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三節 課結束,已經有十一了。

第三節 課結束,已經有十一了。

    至于為什麼會這樣,大概要從周一那場籃球單挑說起。

    當時操場上那麼多人圍觀,根本不可能瞞得住。

    幾乎是結束之後,整個年級立即傳遍了。

    反正什麼理由對于八卦的圍觀群眾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一班的那個季君行,居然會為班里的一個女生出頭。

    跟十二班的秦愷籃球單挑。

    這麼爆炸的消息,想不轟動都難。

    季君行從高一開始,就是掛在學校榮譽榜上的人物。

    他一向跟女生很少來往,從來沒听說過他跟哪個女生傳了緋聞,倒是不少女生暗戀他,私底下談論他的更多。

    本來學生之間有點兒什麼事情,很快就會被傳開。

    這會兒差不多全學校都知道了。

    其實班級的情況,還算好點兒。畢竟這是教室,很多學生頂多就是在門口看一眼。可是宿舍就不一樣了,這兩天很多女生借著來借東西的名頭,不停進出她們寢室。

    岳黎最後被煩的,恨不得在門口貼上‘謝絕訪客’。

    岳黎和劉辛婷還好,她們只是有點兒煩這些女生。

    寢室里另外一個叫劉銀的女孩,對林惜就有了意見。每次有女生進來,她會很不耐煩地翻自己的書本,在宿舍搞出很大的動靜。

    好在因為她的關系,那些女生不好意思逗留太久。

    林惜從初中開始住校,她性格溫和,學習成績好,從來沒和宿舍的人鬧過矛盾。

    對于劉銀的怒氣,說實話,她挺無奈。

    想到這里,林惜摸了下面前的水杯,誰知杯子里沒水了。于是她起身,走到教室後面的飲水機,準備倒杯水。

    因為大姨媽還在,林惜按下紅色熱水按鈕。

    誰知盛了半杯的時候,後面有個不耐煩地聲音︰“你把熱水都倒了,別人喝什麼。”

    林惜轉頭,劉銀站在她身後,手上拿著一個紅色杯子。

    劉銀用手扶了下眼鏡邊,板著臉,面無表情地望著林惜,仿佛林惜打的熱水是她私人所有。

    林惜知道她心里對自己有意見,微嘆了一口氣,往旁邊讓了下。

    “你先倒吧。”林惜說。

    倒不是她懦弱,劉銀是那種讀書特別刻苦的人,每晚宿舍熄燈之後,她還會用手燈躲在被子里看書。那些借口來宿舍的女生,確實打擾了劉銀學習的時間。

    林惜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偏偏開學不到兩周,先給自己舍友添了麻煩。

    飲水機放在教室後面,正好在季君行他們桌子後面。

    不過季君行這會兒不在教室,趴在桌子上玩手機的謝昂,听到動靜,朝後面看了一眼。

    見林惜站在一旁,等著劉銀倒水,他吐了下舌頭。

    中午放學,穿著藍白校服的學生一窩蜂地往食堂涌去。另外一部分學生,則是涌向校門口。大部分學生中午都不回家吃飯。

    學校周圍有不少小吃店,專門做學生的生意。

    此時很多店門口,已經開始排隊。

    謝昂看了一眼菜單,撇嘴,有點兒無奈道︰“每天都吃這些,我快吃膩了。”

    這家餐廳是他們幾個最常光顧的,因為價格相對貴,即便是學生吃飯高峰期,店里仍然是門口羅雀。

    畢竟不是誰都能消費得起,一杯48的鮮榨果汁。

    “不想點菜,讓我來。”陳墨直接從他手里搶來菜單。

    他們四人坐在二樓靠窗的位置,從這里正好能看見對面不少穿著校服的學生。

    正好對面奶茶店門口,有一對學生在等待的時候,居然當眾牽起了手。

    謝昂本來無聊地朝窗外望,這下看見,登時興奮道︰“快看,快看,這對情侶膽子太大了吧,學校門口都敢這樣。”

    “羨慕?”坐在他對面的高雲朗,瞧著他興奮的模樣。

    謝昂哼了下,“就是覺得他們狗膽挺大。”

    七中是名校,就是在全國高中排行榜上,都能名列前茅的那種。學校好,自然學習風氣正。不過學風再正的學校,也擋不住青春期的萌動。

    其他三人都朝窗外望了幾眼。

    唯有季少爺低頭,玩著手機上的游戲,沒一會,傳來通關的聲音。

    看了兩眼,陳墨率先收回視線,搖搖頭︰“女生長得挺普通的。”

    說完,他問道︰“你們覺得咱們班里,哪個女生最好看?”

