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19章

第19章

    回到游戲城, 季路遲正玩得不亦樂乎。季君行站在旁邊,雙手插兜,懶洋洋地等著他玩完。

    誰知小家伙一轉頭, 看見林惜, 眨了眨眼楮。

    “林惜姐姐,哥哥把你哄好了嗎?”

    林惜怔住。

    季君行是實在沒想到, 自己哄他的一句話, 能被這小子一下出賣了。

    本來他還悠哉等著季路遲這一局玩完的, 這下, 他伸手就把小家伙抱了起來。

    驚得季路遲大喊︰“哥哥, 我還要玩。”

    “不許玩了, 吃飯。”

    季君行聲線冷漠, 卻不知這樣,反而顯得欲蓋彌彰。

    好在季路遲不是那種撒潑打滾的小孩, 他被季君行抱著離開游戲城,趴在他肩頭一直委委屈屈地朝那邊望過去。

    末了,小家伙實在忍不住,小聲地商量著問︰“哥哥,吃完飯我們可以再來玩嗎?”

    要說季少爺長這麼大有什麼軟肋,季路遲真的算。

    別看他平時對季路遲總是管東管西,要是小家伙真的跟他撒嬌哀求,他還真從沒有一次不答應過。

    他輕瞥了季路遲一眼, “可以。”

    “耶。”季路遲揮舞著小手, 開心地模樣, 感染了林惜,她跟在一旁,輕笑了起來。

    誰知兩人正笑得開心,這位大少爺又不緊不慢地說︰“不過得看你表現。”

    ……

    立即,原本還舒服趴在季君行懷里的小家伙,扭了扭屁股,嘴里嚷嚷道︰“哥哥快放我下來,遲遲可以自己走路的。哥哥抱著累。”

    別說,連林惜都被季路遲這聰明勁兒逗得,有點兒哭笑不得。

    這小家伙,未免太機靈了。

    季君行不說這話的時候,他趴在人家懷里,一點兒沒心疼他哥哥抱著他累。

    這會兒,立馬成了貼心小可愛。

    等他哧溜地從季君行懷里滑下來,見林惜在笑,立即認真地說︰“林惜姐姐,你也要乖乖的,听哥哥的話,這樣哥哥就能讓我們再來玩了。”

    在季家,季君行說話真有點兒說一不二的架勢。特別是季路遲的事情,因為他一直yh不好,溫璇對他是百般寵愛,已經到了要什麼就給什麼的地步。

    季選恆差不多也是這樣。

    唯獨季君行對他要求嚴格,吃飯不乖了會被教訓,無理取鬧地要玩具也會被訓斥。

    他一直把季路遲當成一個普通的,需要教的小孩。

    而不是一個生病的孩子。

    季路遲今天這樣的小甜豆個性,還真離不開季少爺的調。教。

    因為誰都知道,季君行是出了名的吃軟不吃硬呀。

    林惜被他這麼叮囑一通,略無奈地搖頭,“哥哥是讓你乖乖听話……”

    她的話還沒說話,就听到一個略刻板地聲音說︰“你也要听話。”

    她一抬頭,少年已經雙手插兜,把頭轉向其他方向。

    林惜低頭,忍俊不禁。

    敢說不敢當啊。

    商場四處都是偌大的玻璃窗,頭頂柔和又明亮的光線照下來,整個商場內部就像是一個閃閃發光的玻璃盒子。

    七樓一整層都是餐廳,季路遲想要吃意面,于是季君行直接領著他們去了一家西餐廳。

    相較于其他地方,因為門口排隊的人,略顯吵鬧。

    這家西餐廳不僅裝修地別致,環境更是雅致。

    穿著制服的服務員將他們領進里面餐桌,三人依次坐下。

    季君行見季路遲毫不猶豫地選擇坐在林惜身邊,不由皺眉,拍了下身邊的椅子,“季路遲,坐過來。”

    “哥哥,我想跟林惜姐姐坐嘛。”季路遲這會兒知道他不能得罪季君行,說話的口吻都是商量的。

    林惜見他乖巧的模樣,幫忙說道︰“沒關系,讓他坐我旁邊。”

