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朋友,你知道霍格沃茲嗎?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姐妹校交流會如期而至,利奧波德也終于得以見到京都府咒術高專的學生們。[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分別是三年級的東堂葵、加茂憲紀和二年級的機械丸……是的,其余的西宮桃和禪院真依,是他除了本體之外見到的第一個和第二個人,而三輪霞則是這幾天一直都在陪著他吃吃喝喝,大盡地主之誼,早已熟悉了。

    只有一年級生因為實力不濟而沒有參加這次活動,還在老師手底下接受訓練,而這代表了三分之二學校人員齊聚一堂時,讓不自覺和霍格沃茨開學典禮的盛況相對比的利奧波德再次感慨︰日本的巫師可真是有夠少的。

    幾個人打了個照面,東堂葵按照自己的慣例,開口就是︰“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利奧波德措不及防︰“???我、我嗎?”

    東堂葵肯定地點頭︰“是啊!”

    禪院真依無語地撫額,對著西宮桃小聲說︰“又來了!”

    利奧波德尷尬又靦腆︰“……我,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東堂葵豪爽地說︰“那你現在想想吧!”

    “……”利奧波德絞盡腦汁︰“呃,我覺得,會做飯的人會很有魅力吧?”

    東堂葵沉默了半晌,“賢惠也的確是一種很吸引人的魅力,但我卻覺得你無趣……”

    利奧波德︰“謝謝?”

    三輪霞干笑著︰“這種情景下的道謝讓人感覺真微妙啊……”

    利奧波德無辜地說︰“會嗎?”

    “難道我不小心把心里話說出來了嗎?!”三輪霞震驚又慌亂地鞠躬︰“太抱歉了!!”

    利奧波德︰“倒是沒關系……”

    他好奇地看著機械丸,在甚少出現麻瓜科技的巫師界,見過的機械類的產品更是少之又少,不管是利奧波德還是遠隔千里的唐納德都對此感到新奇不已。

    但是也正由于不了解,以利奧波德的性格根本就不會唐突地直接詢問——萬一哪里冒犯到人家怎麼辦?于是只能在眼神寫滿了“想知道想知道!”。

    西宮桃對于和自己一樣騎掃帚的利奧波德還是感覺很親切的,她友好地說︰“機械丸的身體都是當前最前沿的科技成果哦,怎麼樣,沒見過吧?”

    利奧波德猛點頭,眼神清澈得像個孩童,倒是沒有讓機械丸感到不適。

    令人驚訝的是加茂憲紀居然主動上前攀談︰“听說你掌握了十種影法術?”

    “事實上,我並不清楚你們所說的十種影法術是指什麼。”利奧波德誠懇地說︰“但是在我們那里,這只是一種召喚咒。”

    加茂憲紀不理解地重復了一遍︰“召喚咒?”他只是說︰“如果你真的是禪院家的血脈,也不知道和真依是什麼關系。”

    利奧波德驚訝地看向了禪院真依︰之前她雖然也提過自己的身世問題,卻一點都沒有說過自己也是那個禪院家的人——他只知道大家都叫她真依,卻並不知道她原來姓禪院。

    禪院真依瞪了加茂憲紀一眼,沒有說話。

    庵歌姬拍了拍手︰“好了大家,前面就是東京校了,都收斂一點,拿出氣勢去和他們見面吧!”

    于是這幾個人就零零散散地應聲。

    東京校坐落于深山之中,倒是完全見不到利奧波德想象中的繁華都市的場景——倒也能夠理解,就像霍格沃茲,不也是盡挑沒有人的地方建立的嗎?

    幾人下車之後就看到古樸的大門正敞開著迎接來客,利奧波德跟著他們一起拾階而上,還沒看到人,就能隱約听見有前面有幾個少年正在打鬧。

    那是一群穿著和京都校學生相同制服的學生,想來就是東京校了。利奧波德不由得就想起京都校長所說的,兩所學校本為一體的說法……而且東京校的人也好少啊……

    禪院真依走在最前面,漫不經心地開口︰“哎呀,東京校的各位都到齊了……特意來迎接我們的嗎?真惡心。”

    而東堂葵則是四處看了一下,摸著後腦勺說︰“乙骨不在啊。”

    乙骨應該是東堂葵認識的在東京校的朋友吧,真是看不出來呢。

    利奧波德無聲感慨。

    而對面東京校有一個女生則毫不客氣地說︰“少廢話,趕緊把見面禮交出來!”

    利奧波德︰“???需要準備見面禮的嗎?!”

    眾人︰“……”

    利奧波德茫然無措地說︰“對不起,我不知情,什麼都沒有準備……”

    “不不不,這個一年級生只是隨口說的而已,我們根本不需要準備這種東西啊。”西宮桃連忙擺手。

    然而利奧波德已經不知從何處掏出來了幾瓶顏色詭異的藥水︰“我只有一些這幾天練手做的藥劑,不知道行不行……”

    東京校那邊的熊貓居然開口了︰“這是什麼,一看就很詭異啊!”

    利奧波德耐心地解釋︰“這是豎發藥劑、隱形藥劑和回憶藥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神奇動物,你是什麼呀!”

