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與死對頭互換身體後 通緝

通緝

    “你們,”一個高個子男生從大柳樹後走了出來,手里拿著個手機,游戲的界面還亮著。[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很明顯是逃了晚自習來打游戲的。

    此地甚好,逃課打游戲的、約會的、約架的都在此處歡聚一堂。

    隋意認出來這是她們班為數不多的男同胞之一,也是新二十四班的體委。

    “來這里是……”

    來西牆能(干gan)嘛?

    約會?

    顯然不是!

    那完蛋了,這倆絕對是來約架的!

    而且好像還被張宏達逮住了!

    此時此刻,楊峰峻全然沒有逃課打游戲的意識,反而想起自己班委的身份開始擔心起“打架斗毆”的這兩位了。

    隋意︰“我們來倒垃圾。”

    楊峰峻︰“這個垃圾桶是我拖過來的。”

    隋意︰……

    葉行松開垃圾桶的拖繩︰“你出門這麼久,老師讓我們過來找找。”

    葉行自帶大義凜然的氣場,再加上你愛信不信的那張臭臉極具說服力。

    楊峰峻脊背一涼,麻利地把手機藏起來,當即變了一張臉︰“我馬上回去,姐姐們別告訴小孫,求求了。”

    學霸這倒打一耙的本事可以啊!

    “再不回去教室門就要鎖了。”隋意也跟著加了一把火。

    早上時間緊,有好多班級都在二三節晚自習之間打掃衛生,打掃完就由值日生鎖門。

    楊峰峻並不想和垃圾桶一起被鎖到門外,誰知道那個喪心病狂的賊會不會偷垃圾桶!

    他當即慌不擇路地拎著垃圾桶跑了,臨走還不忘道謝。

    隋意失笑地看著他跌跌撞撞的背影︰“你可真行。”

    “是你不行。”

    隋意︰“?”

    現在第三節晚自習還沒有下課,宿舍門也不會開,西牆小樹林是回不去了,倆人只好在稼薪路上轉悠。

    “張圖,跟我說過……”葉行冷不丁的開口。

    隋意看她開口就把藍牙耳機摘了下來︰“什麼?”

    “你為什麼一開始……”接下來的話葉行沒再說下去,她想起張圖在搬教室前說的話想問問她們之間是不是真的有什麼過節,但轉念一想可能是她太自作多情,或許人家只是看不慣她這張臭臉呢?

    說出來只會平添尷尬,現在這種狀態就挺好,她們似乎都暫時遺忘了之前的針鋒相對,好像開始全心全意地相信對方,時刻站在對對方最有利的位置。

    葉行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她不想破壞這個平衡。

    隋意一只手拿著耳機凝視著葉行,等她的下文。

    葉行︰“好好復習。”

    “我現在也好好復習啊,”隋意覺得學霸這兩句話莫名其妙,微微歪頭擋在葉行身前,“丫頭,你的成績我考的,你不滿意?”

    葉行不置可否,越過她跨進了醫務室。

    過了兩分鐘,她拿著兩個草莓脆皮雪糕出來了︰“今天我請你。”

    隋意不疑有他地接了過來,覺得葉行今天別別扭扭的。

    不過,誰能在夏天拒絕一根草莓脆皮呢?

    期末考將近各科的卷子像不要錢一樣往下發,饒是葉行和隋意這種刷題如上高速公里一般的選手也逐漸吃不消了。

    倆人商量決定把“抓貓大業”推遲,待期末考完再做打算。

    第二天早讀結束後,徐令如一臉八卦的轉過頭,對隋意道︰“听說昨天猴子帶兵圍剿了西牆小樹林,听說收獲頗豐。”

    自來熟的倆人在昨天已經混得非常熟了。

    隋意心想︰“不是謠言。”

    “抓了好幾對小情侶,那幾個人都被通知了家長,等周一升旗的時候還要念檢討,”徐令如頓了頓接著說,“最牛的是听說有一對小情侶不懼(強qiang)權壓迫,竟然在猴子眼皮子底下跑了。”

    隋意在心里暗暗道︰“正是不才在下。”

    “不過被猴子手疾眼快地拍到了,”徐令如繃不住地笑出了聲,“現在就在各個級部門口的獎懲榜上貼著呢,等著他們自首。”

    獎罰榜是每個級部大廳處的兩個告示牌,一紅一黑,紅的是獎榜一般優秀班級、優秀宿舍、三好學生、各科狀元之類的都會貼在上面,作為獎勵。

    之前創新級部的紅榜上幾乎被隋意、葉行兩個人佔了個遍。

    反之,黑榜登的則是各種違紀現象,翻牆逃課、打架斗毆、宿舍扣分之類的,黑榜上的好兄弟為學校校規的完善做出了不容忽視的貢獻。

    這次“圍剿”是三級部領頭各個級部都有參與,抓到的人再由各自級部認領,已經登記好的現在估計都進入“雙方家長會面”的環節了。

    而徐令如口中不懼(強qiang)權、逍遙法外的“小情侶”除了葉行和隋意還能有誰?