    季君行眯著眼楮望著她,許久,他沒來由地說了句︰“你以後,肯定不能帶孩子。”

    林惜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剛想否認。

    因為她成績好,親戚家的小孩總會送到她家里,想讓她幫忙補習。林惜性格溫和,說話又慢條斯理,講題目的時候,更是不緊不慢。所以親戚家的孩子,都很喜歡她。

    “慈母多敗兒。”

    只是她給自己辯解的話,還沒說出口,對面的人已經啟唇,吐出這麼一句話。

    這次林惜真的怔住,她瞪著眼楮望向季君行。

    這個年紀的女孩,跟男生不小心踫到手,都會立即面紅耳赤,更別提孩子這樣的話題。季君行隨口調侃的這句話,讓林惜這樣性格沉穩的女孩,紅了臉。

    終于,她別開臉,低聲說︰“胡說八道。”

    好在很快服務員拿來菜單。林惜和季路遲看同一本菜單,菜單是中英文的。季路遲一下指著意面那一欄,準確無誤地念出了那道菜的英文名稱。

    別說,旁邊等著他們下單的服務員眼楮瞪地跟什麼似得。

    畢竟這種西餐廳來的顧客基本是中(Z)國人,很少有人點菜的時候,會用英文。

    好在林惜及時解釋︰“他是想點這個芝士海鮮意面。”

    “哦哦,好的。”服務員趕緊記下。

    等點完菜之後,林惜這才問︰“遲遲都認識菜單上的英文嗎?”

    季路遲想了下,“認識很多,也有不認識的。”

    林惜吃驚不已,說實話,她的英語單詞詞匯量已經可以說很大了,但菜單上有些單詞,她也不認識。

    “遲遲,真厲害。”她由衷說道。

    畢竟是個小孩子,季路遲听到林惜這麼夸他,自然是得意的。

    他坐在椅子上,小腿兒在半空中晃蕩,繼續說︰“遲遲還會很多別的呢。”

    “季路遲。”對面的季君行靠在椅背上,懶散地朝他望了一眼,喊他的名字。

    他神色疏淡地問︰“我說過什麼?”

    “哥哥說不能驕傲自滿。”季路遲縮了縮脖子,小聲說道。

    林惜一見他這個樣子,忍不住想要替他說話,護著他。

    可是她剛準備開口,想起季君行剛才說的那句話,不由一愣。偏偏兩人面對面坐著,她視線一抬,跟他對上。

    季君行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揶揄表情。

    仿佛就在說,你看我說對了了吧。

    吃完晚飯,季君行還是帶著季路遲去游戲城玩了半個小時。眼看著到了九點,他斬釘截鐵地領著小家伙和林惜回家。

    他們剛上車,季君行的手機響起。

    雖然中間隔著一個季路遲,但是坐在另一邊的林惜,依舊听到他電話里傳來的聲音。

    是溫璇打來的,是不放心他們。

    季君行靠在後座的椅背上,身姿舒展,說話的時候朝他們兩人望了一眼,低聲說︰“嗯,我們現在準備回家了。”

    那邊溫璇大概是問了季路遲乖不乖。

    季君行眼眸一垂,長長的睫毛覆蓋在他眼瞼上,遮住他含著笑意的眸子。

    只听他的聲音在安靜的車廂里響起,“乖,都乖。”

    都,那就是還包含她了。

    林惜別過頭,透過車窗,望著街上不斷被落在身後的夜景。霓虹燈將漆黑的夜空映照成五彩一片。

    這樣的夜晚,真美。

    班主任在周五的時候說過,在國慶放假之前,學校會組織一次月考。因此林惜即便周末在季家做客,也不想耽誤自己學習的時間。

    早上吃完早餐,她陪著季路遲玩了一會,歉意地跟小家伙說要回去寫作業。

    哪知他比自己想的還要通情達理,直接揮揮小手,“姐姐快去吧。”

    林惜眨了眨眼楮,還是旁邊一直照顧他的保姆,輕聲說︰“之前君行少爺說過,不許遲遲一直纏著你。”

    難怪呢。

    林惜見他一人玩著玩具挺好的,放心地上樓。回了房之後,她把老師周五發的試卷拿出來,準備先把作業寫完,再看輔導書。

    她的學習效率一向高,做作業的時候,能保持絕對的專注。

    等她把幾張卷子寫完,準備再寫幾篇英語閱讀理解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林惜起身的時候,看見書桌上擺著的鬧鐘,不自不覺十一點了。

    她是八點開始做作業的。

    她過去開門,發現是季路遲在門口,見她開門,小家伙眼巴巴地問︰“姐姐,你寫完作業了嗎?”

