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17章

第17章

    表彰大會結束時,各個班級依次散場時,林惜站在隊伍中,還能听到旁邊班級隊伍里,不時傳來的季君行三個字。

    回到教室,還有半個小時放學。

    一班的學生尚且還能克制,別班學生就有點兒收不住心,外面走廊不時傳來嬉鬧的聲音。

    誰知過了十分鐘,還是沒老師過來上課。眼看著要放學,教室里聲音漸漸大了起來。

    林惜在做物理習題,周圍聲音有點兒吵,也絲毫沒影響到她。

    她學習的時候,一向能做到心無旁騖。

    直到後面的門被推開,謝昂驚喜地喊了聲,“阿行,你回來了。”

    林惜筆尖一頓,但一秒鐘後,她的筆再次動了起來,繼續在草稿紙上演算。

    “怎麼樣?”謝昂問道。

    季君行直接把校服外套脫掉,yh出里面白色t恤。

    他神色輕松,听到謝昂的這話時,斜靠在椅子上,“什麼怎麼樣?”

    謝昂見他滿不在乎的模樣,登時奇了,“讓你上去講話,你就說了一句,教導主任居然沒削你?”

    季君行手指輕撓了下鼻尖,神色松垮,“效果不是挺好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他之所以這麼遲回來,就是被主任帶著教訓了一頓。

    畢竟學校的領導都在。

    不過季少爺本來就是隨性的人,他之前就不想上去講話,既然老師非讓他去,那他去就是。況且這句話怎麼了,不是挺好的。

    季君行很少喜歡這些心靈雞湯。

    可是這句話,他挺喜歡。

    好東西不就是要分享。

    沒想到,臨下課的時候,上次來找季君行的那個計算機校隊的徐老師又來了。

    季君行跟著他出去,一直到下課鈴聲響起都沒回來。

    一放學,大家趕緊收拾東西回家。

    林惜收拾好書包,跟著岳黎還有劉辛婷一起回寢室。她們兩人是北京本地人,就是家離學校有點兒遠,嫌每天來回奔波太辛苦,才會選擇住校。

    每個星期放假,她們都會回家。

    她們兩離開之後,林惜坐在自己書桌前看書。

    過了會,劉銀推門進來。

    自從林惜發現劉銀對她的敵意之後,她就主動避開劉銀。她不想跟舍友關系鬧得很僵,但也不是自虐狂,別人既然都不喜歡她了,她也離得遠遠的。

    林惜主動戴上耳機,準備練習二十分鐘英語听力。

    誰知她戴上沒多久,宿舍的門被人拍響。

    林惜自然沒听到,而听到的人則是嫌惡地轉頭看向林惜,見她戴著耳機,只能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一臉惱火地去開門。

    劉銀一打開門,正準備發火,愣住了。

    “林惜姐姐。”站在門口的季路遲,從門的縫隙里,一下看見了坐在宿舍里面的林惜。

    林惜也是依稀覺得有人在喊自己,一轉頭,就看見門口站著的小家伙。

    她驚地立即從椅子上站起來,手忙腳亂把頭上的耳機摘下,急急走到門口。

    “遲遲,你怎麼會來啊?”林惜是真的驚訝。

    季路遲堵嘴,黑亮的大眼楮盯著她,哼了下,小奶音帶著點兒氣呼呼地味道說︰“林惜姐姐,你一點兒都不乖。”

    林惜一愣,哭笑不得。

    可是季路遲沒打算放過她哦,繼續說︰“我在車里等了你好久,結果只有哥哥一個人。”

    林惜︰“你等我?”

    “對啊,司機叔叔來接你和哥哥放學,我讓司機叔叔帶我一起來。”

    誰知他說完,小大人一樣地嘆了一口氣,“遲遲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林惜蹲在他面前,特別內疚。

    她伸手抓住他肉乎乎的小手,低聲說︰“抱歉,林惜姐姐不知道你在等我哎。”

    “可是你怎麼找到我宿舍的?”林惜朝外面走廊看了一眼,他身後沒別人了。

    季路遲開心地笑道︰“是哥哥告訴我的,哥哥說姐姐住在這里,遲遲就找到了。”說完,小家伙微挺了下胸口,仿佛在問,我是不是很棒。

    林惜配合地yh出驚訝地表情,“遲遲一個人找到的,真厲害。”

    此時,劉銀已經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只是她的思緒也被門口的小家伙吸引了。她總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個小孩。

    “哥哥還在樓下等我們呢,姐姐,我們快點下去吧。”

    好在季路遲這時候還記得,守在樓下的季君行。

    林惜微怔,猶豫間,季路遲肥嘟嘟的小手拉著她就要往外走。

    于是,林惜趕緊說道︰“遲遲,你等一下,姐姐收拾一下書包。”

    她把季路遲領進宿舍,自己趕緊把收拾周末的試卷。收拾好之後,她伸手牽著季路遲的手,離開了宿舍。

    下樓的時候,小家伙十分開心。

    兩人一出宿舍,林惜就看見站在外面的少年。

    他單肩掛著自己的書包,一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拿著手機,大概是听到他們動靜,一抬頭,就瞧見林惜伸手摸了下季路遲的小腦袋,兩人對視笑了起來,也不知說了什麼。

    “哥哥。”季路遲喊了一聲,仰著小腦袋,得意地說︰“你看我把林惜姐姐帶來了。”

    季君行看著林惜,扯了下嘴角,“是啊,你面子比較大。”

    林惜一愣。

    就听到對面的人,不輕不淡地說︰“我一回教室,就不見了,你怎麼就跑得那麼快。”

    “我不知道遲遲來了。”林惜辯解道。

    季君行睨了她一眼,“季路遲不來,你就不準備跟我回家?”