    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這猴子早不查晚不查偏偏踫到她們抓貓的時候查!

    現在搞得整個高一年級都知道了。

    沒人認出來還好,一旦被人認出來,還做不做人了?

    隋意(干gan)笑了兩聲︰“是嗎?真倒霉。”

    “當然了,big膽!竟然敢蔑視皇權!”徐令如來了勁,四處張望了一下,確認沒老師路過後悄悄從書包里掏出手機,“校園牆和貼吧都傳瘋了,好多人都直呼‘勇士’,我找找……”

    徐令如低頭扒拉了一小會調出表白牆的空間︰“有人冒死把勇士的照片傳了上來,就是有點糊。”

    徐令如惋惜地把手機遞給了隋意,隋意僵著手接了過去。

    表白牆特地為“期末圍剿”的勇士獨闢了一個說說,標題“哀悼與敬重在此次圍剿中受難的狗情侶”。

    隋意︰……

    照片拍攝時光線不好,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兩個奔跑的身影,糊到分不清男女的程度。

    但隋意憑著對自己(身shen)體的熟悉程度還是一眼就看出左邊那人是自己殼子里的葉行,只要不是太過熟悉的人不可能認出她們。

    隋意暗暗松了一口氣,翻了翻下面蓋成山的評論。

    大部分都是稱贊他們的愛情忠貞不渝,還說什麼敢于斗爭、不畏(強qiang)權,是吾輩楷模……

    一樓︰兄弟敢于斗爭、不懼(強qiang)權,大哥我看好你!

    二樓︰求右邊的書包鏈接!好喜歡!夢中情包了屬于是!

    三樓︰沒有被張宏達抓住過的愛情都是一盤散沙!祝999。

    被三樓帶偏的眾人都開始齊刷刷地刷起了“9999”。

    隋意突然看到了一層出離于“9999”之外的樓,猶如濯清漣而不妖一般通透︰為什麼我覺得是兩個女生?

    隋意放進肚子里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下面有人回復道︰上面的兩個女生更(刺ci)激了好嗎!!!!

    n樓︰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隋意︰……

    徐令如一邊扒拉手機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隋意呢?這個書包看著和她的那個好像啊。”

    隋意愣了愣,猛地回過神道︰“不是她!昨天我們一直在一起!”

    徐令如呆呆道︰“我沒說是她呀,我是說這個書包和她的那個好像,可以幫幫二樓的忙。”

    隋意沒想到這只大 竟如此樂于助人︰“她去送化學作業了,待會讓她留個言。”

    此時此刻隋意更希望葉行不要回來,天知道學神第一次上罰榜竟然是因為在西牆小樹林跟自己“約會”。

    二十三班的英語課代表隔著窗戶叫了一聲徐令如,說是英語老師“傳召”。

    徐令如忙把手機藏好就跟著隔壁班英語課代表走了。

    從未設想過的道路,猴子!你怎麼敢的昂!

    突然她的手機震了震,隋意半死不活地打開南極孽畜。

    圖圖︰【怎麼回事啊包被!你別告訴我那各個級部門口的狗情侶真是你和學神!】

    隋意︰【……】

    圖圖︰【……真是?!我 個去!你們去西牆小樹林(干gan)什麼?!】

    隋意並不意外張圖可以認出她,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就像張圖化成灰隋意也能知道哪個是pm2.5,哪個是張圖的骨灰一樣。

    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回她,畢竟西牆小樹林的威名沭陽一中幾乎無人不知。

    張圖卻開始信息轟炸了。

    【約會?!】

    【不!不!不!約架?!】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盡管學神那張臭臉真的很討厭!但咱不能在跟之前一樣,動手之前應該先動動腦子。】

    後面的話隋意沒看進去,現在她只知道她的發小在葉行面前警告人家不要因為她的臭臉而動手……

    隋意無奈地(摸Mo)了(摸Mo)自己頂著的這張面皮,心想,其實也不是很臭。

    與此同時照片的另一位主人公正站在三級部的獎懲榜前陷入了沉思。

    不知是誰在照片下面用紅筆寫了個“999”,分外顯眼。

    後面跟了好幾行小字寫的祝福。

    葉行︰……從未設想過的道路。

    她本以為最多就是被抓到曠課全年級通報一下,沒想到還有比這更棘手的下場。

    葉行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

    黑榜的通告上還有一句“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通緝令”前漸漸圍了一群人,听著他們嘀嘀咕咕的議論聲,葉行面上實在是扛不住了,從人群中退了出來。

    如今之計只能任這“通緝令”掛著,畢竟人找的是西牆小樹林的小情侶,又不是兩個半夜抓貓的逃課學生,貿然“自首”,只會徒增麻煩。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