    其實小家伙已經忍了好久,十點鐘的時候,他想上樓,被保姆阿姨阻止。

    這會兒保姆去廚房給他拿水杯,他偷溜上來。

    林惜見他這麼眼巴巴的小模樣,笑著點頭︰“寫完了。”

    “咱們去玩吧,林惜姐姐,我帶你去一個很好玩的地方。”說著,他抓著林惜的手,就往外拖。

    林惜住的客房在二樓,季路遲拉著她往樓上爬。

    爬到四樓的時候,有一個小樓梯是連著上面的閣樓。季路遲拽著林惜,繼續向上,直到兩人站在小閣樓。

    這里應該是放東西的地方,也不是雜物,應該是季君行和季路遲一些不用的東西。

    小家伙撅著屁股開始翻東西。

    林惜怕他被踫著,趕緊說︰“遲遲想找什麼,跟姐姐說,姐姐可以幫忙。”

    “沒關系的。”季路遲沒回頭,依舊認真地在找。

    直到他把一個箱子拖了出來,林惜上前幫忙。小家伙熟練地把箱子打開,這一開,林惜有些驚呆,因為箱子里擺著整整齊齊的獎杯還有證書。

    季路遲直接從里面拿出一枚金牌,熟練地套在脖子上,笑嘻嘻地問︰“林惜姐姐,你看。”

    林惜見他得意的模樣,不由一笑。

    但眼簾垂下時,她看見箱子里還有好幾個相框,她伸手將其中一個拿起來。即便照片上有好幾個人,但林惜還是一眼看見了季君行。

    他還不是現在這個模樣,年紀更小,個子也沒現在這麼高。

    但是臉上那股子懶散的神色,跟現在如出一轍。

    即便他手里拿著金牌,可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仿佛在說,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遲遲,這是哥哥的獎牌和獎杯嗎?”林惜將其他相框拿出來看了一遍,不如所料,都是季君行。

    季路遲正在玩獎牌,他小聲說︰“哥哥不喜歡的,可是遲遲喜歡。”

    這些獎杯和獎牌,是季君行參加計算機比賽得的,從他初中開始就得獎。林惜知道能奪得這麼多金牌,肯定付出了心血,他又怎麼會不喜歡呢。

    如果真的不喜歡,就不會為之努力啊。

    所以她好奇地問︰“哥哥,為什麼會不喜歡啊?”

    季路遲本來捧著獎杯在玩,被這麼一問,歪了下頭想了想,準備說話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你們在這干嘛?”

    林惜和季路遲同時回頭,看見季君行雙手插兜,面無表情地站在身後看著他們。

    砰。

    一聲清脆地砸在地板上的響聲,三人同時低頭,就見那個金色獎杯在地上滾了一圈,而底座還留在季路遲的腳邊。

    摔,摔壞?

    林惜怔住,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季路遲也被嚇壞了,一雙烏黑的大眼楮瞬間蓄了眼淚,淚花在眼眶里轉啊轉。

    林惜彎腰,將獎杯撿起來,低頭看著斷口。

    就在林惜都不知道怎麼開口,替季路遲開脫時,對面一直站著的人,往前走了兩步。

    季君行伸手接過她手里的獎杯,看了一眼。

    “你別生氣,肯定可以修好的。我……”

    “壞了就壞了吧。”少年清潤的聲音響起。

    林惜一愣。

    隨後,她看見季君行伸手在季路遲的發頂胡亂摸了兩下,伴隨著他的輕笑。

    “哥哥不會生遲遲的氣,沒關系的。”

    這一刻,他的聲音那樣溫柔,林惜凝視著他微垂的臉。

    一瞬間,她心底某個地方像是塌陷了一樣。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