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一節 下課,後面鬧騰了起來。

第一節 下課,後面鬧騰了起來。

    謝昂大聲問道︰“阿行,你這次拿了三千塊錢,一定要吃我們吃飯啊。”

    季少爺正在做一道數學題,思緒一下被打斷,皺眉,冷斥道︰“就知道吃,早晚有一天你得吃傻了。”

    謝昂登時委屈大了。

    嘟嘟囔囔。

    林惜往後看了一眼,就見季君行手指微動,中性筆在他手指間來回轉動。

    少年好看的眉眼微凝,神色認真。

    待他手指一頓,拿起筆就在面前的習題冊上寫了起來,行雲流水。

    林惜收回視線。

    原來男生專注寫作業,居然能這麼好看。

    等她再看著自己面前的試卷,原本平靜的心,突然開始起了波浪。

    沒一會,季君行把這道題寫完,終于抬頭看著謝昂,“下次再在我寫題的時候吵,我就讓老師給你單獨弄個位置,坐講台旁邊去。”

    ……

    謝昂被嚇住。

    季君行之前一直單獨坐的,因為他嫌有同桌在旁邊吵。要是他真的跟老師去說,只怕孫麗如真的會保住自家的年級第一,毫不猶豫給謝昂安排坐在講台旁邊。

    謝昂立即討饒︰“我不說了。”

    好在季君行已經寫完了,他輕描淡寫地掃了謝昂一眼,淡淡問道︰“想吃什麼?”

    隔著一個走道的陳墨,反而先說︰“我知道有一家粵菜特別好吃,要不咱們去吃那個吧。”

    “我想吃佛跳牆。”謝昂立即說。

    季君行瞥了他一眼,嘲諷道︰“佛跳牆是閩菜系。”

    謝昂︰“……”

    林惜望著面前的試卷,明明眼楮一直盯著,可是思緒全被後面少年們嬉笑打鬧的聲音佔據。

    其實坐在他前面這麼多天,林惜知道他興趣很雜,知識面更是廣到不行。

    她連佛跳牆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他卻一口報出它所屬的菜系。

    雖然都是小事兒,可是她不懂的,他信手拈來。

    後面男生討論完,正好江憶綿從廁所回來。

    謝昂說︰“江憶綿,你喜歡吃粵菜嗎?”

    江憶綿警惕地望著他,“干嘛?”

    “我不是打賭輸給你一頓飯。正好我們要去吃飯,你一起唄。”謝昂理所當然地說。

    他們那個無聊的賭約,最後是江憶綿贏了。

    來看林惜的人,真的很多。

    陳墨實在听不下去了,隔著走道,踢了他一腳,“人家阿行拿獎學金請客,你挺會做人情的。”

    江憶綿登時明白,鄙夷地看著他,“謝昂,你太摳門了吧。一頓飯,你都這樣。”

    “誰說我是為了省一頓飯的,我還不是怕你單獨跟我吃飯太尷尬。”

    江憶綿理直氣壯︰“誰說我要單獨和你吃的,我要帶著林惜。”

    無辜中槍的林惜,輕輕搖頭,“不用帶上我的。”

    江憶綿摟著她的肩膀,語氣肯定道︰“怎麼能不帶上你,我都說了有好處分你一半,畢竟是因為你,我才贏了賭約。”

    林惜︰“……”算了,她還是別說話。

    謝昂干脆道︰“林惜跟我們一起去吃粵菜唄。”

    林惜︰“我真的不用。”

    “不用替阿行省錢,他一個月零花錢比獎學金多多了。”謝昂還以為她是不好意思。

    說著,謝昂還伸手抵了季君行,“阿行,對吧?”

    季君行懶散地朝他望了眼,聲音戲謔︰“你都做完主了,還問我干什麼。”

    “人家就知道你最愛我了。”謝昂用甜絲絲的口吻,故意說道。

    陳墨在一旁摸了下自己的手臂,表情嫌惡地說︰“阿行,你怎麼能忍受這貨的?”

