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15章

第15章

    傍晚時候,晚自習之前,教室人不多。

    林惜背完一篇英文作文之後,伸手去拿水杯,結果水杯又空了。她一痛經就想喝點兒熱水,所以這幾天喝的熱水比平時多。

    她站起身,剛準備往飲水機那里走,看見劉銀已經站在那兒。

    林惜想了下,還是先回座位上坐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剛坐下,突然椅子被人輕踢了一下,身後一個喊道︰“林惜。”

    季君行的聲音慵懶又好听,在略有些安靜的教室里,格外清楚。

    林惜轉過身,看見他的手掌擱在半空,正詫異時,這位少爺不急不慢地說︰“水杯拿過來。”

    水杯?

    林惜不知道他要自己水杯干嘛,她還沒動,原本坐著的少年,直接站起來,彎腰,手臂擦著林惜的臉頰,直接把她放在桌子上的水杯撈了起來。

    季君行低頭看了一眼手里這個,一點兒也不少女的深褐色水杯。

    還真挺像她的風格。

    他起身走到飲水機旁邊,與剛接好水的劉銀擦肩而過。

    林惜坐在位置上,望著他的背影。

    沒一會,季君行端著水杯走到謝昂的桌子旁,直接靠在桌邊,低頭看著她。

    “下次想喝水,直接跟我說。”

    這句話聲音不小,班里的人大概都能听到,那邊回到座位上的劉銀,更是調頭朝他們看過來。

    林惜垂下眼,濃密長睫遮住她眼中的情緒。

    水杯就在她的眼前。

    待林惜伸出手,剛準備接過水杯……

    ‘嘩’地一聲玻璃窗拉開的聲音,兩人同時轉頭看過去。

    就看見班主任孫麗如站在窗外。

    她朝兩人望了一眼,“季君行、林惜,你們跟我到辦公室來一趟。”

    每個高中班主任,大概都練就了一身踏雪無痕的獨門功夫。

    他們走路是沒有聲音的。

    孫麗如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嚇了一跳,不過她突然把季君行和林惜同時叫出去,其他同學的眼神更加曖昧。

    畢竟在高中階段,一男一女被班主任同時叫到辦公室。

    只會跟一件事兒有關。

    早戀。

    孫麗如看了他們兩人之間的水杯一眼,仿佛那不僅僅是個水杯,而是一封正在傳遞的情書。

    好在她說完之後,轉身先走了。

    林惜垂下眼瞼,心底嘆了一口氣。

    這次她接過季君行手中的水杯,低聲說了句︰“謝謝。”

    隨後,兩人一前一後走出教室。

    班主任的辦公室在走廊最盡頭,快走到的時候,後面的季君行長腿跨了上來,直接走在林惜身邊,見她垂著腦袋,抿著嘴,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

    倒是把他逗笑了。

    他問︰“至于這樣嗎?”

    林惜一愣,抬轉頭看他,少年精致的五官近在眼前,烏黑的瞳眸帶著幾分笑意,高挺鼻梁下那雙飽滿的唇微微上翹,勾勒出漫不經心的味道。

    她突然心頭倏地一顫。

    仿佛有一串熱流瞬間流淌過心髒,酥麻又猝不及防。

    她迅速挪開眼楮。

    傍晚時分,整棟教學樓沐浴在金紅色夕陽之下。

    林惜忍不住把剛才背過那篇英語文章,在腦海中重新默背一遍。

    可是旁邊的人,像是還不放過她一樣,輕聲說︰“要是真害怕,待會你站在我後面。”

    登時,林惜腦海中,如同有一根弦瞬間崩斷。

    明明她一向心無旁騖,只要記過一遍的文章,肯定能背下來。可是現在,她腦海中一片空白,連一個單詞都想不出來了。

    季君行見她一直沒說話,以為她真的怕得不行。

    想想也是,她一個乖乖女學生,什麼時候因為這種事情,被老師叫進辦公室。

    他直接走快了點兒,擋在林惜前面,推開辦公室的門。

    在他開門的一瞬間,林惜盯著他的後背。

    突然想到,她小時候最喜歡看西游記,唐僧一路西天取經,每次遇到美艷女妖精的時候,他只要背誦經文,就能摒棄外界誘惑。

    剛才她以為自己默背英文文章,就能消除心頭那種奇怪的感覺。

    可是她看著面前少年的背影時,腦子還是一片空白。

    他,好像,比女妖精還厲害。

    辦公室里,只有孫麗如一個人,她已經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每個老師的辦公桌都很大,上面堆滿了各種參考書和試卷。

    窗台上擺放著幾盆多肉,花盆形狀各異,十分可愛。

    林惜緩緩地走到孫麗如辦公桌前,誰知她剛站定,旁邊的人隨性地往這邊挪了兩步。

    把她完全擋住了。

    孫麗如本來正在低頭看東西,听到他們站定的聲音,抬頭。

    誰知就看見一個季君行。

    他個子太高,往林惜前面一站,把林惜完全遮了起來。

    孫麗如看了他一眼,揮揮手︰“你這都把林惜擋住。”

    “老師,你找我們有事嗎?”

