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綜穿之浮生有夢三千場 第415章 林楠笙4

第415章 林楠笙4

    林楠笙!

    果然是他。[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當初我便知道軍統上海站存在著一個內奸,而這個人有極大的可能性就是顧慎言。

    回到上海前,我通過重慶那邊的特訓班老同學和教官側面的了解了一下上海站的情況。因為都知道我即將調到上海,所以對于這些事情,擺在明面上的他們都幾乎知無不言。

    我在那時才知道,顧慎言竟然因為貪污的罪名而被抓回重慶受審,又因潛逃拘捕而被殺。

    如此荒唐,卻又充滿著可能性。

    顧慎言死後,林楠笙因為主動告發顧慎言貪污軍用補給,從而獲得了軍統的信任,升為中校。

    上海作為地下工作者們的重要據點,的人在顧慎言這個偽裝者死後,必定會想盡辦法在軍統上海站內再安排自己的人手。

    蕭雲是地下黨的事情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實。那麼潛伏在軍統內部的這個人在知道蕭雲並未投敵的消息之後,肯定會想辦法千方百計的把人救出去。

    第一個將蕭雲從廖通的酷刑下救出來的林楠笙。

    不過,他當時的理由很合理,再死一個,所有線索就斷了。廖通也將背上滅口的可能。

    “五點了,听說你中午飯就沒怎麼吃,你先去吃飯吧,這里有我盯著。”林楠笙說著,自然而然的旁邊的空椅子上坐下。

    這幾年他在重慶時截獲破譯了不少敵方的情報,立下了不少功勞,軍餃升的也很快。

    如今再見到他,能明顯的看出比起幾年前的青澀和沖動,他成長了不少穩重了不少,有了幾分官員們常有的世故圓滑。

    就如現在,即便我已經基本推斷出了他的身份,也從他此時的神色中看不出一點異樣。

    我笑了笑放下手中隨意轉著的筆,配合的從座位上站起身,道︰“林副站長果然體恤下屬,正好我也有些餓了,你吃過了嗎?要不要一起去吃點兒?”

    林楠笙善意的回笑道︰“你快去吧,我就是吃過了才來接你的班的。雖然你現在還年輕,餓個一兩頓還察覺不出來,不過身體還是要一點一點保養的。要不然以後可要受罪了。”

    “好了好了,你才比我大多少,這種老生常談倒是一套一套的。那我就先去吃飯了。”

    說完,我又看了一眼蕭雲,然後對林楠笙道︰“這個人嘴硬的很,到現在也什麼都不肯說,想來是不怕死的。你要是有什麼辦法也可以再試試。听說廖通明天就回來了”說著我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蕭雲。

    “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在不在意自己的親人。”

    說完我對著林楠笙點了下頭,便走出審訊室,並貼心的幫他把門帶上。

    走出審訊室後,我卻並沒有走遠,估摸著腳步傳到屋內的聲音,幾步之後我便找了個不怎麼顯眼的地方坐下。

    沒多久審訊室的門便又被打開,里面負責記錄口供的記錄員走了出來,等到他差不多快走到我附近時,我才出了聲。

    那人一愣,便立刻向我行禮。

    “你怎麼也出來了?”我狀似隨意的問道。

    那人緊張了一下,然後道︰“林副站長知道我也還沒吃飯,就讓我先”

    “知道了,錄音機打開了吧?”

    那人點了點頭,道︰“是,我出來前跟林副站長說了,只要有人跟犯人在一起,錄音機就要保持打開的狀態。林副站長也說一切按規矩辦事,所以錄音機一直都開著。”

    “嗯。既然這樣,你去吃飯吧。”

    記錄員走後,我看了看審訊室的方向。

    林楠笙既然想方設法的跟蕭雲獨處,那麼肯定會跟他接頭。不過錄音機既然一直開著,想必他們肯定不會開口說什麼可疑的話。更不會為了接頭相認而把錄音機暫時關閉。

    否則到時候一旦發生什麼事情,或者有人發現錄音時長變短,那麼林楠笙恐怕會很難交代。

    所以此時湊到門邊偷听並沒有什麼意義。

    不過我卻還是走到了審訊室門外。

    門內傳來林楠笙厲聲審問的聲音。

    所有問題都很符合規範,語氣情緒也都沒有問題。

    蕭雲依舊一言不發,在門外听不見任何他發出來的聲音。

    林楠笙的威脅和我之前對蕭雲所說的話一樣,都沒有發生什麼作用,他也停止了審問,似乎回到了座位上。

    我在心中默默估算著時間,走到隔壁的那間審訊室。

    自從我接手了情報處之後,便對許多地方進行了秘密改造。

    就如兩間看起來毫不相通,似乎沒有一絲縫隙的房間,其實在它們的某處不起眼的位置都被我安裝了能夠形成折射鏡子,形成一個類似潛望鏡的裝置。

    走到空審訊室內,我拿開一個掛在牆上的枷鎖,露出牆體上的小洞。拿出一面隨身攜帶的鏡子,站在了特定的位置。調整了一下角度之後,林楠笙的半邊身體便出現在了鏡子中。

    他幾乎一動不動的坐在那個審訊室的主座上,面上還似乎帶著幾分對審訊沒有結果的不滿。任誰在這個時候忽然闖進去也不會發現他有什麼問題。

    唯獨的蹊蹺便是他那按在桌面上的手,手指正在快速而有規律的以摩斯密碼向蕭雲傳遞著消息。

    我靜靜的看著林楠笙對蕭雲交代完他的身份以及之後的計劃,暗自點了下頭,倒有些佩服他們這個計劃的周密和大膽。

    不動聲色的將鏡子放回口袋,把枷鎖掛回原位,我走出空置的審訊室,來到隔壁,制造出一點腳步聲,然後便推門進去。

    “這麼快就吃完了?”林楠笙似不經意的問。

    我笑嘆了一下,道︰“哎,我這人挑食的很,去看了看食堂的東西,沒什麼胃口,就沒吃。怎麼樣,你審出什麼信息了嗎?”

    “沒有,跟你說的一樣,嘴硬的很。看來還是要等明天廖通把人帶回來了再說。要不今天就到這里吧,把人先押回去。食堂里的東西你既然吃不下,那我陪你去外面看看有什麼想吃的?”

    林楠笙道。

    我知道,他是怕我若心急立功,肯定會在廖通回來前對蕭雲嚴刑逼供。我在香港時的那些手段,別人不知道,但林楠笙這個在醫院待過的人是略有耳聞的。

    他既然想救人出去,自然就不想蕭雲再吃無謂的苦頭。

    所以才主動邀約,要陪我出去吃飯。︰,,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