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勇敢鷹鷹,努力工作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生氣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生氣

    警察很快就趕了過來,將那對男士衣物取走,並檢查屋內門窗,並沒有被撬過的痕跡。[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顯然對方有于梅家的鑰匙。

    “我只給過前男友我家的鑰匙,但是分手的時候已經要回來了。”于梅說道。

    警方對視一眼,仔細詢問了前男友的體態容貌,這才叮囑于梅小心,拿著衣服離開。

    于梅現在根本不敢回自己家,想要留在宋悅春家,又有些不好開口,怕那個變態影響到兄妹兩人。

    宋望秋率先開口︰“于小姐暫時住在我家吧,安全一些,正好我們家有個空房。”

    于梅臉上立馬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不斷對兄妹兩人感謝︰“真的非常感謝,謝謝你們。正好我買了些菜,今天我親自下廚給你們做飯吧,我做的飯也很不錯呢。”

    推辭一番後,宋望秋和張霜來到了于梅家,將桌子上跟冰箱里的食材拿到了對門,順便還將甜甜的倉鼠籠子也拿了過來,放到了桌子上,挨著難難的籠子。

    甜甜一進到自己的籠子,直接一溜煙的鑽進了自己的小窩,還將底下墊的紙棉全都塞了進去,堵在了小窩門口,一點都不讓自己的皮毛露出來。

    這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宋望秋心理吐槽。

    他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張霜︰“時間也不早了,你怎麼還不回去?”

    張霜伸出手,將透明的倉鼠籠子打開,直接將草莓模樣的小窩拿起來,入口朝下往下倒。

    “這麼可疑的東西在這,我怎麼放心回去?”張霜說著,已經將里面的紙棉跟倉鼠全都倒了下來。

    倉鼠懵逼的被倒到了倉鼠籠子里,因為底下墊著紙棉,也並沒有摔到,仰著肚皮呆呆的看向張霜。

    張霜一把抓住了這個黃色的毛茸茸,輕輕揉搓了一下︰“蒼書,你不記得我了嗎?”

    蒼書︰!!!!!

    這個可怕的家伙為什麼要這麼折磨他?!

    “大、大佬我什麼都說!你、你別踫我!嗚嗚嗚嗚嗚只要你問我,我什麼都說!”蒼書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在張霜手里渾身顫抖。

    宋望秋看著這只可憐兮兮的倉鼠,感覺真的是、真的是看起來太好摸了!

    宋望秋終于還是沒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開始揉搓他毛茸茸的腦殼。

    張霜︰……

    蒼書︰!!!!這個可怕的家伙,怎麼看他的眼神更加恐怖了!!

    嗚嗚嗚他一個大男人為什麼變成倉鼠之後還要犧牲自己的色相?

    一旁籠子里的難難看到這一幕,瞬間揮動起了自己短短的四肢,眨眼間就跑到了籠子邊,趴在透明的籠壁上吱吱吱地尖叫起來,仿佛是在嫉妒甜甜被摸。

    甜甜本鼠︰……嗚嗚嗚他一點也不想這麼受關注!

    張霜捏著手中的倉鼠,挪動著手臂將倉鼠放到了自己跟前,躲過了宋望秋的撫摸︰“你為什麼會在于梅家里當寵物?”

    小倉鼠被捏著,緊緊握住了自己的兩只前爪,渾身顫抖著抽泣回答︰“我、我,那是我前女友,前段時間她非要跟我分手,我看他喜歡倉鼠,就在寵物店里買了一只金絲熊,想要緩解一下我們倆之間的關系,沒想到倉鼠才剛送給前女友,她就干脆利落的把錢轉給了我,更加堅決的分手了。”

    說道這,小倉鼠的眼淚一下子撲簌簌的從小眼楮里流了出來︰“嗚嗚嗚嗚我好不容易找了個這麼好看的女朋友!嗚嗚嗚嗚我那麼喜歡她嗚嗚嗚嗚嗚——”

    張霜眉頭瞬間皺緊,捏著小倉鼠的手也緊接著微微收緊︰“好好說話。”

    小倉鼠嚇得瞬間噤聲,渾身抖得更加厲害。

    宋望秋看到這動靜忍不住轉頭看向了廚房,有些擔心的問道︰“咱們在這兒說話會不會被于梅听到啊?”

    張霜听到宋望秋的詢問,臉色緩和了些許︰“就算我們在這兒上、床,她們都不會听到的。”

    宋望秋嚇得瞬間腦袋上的那兩撮毛都翹了起來。張霜怎麼忽然語出驚人?而且面色還依舊是毫無波動。

    什麼他們倆在這兒上、床?這怎麼可能是會發生的事情?!!!

    宋望秋屁股瞬間往旁邊挪了一大截,原本壓抑在心里的一個荒謬猜測一下子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

    靠靠靠靠靠!張霜之所以他干什麼都跟著,不會是見色起意了吧?!

    不對,更令他驚訝的不應該是張霜這麼帥的人居然喜歡男人?!而且這個人還是他!

