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峰爆]文理科愛情故事 3. 折耳根

3. 折耳根

    看著眼前洶涌的洪水,洪翼舟童年的陰影又涌了上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他皺著眉,咬著牙,手上也開始用勁兒,完全忘了自己還抓著盧小靳的手。

    “師兄!”盧小靳忍不住喊了出來,不單單是疼,還因為水勢。再不跳的話,他們真的就沒機會了。

    洪翼舟回過了神來,他轉頭看了看盧小靳,準備將她推下船去。他還沒有做好準備,但他不能拖累她。

    “我們一起跳!”盧小靳反過手來,抓住了洪翼舟。她不知道他有什麼故事,但如果現在他們不跳的話,他們的故事到這里就END了!

    “師妹,盧小靳!”洪翼舟渾身顫抖著,依舊只是想要推她下船。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突然听到了口哨的聲音。

    回頭一看,一艘沖鋒船從上流快速行進著。船上是縣里消防隊的隊員們,他們順著河流在搜救落水的人員,還順便救了一只被卷進洪流之中的小豬。

    將木船拉到岸邊,看到兩人上岸之後,劉副隊長這才放心地繼續往下游去執行搜救任務了。

    洪翼舟沒有說話,他站在河邊,轉過身,沒有再去看那翻涌的河水。

    “師兄,走吧,不然會感冒的。”盧小靳也沒有追問,他們其實才認識幾天而已,不可能就讓人家跟自己敞開心扉吧。

    兩人回到住處,也只能稍微休息一下。雨還在下,未停之前,誰都不敢睡死。還好他們身體都不錯,沒有感冒發燒。

    這一場秋汛來得猛,去得也快,國慶假期還沒過完,天空就放晴了。看著碧藍的天空,盧小靳深吸了一口凜冽的冷空氣,肚子又餓了。

    “有老鄉送了一只五年的老鴨子來,師妹你想喝酸蘿卜老鴨湯嗎?”洪翼舟手里抓著一只麻鴨,敲開了盧小靳的房門。他一直想找機會跟她吃吃飯,聊聊天。關于他的PTSD,他誰都沒有告訴,包括自己的父親,但是盧小靳卻讓他有了傾訴的欲望。他不一定要說童年發生的那件事,但有關他的恐懼癥,還是告訴她會比較好。他們還會在這里工作數年,每天都會見面,還要搭檔工作,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情況。

    “啊,只有湯啊?”盧小靳更餓了,恨不得能吃下一頭牛。

    “那你想吃什麼,我去買。”洪翼舟笑了起來,確實只喝湯是不行的。

    “我去買吧,你先把鴨子炖上,這鴨子一看就很老,沒有半天是炖不軟的。”盧小靳抓起外套,背上背包就出了門。

    今天恰好又是趕集日,街上滿是各種新鮮蔬菜瓜果。盧小靳是個肉食動物,這幾天又累得要死,干脆割了四斤牛肉回去。綠葉菜也是要的,不過天氣涼了,就買了萵筍白菜。

    買完準備回去的時候,她突然看到一個老農背了一筐白色根睫的東西在叫賣。聞到那特殊的香氣,她想都沒想,直接買了兩斤。

    回到住處,洪翼舟已經把鴨子炖上了。他們這宿舍只有一個公共廚房,酸蘿卜的香氣到處散發。不過因為還在假期,所以沒有其他好吃狗撲過來。

    把牛肉拿出來,一斤涼拌,兩斤紅燒土豆,一斤炒泡椒牛肉絲,再來個純涼拌菜,就齊活兒了。

    “這麼多……,折耳根啊。”洪翼舟忙完了自己的事情,來廚房一看,直接傻了眼。

    涼拌牛肉里有折耳根,泡椒牛肉絲里也炒了,更夸張的是,還有一盤純涼拌的折耳根。

    “是啊,這里人都很喜歡吃的呀。”盧小靳說完就抬頭看向了洪翼舟,他,好像不是這里人呢,“哎呀,忘了問你的口味了。”

