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7章

第7章

    轉眼到了周五,林惜在新學校里適應的挺好。

    上課的時候,她和江憶綿是同桌,兩人關系十分要好。至于回到宿舍,其他三個宿舍都是學習好、不多事的女生,大家相處的很愉快。

    “終于周末了,林惜,你周末打算干嘛?”

    下午還有最後一節課就能放學,課間的時候,江憶綿問她。

    林惜一愣,突然響起溫璇的那個邀約。

    她忍不住回頭看,這節課是體育課,那幫男生還沒回教室。

    “應該就是看看書吧。”

    她說得模糊。

    江憶綿趴在桌子上,羨慕地說︰“你學習好認真呀,這才開學第一周。”

    這話說得林惜一笑。

    她說︰“如果我是那種天才,大概就不用這麼努力了。”

    林惜成績確實是好,不過她跟大多數學霸一樣,靠的是刻苦努力,她的天資或許並不比一般學生高太多,就是那種讓人佩服的毅力,讓她在學生之中脫穎而出。

    江憶綿登時笑嘻嘻,攬著林惜的肩膀說︰“沒想到,你也會說這種話。”

    “大概是我還沒立地成佛吧。”林惜略苦惱。

    她這句話更是把江憶綿逗得前往後俯。

    林惜是那種有點兒慢熱的性格,剛開始會讓人覺得她安靜不容易接觸,其實真正變熟之後,江憶綿發現她其實很會聊天。

    反正這才幾天的功夫,江憶綿就已經把她當成最好的朋友。

    她熱情地對林惜說︰“你不是剛到北京,要不我帶你出去逛逛吧。”

    班上外地的學生,就只有林惜一個。

    林惜沒想到她會這麼提議,趕緊擺手,“不用了。”

    就在林惜想著怎麼拒絕江憶綿的好意時,後門 當被人推開,幾個男生陸續進來。幾個男生臉上都帶著水珠。

    “阿行,待會放學去不去我家,讓你看看我最近得來的好東西。”

    謝昂大咧咧地問。

    季君行直接擰開手里的水瓶,仰脖子就喝了起來,水珠順著他的臉頰一直落在他的脖頸上,少年的喉結微微上下滑動。

    正好前面傳了作業本過來,林惜回頭傳給他們。

    就看見季君行剛喝完水,那雙漆黑的眸子與她的視線撞在一塊,眼眸亮得也如同剛汲滿水。

    “不去。”他聲音冷淡。

    陳墨低頭找了半天,沒找到紙巾,正好他看到林惜桌洞里有紙巾盒。

    “林惜,借張紙。”

    說完,他伸手拍了下林惜肩膀。

    林惜被他從身後突然拍了下,整個人被嚇得yh一抖。

    眼瞳猛地收縮,手上一松,作業本直接掉在了季君行的桌子上。

    季君行見她被嚇得跟瑟瑟發抖的小兔子似得,眉頭一皺,抄起桌子上自己的紙巾,直接扔在陳墨頭上,低斥道︰“小心點兒。”

    陳墨也發現自己嚇著林惜了,趕緊抬手,“抱歉,抱歉。”

    謝昂彎腰幫忙把地上的紙巾撿起來,遞給陳墨的時候,壞笑道︰“誰讓你嚇著林惜了,你看我們阿行都心疼了。”

    這句半開玩笑的話,偏偏是那樣曖昧。

    身後的謝昂還在繼續說︰“不過阿行,你太重色輕友了吧,陳墨又不是故意嚇唬林惜的,你就放過他這一回。”

    季君行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斜眼看著前面單薄的背影。

    他伸腳直接踢了旁邊的椅子,聲音懶散地說︰“說夠沒,閉嘴。”

    謝昂到底不敢再把玩笑開得太過火。

    正好上課鈴聲響了,老師夾著書從前門走了進來。

    一瞬間,教室安靜了下來。

    上課之後,林惜拿出筆記本,將老師講的重點一一記下來。沒想到,旁邊的江憶綿突然壓低身子,“你覺沒覺得,季君行對你,很特別啊。”

    特別?

    正在認真記筆記的林惜,筆尖一頓。

    “剛才陳墨不是故意嚇唬你的,他就好生氣哦,還用紙巾砸陳墨。”江憶綿壓低聲音,說的時候,還往後面瞟了一眼,生怕被听到。

    “對,還有你第一天來的時候,你把他那塊手表撞掉在地上。其實你是不知道,據說他那塊手表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給他的,听謝昂說,他平時都寶貝的不得了。”

    年少時不都是這樣,稍微有點兒風吹草地,都能當成是驚濤駭浪。

    特別是班里有個風雲人物,他一個眼神都會被解讀出無數可能。

    之前季君行跟班級里的女生,連話說得都少。

    就算想傳出什麼曖昧關系,也沒那個條件。

    林惜見她說的頭頭是道,不由有些無奈。

    她輕笑,望了前面一眼,趁著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東西時,低聲說︰“送你三個字。”

    江憶綿期待地望著她。

    “想太多。”林惜淡淡道。

    倒不是林惜清高,她是真的對這些不感興趣。其實在之前的學校,林惜因為是中考狀元入學,長得又清純漂亮,在年級里很受關注。後來不知怎麼就傳出她和另外一個長得還算可以男生的緋聞。

    她本來沒放在心上,沒想到那個男生居然真的找到她表白。

    那會兒林惜雖然驚訝,但還挺淡定。

    她問那個男生,喜歡她什麼?