    季君行單刀直入,都沒跟孫麗如拐彎抹角。

    這反倒是把孫麗如問住了,畢竟面前兩個都是好學生,季君行不說了,年級前三的學生。林惜雖然還沒看到她真正的實力,不過從她的檔案來看,這肯定又是個年級前幾名的苗子。

    對于這樣的好學生,她這個做老師的,不會把話說太過。

    只是想適當提醒他們。

    她猶豫了下,語重心長道︰“林惜剛轉學過來,同學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不過要把握好尺度。”

    “您是不是想問周一體育課的事情。”季君行見她長篇大論了一通,始終沒說到重點,輕嗤了一聲,直接反問道。

    林惜站在他身後,看著他高挺而清瘦的背影。

    幾乎能想到他說這句話時,臉上懶散的表情。

    孫麗如本來把他們叫過來,確實是準備問問,結果她還問,倒被季君行一通搶白。好在季君行一直是她的得意門生,她也沒發火,反而溫和地問︰“體育課上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惜以為孫麗如是責問季君行,想了下,直接從他身後站了出來。

    她把事情經過,如實告訴孫麗如。

    听完之後,孫麗如皺眉,頗有些生氣地說︰“十二班這幾個女生太不像話了,我會跟她們班主任反應的。”

    “不用了,老師。”林惜當即說道。

    孫麗如看向她。

    林惜抿嘴︰“她們當場就道歉了,這件事已經過去。”

    雖然林惜挺感激孫麗如的維護,不過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對方當時就道歉了,她不想一直抓住不放。更主要的是,她不願意跟那些人再有接觸。

    孫麗如滿意地點頭,輕聲說︰“十二班的那幫學生,不用我說,你們應該都知道他們的素質。你們跟他們不一樣,你們是重點班的,現在在學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關鍵。你感覺高考離你們挺遠,可是真正算一算,還能剩下多少時間呢。”

    大概每一個高中班主任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離高考沒剩幾天了。

    林惜微垂著頭,認真受訓的模樣,讓孫麗如十分滿意。

    倒是旁邊的季君行,依舊那副散漫自由的樣子。

    孫麗如不由語重心長地說︰“你啊,不能太放松。別的重點班學生我就不說了,林惜是剛轉學過來的,你大概還不了解。人家中考的時候,是全市狀元。而且高一在她本來的學校,次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

    這事情,他哪里不知道。

    當然,林惜不好反駁孫麗如。

    誰知旁邊的少年,不緊不慢地說道︰“林同學,這麼厲害的?”

    林惜一怔,朝他看了一眼,果然他眼中含著戲謔。

    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你別不當真,國慶假期之前肯定是要月考,到時候你就該知道林惜的厲害了。”孫麗如見他一副不當真的模樣,登時說道。

    孫麗如了解事情之後,打算放他們離開。

    兩人臨走的時候,她把季君行喊住,問道︰“讓你準備的演講怎麼樣了?”

    說到這個,季少爺一臉不耐煩。

    他問︰“老師,我能拒絕嗎?”

    孫麗如嘆氣,她說︰“你期末考試是年紀第一,表彰大會你不上台,你說誰適合?”

    “讓第二去吧。”少爺滿不在乎地說。

    林惜突然挺同情這個考了第二的同學。

    “這次不行,上回你就推脫過一次。”孫麗如拒絕他這個提議。

    季君行皺眉。

    誰知孫麗如朝他看了一眼,笑了下,“你也別覺得麻煩,說不準這是最後一次讓你上台,下次你有強勁對手在,第一可不一定是你的。”

    孫麗如說到強勁對手的時候,特地朝林惜看了一眼。

    季君行跟著轉頭看了一眼林惜,撩起唇,輕笑。

    既然兩人之間沒什麼事兒,孫麗如直接讓他們先回去。

    林惜出了辦公室,沒來由地輕嘆了一口氣。

    季君行听到,轉頭好笑地問︰“這不是已經沒事了,嘆什麼氣?”

    “我發現我的人緣,好像變差了。”

    這才轉校兩個星期。

    季君行一愣,沒想到她是考慮這個。

    他想了下,居然認真安慰她︰“別擔心,等月考之後就好了。”

    林惜轉過頭看他,眼楮不自覺睜圓,大大的眼楮充滿不解,顯然是不太理解他說的話。

    季君行懶懶笑了一下,“月考的話,憑你的實力,年級前三沒問題。”

    林惜︰“……”嗯,所以呢。

    “成績好的人,人緣都會好。”

    夕陽灑落在教學樓的走廊上,她小小的臉,沒了平時的淡然,帶著微微懵懂的表情,有種難得一見的嬌憨。季君行的視線從她漆黑的眸子,緩緩下移,落在她唇上,明明什麼都沒涂,唇色粉嫩如櫻。

    季君行倏地彎腰,湊近她。

    直到他伸手捏了下她的耳垂,低聲笑了下。

    “不信我說的?”

    林惜整個人繃住。

    “我這樣的,不就討人喜歡。”

    作者有話要說︰ 林惜︰你這個妖精,不要再誘惑我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