    “沒有,沒有,我很喜歡吃的。”洪翼舟直接拿起筷子,就夾了一大夾放進了嘴里。

    其實比起牛癟火鍋來,他更無法接受折耳根的味道。但人家盧小靳忙前忙後做了這麼大一桌菜,他又不好意思說自己吃不了,只能含淚吃了兩斤。

    盧小靳吃得很香,但是可能做菜的時候油煙味兒聞多了,影響了她的發揮,最後還剩下一點涼拌牛肉。她用保鮮盒裝了起來,帶去工地吃。

    工地那邊也有食堂,但他們進洞了之後工作時間根本控制不了,經常滿身塵土出來,食堂只剩白飯了。有時候還能下個面充饑,有時候忙起來真的就只能米飯下咸菜。

    涼拌牛肉和涼拌折耳根剩得最多,盧小靳覺得應該是天氣冷了,洪翼舟不愛吃涼菜,根本沒多想。所以她很貼心地用了兩個保鮮盒裝,一個給自己,一個給洪翼舟。

    第二天的工作還好,有午飯的時間。但菜都帶了,那肯定還是腰拿出來吃的。盧小靳很大方地將自己那份分給了其他人,而洪翼舟的,她只推到了他的面前。

    “喲,小洪現在能吃折耳根啦?”周明扯著嗓子大喊道,倒不是他想要廣播,而是爆破搞久了,嗓門自然就這麼大。

    “啊?師兄你不吃呀?”盧小靳一邊捂住了耳朵,一邊看向了洪翼舟。

    “能啊,我能吃啊,誰說我不能吃啊!”洪翼舟直接把剩下的菜都趕到了自己的碗里,做了一個折耳根蓋飯,然後不要命地刨了起來。

    “能,確實能!”周明豎起了大拇指,心里瞬間就明白了一些事兒。他是嗓門大,但他心不大,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呢。

    盧小靳也覺得自己明白了,師兄一定是不想自己尷尬,也不想浪費糧食,所以才硬吃的。不過還好這種事情僅此一次了,她以後肯定要問清楚才給他做飯吃。

    誒,不對,自己干嘛要給他做飯吃呀,又不是沒有食堂!

    國慶之後隧道工程就進入了新的節點,大家要一直忙碌到春節,然後才能休息了。

    盧小靳每天都和洪翼舟一起進洞,不過隨著工作的展開,他們兩人也不會時時刻刻都在一起了。在大家的幫助和照顧之下,她迅速成長,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到了春節假期,她已經是一個合格的基建人了。

    “我終于過了新手保護期啦!”盧小靳一手抓著一只雞,一手拎著一只鴨,和洪翼舟一起擠上了綠皮火車。她媽媽說山里的土雞土鴨肯定很好吃,讓她帶回家,等春節的時候做給親戚吃。洪翼舟說他也要買點回家,所以兩人就只能一起坐綠皮車了。

    還好,兩人的家都離這里不太遠,綠皮火車坐著也不是特別累。

    “啊,這里好漂亮啊,我都沒來得及玩。”盧小靳看著窗外的青山綠水,很想念夏天。山中涼爽,能在這麼清澈的河水之中游泳是再舒服不過了。

    “等開了春吧,休假的時候我帶你去爬山。”洪翼舟平時就喜歡攀岩,不過盧小靳來的這幾個月他都沒機會,全在教她各種知識了。

    “好,一言為定。”盧小靳很單純地覺得爬山就是爬山,所以她一口就答應了。

    到了市區,兩人又換了車,各自回家了。盧小靳把土特產都交給老媽打理,自己就躺在床上等吃了。不過老媽還給了她一個任務,讓她帶點年貨到曾教授家里去。畢竟人家為她工作的事情也幫了不少忙,去拜一下年應該的。

    又大包小包地提著,她去到了曾教授家里。但讓她意外的是 ,開門的居然是洪翼舟。

    他也來拜年了,也帶著山里的特產。

    離晚飯時間還有點早,曾教授讓兩年輕人去超市買酒。他年事已老,本來都戒了,但今天兩個得意門生都過來了,自然是要喝兩口的。

    兩人走出小區,往超市走去。春節假期,到處都是人和游客,兩人被擠來擠去,越靠越近。

    洪翼舟咽了咽口水,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寒冬臘月,他居然覺得有一點熱。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