    他興致勃勃地就湊了上去,利奧波德從小就很喜歡各種神奇動物,對于神奇動物保護專家紐特更是崇拜不已,也因此,在他被分到赫奇帕奇學院之後興奮得一晚上都沒有睡著——當然了,這都是唐納德豐富人物的設定罷了。

    那只熊貓往後退了一步︰“熊貓就是熊貓啊。你是京都校的新生?我沒有見過你哦。”

    利奧波德說︰“我是利奧波德,是霍格沃茲的交換生,並不是京都校的。”他很有禮貌地回答完問題後,就神采奕奕地問︰“我可以摸摸你嗎?”

    熊貓流下了冷汗︰這還是第一個對他如此熱情的人呢……

    倒是之前索要見面禮的那個有著一頭爽利短發的女生,居然還真的接過了利奧波德的藥劑,皺著眉嫌棄地打量著,听到利奧波德的自我介紹後才對他有了興趣︰“所以你是外國人?”

    利奧波德老實極了︰“我是英國人沒錯啦……但我的母親是日本人。”

    釘崎野薔薇︰“混血兒?!好時髦!”

    機械丸根本不理會這些紛紛雜雜,不滿地說︰“乙骨不在就算了,但是兩個一年級的,也讓得太多了吧?”

    加茂憲紀平靜道︰“咒術師的實力與年齡無關,尤其是伏黑同學,他是禪院家的血脈,卻比宗家要厲害多了——怎麼了?”

    再次收獲禪院真依不滿的瞪視的加茂憲紀,毫無自知之明地問道。

    禪院真依冷冷地說︰“沒什麼 。”

    加茂憲紀也就真信了,還繼續對著利奧波德介紹道︰“伏黑同學和你一樣繼承到了十種影法術,就是那位。”

    他所指向的位置,一個黑發黑眸,相貌俊秀的東京校學生看了過來,不期然與措不及防的利奧波德對上了視線。

    利奧波德只能保持禮貌的微笑︰“……”

    三輪霞趕緊在禪院真依忍不住毆打加茂憲紀之前勸解兩人︰“你們二位都冷靜一點……”

    庵歌姬也姍姍來遲地說︰“好了,不要起內訌。”她拍了一下手,問向東京校的幾人︰“那個笨蛋呢?”

    “悟遲到了。”

    “笨蛋沒可能準時到吧?”

    “沒人說過笨蛋指的是五條老師。”

    正說著,就見一個眼楮上蒙著眼罩,一頭白發的男人推著一個小推車小跑過來,臉上還掛著爽朗的笑容︰“久等了!”

    他爽利地揚起手︰“我去海外出差了,接下來給大家發伴手禮!”

    說著,就拿著一堆粉紅色的仿佛木乃伊一般的小物品發放起來︰“這是某個部落的護身符,送給京都的各位!”

    利奧波德眼楮閃閃發亮地接了過來︰“我也有嗎?!”

    五條悟笑嘻嘻地說︰“歌姬的給你!”

    庵歌姬怒吼︰“我才不要!”

    “接下來,這個送給東京的各位!”

    他毫不在意庵歌姬的嫌棄,帶著小推車熱情高漲地轉了幾圈,隨後,那鐵制的箱中“啪”地一聲打開,一個粉色短發的少年冒了出來,還擺著一個搞笑的姿勢大喊道︰“O Pa Pe!”

    听不懂的利奧波德滿頭問號地看過去︰“?”

    只听那位五條悟老師興高采烈地介紹︰“是已故的虎杖悠仁!”

    听懂了卻仿佛根本沒听懂的利奧波德︰“???”

    此時東京校的幾位不知為何都露出了見鬼一樣的表情,然而五條悟老師真的是很自我的一個人了,在虎杖悠仁同樣面色發白的情況下依舊熱情地將他轉向京都校的幾人︰“京都的各位請看,這位就是兩面宿儺的容器,虎杖悠仁同學!”

    利奧波德︰“???”

    什麼?什麼?什麼是什麼?

    然而京都校的各位此時都沉迷于伴手禮,反而只有滿臉懵逼的利奧波德反應最大。

    “兩面宿儺的容器?!”樂岩寺嘉伸校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利奧波德看過去,他已經震驚地睜開了一只眼楮︰“這是怎麼回事兒?!”

    五條悟高高興興地和他打招呼︰“樂岩寺校長!太好了,我還擔心你受驚嚇過度歸西了該怎麼辦呢!”

    樂岩寺嘉伸怒道︰“你這臭小鬼!”

    利奧波德︰“……”

    總感覺東京校的畫風也沒好到哪里去呢……

    利奧波德這麼一個善良老實的孩子都要被五條悟這一出場搞成吐槽役了,因為沒人理會這兩個明顯不對頭的人的對峙,反而是利奧波德這個在場唯一的外人不得不出于尊老愛幼的心態,學著三輪霞的勸架方式上前開口道︰“算了算了,兩位請冷靜一點……”

    五條悟此時看了他一眼,突然地頓了一下︰“哦哦,你就是樂岩寺校長說的那位交流生吧?”他的笑容似乎更大了︰“可是,我怎麼看你一點咒力都沒有呢?”

    利奧波德茫然了︰“什麼咒力?”

    樂岩寺嘉伸震驚了︰“這不可能!!”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