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9章

第9章

    溫璇在家里給林惜準備了房間,一推門,滿眼可見的粉色,充滿少女心。

    林惜瞧著這滿室都是女孩用的東西,知道這是溫璇替她準備的。

    這一晚,林惜住在這個寬敞又華麗的房間里,一直很久才入睡。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之後沒多久,季路遲就在外面敲門。

    要不是昨晚溫璇強行拉著他,小家伙恨不得跟林惜一起睡才好呢。

    吃完早餐之後,季路遲非拉著林惜到後花園玩遙控汽車。

    小家伙把自己最喜愛的汽車都奉獻出來。

    林惜沒怎麼操控過這個,經常把汽車開的撞到花園里大樹的樹干上,見她這樣,季路遲著急地說︰“姐姐,我開給你看。”

    于是小家伙拿過林惜手里的遙控器,操控小汽車。

    剛開始的時候,小汽車在草地上各種急轉拐彎,林惜哇哦地一聲,惹得季路遲得意地揚起小下巴,“我厲害吧。”

    他話音剛落,林惜夸他的話還沒說出口呢,小汽車直奔著花園里的石凳竄了過去。

    砰,一聲脆響。小汽車撞了上去。

    不動了。

    兩人跑過去,季路遲蹲在地上,怎麼擺弄,車子就是沒反應。

    見小家伙一副要哭的模樣,林惜立即哄道︰“要不讓我來看看。”

    可是她哪里會修這個。

    眼見季路遲的眼淚已經在眼眶里轉悠,那雙大眼楮委屈極了,林惜正想著怎麼哄他的時候,視線里出現一雙紅黑相間的板鞋。

    還有一截白皙又勻稱的小腿。

    頭頂傳來那個一貫漫不經心地聲音,“拿過來,我看看。”

    幾分鐘之後,三人坐在季家的游戲室內,這是林惜第一次進來。幾十平方的偌大空間,牆壁上掛著投影儀,前面矮桌上游戲光碟隨處放著。

    地上鋪著厚實又柔軟的地毯,赤著腳踩在上面,如踏在雲端。

    季君行盤腿坐在地上,季路遲跪在他旁邊,專心致志地看著哥哥的動作。

    小家伙大概是靠得太近,擋住了季君行的光線,他略皺眉,“季路遲,到旁邊去。”

    季路遲本來就心系自己的玩具車,見哥哥這麼無情,小嘴一撇,又要哭了。

    林惜趕緊將他拉過來一點兒,輕聲細語哄他。

    沒一會,季君行擺在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伸手把手機拿過來,接通之後,夾在耳朵和脖子之間,手上拿著螺絲刀,已經把玩具汽車拆的差不多了。

    電話是謝昂打過來的。

    他說︰“阿行,要不要出來。”

    “不去。”

    謝昂也不惱火,呵呵一笑,問︰“那要不咱們去你家吧,上次那個游戲不是還沒通關呢。”

    季君行有時候懶得出門,其他幾人經常會來季家玩。

    本以為這個提議,不會被拒絕,誰知謝昂居然還是听到堅定的‘不行’兩個字。

    此時,林惜正好在哄季路遲,輕柔地聲音從旁邊飄了過來。

    “別著急,你哥哥肯定能修好的。你不是總說他那麼厲害。”

    季君行手上動作微頓。

    同時,對面的謝昂拔高了聲音,大喊道︰“阿行,我怎麼听到有女孩的聲音,你不會是金屋藏嬌了吧。”

    金屋藏嬌……

    季君行下意識地抬頭,對面的林惜略垂著眼楮,低聲哄季路遲。

    臉上帶著淺淺笑意,濃密睫毛覆在眼瞼上,不自覺地微顫著。

    “操。”伴隨著罵聲,小汽車一下摔在了地毯上。

    林惜看過來,見季君行臉頰漲紅,一只手捏著另外一只手的拇指。待定楮一看,她才發現他大拇指流血了。

    “怎麼回事,是螺絲刀不小心戳到的嗎?”林惜站起來,想找紙巾給他按住。

    季君行沒回話,冷著臉。

    要不然他怎麼說,難不成告訴人家,我他媽是因為是看你看入神了?

