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1章

第1章

    夏天進入了末尾,也意味著,一整個暑假即將結束。

    林惜正坐在家里的小商鋪里,旁邊半人高的老舊風扇,發出嗡嗡嗡地聲響,一陣又一陣涼爽的風吹拂在臉上,連帶著她束在腦後的松軟黑發,都被吹地飄起。

    她手里捧著一本高二數學教材書,這是放暑假之前,她在老師那里借回來的。

    旁邊還擺著習題冊,書角雖然平整,但是看得出來已經翻了很多遍。

    沒一會,門口的透明門簾被掀了起來,穿著粉色上衣和白色七分褲的小姑娘徑直走到收銀台,直接趴在玻璃櫃台上。

    “林惜,你又在預習,我每次來你都在看書,也太認真了吧。”

    小姑娘叫張涵,跟林惜是同村的,而且村里只有她們在一個學校。

    只不過林惜當年入學的時候,學校不僅沒收錢,還獎勵了她十萬塊錢。張涵則是交了錢才進這個學校的。

    因為林惜中考的時候,是全市的狀元。

    林惜看了她一眼,正要說話。

    誰知張涵話鋒一轉,又開始說︰“對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村委會來了好多人。”

    村委會?林惜望著面前的人,那不是大人才會關心的事情,什麼時候張涵也開始操心這些?

    她淡淡搖頭,表示不清楚。

    張涵本來就是來和她八卦的。

    這時候迫不及待地說︰“听說今天來的人,祖籍是我們村的,後來在外面發了大財,要回來投資咱們村呢。”

    見林惜不是很感興趣,張涵夸張地說︰“他們開過來的車,是賓利呢。”

    賓利,這個林惜倒是知道。

    她所在的學校,是市里的私立學校,教學質量肯定不能跟市里最好的高中比,也還算不錯。不少家里有錢但又考不上最好那所高中的學生,家長都會花錢把孩子送到這所高中。

    學校里放假的時候,有家長開這個車,接孩子。

    至于林惜,作為中考狀元的她,當年是學校買回去的活招牌。

    嗯,她就是為了那個十萬塊錢,放棄最好那所高中,選擇這所學校。

    “那不是挺好的。”林惜拿起旁邊的筆,在筆記上寫了幾句,隨口回道。

    張涵知道她一向安靜,話少。

    她也沒在意,準備繼續說,只是想到接下來要問的話,臉蛋突然一熱。

    她支支吾吾地說︰“那你沒看見那個……”

    她那個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什麼,惹得林惜朝她看了一眼。

    這時,門口的塑料門簾再次被掀了起來。

    林惜轉頭看過去,就見一個高瘦的身影走了進來。原本趴在收銀台背對著門的張涵,也跟著看了過去,誰知這一看,她突然啊地叫了一聲。

    進門的高挑少年,穿著白襯衫和淡藍色牛仔褲,他身上的白襯衫真的是那種發光的白,只不過比襯衫更白的,居然是他的臉頰。這人的皮膚也不知怎麼生的,像是從來沒曬過太陽一樣,雪白,細嫩。

    少年的五官生得精致又立體,黑眸深邃,鼻梁高挺,特別是他的嘴唇,肯定是什麼都沒抹,卻是那種粉嫩的顏色,有種唇紅齒白的感覺。

    他臉上沒什麼表情,眼神有些慵懶驕矜。

    處處透著少年人那種矜貴。

    他走到櫃台前,慢悠悠地伸出一只手,在玻璃上輕扣了兩下。

    開口說︰“麻煩,一瓶冰鎮礦泉水。”

    他說話腔調不緊不慢,自帶一股慵懶散漫。

    這聲音是林惜听過最好听的。

    林惜點頭,轉身去給他拿礦泉水。在掀開冰櫃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一句話,上帝給會給每個人都打開一扇窗。

    上帝給這個人開的,肯定是全景天窗吧。

    她把冰鎮礦泉水拿過來時,看見面前的少年,眼角微抬,隨意地掃了一眼她手里的礦泉水。

    她家的小賣部只有一個放雪糕的冰櫃,沒有那種專門放飲料的冰箱。

    飲料放在里面,都會被凍地跟石頭蛋似得。

    林惜看著他,淡淡問道︰“還要嗎?”

    少年眼中yh出一絲玩味,隨後他點點頭。

    林惜︰“一塊錢。”

    少年從兜里掏出薄薄的錢包,遞出一張紙票。林惜伸手接過,垂眸的時候,看著他的手指,嗯,修長白皙,骨節分明的一只手。

    還是好看。

    從找錢一直到少年離開,小賣部里除了風扇嘩嘩的聲音,顯得格外安靜。

    等人走了,林惜望向一直趴在那里的張涵,這才注意到,她臉頰紅得像是要滴血。

    她以為張涵是熱的,認真說︰“你往里面站站,這樣能吹到風扇。”

    誰知張涵動作極夸張地拍了下胸口,猛地呼出一口氣,她驚詫地問︰“林惜,你怎麼能這麼淡定?”

    林惜︰“……”

    張涵咬著下唇,望著她,伸手朝自己臉上一個勁地扇風。

    她邊扇邊說道︰“其實我剛才來的路上,就看見他了。”

    少年站在村委會的大門口,長身玉立,惹得張涵盯著看了好久。

    林惜望著她,所以呢?

