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6章

第6章

    明明這句話很普通,在這種時候,卻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曖昧。

    不過比起林惜,站在季君行面前的女生,顯然更尷尬。

    她紅著臉,歉然道︰“那行,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女生轉頭就跑了。

    剛才她從宿舍樓一出來,看見他站在門口。于是鼓足勇氣上前跟季君行搭話,沒想到剛說了沒兩句,人家真正等的人到了。

    女生是季君行初中時候的同學,不算特別熟。

    只是她一直都很關注他,說來也是,他這樣的人,怎麼會不被人關注,長得好看,成績又好,就連家世都比別人好。跟她們這樣的普通學生,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

    那時候女生宿舍夜談,他就是避不開的話題。

    認識他這麼久,這個女生知道他什麼性格。

    他總是跟男生一起玩,不太搭理女生,也從來沒見過他對哪個女生特別過。其實有時候大家挺無聊的,總喜歡把校花和校草強湊成一對。

    季君行也被安排過這樣的緋聞,只是校花羞答答提到他的時候,他一點兒不在意。

    沒想到,他居然也有在女生宿舍下面,等人的一天。

    女生想到這里,心里又酸又澀。

    所以她在跑出去不遠後,特別好奇地回頭。

    夕陽西下,天邊晚霞依舊似火般熱烈,薄薄一層紅光籠在身上,白皙的皮膚上染上一層奇異的紅潤。

    林惜站在對面,既沒走,也沒上前。

    倒是季君行望著她,她應該是剛洗完澡,黑發隨意地披在肩上。

    本來她的皮膚白皙,被黑發這麼一映,白得有點兒過分。一雙烏黑的大眼楮,此刻淡淡地望著自己。

    看慣了女生每次想要看他,又不好意思的模樣。

    林惜這種不躲閃的淡然目光,居然讓他格外地陌生。

    頭一次女生這麼有種,能這麼直勾勾地望向他。

    季君行望著她,直接說︰“不是我找你。”

    林惜︰“……”

    直到對面的人,緩緩開口︰“是我媽讓我來的。”

    嗯,好吧。

    剛才他們幾個男生去超市買了東西,就去操場打球。溫璇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不過問的全都是林惜。

    最後,溫璇還非要讓季君行邀請林惜周末到家里做客。

    用溫璇的話說,林惜在北京人生地不熟,以後他們家就是林惜的家。

    季君行听到這句話,輕嗤了一聲。

    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那次飯桌上的那句話。

    當他說出‘讓她給我當童養媳這句話’的時候,別說村長懵了,一桌子上的大人都有種目瞪口呆的感覺。

    說句不好听的,季少爺打小就是一塊天鵝肉。

    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不知道多少人盯著呢。特別是當他進入青春期,周圍的女生開始有了少女情懷之後,這種情況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在他看來,村長這個建議,無非又是一個想吃天鵝肉的。

    直到一個冷冷靜靜地聲音說︰“你想得美。”

    他一轉頭,坐在他身邊的林惜,也轉頭看著他。

    這句話,是林惜說的。

    因為季君行突然的沉默,空氣里出現一瞬陡然的安靜,林惜輕聲說︰“謝謝阿姨的關心。”

    “我還沒說我媽讓我來干嘛,你就知道她是關心你。”

    林惜朝他望過來,眼神透著不解。

    這人這麼大老遠跑過來,就是為了跟她抬杠是吧?

    好在季君行沒那麼無聊,淡聲說︰“我媽讓你周末去我家。”

    “不用吧,太打擾你們了。”

    誰知對面的人,直接雙手插兜,一副漫不經心地模樣,“你要是不想去,直接打電話跟我媽說。反正我把話帶到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了。

    林惜看著他的背影,這人身高腿長,才這麼一會,就走出去好遠。

    她想了下,還是追了上去。

    “你幫我跟阿姨說一聲吧,我周末在學校看書就好,不用……”

    她話還沒說話,少年已經站定,轉身,要不是她及時剎住腳,只怕整個人已經撞到他的胸口。剛才站在旁邊覺得他和那個女生身高差挺大,結果自己站在他跟前的時候,林惜這才發現,她需要微仰頭才能對上他的視線。

    此刻,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

    完全超過了普通高中生男女應有的距離。

    林惜很少和男生湊這麼近,近到能觸到他的鼻息。

    她本能想往後退,誰知季君行卻絲毫不在意一樣,在她的頭頂,開口說︰“你要是不打電話,估計她周末能親自來接你。”

    這話倒不是威脅,是季小少爺對自己親媽深刻了解,得出的結論。

    林惜一怔,“我一定得去嗎?”

    “必須。”小少爺毫不猶豫地打破她心底的希望。

    不過在看到林惜臉上的表情後,季君行輕扯了嘴角,聲音難得的揶揄,“我家是龍潭虎穴?就這麼不想去?”

