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一節 課剛結束。

第一節 課剛結束。

    下課鈴聲回蕩在整個教學樓。

    一班這堂課是體育課,所以孫麗如領著林惜到教室的時候,大部分學生還都在操場上沒回來。班級里只有幾個女生在。

    見她們在,孫麗如問道︰“又沒去上體育課?”

    體育課上老師管的松散,有些女生嫌外面曬,就躲在教室里。

    好在都是女孩,孫麗如也沒多說,朝教室里掃了一圈。

    班級里的位置,剛開學就定下了。

    孫麗如看著林惜的個子,在班級里女生里算是高挑的。她見林惜也沒戴眼鏡,問道︰“你坐在後排可以吧?”

    林惜點頭︰“可以的,老師。”

    孫麗如滿意地點點頭,指著靠後門最後一排的位置,教室里就剩下那里還有個空位置。

    不過她沉思了下,突然對班里的一個女生說︰“張明惠,待會等謝昂回來,你跟他說一聲,讓他搬到後面一排,把位置讓給新來的同學。”

    “知道了,老師。”

    一個扎著馬尾的圓臉女生,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因為孫麗如下節有課,她沒多說什麼,直接就讓林惜進了教室,自己走了。

    張明惠走過來,看著林惜懷里抱著的書本,熱情地問︰“來來,我幫你抱點兒吧,他們這幫男生每次上體育課,都得到下節課上課之前才能回來。”

    “不用了,不是很重。”

    林惜不好意思麻煩她。

    張明惠也沒強求,直接帶著她走到了教室的後排。

    孫麗如給她安排的那個位置,本來有人坐了。桌子上擺滿了書,不算整齊,擺著的東西一看就是男生的書桌。

    張明惠直接動手開始收拾桌子上的東西。

    她正動手的時候,後門被踢開,兩個穿著短袖的男生出現在門口。

    兩人個子都不矮,並肩站在門口,把整個門都擋得嚴嚴實實。

    其中一個男生喊道︰“張明惠,你動我桌子干嘛。”

    張明惠扭頭,看見他們,下意識地往後看了一眼。見後面沒人,嬌嗔的語氣已經響了起來,“是老師讓你跟新同學換個位置,你坐後面這排,讓新同學坐你的位置。”

    男生朝林惜看了一眼,yh出驚訝地表情,“哇哦,我們班居然來了個新同學,老師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

    “謝昂,馬上下節課要上課了,你快點兒搬位置啦。”

    張明惠聲音嬌嗔,特別是最後一句話拖了腔調。

    謝昂走了過來,突然想起張明惠的話,指了指最後一排說︰“老師讓我坐最後一排?”

    “對啊。”張明惠點頭。

    “臥槽,阿行不是說過他不想有同桌的。”謝昂一臉抗拒。

    張明惠在听到某個名字後,眼角登時染上幾分說不出的羞意。

    她下巴微抬,“你先搬啊,我來跟他說。”

    謝昂瞧著她,故意拉長聲音,‘喲’地一聲,似笑非笑地說︰“這口吻,說得你跟我們阿行很熟似得。”

    他這麼說,有點兒戳破了張明惠的少女心事。

    惹得張明惠抬手就推了他肩膀一下,謝昂往旁邊一歪。本來動作也不算大,偏偏他撞到了抱著一手書的林惜。

    這些書不輕,林惜抱了這麼久,早就累了。

    她被謝昂這麼一撞,整個人像紙糊似得,直接就朝後面倒了過去。

    好在她yh撞到了後面桌子。

    雖然林惜沒摔倒,但是後排桌子被她撞了這麼一下,桌洞里的東西直接掉了出來。

    ‘啪’地一聲脆響。

    眾人朝地上看過去,就見一只手表安靜地躺在桌子上。

    謝昂一看見那只手表,腦子一下嗡了,他靠地大喊了一聲,眼楮直勾勾地,似乎嚇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張明惠也是一愣。

    她很快想到,這個書桌主人,身上好像就沒一件便宜貨……

    此時班級里大部分人已經回來了,眾人都注意到這邊小小的騷(sao)3。

    張明惠下意識地望著林惜,有些無奈地說︰“哎呀,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把人家的手表撞掉在地上了。”

    林惜安靜地望著她。

    沒辯駁。

    雖然原因是張明惠和謝昂的打鬧,不過東西確實是她撞掉下來的。

    就在這時候,後門又進來兩個男生。

    謝昂眼尖,一下提高聲音喊道︰“阿行,你回來了。”

    門口高大清瘦的少年,雙手松散地插在褲兜里,身姿懶散,慢悠悠地進了教室。他頭發有點兒濕,黑色短發顯得越發漆黑。

    他穿著一件白色t恤,胸前是個簡單的圖案,領口略有些低,yh出精致又白皙的鎖骨。

    至于那張臉,星眸漆黑,鼻梁高挺,透著少年人的清俊。

    依舊是那樣好看得過分。

    季君行。

    林惜並不意外在這個學校見到他,她只是沒想到,會跟他同班。

    他已經走到了謝昂身邊,輕瞥了他一眼,聲音懶淡︰“喊什麼?”