    季君行微眯著眼楮,表情危險,“我正想著怎麼弄死他。”

    “沒事,吃人手短。少爺,不勞您費心,我來。”陳墨擼袖子,站起來作勢去掐謝昂的脖子。

    少年在後面嬉鬧著,偶爾夾雜著那個懶散又好听的聲音。

    林惜明明垂著頭,嘴角卻帶著淺淺笑意。

    這樣的年少時,真好。

    周五本來就有點兒人心浮躁,每個上課老師都能感覺到底下學生,一顆顆按捺不住的心。特別是下午第一節 課,這節課上完,大家都要去禮堂參加表彰大會。

    講台上的語文老師,在講最新學的這篇文言文。

    本來就枯燥的內容,連一班里的學生,都不如平時那麼專注。

    總算,下課鈴聲響起。

    沒一會,班主任到教室,“大家到樓下排好隊,一起去禮堂。在隊伍里不許說話,今天校長還有幾個主任都會到場。我不希望一班的同學因為不遵守紀律,被點名。”

    這話昨晚就說過一遍,這時候孫麗如又強調一遍。

    七中的禮堂在學校的綜合樓旁邊,整個禮堂格外寬敞,足可以容下高二整個年級學生。各個班級按順序進入指定位置,一班因為是序列號在前,所以坐在最前面。

    雖然各班班主任之前已經說過紀律問題,但是此時禮堂里依舊鬧哄哄。

    過了許久,等所有學生坐下後,教導主任開始在過道上巡視,再加上各個班老師的協調,禮堂漸漸安靜下來。

    這種表彰大會,都是從領導講話開始。

    林惜低頭看書,壓根沒听上面講話的內容。

    直到一陣熱烈鼓掌,講話總算結束。

    主持人上台,對著手里的稿子︰“接下來,有請校長為期末考試排名年級前十的同學頒獎。”

    “這位同學分別是,來自高二一班的季君行同學……”

    主持人念完第一個名字,台下不知從哪里響起說話的聲音,剛開始並不大,但是嗡嗡的聲音如同會傳染一樣,從一個小角落漸漸蔓延至整個禮堂。

    季君行就在台下嗡嗡的討論聲中,緩緩走上舞台。

    一行十人在舞台上站定,站在最左邊的季君行,簡直吸引了所有人目光。年級前十男女比例對半,也有其他幾個男生,偏偏他個子高,站在邊上,跟旁邊的其他九個人拉開不小的差距。

    其實身高還是一部分,最主要是他站在舞台上,表情輕松自然,有種氣定神閑的氣度。

    而另外幾個學生,大概極少會站在這麼多人矚目的地方,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有人更是緊張地不停地伸手扶眼鏡。

    教導主任又開始巡視,可是這次,台下人群的討論聲非但沒小,反而越來越大。

    林惜因為坐在最邊上,隔著一個過道是其他班級學生。

    “季君行,好高呀。”

    “最主要是帥好吧,跟他一個班真幸福,天天有帥哥看。”

    “得了吧,人家一班的都是學霸,沒你們這麼花痴。”

    “學霸怎麼了,學霸就不懂得欣賞帥哥?”

    “算了,都別說話,讓我靜靜欣賞一下他的盛世美顏。”

    林惜低頭,重新專注在手上的單詞本。

    ncentrate。

    專心。

    台上的頒獎很快,主持人再次上台。

    “現在有請高二一班的季君行同學,作為學生代表上台發言。”

    這一次,掌聲雷動,甚至還伴隨著尖細的歡呼聲。

    季君行重新上台,那身藍白色校服穿在他身上,並不像別人那樣松松垮垮,反而讓他穿出了青春飛揚的味道。

    少年英俊的眉眼,帶著懶散的笑容。

    他站在話筒前,眼楮環視了下面。

    直到他開口︰“大家好,我是高二一班的季君行。”

    就在他開口的瞬間,整個禮堂奇異地安靜了下來。大家抬頭望著台上的人。

    “所有能考進七中的人,我相信都不是無能之輩。”他聲音清淡,語氣稀松。

    直到他嘴角微揚,帶著幾分認真。

    “所以我只有一句話送給大家。”

    此時,林惜抬頭,下意識地朝他看過去。

    “學習,不會辜負努力的人。”

    說完,季君行沖著台下微微鞠躬,轉身離開。

    在片刻寂靜之後,雷鳴般掌聲,差點掀翻禮堂屋頂。

    歡呼聲、口哨聲夾雜在掌聲中。

    或許這是七中歷史上最簡單的一次學生代表講話,可是當他站在那里,認真地說出這句話時,所有在場的學生,都在一刻被他說服。

    這,就是季君行。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