    林惜眼楮微睜,立即解釋︰“不是,我是怕給你們添麻煩。”

    她從家里過來的時候,江英就叮囑過她,好好學習,有什麼事情就給家里打電話,盡量不要麻煩季家人。

    江英接受溫璇的這個安排,本來就心底夠不安。

    “比起你哥哥對我們家做的事情,這點兒事情不叫麻煩。”

    這句話,比季君行站在女生宿舍樓下等她,更讓林惜吃驚。從她認識這位季少爺開始,他雖然整個人看起來懶懶散散,但身上那種矜貴,真的讓人有種遙不可及的距離感。

    所以,這句類似感激的話,真的不像他說出來的。

    這次,季君行沒讓林惜探究他的表情。

    因為傲嬌的季少爺,在說完這話之後,直接雙手插兜,轉身走了。

    回到教室的時候,林惜剛才特地在外面等了一會,跟季君行錯開了進教室的時間,沒想到她剛到門口,不少人都抬頭望過來。

    顯然,全班她是最後一個進教室的。

    不太習慣受這麼多人關注的林惜,微垂著的頭,迅速回到自己座位。

    她一坐下就看見桌子上擺著的試卷。

    旁邊的江憶綿低聲抱怨道︰“這才剛開學就有這麼多作業,還讓不讓人活了啊。”

    其實別的倒還好,偏偏今天發下來的是數學試卷。

    江憶綿是典型的偏科生,文科成績是班級名列前茅,就是數學拖後腿。以至于她在班里的總排名一直都是倒數。

    重點班實行淘汰制度,江憶綿不知是走運還是倒霉,每次都在淘汰的邊緣。

    七中的晚自習采取的是走讀生自願原則,不過大部分家長還是願意學生在學校上晚自習。

    一節課下來,林惜正準備起身去接水。

    就听到旁邊江憶綿大吃一驚地聲音︰“你,你怎麼做卷子這麼快?”

    一張數學試卷,林惜只剩最後一道大題還沒做。

    江憶綿這時候才剛做完選擇題和填空題。

    林惜仔細想了下,回答她︰“大概,是因為不難吧。”

    她語氣有點兒小心,似乎還在照顧江憶綿的心情。

    對于她的這句實話,江憶綿還是倒抽了一口氣。她直接問︰“你上個學期期末考試,數學考了多少分啊?”

    “154。”

    後面傳來一個驚訝的聲音,“這位同學,你怎麼考出154的?你比滿分還多四分。”

    這是謝昂的聲音。

    他原本正在和旁邊的陳墨在討論今天nba的球賽,結果就听到前面女生聊天的話。

    江憶綿一听他插話,就反駁道︰“管你屁事,你怎麼這麼煩啊。”

    這時候,季君行從後門悠悠走了進來。

    陳墨瞧見他,笑道︰“徐老師還沒舍得放棄你呢。”

    之前晚自習上到一半,季君行就被一個老師從後門喊走。

    謝昂搖頭晃腦道︰“那肯定的啊,我說咱們學校校隊那幫人加起來都不如我們阿行一個人能打。要是阿行今年再不參加比賽,估計校隊今年的國家隊集訓,還是全軍覆沒。”

    就連一向話少的高雲朗都開口說。

    “阿行,要不你就答應一下徐老師,我看他頭發都白了不少。”

    陳墨偏頭看著自己的同桌,“你也發現了,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呢。”

    後面幾個男生七嘴八舌的說話,林惜一句都沒听懂。

    她看見季君行任由他們討論,自己一副興致缺缺的模樣。

    江憶綿見狀,主動給她八卦。

    “季君行之前是咱們學校計算機校隊的,不過高一下學期他突然就退了。以前他初中的時候,得過好多金牌呢。所以校隊的徐老師一直希望他重新回去。”

    她撇撇嘴,低聲說︰“他要是繼續參加,肯定能被選拔進國家隊,到時候保送清華肯定沒問題。少爺果然是少爺,就是這麼任性。”

    林惜心底一愣,他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優秀。

    再回頭,教室里的白熾燈光正好打在他身上,那張漫不經心的臉,帥得格外驚心動魄。

    即便林惜對別的心如止水,卻格外佩服那些真正有實力的人。

    果然,有能力的人,連樣貌都能變得更加生動。

    季少爺完全不知道,就這麼一會功夫,他在林惜心目中,從一個花瓶變成了一個有實力的花瓶。

    反而是謝昂突然想起剛才的話題,伸出手臂抵了抵他的手臂,直接說︰“阿行,你知道新同學有多厲害嗎?她上個期末數學居然考了154分,你這個148分完全不如人家啊。”

    謝昂挺好奇地問︰“新同學,你分數怎麼能比總分還高四分啊,難道是因為你寫字特別好看,老師給你卷面分?不過數學卷面分太高了吧。”

    季君行轉過頭看他,一臉,你是個智障的表情。

    謝昂見他這幅嫌棄的表情,立即說︰“你不要因為別人超過你,就心懷不滿嘛。虛心使人進步,你就是太不虛心了。”

    “那你知道,她的數學滿分卷子是160嗎?”

    謝昂一愣,隨即向林惜求教︰“新同學,你們那邊數學滿分一百六十分?”

    林惜︰“你叫我林惜就行。”不用這麼新同學、新同學的喊。

    不過她說完,還是點點頭。

    謝昂哦地嚎了一聲,突然詫異地望向季君行,“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你和林惜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智障。”這次季君行真的沒忍住。

    一旁的陳墨適時插上一刀︰“因為是人都知道,卷面分不可能有四分。”

    這意思,謝昂不是人?

    陳墨一說完,連林惜都忍不住笑了。

    少女干淨水潤的眸子,微微彎起,一張白皙的臉頰上yh出淺淺的笑渦,粉嫩的嘴角不像之前那樣抿著。

    連今天一直挺直的脊背,都松弛了下來。

    原本倚著牆壁的季君行,眼眸微深。

    她笑起來,居然挺甜的。

    作者有話要說︰ 一直有人問,第二章 結尾發生了什麼

    應該是少爺說︰你是說讓她給我當童養媳?

    林惜︰你想得美

    23333333,永遠不要小瞧林惜小姐姐,她總是能讓少爺啞口無言

    少爺是塊天鵝肉不假,但是他這塊天鵝肉,總有一天,會主動送到別人嘴里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