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峰爆]文理科愛情故事 4. 鴛鴦

4. 鴛鴦

    盧小靳走得飛快,她知道這家超市的鹵味特別好吃,晚了就沒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她根本沒有注意到,洪翼舟搖曳的那一雙手。

    他們到得還是有點晚了,鹵味已經賣完了。不過店員告訴他們等會兒還會有一批貨過來,畢竟現在是春節假期,需求量很大。

    兩人在超市轉了一下,就無聊了起來。

    “我們去喝奶茶吧,上次我同學說那家店很火的。啊,師兄你喜歡喝甜的嗎?還是去喝咖啡?”盧小靳的嘴總是比腦快,不過現在她知道改正了,會去問洪翼舟的喜好。

    “那家店有咖啡的,而且還有鴛鴦奶茶。”洪翼舟也知道這家店,營銷廣告經常刷到,哪怕是他這個常在深山之中的人也能知道城里在流行什麼。

    兩人擠進了奶茶店,點了單,就在原地等待著。

    看著店里打扮亮麗,朝氣蓬勃的女孩子們,盧小靳眼楮亮晶晶的。

    洪翼舟看著她,以為她是在羨慕。自己旁邊這個女孩兒也和她們一個年級,但卻留著短發,穿著素色的衣服。這個春假一過,她又要和自己進入深山之中,遠離這個繁華的大都市。

    “好多人啊!”盧小靳感嘆著。

    洪翼舟張了張嘴,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她,他們這個隧道工程可是有十年工期呢。而他也不想她半路離開,那樣的話,他的生命之中真的就只有工作了。

    “這麼多人,要是都可以去山里旅游就好了。老鄉們能致富,城市的人也能看到山里的美景。不用像之前我和曾教授一樣,顛簸好幾個小時。”盧小靳想的卻完全不是洪翼舟所思慮的那些事,她現在所有的熱情都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洪翼舟這時候才發現其實自己對她一點都不了解,雖然他知道她很愛吃辣,還能吃各種奇奇怪怪的美食,也能吃苦,但他並不知道,她的理想,她的抱負,還有她的決心。

    自己一直以為她很年輕,肯定在山中待不長久。但這一次,見識淺薄的,是他了。

    即便是年輕人,也有大把為理想犧牲現實的存在。

    春節假期過得很快,兩人約好了一起回去。比起歸家時,盧小靳的行李一點沒見少,反而還多了。媽媽總覺得山里什麼都沒有,給她塞了好多新衣服,吃的,用的,又裝了滿滿一箱。

    “我幫你提吧。”洪翼舟幫盧小靳提了兩袋零食,兩人一起擠上了春運最後的列車。

    “你帶的東西怎麼這麼少啊?”盧小靳找到了座位,坐下來之後才有時間發問。

    “我不太喜歡吃零食。”洪翼舟抿了抿唇,不知道要不要在這個時候告訴她自己家里的事情。

    “不喜歡吃零食也好,好好吃飯就行。哎呀,我現在就想吃酸湯牛肉了,在家里老想著那個味兒。”盧小靳似乎從他一閃而過的為難神色之中意識到了什麼,連忙轉換了話題。

    一路閑聊,兩人倒了兩次車,終于到了鎮上。把行李一放,洪翼舟就邀約盧小靳去吃牛肉了。他選了一家靠著溪邊的店,看著這青山綠水,心情也舒暢了許多。

    “我媽媽在我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洪翼舟掰著自己的手指關節,直接就跟盧小靳說了出來。

    還在拆碗筷包裝袋的盧小靳一下子愣住了,她真沒想到他這麼直接的,“啊……,那你爸爸呢?”

    “他也是鐵道兵,常年不在家里。”洪翼舟抬眼看了看盧小靳,見她似乎是沒反應過來,就微微笑了笑,“你不是問我行李怎麼這麼少嗎?兩個單身漢湊一起,東西就是這麼少。”

    “那好辦,以後我讓我媽給你再準備一份。”盧小靳拍拍胸口,很大氣地說道。

    “好啊。”盧小靳都這麼說了,洪翼舟當然不會推辭,不然感覺就有一點曖昧了。光明正大地接受,沒什麼不好的,他又不是不會還禮。

    吃完飯,第二天兩人就投入到了工作之中。每天都是天沒亮就起床,去工地,隨便塞兩口飯,繼續工作到天黑。回到宿舍也是倒頭就睡,有時候累得洗漱都沒有力氣。

    在工地呆了一年,盧小靳黑了至少三個色號。不過她皮膚一直都很好,這里水質也不錯,總算沒有變得太糙。

    看著自己一年都沒有修剪的頭發,她抽空去了一趟鎮上的理發店,又剪得短短的了。

    回宿舍的路上看到路邊盛開的野花,她摘了一把養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生活還是需要自己裝點一下的,一點點的色彩就能讓人心情愉悅。

    只是忙起來的,什麼都會拋在腦後。玻璃杯做的花瓶早就沒了水,野花很快就枯萎了。

    洪翼舟看著桌上這把干枯的花,默默將其丟掉,然後在路上又摘了一把,放進了瓶子里。

    盧小靳一開始沒留意,她以為只是有人幫她加了水而已。可是洪翼舟換了兩次之後,盧小靳終于發現花的品種和顏色都不一樣了。

    觀察了幾次,她知道一直給她送花的人,就是洪翼舟。

    心髒突然慌亂地猛跳了幾下,她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男孩子喜歡花也是有可能的呀,人家宋朝時候的男人都會在頭上戴花呢。

    這之後一切如常,盧小靳覺得自己猜對了,真沒必要想太多。師兄人那麼好,不要因為自己一時的猜疑而影響了他們之間的革命友誼。

    過了國慶天氣越來越冷,一場秋雨一場涼,很快溫度就跌到十度以下了。青山變成了灰褐色,路邊的野花再也尋不到蹤跡。

    盧小靳把玻璃瓶收了,準備等到開春了再拿出來。

    初雪降下,山中更冷了。

    搓著手,盧小靳幾乎是跳著跑了辦公室。她打開了暖爐,湊近了烤著自己已經被凍僵的手。

    差不多暖和了,她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辦公桌。今天洪翼舟去山上了,而隧道里還有工作,所以兩人就沒待一起。

    又看了下時間,到飯點了,她準備拿著洪翼舟的飯盒幫他先打飯,不然又沒肉了。

    就在她站起來的時候,她突然看到自己桌上有一朵花。

    這是一朵花,但又不是一朵花。

    白色的水晶簇在燈光下閃爍著微光,數條水晶柱往外伸展著,好像花瓣一般。

    一朵不會謝的水晶花朵,春夏秋冬都能陪伴著她。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