    謝昂沖著地上一指。

    那只手表還躺在地上呢。

    身邊的張明惠搶先開口說︰“季君行,你別生氣。新同學也不是故意撞你桌子的,你就原諒人家吧。”

    季君行看了一眼地上,轉頭,視線不緊不慢地在林惜身上打量了一番。

    張明惠見狀,又說︰“季君行,你不至于這麼小氣吧。新同學可是女生啊,你不會讓人家賠吧。”

    此時,站在走道的一個女生,突然開口。

    “張明惠,你少說兩句吧。要不是你推謝昂,這個新同學會撞到後面的桌子?要是真賠的話,你跟謝昂兩人賠才差不多吧。”

    林惜看過去,見一個長相特別漂亮的女生,正抱著手臂,一臉譏諷。

    張明惠臉頰一下漲紅。

    女生見林惜看自己,扯了下嘴角,沖著她笑了下。

    林惜點點頭,yh出微笑,表示感謝。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起來。

    她看著季君行,開口道︰“對不起,剛才不小心踫到你的桌子。”

    季君行往前走了一步,彎腰,伸手撿起地上的手表。

    正好下節課的化學老師走了進來,他一見上課鈴都打過了,學生還三三兩兩地站著,立即在講台上拍了下黑板擦,吼道︰“都上課了,還都站著干嘛。”

    所有人趕緊回了自己的座位。

    林惜登時被留在過道上,有些尷尬地站著。

    化學老師看著她,略驚訝地咦了一聲,問道︰“這個同學……”

    “老師,這是班里來的新同學。”有人說。

    化學老師哦了一聲,見林惜沒坐下,又問︰“是還沒安排座位嗎?”

    張明惠立即回道︰“老師,班主任安排她坐謝昂的位置,讓謝昂坐在季君行旁邊。他們還沒來得及換位置。”

    “哦,那這節課就先別換了,新同學先坐在最後一排。等下課再換。”

    就這樣,林惜被臨時安排坐在季君行旁邊。

    化學老師立即開始上課。

    林惜在學科上面就沒有短板的,高一期末考試的時候,她的化學接近滿分。況且她家鄉本來就是以考試難度著稱。

    每年高考的時候,她們那里都被稱為是地獄高考模式。

    所以她翻開新拿到的習題冊,題目很簡單,在她看來,幾乎沒什麼難度。

    黑板前,化學老師講得熱火朝天。

    林惜翻開筆記,開始記錄老師講的重點內容。

    只是半節課過去了,她余光一瞄,這才發現,旁邊的這位同桌,居然連課本都沒打開。

    他單手撐著腮,一副心不在焉地模樣。

    那只手表就擱在桌子上,表殼上劃痕明顯。

    林惜的筆尖在本子上戳了下,倒不是她不願意賠,只是這個養尊處優的小少爺,用的東西應該就沒便宜的吧。

    最後,她還是在筆記本上撕了一張紙。

    “抱歉,你的手表如果有問題的話,我願意負責。”

    雖然她也是被推的,可是東西確實是被她撞掉的。

    她把紙條直接推了過去。

    正在發呆的季少爺,本來連眼楮都快眯糊起來,見旁邊推過來一張紙。他眼角微挑,嘴角勾了下,伸出手,一根食指按著那張薄薄的紙,往自己面前拖了下。

    林惜從來沒在上課跟人傳過小紙條。

    余光一瞥見他動了,整個人登時坐得筆直。

    頗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

    等季君行看清紙上的字,yh出要笑不笑的樣子。

    然後他掏出一支筆,刷刷在上面寫了起來。

    紙條再次被推回來,林惜偷摸地拉到自己面前。

    一低頭,紙上的字看得清清楚楚。

    最開始,她一眼瞧見他的字,只覺得這人還真是奇了,居然連寫字都能這麼好看。

    筆鋒凌厲,倒是一點兒不像他平時懶散的模樣。

    但是當她看清楚上面寫的內容時,一口氣一下堵在胸口。

    不上不下。

    “我說什麼,你都負責?”

    “傻不傻。”

    作者有話要說︰ 少爺的言下之意是,我說賠什麼,你都負責嗎?所以要你……

    林惜登時捂著自己的領口,臭不要臉

    現在的少爺還是個鋼筋直男,完全不懂,啥叫不要隨便得罪女子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