

    “剛才的東西?”

    “靠近能感覺到。”

    “那他出現就告訴我。”蘿衣大口換氣,剛才真的好累。

    身體……

    會忍不住顫抖。

    又旅和守鶴對視一眼,就算剛才說那種話,這個人也沒有濃重的惡意。

    【她好奇怪。】

    —木葉—

    扉間滿臉疲憊的處理後續事宜,首當其沖的當然是志村一族,他們不少人參與了實驗。還有日斬、小春和大蛇丸,壓制宇智波37年後,木葉的漏洞也體現出來。

    是他助長了猿飛、志村家的士氣,大部分崗位沒有宇智波後,他發現各個崗位大大小小都是這兩個家族的人。乃至于很多事情,他這個當火影的不細查,就瞞住了。

    重新啟用宇智波麼?

    風險是不是太高了?

    三代目需要選擇並不出生大族的人,不然…這種權利侵蝕還會繼續。

    “火影大人,您讓盯著的宅子和商鋪,有人過戶了。”暗部遞上一份資料,來人名叫珍露,是五星商會采購負責人。“據說…是蘿衣把這些全部交給她的,以後偶爾會在木葉小住。她說‘蘿衣大人’去別處定居了,讓她來負責這里的采購任務。”

    扉間陷入沉思,五星商會是蘿衣創建的。主要的業務是走商,主要成員是漩渦遺民,都是她在各地撿到的。在對團藏動手之前,她就把自己的事安排妥當了。

    公布實驗體的死因?

    他無法…辦到。

    木葉若爆出主要的丑聞,如何對火之國交代?

    “風之國邊境急報!”

    扉間接過來,發現是千代帶著數名傀儡師應邀入境?

    千葉城?

    想要做什麼?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