    季少爺雖然性子懶散,不過不是那種暴脾氣,這麼一會兒功夫,心底已經髒話十連,相當罕見。

    季路遲跪爬過來,瞧見季君行拇指頭的鮮血,嚇得大喊︰“姐姐,哥哥流血了。”

    少爺心底覺得丟臉,冷漠道︰“又不疼,喊什麼喊。”

    這會兒林惜找到紙巾,跪在他旁邊,直接按住他手指。

    哪知嘴上說著不疼的季君行,‘嘶’地痛呼了一聲,動靜大到嚇了林惜一頓,一雙水亮黑眸直直盯著他。

    一旁的季路遲脖子一縮,忍不住問道︰“哥哥,你不是說不疼的。”

    季君行眼風掃過去,小家伙立即往林惜身後躲了躲。

    林惜在季家住了兩天,周末她要回學校的時候,季路遲簡直要上演一哭二鬧三抱腿的戲碼,眼淚巴巴地望著林惜,恨不得把自己裝進她的書包里。

    溫璇安慰他,“姐姐下周還來呢。”

    林惜本不想多打擾季家人,听到這句話,微微怔住。

    季路遲立即抓著這句話,問道︰“林惜姐姐,你一定要來。”

    小家伙滿懷期待的眼神,看得林惜心底一嘆,這兩天相處下來,她好像學不會拒絕季路遲。看著他天真又健康的模樣,她是那樣滿足。

    最後,她點頭。

    季路遲開心地跳了一圈,嚇得溫璇一下按住他。

    林惜上車的時候,季路遲認真叮囑她︰“林惜姐姐,要是學校里面有人欺負你,你一定要告訴我。”

    听到他這個不自量力的話,季君行輕嗤一聲,“你能干嘛?”

    “我可以讓哥哥你去揍他啊。”

    季君行︰“……”

    周一的教室總是顯得有些紛亂,林惜是住校生,來的比較早。她拿出英語教材,開始背誦課文。早自習開始之前,她周圍的位置漸漸滿了起來。

    江憶綿一坐下,就開始四處翻桌子。

    等她從桌洞里掏出一張空白試卷的時候,她哭喪著臉喊道︰“我居然忘記把化學試卷帶回家了。”

    林惜同情地看著她,別的科目還好,這位化學老師可是年紀主任。

    據說每年文理分班的時候,光是因為懼怕他而放棄化學的學生,都能湊成一個班。

    江憶綿在奮力趕試卷的時候,後面幾個男生進來了。

    謝昂一坐下,書包剛放下來,就跟旁邊的陳墨說︰“待會阿行來了,你們兩個跟我一塊逼問他,周末兩天居然甩下我們,我覺得他肯定有情況。”

    高雲朗手托著腮,閑閑道︰“你說,我們給你加油。”

    陳墨哈哈大笑,給自己同桌兼好基友瘋狂鼓掌。

    謝昂看著他們兩人,問道︰“你們就一點兒不好奇?”

    陳墨︰“好奇啊,所以我們給你加油。”

    謝昂臥槽地、罵了一句,“太不夠兄弟了,你們。”

    說話間,被討論的主角踩著自習課鈴聲走了進來。季君行手里拎著校服上衣,單肩背著書包,悠哉地走了進來。

    謝昂還要說話,陳墨推了他一把。

    一轉頭,他就看見季君行,趕緊起身讓他進去。

    早自習都有坐班的老師,今天是好脾氣的語文老師,一個略胖的男老師,每次上課都是踩點進教室,這次也不意外。

    語文老師管的不是很嚴,此時老師在講台前坐下,後面的聲音還是沒斷。

    林惜並不是十分關心他們男生的話題,但是謝昂的聲音就那麼傳到她耳中。

    “阿行,你周末干嘛呢?”

    “問這個干什麼?”嗓音懶散。

    “那個女生是誰啊?你不會周末在家陪了她兩天吧?”