    結果男生想了下,說剛開始就是覺得她漂亮,後來同學之間總是傳他們兩人很配,他就開始關注林惜,時間長,覺得喜歡上了。

    林惜听完,過了半晌,挺認真地對人家說︰好好學習吧,別浪費時間。

    或許是家庭變故,她一向比同齡女生成熟。初三的時候,哥哥出事,她每個月只有兩百生活費。

    其他女生在討論偶像明星,追著偶像劇的時候,她一心撲在讀書上。

    因為只有考年級第一才會拿到最高的獎學金。

    長久以來,她已經習慣了一心讀書,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狀態。所以誰是風雲人物,誰喜歡誰,誰又對誰很特別。

    對她來說,並不重要。

    況且她和季君行之間的關系,她覺得自己還是遠離他為好。

    放學之後,按耐不住的學生如放飛的小鳥,一溜煙的功夫都飛沒了。

    身後的謝昂收拾好書包,問道︰“阿行,你真不去啊?陳墨和雲朗都去,咱們四個人排位。好久沒跟你一起打游戲了。”

    “不去。”季君行都沒跟他廢話。

    謝昂知道他性格,打定主意是不會改的。

    于是他招呼其他兩人,轉頭見季君行還沒要走的意思,又問︰“你還不走?”

    “司機來接我,你們先走吧。”

    江憶綿正好收拾好書包,湊近林惜,“听見沒,有錢人家的少爺。”

    林惜一愣。

    好在江憶綿著急回家,沒多說,跟林惜再見之後,直接從她後面擠了出去。

    沒一會,教室里就剩幾個人。

    其中就有林惜宿舍的舍友,劉辛婷和岳黎挽著手準備離開,看見林惜還在,喊了一聲︰“林惜,你不回宿舍嗎?”

    “嗯,我待會走。”林惜回答。

    兩人跟她揮手再見。

    林惜一直安靜地坐在教室里,偏偏教室還有兩個人沒走。江憶綿打趣她的話,她可以做到不在意。可真的讓她和季君行一起走在校園里,她還真的不行。

    畢竟這幾天下來,不管是江憶綿的各種八卦,還是班級外面,不時來偷看他的人。

    都讓她深刻體會到,風雲人物這四個字,真不只是說說而已。

    所以她想等班里的人都走完了,再離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一個女生終于離開,剩下她和季君行。

    她正松了一口氣,準備收拾東西。

    突然椅子被輕踢了一腳,身後傳來那個懶散的聲音,“哎,現在能走了嗎?”

    她一驚,隨後意識到,他一直沒出聲,就是在等自己。

    于是她點點頭,迅速地收拾好書包。

    兩人一起走到樓下。

    夕陽西下,沒了午後那樣灼燙溫度的光線,照在身上,有種暖暖的懶意。

    偶爾空氣中掠過一陣清風。

    教學樓早已經歸于平靜,學生早走得差不多。

    等走到學校主干道的時候,還是偶爾能看到穿著校服的學生。

    林惜走在少年的身後,而且越走越慢。

    直到季君行已經快听不到身後的腳步聲,他停下轉頭,發現林惜離他已經好一段距離。

    他干脆停下,等她走過來。

    林惜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停下來,等走過去,就看見雙手插兜的人,微垂眼瞼,似笑非笑地問道︰“我長了三頭六臂?”

    這是什麼話?林惜一頭霧水。

    “那你這麼怕跟我一起走?”這次,季君行的聲音毫不客氣。

    其實剛才在教室的時候,季君行就察覺到了,只是他沒說而已。

    哪知到了樓下,她還是這幅生怕別人看見她跟自己走在一塊的樣子。季君行雖然平時不愛和女孩接觸,可是也從來沒哪個女生,會真的這麼嫌棄他。

    于是,作為天鵝肉的季少爺,在林惜這里接二連三的遭受差別待遇。

    夕陽就在他的背後,少年的面容隱沒在金色光線中,漆黑的瞳孔亮得發光。

    林惜微愣。

    半晌,她望著他,無奈說︰“你知道自己有多討人喜歡嗎?”

    ……

    這句話說完,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

    連風仿佛在這一瞬間都停住了。

    林惜自己都愣了,回過神,才意識到這句歧義有多大。她想了想,準備開口解釋,只是她還沒開口。

    站在對面的季君行,忍不住雙手從兜里抽出來,環抱在胸前。

    他微微勾起嘴角,眼楮地盯著面前的女生,一副好整以暇地模樣。

    “說說看,我都有多討人喜歡?”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