    “江憶綿。”謝昂不假思索地說道,不過隨後他摸了摸下巴,“以前是江憶綿最好看。”

    說完,身邊季少爺的眼楮,終于舍得從手機屏幕上抬起來。

    他上下打量了謝昂一番,直把謝昂看得有點兒心底發毛。

    “阿行,你這麼看我干嘛?”謝昂不解地說。

    季君行盯著他哂笑,“我就是想看看斯德哥爾摩綜合征患者,到底是什麼樣?”

    謝昂愣住,反倒是另外兩個大笑了起來。

    季少爺毒舌起來,當真刻薄。

    他們高中進校就被分到這個重點班,江憶綿雖然每次成績都徘徊在下游,不過一直能留在班里。高一下學期,她和謝昂被安排當了同桌之後,謝昂的胳膊就從來沒好過。

    有時候連季君行看見,都覺得女人這種生物,真可怕。

    沒想到謝昂被虐成這樣,居然還能在這時候,不假思索地說出江憶綿這三個字。

    陳墨立即反應過來,“我說你小子,怎麼一直能忍受江憶綿的虐待呢。”

    “大概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貌。”連一向最溫和的高雲朗,都調笑他。

    “我都說了以前是江憶綿最好看。”謝昂給自己喊冤。

    陳墨一听,笑得更厲害,“那說吧,現在你又準備把魔爪伸向誰了。”

    謝昂覺得自己真委屈,他說︰“以前我們班那些女生多普通,就江憶綿還可以吧。現在不是有個林惜了。”

    陳墨一听林惜這名字,當即先朝季君行看了一眼。

    自從籃球場一戰之後,誰不知道林惜現在是季少爺罩著的。

    以前那麼八風不動的少爺啊,居然能為林惜,沖冠一怒。

    不過要說他們兩個有什麼,這幾天兩人之間完全沒互動,頂多就是上課的時候傳個作業本。季君行一下課就跟他們幾個待在一起,也沒見他跟林惜有什麼進一步。

    誰知謝昂還在說︰“就是林惜有點兒軟,老讓人欺負。”

    季君行抬起眼皮,朝謝昂看過去。

    “誰又欺負她了?”這句話問得,口吻還真有點兒不善。

    謝昂︰“就是那個劉銀啊,第三節 下課林惜在後面倒熱水,劉銀口吻很不好地說她把熱水全倒沒了。沒想到咱們林妹妹居然脾氣那麼好,直接讓開,讓她先倒熱水。”

    陳墨嘖了一聲,挺同情地說︰“我看林惜性格挺好,怎麼老招這些牛鬼蛇神?”

    “轉學生,而且一進校就出了這麼大風頭。”高雲朗搖搖頭,朝對面的季君行看了一眼。

    謝昂縮了下脖子,嘆道︰“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季君行一直沒說話。

    直到陳墨望了望對面的季君行,實在沒忍住,他問︰“阿行,你跟林惜到底怎麼回事?”

    他這麼一問,另外兩個,登時閉嘴。

    季君行垂眸盯著手機。

    在听到這句話時,視線沒抬起來,可是一直按著屏幕的手指頓住。

    “什麼意思?”終于,他眼皮懶懶抬起。

    謝昂沒忍住,“意思就是,你對林惜太好了吧。以前你對那些女生多冷淡,這次為了林惜弄得驚天動地。這次,你讓林惜都在學校一夜成名了。”

    見他不說話,謝昂越說越來勁。

    “你不會真的喜歡林惜吧?”謝昂問。

    季君行淡淡地朝他看了一眼,依舊沒說話。

    倒是陳墨提醒道︰“阿行,你最好小心點兒。”

    “小心什麼?”季君行懶散地問道。

    陳墨︰“你要是不喜歡林惜,就離她遠點兒,要不然她真的成了全民公敵。到時候肯定還會有人找她麻煩。”

    “誰敢。”

    他聲音沉沉,沒了剛才的懶散,兩個字,含著不容置疑的堅定。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