    但是對方連看他一眼都沒有,是真的對他有興趣嗎?還是就是隨口胡謅?

    宋望秋呵呵干笑了兩聲,努力轉移話題︰“也不知道張雙你的覺醒體是什麼,居然會有這種奇異的能力,我現在只是听力跟夜視能力變好了,完全沒有獲得其他奇異的能力。”

    張霜這個時候才轉頭看向宋望秋,看了看他腦袋頂上豎起的那兩撮呆毛︰“你現在實力太弱了,擁有能力也無法應用。”

    宋望秋︰……他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扎穿了。

    他弱嗎?他很弱嗎?!

    嗚嗚嗚相比于張霜這個能在隊長手底下撐那麼久的人來說,他的確很弱。

    心塞。

    張霜轉回頭繼續盯著倉鼠,冷冷說道︰“繼續說。”

    蒼書︰……嗚為什麼這個可怕的家伙這麼區別對待!對他就這麼冷漠無情,對旁邊那個人就這麼溫柔?這絕對是他的相好吧,絕對是!

    蒼書瑟瑟發抖的繼續說了下去︰“就在我要被趕出前女友家的時候,我忽然變成了一只倉鼠,還跟我送給前女友的金絲熊長得差不多,當時我靈機一動,爬進了倉鼠籠子里,想要將那只金絲熊趕出去,自己留下來。”

    說道這兒,這只倉鼠抖得更加厲害了︰“但是、但是我沒想到,我會腦子一熱,不知怎麼回事就沖上去將那只金絲熊咬死了!”

    宋望秋震驚的瞪大了眼楮,隨後忽然想起來自己之前好像看過的資料,同性倉鼠不能放在一個籠子里養,因為會自相殘殺。

    張霜听到這兒眉毛都沒有動一下,冰冷的眼神看著小倉鼠,仿佛在催促他趕緊講,要不然把他捏死。

    蒼書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爪子,仿佛這樣能稍稍獲取一點溫暖︰“後來我將那只金絲熊的尸體拖了出去,從窗戶上扔了下去,變成了前女友的寵物,留在了她家。”

    宋望秋眼楮微微眯起,一點都不覺得這個倉鼠的愛有多深沉,在他看來這完全就是個變態。完全不經于梅的允許窺視她的生活,還隱藏在她的家里,這不是變態是什麼?

    張霜冷漠的繼續問道︰“然後呢?你是怎麼加入女神組織的?”

    “您、您不是大概都知道嗎?我就是因為偷听了他們的講話,然後被您發現了,您把我抓回去玩弄,我就稱您被查的時候逃跑了。”

    宋望秋︰……玩弄?

    宋望秋狐疑的目光落在了張霜身上。

    張霜嘴唇微微抿住,冰冷的視線看了倉鼠一眼,這才略微有些委屈的看向宋望秋︰“我就是感覺一個毛團子還挺好玩的。”

    宋望秋被張霜看到瞬間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呵呵干笑︰“哈哈,我知道了。”

    蒼書感受到身上瞬間收緊的力道,一下子吱吱吱叫出聲來。

    兩人扭回頭看向倉鼠,張霜的目光更加冰冷︰“繼續說,你之後還遇到了誰?”

    蒼書听到張霜的話,寒意瞬間從腳底蔓延到了腦袋頂,他怎麼知道他後面還遇到了其他人?!!

    嗚嗚嗚果然這個人真的很可怕!

    倉鼠抽泣著邊抹著眼淚邊說道︰“我我後面就遇到了一個自稱起源組織的人,他叫程磊,看我被貓欺負救了我,發現我是他們所說的覺醒者之後想要我加入他們。”

    宋望秋瞬間渾身一震,他今天下午可是剛見過程磊,立馬追問︰“那個程磊是不是長著一張微微方形的臉,容貌還算清秀,眉毛很濃,嘴唇略微有點厚,身高大概在1米78,身材瘦削,屁、股上有個挺大的胎記的那個?”

    張霜瞬間轉過頭看向宋望秋,握住倉鼠的手不由更加收緊︰“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

    甚至連屁、股上有胎記都知道!!!

    難道宋望秋跟這程磊有點什麼不可告人的瓜葛?!

    蒼書瞬間吱吱亂叫,胡亂揮舞著爪子︰“您松開一點!我快被您勒死了!”

    張霜略微松開了點捏住倉鼠的手,依舊目光灼灼地看著宋望秋。

    宋望秋一說完就察覺到有幾分不妥,可是話都說完了還能怎麼辦?

    “當然是見過,還是今天剛剛見過,他是一名喜鵲覺醒者,住在新星小區3號樓2單元402。”

    連家庭住址跟覺醒體是什麼都知道,這關系怎麼能是只見過?

    張霜瞬間感覺心里更加不爽了,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就是很不開心!

    宋望秋看向倉鼠︰“那個程磊跟我形容的這個長得一樣嗎?”

    “我不知道他具體有多高,但是其他的形容都一樣,胎記我沒有看見我也不知道。”蒼書瑟瑟發抖。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