    張涵吐了下舌頭,“你不覺得這個人長得特別好看。”

    嗯,確實很好看。

    她又說︰“我覺得他光是站在我旁邊,我都要呼吸不順了,你居然還能那麼平靜。”

    林惜沒想到她說的是這個,登時笑了笑。

    這個年紀的女孩看見好看的少年,難免會浮想聯翩,一股腦的偶像劇畫面進入腦海中,自然帶著面紅耳赤的羞澀。林惜一向對這些少女情懷不太感興趣,沒辦法跟張涵討論起來,只好安靜听她說。

    她低頭將習題冊拿了起來,這個最後一道大題,她之前一直沒思路,就在剛才,她突然有了解題思路。于是她拿著筆,認真在上面寫了起來。

    外面蟬鳴依舊,因為是在村里,到處都是綠油油的。微風裹著熱浪,吹拂而過,周圍依舊透著悶熱。

    張涵托著腮幫子,繼續說︰“我覺得他比我們學校的校草還好看哎。身材高高瘦瘦的,五官那麼精致,對,皮膚那麼白,。”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裸yh在外面的手臂。

    隨後又朝林惜看了一眼,羨慕地說︰“林惜你也好白啊,真羨慕你們這樣的。”

    林惜確實生得白,是那種水潤粉嫩的白皙。

    明明都是一方水土養出來的人,張涵望著自己有些黃黑的皮膚,欲哭無淚。

    沒一會,林惜的父母回來了。江英一進門看見張涵在,登時低頭,往里面走。

    林惜看了一眼她母親,覺得有些奇怪。

    她家這個小賣部雖然不是村里唯一一家,不過卻是生意最好的。

    全仰仗著江英熱情開朗的性格。要是平時看見張涵在,江英肯定會主動招呼她。

    倒是一向沉默寡言的林耀華,看見張涵時,勉強打了個招呼。

    張涵見他們不太對勁,她又沒買東西,不好意思多待著。于是她跟林惜說了兩句,告辭回家了。

    等張涵一走,林耀華讓林惜回後院去休息。

    她家這個小賣部連著自家的院子,前面做生意,後面住人。

    林惜看了他一眼,輕聲說︰“爸,我不累,你去睡一會吧。我來看店就行。”

    “沒事,爸也不累。你看書看這麼久,歇會兒,咱們不在意這一時半會的。”

    林惜打小就懂事,別人家孩子讀書,家長在後面拿鞭子趕。在林家,是他們做父母的勸孩子多歇息一會。

    兩人話剛說完,听到後面一陣雞鳴。

    林耀華趕緊往後去,林惜想了下,也跟著一塊去看看。

    他們一到院子里,看見江英手里提著一只大公雞,鮮紅的冠子這會兒都豎起來了。

    林耀華趕緊問道︰“你這時候抓雞干嘛?”

    江英︰“殺雞。對了,你再去村委會,問問他們,晚上能不能留在家里吃頓飯。他們這麼遠道而來,我們不招待一頓,說不過去。”

    剛才江英低著頭進來的,此時林惜才發現,她眼眶是紅的。

    媽媽哭過?

    林惜心底更加奇怪,江英性子要強,她長這麼大,都沒見過她媽媽哭。

    林耀華有些無奈道︰“人家不是說,下午要走了。”

    誰知江英揮舞著手里的大公雞,“讓你去問就問,怎麼那麼多廢話。”

    林家一向都是江英說了算,林耀華一向听她的話。

    這會兒也沒多說,轉身出去了。

    他走後,江英看了一眼小女兒,輕聲說︰“林惜,媽要做飯,你先幫忙看會店。”

    這時候才下午三點不到。

    但是林惜听了,也是乖巧點頭。

    大概十來分鐘後,門簾再次被掀起來。林耀華回來了,只是他身後還跟著別人。

    林惜抬頭,看見後面跟進來的人。

    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人,看起來只有三十出點兒頭,模樣是真的美,她長發優雅地束在腦後,耳朵上帶著一對珍珠耳飾,隨著她走動,珍珠在半空中悠悠晃動。

    是個耀眼的大美人。

    跟在女人身邊的,居然是之前來買礦泉水的少年。

    “這是林惜嗎?”大美人柔柔地開口,連聲音都那麼好听。

    林耀華顯得有些局促,他一向不擅長人際關系。

    倒是大美人溫柔地對林惜說︰“我叫溫璇,你可以叫我溫阿姨。”

    “這是我兒子,季君行。”大美人又拉了下身邊的少年,笑容溫柔親和,她看著林惜,笑道︰“你今年也是十七歲吧,跟這小子一樣大。”

    林惜沒想到她看起來這麼年輕,居然有個這麼大的兒子。

    倒是被母親提到的少年,朝林惜看過來,唇角微勾,那張過分好看的臉,表情略顯寡淡,不過還是從容禮貌地開口,“你好。”

    原來這就是張涵說的,來村里投資的有錢人。

    只是林惜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請他們到家里來吃飯。

    因為客人過來了,林耀華讓林惜領著他們到後面院子里,自己則是把前面小賣鋪關了。

    等進去之後,江英已經給雞放完血,地上淋了不少雞血。

    惹得進去的少年,眉梢眼角都抬起來。

    好在他沒yh出嫌惡的表情,只是略有些詫異的模樣。

    林家的客廳是典型的農家裝飾,沒有沙發,堂屋中央擺著一張八仙桌。

    林耀華忙前忙後地搬凳子,招呼他們坐下。

    趁著去倒水給他們的功夫,林惜好奇地問林耀華,“爸,他們為什麼來咱們家里?”

    林耀華愣了下,倒熱水的手一頓。

    過了一會,他低聲說︰“你哥哥的心髒,就是捐給了他家的孩子。”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