    跟、我、回、家。

    林惜听到這半句話的時候,她朝旁邊扭頭,可是臉上明顯的燒燙感覺,怎麼都揮之不去。

    一路上,季路遲不停地在提問。

    這是他第一次來季君行的學校,之前他因為生病,溫璇根本不敢讓他出門。如今小家伙如放飛的小鳥,別提多開心。

    “那個是籃球場。”季路遲指著不遠處的操場。

    突然,他拽了下林惜的手,“姐姐,我哥哥打球可厲害了,對吧,哥哥。”

    季路遲說完,還尋求季君行的肯定。

    林惜順著他的視線望向另一邊的少年,晚風拂過,別樣的溫柔。

    季君行沒回話,只是從鼻翼里輕嗯了一聲。

    林惜望著那片籃球場,低聲笑了下,“嗯,是很厲害。”

    “哥哥你看,林惜姐姐都說你厲害呢。”估計別人夸季路遲,都不如夸季君行,讓小家伙來的開心。

    倒是季君行,略驚訝地看了林惜一眼。

    她微側著臉,視線還在望著那片球場,嘴角微揚,yh出淺淺的笑渦。

    原來她也覺得自己挺厲害的。

    一向對別人評價絲毫不在意的季少爺,這一刻,居然心情一下好了起來。

    剛出校門,季君行手機響了。

    電話那頭,不知道是誰,他听了一會,神色淡然地回了句,“我知道了。”

    等電話掛了,他望著兩人,“你們想去哪里玩?”

    玩?

    “爸媽要參加一個晚宴,晚上不在家里。”

    季路遲哇地一聲驚呼,兩只小手臂揮舞在半空,“我要開汽車,開汽車。”

    見他這麼開心,林惜還是擔心地說︰“你這麼小,開不了汽車。”

    直到她站在游戲城的門口,才明白季路遲說的開汽車。

    季君行走到收銀台,換了一籃筐的游戲幣。

    季路遲激動地非要自己拿著,不過季君行朝他瞥了一眼,小家伙趕緊乖乖站定。

    “想玩什麼?”季路遲已經拿著游戲幣跑去玩汽車,司機跟在他身邊,而季君行站在她身邊,低聲問一臉茫然的林惜。

    林惜沒來過這種地方,光看著滿眼的游戲機,壓根不懂怎麼玩。

    她問︰“你擅長玩什麼?”

    季君行一怔,隨後嘴角一撇,“你應該問我,不擅長玩什麼。”

    林惜︰“……”不傲嬌會死嗎?

    可是玩了一會兒,她是真的相信了季君行的話。

    玩投籃,她是肯定投不過的,所以一開始她就選了賽車。

    只是玩了三局,她,輸得找不著北了。

    連季路遲這麼個小人兒,都能輕松吊打她。

    “林惜姐姐,你好不厲害啊。”季路遲笑嘻嘻地說。

    林惜嘆了一口氣,望著他,聲音軟軟地說︰“那你也不知道讓讓我。”

    她聲音軟乎乎的,帶著一股不自知的撒嬌味道。

    本來走在前面的季君行,轉頭望了過來,就看林惜被季路遲又拉到娃娃專區。

    女孩天生對這種毛絨絨的可愛玩偶沒有抵抗力,林惜望著櫥窗里,可愛的玩偶,忍不住停住腳步。

    原本跑在前面的季路遲,又一路跑了回來。

    他見林惜盯著這些玩偶看,直接問︰“林惜,你喜歡這個?”

    林惜一愣,轉頭望著他。

    剛想問他,叫她什麼。

    突然眼前這個小人兒,輕輕一笑,“那就買,我給你買。”

    “林惜,你喜歡這個?”

    羞澀的少女有點兒不好意思。

    站在她面前的少年摸摸她的腦袋,“那就買,我給你買。”

    “跟哥哥還不好意思嗎?”

    當腦海中突然出現這段對話時,她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整個人都在不自覺地顫抖。

    季君行走過來時,正準備說話,就看見她滿臉淚痕。

    少年一怔,隨後臉上浮起說不出的惱火,低聲說︰“是不是季路遲惹你生氣的,我去找他。”

    他轉身,可是下一刻,他的手掌被人抓住。

    軟軟的手指,緊緊地扣著他的手背。

    終于,少女帶著哭腔地聲音,輕輕響起。

    “季君行,我只是想我哥哥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