    林惜握著課本的手掌一緊,勉強克制回頭的(ru)望。

    直到那個散漫的聲音再次響起︰“閉嘴。”

    好在謝昂是真怕季少爺,兩個字,足以讓後面安靜下來。

    第10節 課之後,是每周慣例的升旗儀式。這是林惜第一次參加,開學那次升旗,她錯過了。每個班級排好隊伍之後,向操場集結。

    原本空曠的大操場,很快被學生站滿。

    林惜和江憶綿站在一起,旁邊正好是她寢室的兩個室友,劉辛婷和岳黎。

    今天天氣正好,陽光帶著幾分灼熱,叫人難受。

    即便有老師在來回走動監督,人群中依舊有嗡嗡嗡地聲音。

    旁邊的岳黎抱怨道︰“哎,這天氣太熱了吧,能不能快點兒結束。”

    此時上面學生代表正在講話,是個隔壁重點班的。

    學生講話之後,是年級主任通報上周各個班級的情況,一班是重點班,除了偶爾個別遲到的,違紀跟他們沒什麼關系。

    在一連串違紀當中,十二班這個班級反復出現。

    什麼女生染發、男生頭發過長、遲到,都有他們班的人。

    這會兒陽光刺眼,林惜伸手擋了下,連她都有些難忍,別的學生抱怨聲更大。

    好在通報結束之後,總算結束了。

    各個班級依次退場,兩邊開始依次退場。林惜跟著人群往前,江憶綿抱怨了句︰“我好渴啊,林惜,你陪我去超市買水吧。”

    前面挽手一起走的劉辛婷和岳黎回頭,岳黎笑著說︰“我們正好要去超市,一起吧。”

    她們跟著人流往前走,還沒到超市門口,就被前面涌往超市的人嚇住。

    看來跟她們一個想法的人,還真不少。

    在她們猶豫要不要去買水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在後面響起,調頭一看,是季君行和謝昂他們。

    季君行走在最前面,單手插在兜里,臉上沒什麼表情。

    他抿著嘴,沒說話,都是旁邊的謝昂和陳墨在說。

    他們走過來時,周圍不少女生,都忍不住望過來。

    即便穿著同樣的校服,某位少爺都獨樹一幟的好看。難怪走哪兒都有人偷看他。

    林惜因為被陽光刺著眼楮,微垂著眸子。

    等旁邊響起一陣驚呼,她才抬起頭。

    這一抬頭,就看見一個女生站在季君行前面,臉上閃著一絲痛苦的表情。她楚楚可憐地抬頭望著季君行,“對不起,是我撞到你了。”

    “臥槽,白蓮花呀。”江憶綿目瞪口呆,她忍不住在林惜的耳邊吐槽,“林惜,你剛才低頭真是錯過一場好戲。這女的朝咱們季少爺懷里生撲啊,要不是咱們少爺眼疾手快往旁邊閃了下,清白就沒了。”

    林惜︰“……”

    岳黎站在一旁,瞧了一眼,“她是十二班的吧。”

    劉辛婷點頭︰“也就十二班的人敢這麼穿吧。”

    這個女生穿著白色襯衫,袖口是泡泡袖,帶著甜美的蕾絲邊,下面是一條百褶裙,搭配一雙白色堆堆襪,yh出縴細小腿。

    這身打扮,確實比周圍穿著校服的女生時尚太多。

    季君行冷眼看著面前女孩,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她身上香味,太膩了。

    女生似乎沒想到他會嫌棄地往後退,臉上有些掛不住,不過還是強行挽尊︰“我不是故意的,抱歉哦。”

    “要不這瓶水給你喝吧,當賠罪的。”

    女生直接把手里的水遞過去。

    江憶綿︰“手段真牛逼,這勾人的段數。”

    “不要。”

    冷漠的聲音,毫不客氣響起。

    場面一度尷尬地要命,這位少爺說的還不是不用,他直接是不要。嫌棄的口吻,都沒帶掩飾。

    林惜听到岳黎低聲說︰“我現在好同情她啊。”

    劉辛婷默默附和︰“我也是。”

    季君行直接繞過女生準備繼續往前走,只是他剛走了幾步,看見旁邊,突然往後退了幾步。

    女生以為他又回心轉意了,臉上yh出喜色。

    誰知季君行站著路邊的幾個女孩,直接問︰“你們要買東西?”

    這話雖然沒說問誰,不過眼楮確實直勾勾盯著中間的林惜。

    她怎麼一副熱得馬上就要昏倒的模樣?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